伤心桥下春波绿,曾是惊鸿照影来。

【全职高手同人】【叶黄】君莫笑 39

*武侠paro

*哎呀,没想到还要到下一章才行啊





39

 

喻文州回到蓝溪阁的时候,赫然发现蓝溪阁算是暂时被南越王控制了。

他不禁稍微眯了眯眼。

这种事,他那誓死不承认是自己的师父的师父魏琛应该不会让其发生才对。

别说是魏琛,就是他那身为姑母的喻王妃也不会坐视不管。

而且没有魏琛的指示,他们蓝溪阁的人不会不见得这么干净利落。

 

喻文州面上不动声色,心里兀自有了别的计较,却也一如平常地在自己长大的这个地方走动起来。

熟悉的地方,却是陌生的人,所到之处,对他仍算礼遇,但是那股子不舒服的感觉却是怎么样都无法摆脱的。

 

忽然,平素一直负责打扫主建筑蓝雨堂的蓝叔就这么拎着竹篓子和扫把出现在他面前了。

喻文州禁不住上前了一步,而蓝叔似乎也发现他了,抬手张口就来了一句“文州,回来了?”

周遭顿时投来了观察的视线,喻文州也没有理会,兀自上前跟老人家打起了招呼。

 

老人家倒是精神清健得很,喻文州刚入蓝溪阁的时候他就在了,所以这位老人对他也好,黄少天也罢从来都还是当他们还是当年的小娃娃。

见喻文州上前来了,也放下了手上的东西,拉着他的手拍了拍,寒暄了两句,之后就说还忙着要干活,先下去了。

喻文州笑着帮他重新拎起了工具,目送他从石阶上下去了。

 

而蓝叔走后,他掌心中则多了一张纸条。

举手之间他就将之塞到了袖袋之中,也不急着看,反而招呼了离得最近的人,只问了一句:“剑圣何在?”

 

——

叶修就这么跟着于锋走,发现一路往城外走去了。

只是于锋一副神色凝重的样子沉默着,叶修也只好摸摸鼻子,跟着沉默了。

毕竟就算真的出什么事,按理来说,也是他们蓝溪阁的家务事,按照江湖规矩,他可不好插口问。

 

二人出了城,沿着西南方向走,慢慢就往山里走去。

进山没多久,就见到了道观之类的建筑了。

 

叶修多少是有些惊讶,不过这份惊讶没有浮于表面。

他跟着于锋身后,见那些道士也没有招呼他们,还是端坐在一边闭目养神的样子。

他们也就自行进入到了后院了。

 

这下他是真的意外了,在的人可真不少,除了苏沐橙和莫凡,居然还有王杰希和魏琛。

 

魏琛还是那一脸带着靑茬的沧桑模样,别人不知道的真的以为他能比叶修他们大上一个对子。

他坐在窗棂上,挨着窗框,端着烟枪啪嗒啪嗒地抽着,见到于锋领着叶修来了,也只是斜眼看了过来:“哎呀,你还没死啊?”

叶修挑了挑眉,迎着苏沐橙走了过去,露出了温和的笑意,嘴里却是搭理着魏琛:“直到你坟头都能冒青烟,哥还能给你去上坟。”

 

他进门的时候就看到王杰希一副刚刚给苏沐橙诊断完的情状,这会儿苏沐橙甜甜地笑着起来迎他,他也就抬手抚了抚她柔顺的秀发,目光先是掠过了依旧面无表情地靠在角落里站着的莫凡,随后扭头看向了王杰希:“你怎么也在这?”

王杰希眼也没抬,正要开口之际,有人撩起了后堂分隔的帘子钻了出来,嘴里还没停:“哎,你们没人要吃东西吗?”

顿时所有人的目光都落到了他身上去了。

就这么冒出来的郑轩这才发现了于锋领着叶修来了,而且气氛有些诡异地凝结了,众人都看着自己。

他顿觉压力,有些心虚地抬手擦了擦额头:“哈哈哈……叶神你来了,好久不见了呀,这么齐人……”

没等魏琛开口,于锋就看不下去了,上前伸手就勾住了他的脖子,拉着他往外走:“是是是,是要吃点东西了,你小子跟我去打点打点。”

他拖着人出去的时候,还认真地朝魏琛点了点头,魏琛也就给他抬了抬手示意。

 

一时间,又奇诡地沉静下来了。

 

结果这会儿,王杰希才悠悠然地喝了口茶,回答起叶修最初的问题了:“我为什么会在这里,你要问魏阁主了。”

魏琛吐了一口烟,用力地咂舌一声:“王杰希,我真不是一般烦你这种说话的口吻。别问了,是我派人请他过来的。哎,你先说回你自己的那笔,苏家小妹没啥大碍吧?”

“我并不觉得我说话的语气有什么问题。”王杰希一本正经地驳斥了魏琛,接着才说,“苏姑娘情况很好,解药已经在叶修身上得到了验证,药引也备好了,这会儿就算没有喻文州,也不妨碍解毒。”

 

叶修被苏沐橙拉着坐了下来,闻言,敏锐地捕捉了关键点:“没有喻文州?什么意思?”

王杰希抬眼扫了他一眼,随即目光一转,引导着叶修的视线,一块儿落到了魏琛身上。

 

魏琛还是窝在窗棂上,一口接一口地抽着烟:“叶修,老夫也不跟你废话了。等王杰希替苏家小妹都料理好了,你们就一块儿麻溜地滚吧。”

 

——

长风阁位于蓝溪阁的建筑群里最高的位置,也是最深入的位置。

 

喻文州一路沿着长阶拾级而上,发现这里的人手明显增多了,而且都是藏在暗处。

他不着痕迹地观察了起来,略微在心中点算了一下,有些吃惊地发现这里应该布置了过百人。

可到了长风阁门前,他就了然了。

原来是为了“看牢”他们的蓝雨剑圣。

 

看着被锁了起来的阁门,喻文州并不意外自己会被拦下。

拦下他的还是南越王身边的侍卫。

 

“不能见?”喻文州轻柔地问道。

那侍卫蹙了蹙眉:“还请喻公子见谅。”

喻文州不在意地笑了笑,探头朝他身后看去:“连说说话都不可以?”

那侍卫躬了躬身,对他还是礼貌非常:“还是要请喻公子见谅。”

 

喻文州也不纠缠,点了点头,就离去了。

之后他径直回了房,取出蓝叔转交给他的纸条,上面果然是魏琛的笔迹。

 

“目前阁中情况不宜硬碰,我跟喻王妃商量过,暂时退让,留待你正式接位后与十三行的事情一并处理立威。十三行那边有李远和宋晓盯着,徐景熙还在阁中,我让他按兵不动,详情问他。叶修这边交给我。”

 

“咳咳,大巫?”伴随着敲门声,响起了这么一声问话。

喻文州将小纸用火折子烧了,笑着应声:“景熙吗?进来吧。”

 

——

叶修眼都没眨,就给魏琛回了句:“你这老东西也老过头了吧,说话都不麻溜了。”

魏琛哼了一声:“这种程度的激将法对老夫没用。啧……你跟少天的事情已经暴露了……”说到这里,他停顿了一下,目光瞟了王杰希一眼,才续道,“老夫都还没将你先毒翻,主人家就要对你动手了好嘛?看在一场相识,还有少天的份上,老夫才来跟你打声招呼的。”

叶修心头一震,有着疑惑和不解,却没能顾得上先问,他先想到的只有一样:“那少天呢?”

魏琛垂下了眼帘,掩盖了那精光一闪的瞬间:“被关起来了。”

“你明知道的?还放着他被关起来了?甚至包括喻文州也被隔离开来?”几个起落,叶修心中就理清点头绪了。

魏琛咬着烟嘴:“叶修,你知道南越王和少天是什么关系吗?作为嘉世的前任大总管,你至少应该很清楚蓝溪阁在岭南本就不只是一般江湖门派吧。”

 

他没等对方什么反应,吐出个大大的烟圈,续道:“当年喻凤池先生成立蓝溪阁,手执一柄冰雨剑,剑法出神入化,将蓝溪阁的势力迅速从岭南拓展到江南,甚至都快要扩张到江北了。而在最初,‘剑圣’之名之所以不胫而走,除却是因为喻凤池先生的实力之外,更是因为当时的南越王将此称号敕封予他。正因为得了官府的认可,蓝溪阁就更加声名大噪了。而又因着喻家是地方大族,各人都买这个面子,蓝溪阁辖下势力范围里的越族各宗族也愿意推举依附,喻凤池先生更是隐为精神领袖啊。”

 

“所以,有别于一般江湖门派只图势力扩张与生意盘口,蓝溪阁在岭南屹立不倒,是因为他们还协调越族各部,俨然是越族之首……那又怎样了?”叶修接过了话头,目光隐隐沉了下去,“等等,喻家?喻文州的喻?“

 

魏琛终于放下了他那杆烟枪,目光落到了叶修身上:“的确是喻文州的喻,并且也还是喻王妃的喻。喻凤池先生去世之后,却无人能继承他的冰雨剑,剑圣之名空缺多年,蓝溪阁的实力也大受影响。在武林联盟之中,虽然站稳一席之地,可话语权就不可同日而语了。直到现在少天的出现啊……”说到这里,他扫视了一圈在场的所有人,包括那在角落里呆着仿佛不存在一般的莫凡,“你们都这样的关系了,你还不知道少天的身世吗?他是南越王的私生子。所以现在,是人家老子要对付你。”

 

叶修说不震惊是不可能的了。

他还是嘉世的大总管的时候,统领所有江湖事务,对蓝溪阁在岭南的地位及其与当地官方的亲密关系并不陌生。

只是实在没想到是到了这种千丝万缕的地步,一时之间,魏琛那三言两语之中带出来的各种信息和以前看过却没在心的消息混杂到一块,让他的思绪紊乱了起来。

他沉默在当场,脑袋中飞快地整理和联系着。

 

可是当中最阻碍他快速冷静下来的,还是魏琛那句“你们都这样的关系了,你还不知道少天的身世吗”。

这让他不禁收紧了拳头。

少天的身世……这让他也想到了自己也没来得及跟少天坦言自己的身世……

他原还想着不用太着急。

 

气氛压抑地沉寂着,没有任何人再开口说话。

 

突然,魏琛再次开了口:“对了,当年的剑圣,喻凤池先生堪称武林第一人,冰雨剑所到之处无人能敌。蓝溪阁的势力正要翻越到江北的时候,却传出了剑圣败北的消息。不过那不是传言,我年幼之时就听喻剑圣亲口说过,当年他败于一独行侠。那人悄然出现,独行独断,无门无派,也是一名剑客。据说,姓叶的。”


 
评论(12)
热度(175)
© 马紫紫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