伤心桥下春波绿,曾是惊鸿照影来。

【全职高手同人】【叶黄】君莫笑 40

*武侠paro

*瓢泼狗血请注意!




40

 

“哎,不说这些废话了。总之,你们还是早走早着,别留着添乱添麻烦。三天后,少天就会被正式授封,届时,连我这阁主之位都会一并传给文州,那就大局已定了。你们现在可以暂且安心地留在这道观里,我救过这里的观主一命,看在我的份上,他还是会庇护你们一二。你们也赶紧把苏家小妹料理好,好赶紧走人。我会让郑轩留下,好盯着你们别添乱子。”

 

魏琛留下这么一段话,撇了撇头发就跑了,干脆利落得很。

虽然他自己说之前说的都是废话,但是却透露出足够能让人联想的信息了。

如果蓝溪阁的创始人是喻家的人,这个喻又真的是喻文州的喻的话,那身为南越王私生子的少天为何又会这么巧在蓝溪阁长大还当上剑圣……这种事情,对现在的他来说,还真的完全不想去思考。

他只在意,黄少天现在被禁足的局面会持续多久。

他虽然没听黄少天提起过他的身世,但是以他对黄少天的了解,除非他是情愿的,不然谁都不能把他关起来。

 

而被魏琛一句话留了下来的郑轩就差没捧着他的面条缩在一边瑟瑟发抖。

魏阁主真是坑,为啥就坑他?不能因为他脾气好就老坑他?

他看得住这一群活神仙吗?还把于锋都带走了,就真的剩他一个哦,真看得起他啊。

别说已经恢复过来的叶修,这不还有一个王杰希呢,退一万步来说,他也未必和恢复了内力的苏沐橙能分得出个上下。

就这样,还把他扔在这里。

 

郑轩心中叹气。

不管了,做人最重要就是眼前开心,先把面吃完再说!

于是他背过身去,当自己不存在,哧溜溜地吃着他的斋面。

 

“你说……魏琛这老东西是不是故意的……”

 

王杰希正抱着药盅研着,听叶修忽然来了这么一句,也没有回头:“你跟我说话吗?”

然而叶修却似乎真的只是在自言自语,就算在场还有四个人。

 

“把话说一半藏一半,但是该说的都没少说,他就是故意的吧……”

 

苏沐橙看着他坐在门槛上的背影,目光漏出了些许担忧,她正想开口说什么,却被王杰希抬手阻止了。

她疑惑着,却见王杰希只是摇头。

 

就听叶修跟梦游似的,还在继续说:“蓝溪阁的浑水,我还真没兴趣去蹚,但是我必须要见少天一面,至少我得要把人见到了。”

他自己忽然顿了一顿,终于扭过头来看其他人了:“大眼儿,你是不是早就知道了?所以才不进城?”

 

有眼睛的都已经看得出来叶修现在整个人都不太对劲了,所以王杰希刚才才阻止苏沐橙意图和他沟通来着。

现在跟这个男人说什么都是白说,他只是在自己跟自己整理整理而已。

 

“我不知道你说的‘早就知道’指的是什么,我不进城,是因为也有人看我不太顺眼,我也免得去招人家的眼。”王杰希又往药盅里撒了把东西,这次来岭南,原就预计要给苏沐橙解毒,药方上的药材他都备好了,倒也不用太费时间,“不过话说回来,你要见黄少天的话,是准备偷偷潜进去呢?还是正面硬闯?我能帮你的可不多,毕竟我身份摆在这,我一出手就成了中草堂和蓝溪阁的冲突了,不像你现在是自由身,没门没派,随便闹,没所谓。如果你想偷偷潜进去的话,我倒是能给你提供蓝溪阁内的分布地图。”

“哟,行啊大眼儿,这玩意你都有啊,喻文州给你的?”叶修已经拍了拍衣服站起来了往回走了,徒在门口留下一地被敲落的烟灰。

“来源保密。”王杰希平素就一副一本正经的样子,根本分不出他什么时候是故作正经,什么时候是真的正经。

 

郑轩觉得自己这会儿开口跟不开口都不是个事儿,他放下手中的碗,抬头擦了擦嘴,还是没忍住:“我说两位大神啊,你们还记得我还在吗?你们说这些,我很难做的好不好?”

叶修和王杰希对视了一眼,端着烟枪睨向了郑轩,笑说:“是哦,未免轩哥儿你里外不是人,哥大发慈悲,把你灭口算了。”

 

——

蓝溪阁其实并不算是完全被控制,南越王调来的人马主要是控制住黄少天所在的长风阁,以及蓝溪阁的各个关键位置,其余也都不怎么管了。

所以自然还是有人来上报阁中一切情况了。

姓魏那个阁主自己跑路了,余下阁中之人也没人觉得出奇,甚至没人过问,都自动自发地团结在喻文州周围了。

 

听到人上报的消息之后,徐景熙被自己还没吞下去的茶水呛到了,一阵剧烈的咳嗽,好不凄惨。

喻文州探手给他顺了顺背,嘴上说着让他慢点,别着急,没什么好急的。

 

来报的弟子一脸无辜地立在原地:“大巫,那我们要怎么办啊?”

 

弟子来报,叶修相当简单粗暴地直接登门拜访了,也很直接明了地被拦在了门口,被拒诸于门外,目下正打得热闹非凡。

 

喻文州问道:“只有叶神一个人吗?”

来报弟子立马答道:“郑堂主也在呢,不过没动手也没组织,猫在一边的树上了,跟他对称躲着的还有一位年轻人,似乎也不刻意藏着,就面无表情的。”

 

听这描述,喻文州就知道跟来的是莫凡。

想来也是,苏沐橙解毒不需要太多时间,端看王杰希是不是给力配合,不过即便这样,叶修也不会让她刚恢复就跑来蹚浑水,而反过来,以苏沐橙与他的亲厚,也必不放心他一人独自前往,那自然就会拜托莫凡了。

 

来报的弟子还在等着喻文州的指示。

 

徐景熙总算缓了过来,试探地开了口:“我先下去,到山门看看?”

“不用。”喻文州浅浅一笑,把守各门关的应该都是一般衙役,精锐可都在长风阁,那些人可不是叶修他们的对手,让那位武林第一人先揍揍人解解气也是好的,“我们的人,先按兵不动就好了,不要浪费魏阁主的一番好意。过会儿,等叶神揍得手热了,我和景熙再下去”

 

“啊?”

来报的弟子和徐景熙都疑惑了。

 

喻文州歪了歪头:“毕竟是预计着要被人踢馆一番的了,挨揍这种角色就让给外人去啊,不然你们以为为什么魏阁主会允许到这个地步?”

 

——

郑轩蹲在自家蓝溪阁的门楼上,看着叶修已经硬闯进门,把阻拦的人一个个挑翻。

虽然这些人都是些不入流的鱼毛虾兵,可毕竟数量还是有的,然而斗神他使着一柄奇特的武器,一出手就是一个,快很准,丁点多余和浪费都没有,端的是势不可挡啊。

那好像叫做千机伞来着,如今在叶修手中,跟却邪也相去不远了,都是虎虎生威,所到之处,就能杀出血路。

 

惭愧啊,想不到有这么一天他居然会看着外人挑破自己蓝溪阁的山门。

不知道黄少知道之后会不会揍他呢……

郑轩心中暗叹自己命苦,看了一眼又杀远了一点的叶修,以及紧随其后却没出手的莫凡,他扬着脖子眺望了一下,目测他们的喻大巫什么时候下来收拾残局。

 

莫凡也就沉默地跟着,他没有出手,是因为他判断出这情况不需要他出手。

 

“既然你不肯让我跟着一起去,那就让莫凡陪你去。莫凡,拜托你了。”

 

这是苏沐橙对他的请求,他自然会遵循到底,该出手的时候,绝不留手。

 

蓝溪阁是依山而建的,中轴就是一路往上的长阶,沿着起分布着三进主要建筑,左右对称分布,最后最高的位置深入山腹修建了的长风阁。

 

算着时间差不多了,喻文州带着徐景熙出来,正好将叶修拦在蓝雨堂前。

他站在蓝雨堂门口,沿着长阶往下看,只见沿路都是东倒西歪的“尸体”,有些已经晕过去了,有些兀自发出了哀叫。

而叶修则单手提拎着千机伞,一步一步地踏实地踩在台阶上上来,赫然已经是没有人敢在动手拦他了。

南越王调来的这些人全都忌惮地环绕在他左右,却只能随着他的前进而后退,全都紧张兮兮地摆出架势,却是忌惮不已,甚至有些已经满脸冷汗。叶修进一步,他们就退一步,就是没有人敢再上前了。

 

叶修还是那么一副散漫的模样,仿佛大开杀戒,单人攻破蓝溪阁的山门的人并不是他一样。

他在前头走着,后面还跟着莫凡和郑轩,郑轩是殿后的,在见到喻文州和徐景熙的身影出现的时候露出了惊恐的神色。

郑轩是认真地在想自己不是被叶修他们杀人灭口,就是被蓝溪阁的自己人杀人灭口了吧……

 

喻文州先是朝堕在最后意图装自己不存在的郑轩点头示意,才开了口:“都住手吧。”

 

山门前这些人里为首的那一个回头看了喻文州一眼,只见喻文州双眸弯出笑弧,可是笑意根本不达眼底,蓦然就是心头一寒。

 

喻文州笑了:“你们横竖也不是叶神的对手,何必自讨苦吃,长风阁中精锐尽在,你们又怕什么被追究失责?我自不会让你们背锅,放心交给我来处理吧。”

他这么笑着、说着,看似温柔,可是为首那人却觉得自己却像是陷入了进退无路的境地,前面是凶猛的野兽,背后的猎人却也不知道何时就要狡兔死走狗烹。

然而他也别无选择,开口的这人并不是普通的江湖人士,他姓喻,并且是如今喻家的家主。

他挥手示意众人退下的时候,心底深处却涌起了一丝松一口气的错觉。

 

喻文州亲自走下台阶,朝叶修伸出了手:“叶神现在可算是心情舒畅了一点?”

叶修手腕一转,翻起了千机伞的伞柄部分,用末端轻轻地点了点喻文州伸出来的那手的手心:“你们蓝溪阁当阁主的那心就不能干净一点吗?”

喻文州收回了手,一脸笑呵呵的:“可是我觉得身为嘉世山庄前任大总管,在位期间将整个武林联盟都坑惨的叶神没有资格这么说我们咯。”

 

他们两个说着话,其他人可不敢轻易搭话了。

可是徐景熙还是没忍住跟郑轩挤眉弄眼的,郑轩也回馈了他一番。

 

至此,叶修的脸上才算是露出了一点笑意:“闲谈寒暄就免了,我要见少天。”

喻文州轻轻点头,回身甩袖比了个“请”的手势:“以你两的交情自然没问题了,不过能不能见到,就要看少天肯不肯见你了,叶神。”

 

——

被喻文州一路领着往上走,穿过最后一进建筑之后,长风阁就近在眼前了。

叶修抬头沿长阶看去,却发现形势比所想的还要难一些。

 

似乎山门的情况也已经上报到长风阁这里了,目下这直通长风阁的最后一段长阶左右已经整齐划一地布下了两重弩箭手——石阶路旁一重,两侧的树上一重。

全都整装待发,就待一声令下,就能将长阶上的任何生物射成箭猪。

 

叶修走上前两步,与喻文州并肩,轻声说着:“已经到了这个地步了么?”

喻文州轻轻侧了侧耳,似乎是为了听得更清楚,随后他偏了偏头,也是轻声说着:“叶修。”

 

叶修心头一震,他记忆之中,喻文州这般连名带姓叫他的名字的情况不超过五次,每一次他都不太想记起来当时的事情。

 

“你本就是少天最大的弱点。”

 

这一段阶梯并不算十分长,但是叶修却觉得自己走了好久,直到他终于见到了写有“长风阁”三字的匾额,他才极其缓慢地说了一句。

 

“我从来都知道。”

 

负责留守看管的南越王侍卫居然让在了一边,没有丝毫阻拦。

喻文州眯了眯眼,思索着南越王大概下达了怎样的命令,同时,他自己也带着已经归位的郑轩和徐景熙让到了另一边。

剩下莫凡,却是牢记着苏沐橙的话,紧紧地跟在了叶修身后,依然是面无表情,不发一语。

 

站在这大门紧闭的长风阁之前,只是一门之隔,却让叶修生出了咫尺天涯之感,牢牢地缠绕在他的心头,让他万般难受。

 

喻文州在一旁看着,敏锐地发现比起前一天他来看的时候,如今居然没有上锁了。

他心头窜过了一丝不安。

 

“少天……”站在门前的现下,叶修却发现自己不知道应该说什么,除了开口呼唤对方的名字,他竟是再也说不出其他的话语。

他究竟还能说什么?

黄少天现下的境况他无法细知,蓝溪阁和南越王室之间的纠葛他也了解不多,甚至是蓝溪阁内部剑圣和阁主这两重身份一分为二又会对他有什么影响。

这一切他都知之甚少,除此之外,他身后还有精锐箭阵虎视眈眈。

纵然他能以一敌百,也挡不住万箭齐发。

 

这种被束缚得无能为力的感觉让他深深皱眉,他从来没觉得自己如此无力过。

从来都没有。

他少小离家,独自一人浪荡江湖,到得结实平生好友再到被陶轩赏识招揽,终成斗神之名。

一路以来,他都深信只要自己足够尽人事,定可凭自己之力扭转乾坤。

就算和陶轩生出嫌隙,甚至被以下三滥手段算计,被废了一身内力功体赶出了嘉世,他都从来没有动摇过。

可是此刻的无力感却让他产生了动摇。

 

此时此刻,此情此景,自己能带着少天,杀出重围,任性而去么?

 

-“不过能不能见到,就要看少天肯不肯见你了。”-

 

喻文州的话言犹在耳,仿佛昭示着什么他自己也不想去直面的事实。

这股骤然汹涌而至的冲动迫使他厉声开了口:“黄少天!!!”

 

随着他如枭泣一般的呼唤的尾音落地,伴随着还回荡回来的细细回音,长风阁的门扉“吱呀”一声,徐缓地打了开来。

一身素白的黄少天,神色淡漠,披散着一头青丝就这么出现在众人的视线之中了。

 

叶修心头剧震。

 

喻文州吃了一惊,黄少天这样子的装束打扮,居然是真的在守斋,就连冰雨剑都被供奉在案台上了。

刹那之间,一阵心念电转,他顿时明白了。

南越王是故意逼着他,自己亲自做出决断和选择。

 

黄少天跨出了门槛,安静地出现在众人面前。

他抬起了目光,浅色的眼眸在日照之下泛出琉璃之光,和平素的黄少天判若两人。

 

他站在了叶修跟前,二人无言相顾,目光纠缠胶着,分不清是缠绵悱恻还是角抵互杀。

 

“叶修,滚回去,别碍了本剑圣的路。”终究还是黄少天先开了口,他这话说得冷彻心肺了。

叶修目光微动:“如果我说不呢?”

 

黄少天下巴微抬,倏然闪身抢到了那王爷侍卫跟前,在对方都没反应过来的时候伸手拔出了他的佩剑。

佩剑出鞘了,那侍卫才反应过来,连忙后跃退却,并且扬起了手。

顿时,就连长风阁屋顶之上潜伏的弩箭手都全部现身了,随着整齐划一的“唰唰”之声,所有弩箭手都已经搭箭上膛,全部所指只有一个——叶修。

 

顷刻之间,气氛就剑拔弩张起来。

郑轩、徐景熙和莫凡都警戒了起来,就只有喻文州犹自岿然不动。

 

黄少天本人却无视了这一番骤变,抽走了那侍卫的佩剑,转瞬就回到了叶修跟前了。

而叶修也不将此刻的一切变故放在眼内,他眼中,自黄少天现身,就由始至终只看得到他一个了。

 

黄少天脸罩寒霜,一个从未曾与冷若冰霜沾的上边的人一旦进入这种状态,就显得相当让人胆战心惊了。

 

黄少天的目光也没和叶修的错开过。

他手执夺过来的长剑,手一翻就是一个利落的剑花,精准地削断了自己一束头发,同时另一手一抓,把那束断发抓在了掌心。

 

叶修倏然就领会到他想说什么了,瞳孔一阵缩放,抢在他前头开口:“你别……”

“闭嘴!!!”他一开口,黄少天就厉声打断了他的话头,随即抬手就将自己那束断发朝他胸膛的位置砸去,“你我自此刻起犹如此断发……你但凡真的懂我,那么就此别过,速速滚出岭南……别再来了!”

 

说罢,黄少天深吸一口气,脱手将长剑掷于叶修跟前,入土三分,随即他旋身就要返回长风阁中了。

叶修按住了他砸过来的短发,牢牢握在掌中,见他回转,顿时就要跟上去。

却不知何时已经窜身过来的喻文州居然快他一步挡在他身前了。

 

“叶神!!!”喻文州甚至抬手抵上了叶修的胸膛,一贯冷静自持的神色也崩落了下去,就连那温和的语气也不复存在了。

他满脸恸色:“别再让少天更难过了。”

 

叶修看着长风阁的门扉再次紧紧闭上,他心心念念的那人的背影也彻底消失在关阖上的双门之间。

他这时候才带着一丝木然,看了面前的喻文州一眼。

他清晰地看到了喻文州脸上的不忍和难过,然后他怅然地后退了一步,抬头看到的是无数的箭矢,回身,看到的也依然是一样。

他禁不住用力地握紧了手中的千机伞,以及另一手中那束温凉的断发。

 

他闭起了双目,被昔才断发时刻的黄少天的一举一动、一言一语狠狠地戮伤了所有视野。

然而,一息之间,重新睁开了眼的叶修已经有了决断。

 

喻文州目送着叶修的离去,直到他的身影消失在长阶之下。

周遭严阵以待的箭阵却没有因为他的离去而马上撤走。

他看着那侍卫指挥着将长风阁重新锁了起来,并且更多了一重——把窗户也都封死了。

 

喻文州无视了那侍卫的侧目,径自走到被重新锁上的门口之处,抬手贴上了那扇其实不算很牢固的门扉。

一门之隔,在这么吵杂的环境之中,他都隐约听到了啜泣之声。

——

“少天,你等着!给我时间,我会一定会再来的!”


 
评论(12)
热度(232)
© 马紫紫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