伤心桥下春波绿,曾是惊鸿照影来。

【全职高手同人】【叶黄】君莫笑 42

*武侠paro

*我还是集中精力将这篇写完,才写其他吧【数着手指看还有多少章……

*大半夜的忘了补充一个点,就是王喻那里的,我想看过邵氏尔冬升版的《倚天屠龙记》的话就明白我的执念了……【严重曝露年龄系列



42

 

王杰希正在廊下看这厚重雨帘的时候听到了门扉开启的声响,他循声看去,看到叶修从魏琛的房间里出来了,二人的目光正好接上。

王杰希朝他点了点头,叶修抖了抖腰间别的烟枪,就走了过来了。

 

“还没睡?”叶修问。

王杰希摇了摇头,还是抬头看着这沉重落下的雨点:“夜雨声。”

叶修轻笑了一声:“烦嘛?”

王杰希也多少溢出了点笑意:“有点。不过……本来就睡不着。”

 

二人没再谈下去,都只是各自看着雨打落叶。

 

终于,还是王杰希先再开了口:“都找魏阁主问清楚了?”

“你还叫他阁主啊?”叶修这话,细听还有点别的深意了。

不过他没想到王杰希居然接了他这茬:“毕竟,从我心出发,我希望他一直都能是阁主,而不是喻文州。”

 

在他们同行相处的日子里,王杰希和喻文州二人都根本没掩饰过他两的亲密,明眼人一看可知,但是真的听到王杰希这种等于是半相承认的说法,这还是头一次。

叶修心里多少是有点吃惊的了。

不过,他却换了个角度再聊了下去。

 

“所以你这次跟着来,到底是为了什么?就是为了给沐橙解毒?你一开始就料得到会是这样的结果?”

 

王杰希似乎已经开了话头,也不介意说下去了:“我说过这里也有不欢迎我的人,如非必要,为了谁都好,我应该最好都不要踏进这个地界的……”

 

但是你还是来了……叶修一愣,随即反应过来,这不欢迎他的人莫不是和如今驱赶自己的是同一拨?

他和喻文州的事情早就被知道了?

那此次的情况,他和喻文州都有预料到可能会这样?

 

显然王杰希也明白,自己之前那一句话能让聪明的叶修很快就意会到他想要表达的事情:“其实并不算是预料得到,只是想过有这个可能而已。文州和黄少天……我俩以为至少还是有点不一样……侥幸心理吧……”

 

叶修转头看着他的侧脸,没有开口,兀自看着他那有点幽远却过于漠然的目光。

不过王杰希自己居然先扯了扯嘴角笑了出来:“睡不着的时候,还真不适合聊天,容易蔓延不好的情绪,说一些自己平时不会说的话。”

叶修的手拂过了腰间的烟枪:“你当时的选择,就是安于今日这个现状吗?”

“是啊。”王杰希连声调都没有起伏,回答得不能更平静了,然后扭头对上了叶修正要撇开的目光,二人的目光又撞到一块去了。他微微一笑,“跟文州定情那年,我十六岁,至今了……所以,你打算怎么样?”

 

——

“我只是还是神一样的少年的时候听凤池大叔说过,打败他的人,姓叶,单名一个鸣字。”魏琛斜眼看向了他,叹了口气,续道,“少天的剑法其实他那个混账爹教的,凤池大叔之后,蓝溪阁是缺了一个剑圣,但是不代表就真的没人能有这剑圣的境界。那个混蛋王爷可是凤池大叔手把手教出来的……武林高手也抵不过生老病死,凤池大叔是病逝的,据说病根的来源还跟叶鸣有关。那个不配当人爹的王爷对他这个师父感情挺深,从此就记恨上姓叶的了。你自己看着办吧……”

 

——

叶修真的觉得这也算造化弄人的一种了,小半辈子过来了,他还真没想到自己还能遇到这种事情。

可巧了,他爷爷就叫叶鸣。

可是他爷爷不用剑啊。

 

不过决定,他也是已经有了。

 

终于,他还是忍不住将腰间的烟枪取下给搁到唇边,张嘴咬了咬烟嘴一下,烟草的味道让他的心绪稍微平复了下来:“回家。”

 

年少逃家,至今十载,现下,他决定,回家。

 

——

与叶修一席话后,王杰希回到自己房中,在案前坐了下来,取出笔墨和纸。

他给自己研开了墨,伸手挽袖提起了笔,却在落笔前一刻顿了顿。

 

“你师父好不容易才在晚年收到你这个入门弟子,也只有你真的练成了心法,继承到他的衣钵……你不经常说恩师对你恩重如山么?中草堂也需要你,不是吗?而我也是啊。喻家到我这一代,宗家就只剩我一个了,你说我能扔下不管嘛?这不就刚刚好,你有你的承担,我有我的责任。就这样,就很好……”

 

“在你没有说过喜欢我,我也没有说过喜欢你的这种情况下……这样就很好了……”

 

当日那个还稚嫩青涩的少年的面容还那般鲜活,就连他脸上那温柔浅淡的笑意都如在眼前……

就连这个,都要抢着开口……

 

王杰希不由得扯出了自嘲的弧度,终于还是落了笔,将结果写下传回京中,完成他此行真正的最大的任务。

 

——“叶修其人,可堪大用。”

 

——

“沐橙,你跟莫凡到兴欣客栈等我吧,跟那里的老板娘说一声就好,那客栈挺好玩的,你就安心等着就是了。喂,老魏,你没事干的话也可以去玩玩?”

 

想起分别的时候,那个仿若亲妹的姑娘依旧只是用灿烂温暖的微笑送别自己,叶修知道她不愿意再让自己操心于她,心里不由一阵窝心。

倒是,回家的这一路,和王杰希同路啊……

 

站在自家大门口的时候,他撑着千机伞歪着头抬眼看着“叶府”的匾额,心里闪过无数个念头。

最后,他呼出了一口气:“大隐隐于市……”

 

然后这个时候有门仆刚好出来,一眼看到门口这怪人,就忍不住上前要驱赶一下了。

 

于是叶修收起了千机伞,笑着朝他们挥了挥手:“小丁,小卯,好久不见了呀。哎呀,你们也长大了嘛。”

 

二人顿时就是一愣,盯着叶修那张脸出了神。

小卯反应比较快,他抬手拍了拍身边的小丁:“小少爷有出去了吗?”

小丁摇了摇头,随即一跺脚,彻底反应过来了,抬手就照着小卯脑门一巴掌:“张着神!这……这是……这是大少爷回来了!!!还不赶紧进去通报!!麻利儿的!”

 

——

自进了家门,一阵咋呼闹腾之后,叶修老实地在堂下跪好,抬着眼看他亲爹左右来回踱步,然后他亲娘站在一边拽着丝帕一脸焦急,最后和他长得一模一样的双生弟弟叶秋站着都要先喝口茶,有空还给他递了个微妙的笑容。

 

“孽子……孽子……孽子……”叶老爷踱步了老半天,可算是终于挤出了话来,每说一句,都停下来怒瞪叶修一眼,最后终于没忍住,一手狠狠地拍在案上,发出一声巨响,“孽子!!!!你还知道回来!!!你还知道自己姓什么了?!”

叶夫人立马就上去给他顺了顺气:“有话好好说啊,你这不是把自己都气得……真是的……好不容易儿子回来了……”

 

“爹,我错了,你看要怎么办就怎么办吧。”叶修说道。

 

“噗——”叶秋没忍住,扭头就将刚喝尽口的茶喷了出去,一向文质彬彬的他此刻都不禁有些失了风度。他抬手擦了擦嘴角,有些不可置信地看着自己的双生哥哥。

叶修居然认错了?居然这么顺从地就认错了?!天要下红雨啊……肯定有猫腻……

 

似乎不只是他一个这么想,连叶修亲爹娘都这么想的,一时之间也愣神地看着这个大儿子。

 

就叶修特别坦荡地挺直了腰背跪着,就连面上的神色都特别诚恳。

 

“知道错了?那还行……”未见其人先闻其声,这会儿现身的可就是叶家的老爷子,叶修的爷爷,叶鸣。

叶老爷和叶夫人迎过这位老爷子,让着身子让他在主位落座:“爹。”

“嗯。”叶鸣随口应了句,然后目光就落在了叶修身上,“崽子,舍得回来了?还是在外面混不下去了?”

 

叶鸣看上去还神清气朗得很,比实际年纪看上去还要年轻一些,倒是大咧咧得很,没太多长辈的架势,面容和叶修有六七分的相似。

 

叶修认真地看着他这个爷爷,这个打小他都服气得不得了的爷爷,心里想的却都是他究竟是不是打败喻凤池的那个“叶鸣”,然而现下他却只能先回应他的话语:“孙儿……混得还挺不错的,就是有个疑问不得不回来问问您老人家。”

叶鸣眯了眯眼,盯着叶修仔细瞧了一会,忽然哈哈大笑起来:“好小子,说得比唱的好听,是因为有所求吧。行,没问题,谁让你是我亲孙子呢。不过,国有国法,家有家规,你逃家十载,把责任都扔到叶秋头上了,有错,就要罚。家法伺候吧,打完再说别的。”

 

老爷子这话一出,叶夫人第一个就舍不得了,她一下子抓住了自己丈夫的手腕,目光焦急得不行。

这叶家的家法可不是说笑啊。

叶家祖上随太祖开国,是行军带兵的主,武将的这套也带到家里来,传至今时今日,叶家的家法就是打军棍。

这不每一代叶家都有家奴代代相传下来的这“手艺”。

 

叶老爷倒是比自己媳妇儿更明白自己这个爹的性格,当下按下了妻子的手,只是倾身前问:“打多少棍?”

叶鸣摸了摸胡子,然后伸出了手指了指叶修:“这崽子走了十年,一年有十二个月的,不过好歹是我可心的孙子,就算一年十棍,打个一百棍意思意思。”

 

“老爷子!!!”叶夫人心疼儿子,终于还是没忍住开了口。这可是她十月怀胎生下来的,十年没见了,一回来就先被打一顿!她能不心疼吗?

她这冲口而出,连她丈夫都按不住。而叶老爷自己心里也是气归气,也是不忍……

“哎!”叶鸣却抬手阻止她接下来的话语,“别心疼他,有本事当年学人逃家,又敢回来,他就预着有这么一遭。他都不怕了,你也少担心他。再说了,我叶家的子孙打个一百棍就有个什么好歹的话,那也打死算了,你就当没生过,反正这十年他也不在。”

 

叶夫人还要说什么,被叶老爷连忙拦下了。

 

叶鸣摇了摇头就起来,朝叶秋招了招手,从听到说要打叶修一百棍就心里打鼓的叶秋此刻更加七上八下了,却还是乖巧地过去:“爷爷。”

“你爹娘呢,怕是不忍看的你,你这个当兄弟的、当儿子的,就负责去监督吧,好好看着打完这一百棍。”跟叶秋说完,叶鸣又转向了叶修,“你自己说呢?”

 

叶修倒是神色没变,眼也没眨一下,就老老实实地给他爷爷磕了头:“孙儿领受。”

 
评论(6)
热度(209)
© 马紫紫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