伤心桥下春波绿,曾是惊鸿照影来。

【全职高手同人】【叶黄】君莫笑 37

*武侠paro,谈恋爱

*都注意了,我要泼狗血了!!!!!!




37

 

叶修没想到黄少天会比自己早起,他听到了隐约的声响,打着哈欠爬起来,随便整理了下就往外寻去了。

一推开门,他就看到被剑气萦绕的院落一片的落叶缤纷,浅淡的幽蓝剑光在他眼底一闪而过。

舞着剑的黄少天矫若游龙,一招一式都恰到好处,脚步随剑招变化而变化,变换翻飞之间翩若惊鸿。

叶修看得出来,黄少天对用剑的修为,在当今武林之中确实已臻化境,“剑圣”之名名副其实。

 

他挽出一抹浅笑,就这么挨着门框看着了。

看着,这漫天飘飞的被卷进剑气之中的叶子,随着剑气纵横流动而对舞剑的人萦绕不去。

初相识的时候,二人各方面都未成熟。

黄少天跟着魏琛慕名而来,一上来就是一句“看剑”。

晃眼已经过去十年了么……

 

突然,叶修感觉到剑气扑面而来,他笑着,却是不闪也不躲。

果不然,冰雨的剑尖离自己的鼻尖仅剩一丝距离的时候停住了。当世神兵如冰雨剑,身带幽艳蓝光,凛冽刺人,其主人挟势而来,咫尺之距,却没有伤到自己分毫,当真是收放自如。

 

剑尖之上,一朵盛开的小白花怒然绽放着,隐有幽香扑鼻而来。

顺着剑身望去,挑着白花刺来的人笑得一脸狡黠,就跟他剑尖上白花儿一般,嫣然盛放。

 

叶修收起了笑容,只将笑意藏在眼底,好整以暇地抬了抬手。

只见一晃而过,仿若蝶过花间,那朵喜人的白花儿就落在了叶修的指尖之上,就见他身形一动,以指为剑,倏然就去到了黄少天的门面之前了。就跟刚才他以剑招递花一样,那朵小白花被送回到他眼前去了。

 

黄少天回手收了剑负在身后,抬手捻过他送回来的花儿凑到鼻尖轻嗅,果然是一股清淡的幽香沁人心脾。

他脸上的笑容变得更加灿然了。

 

叶修上前与他并肩而立,看着这满院飞叶飘然落回了原先所在之地。

一时之间,静谧中弥漫着浓浓的情意,又带着安然的静好,让人眷恋不已。

 

不过有黄少天在的地方,那都是岁月静好不超过一刻的了。

 

“老叶老叶!快快快!千机伞赶紧上手,来过上几招!不准赖不准推不准忽悠我!!我等很久很久很久了!你现在可算终于恢复了啊!不和我走上几招我咬死你啊!”黄少天抬脚就踢了踢叶修的膝盖弯。

叶修满脸无言,唉……浪费了一番美好的意境啊……

他轻叹一声:“我都还没梳洗呢,东西也没吃点,打什么打啊,千机伞都要拿不稳的好不好?”

“那你梳洗完了吃完东西跟我打吗?打吗打吗打吗?说起来我也还没吃东西哎!那我们一起吃点啥然后再来过招啊!我说你什么表情,你必须跟我打一场!!喂!有没有听到我说话啊!”

 

——

王喻二人因为久等不到去喊人的乔一帆回来而寻来的时候,就看到乔一帆站在小院门口的廊下一动不动地看着。

看着啥呢?

看着那如今武林中人称五圣中的两位,斗神和剑圣,在打得痛快无比。

 

这一次叶修被赶出来,却邪留在了嘉世,如今在孙翔手上,趁手的兵器都没了,却也不知道他哪来弄的一把更古怪的武器了。

叶修也不故作神秘,大大方方地给王喻二人看过,先不说其奇巧之处,光是材质和打造的工艺,绝对是不输却邪的利器了。

 

二人虽然见过千机伞,却没见叶修用过,毕竟之前他一直都是被“半废”的状态,想来也没办法好好使用。

如今倒也果然是黄少天率先忍不住,要尝这个鲜。

 

只见院中再次被卷起一片厉风落叶,两条身影互不相让,乍分乍合。

这交手的二人对彼此都过于熟悉,让人看起来都不像是切磋,反而像是互相喂招了,并且因为默契十足而对拆得飞快。

光是王喻二人进来驻足这么一会,就见这两个又对拆了过百招。

 

很快就看得出来,叶修舞着千机伞,却也是当着战矛来使了。

喻文州曾听黄少天说过千机伞有四种使用方式,可如今看来,他还没有足够的时间逼得叶修使出第二种方式来。

 

如果时间许可的话,还真是很想看着这二人打到分得出个高低来,不过这二位的话,要分出个胜负来可花时间了。

 

喻文州侧了侧头往王杰希看去,刚好对上对方的眼睛,顿时在交接的目光之中,明白了对方与自己的所想一致。

 

喻文州上前搭上了乔一帆的肩膀,看得完全入了神的后辈被吓了一跳,回头看到自家堂主和喻大巫,连忙回身见礼,脸上多少有点发热。

喻文州扶过他,笑着摇了摇头,朝那难分难舍的二人开了口:“少天,叶神,我们得上路了,赶时间呢。”

 

——

原本回岭南,应该是没王杰希什么事的了,不过他居然却跟着南下了,倒是给了高英杰一封亲笔信,打发了他和乔一帆先回中草堂。

喻文州对此没有多说,叶黄二人看在眼里,也不多说什么。

于是在叶修已经彻底恢复的现在,四人南下的速度快多了。

 

入城之前,王杰希主动提出他就不跟着进城了,先在城郊转悠着。

喻文州看了他一眼,也只是点了点头,不发一语,就这么干脆地分开行动了。

 

岂料才刚入城,就有等候已久的人迎了上来。

看到于锋面色不怎么好地率众前来,人马却不是蓝溪阁的,喻文州心里顿时有了不好的预感。

看来从过了韶关开始,他们的行踪就一路被盯住了。

 

见到这种情景,显然黄少天也和喻文州想到一块去了,眉头顿时皱了起来。

叶修瞥了一眼,倒也大咧咧地和于锋打起了招呼。

倒是于锋见他这么样,颇有些尴尬地轻咳了一声。

 

喻文州看着于锋神色阴郁与平时全然不一样,心里隐隐有了猜想,故而先开了口:“是不是有什么事?”

于锋张了张嘴,却没说出话来,目光还飞快地看了黄少天一眼,旋即撇开了脸。

反而是跟随在他身后的人马,为首的那一位上前一步开了口,倒带着点儿轻慢:“喻公子,喻王妃有请。”

 

果然……

应验了心中所想,喻文州反而不着急了,反而拉起了于锋的手腕:“既然我是要去那边,那你是来……”

这一次于锋抢在了他身后那人的前头开了口:“黄少,王爷目下正在蓝溪阁,等着要见你。”

闻言,黄少天眸中厉光一闪即逝。既然那个女人要找文州,他也该知道自己也跑不掉……他只是点了点头,转过身扯了扯叶修的衣袖:“那我去去就来,你跟于锋先去找苏妹子吧。于锋你就是为这个而来的吧,赶紧带路啊。”

 

蓝溪阁这三人之间那些暗涌流动叶修并非没有察觉,只是如今这里是岭南,是蓝溪阁的地盘,他来者是客,当然要客随主便。

于是他带着一抹慵懒,随意扯起了笑容,朝于锋挥了挥手:“那就有劳了。”然后他回身探手轻轻地拨弄了一下冰雨剑上的剑穗,“我等你。”

 

目送黄少天和喻文州各自上了马往两个方向分头而去,叶修站在原地久久不动。

于锋立在他身后,心里百转千回地想着阁里这段时间陆续传回的关于他和黄少天的消息,终于还是没忍住开口问道:“你不问?”

叶修回眸看了过去:“我说了,我等他,那又有什么好问的?”

 

于锋一瞬之间只觉得好像明白过来了什么,又好似不完全明白,大概是一种挫败的感觉在他心头一闪而过。

 

——

曲桥通幽,流水叠翠,湖心亭上有一抹华贵大气的身影。

这身影,喻文州很是熟悉了。

他悄然去到她的身后,恭恭敬敬地行李问安:“王妃娘娘安好。”

 

喻王妃回身就是给了他一个结实响亮的耳光,出手之凌厉,让不闪不躲的喻文州脸上瞬间出现的指印红痕,甚至还有一道被宝石戒指刮出的血口子。

喻王妃的五官和喻文州有几分相似,却端庄华丽多了,眉目之间自有一股威仪:“这里没有外人,我除了是南越王的王妃,还应该是你的谁吧?”

喻文州甚至都没抬手熨帖一下自己被打得火辣生痛的一侧脸颊,只是眼观鼻鼻观心地垂手而立,乖巧地应声:“姑母。”

 

——

黄少天很讨厌这种仿佛是被胁迫的“护送”,他也万二分不想见那个人,每次见了都没好事,也不会有什么好场面,他很有自信这次也不会例外。

可是谁让这人是岭南的王,山高皇帝远,这人就是这片土地的主宰。

又及,蓝溪阁与南越王王室本就关系匪浅……他自己就是最好的证明了。

 

一回到蓝溪阁,黄少天就皱眉。

这别说是没见到魏琛,沿路连个眼熟一点的弟子都没有,更别说是郑轩宋晓他们了。

一股子不对劲让他心里非常不舒服,可是喻文州目下又在那个女人那里……

 

那个引路的人表面上非常礼貌,实质却是紧紧地盯着他,让他半步都不要多做停留。

 

黄少天耐着性子沉着气,一路往据说是那人等着的地方而去。

那里是蓝溪阁里修建得最高的建筑,名为长风阁。

那里供奉着蓝溪阁建立以来历代重要人物的牌位,其中就有他的母亲和舅舅。

 

到了长风阁门前,那引路人就立在一边,只是比了个“请”的手势。

黄少天就算满心不愉,却还是推开了门。

 

“进来连人都不会叫了?”负手而立的中年男子衣着华贵,仰头看着阶梯状供奉着的每一个灵牌。

这里有一人是没有灵位的,但是她的骨灰却供奉在上面,放在了她的亲弟弟的牌位之后。

那就是黄少天的母亲。

 

黄少天理都不理他,冷然地开了口:“有事快说,我没什么空闲功夫应酬你。”

“放肆!!!你自己做了什么好事还不知道吗?!给本王跪下!!!”南越王一甩袍袖,凛然回过身来,双目迸射出压迫感极强的怒光。

可是黄少天偏偏就不吃他这一套,冷哼了一声:“要我跪?凭啥啊?”

 

南越王的身份在那里,黄少天其实本来见着他就应该见礼,可是他偏偏就有够目中无人。

 

南越王显然不是第一天和他打交道了,也深明他话里话外讽刺的是什么。他们二人在面目上真的看不出一丝相像的地方,不过此刻南越王的那声冷哼带出的神色,倒是和黄少天如出一辙了。

 

“凭我是你老子。”


 
评论(16)
热度(187)
© 马紫紫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