伤心桥下春波绿,曾是惊鸿照影来。

【全职高手同人】【叶黄】君莫笑 35

*武侠paro,就谈恋爱嘛




35

 

“叶修!!!!!”

“哎哟,谁叫我啊?”

 

黄少天感觉自己有点儿错乱。

他耳畔还残留着王杰希说的“叶修死了”的余音,眼底还印着那无力垂下的手,然后胸口一阵剧痛……之后他就觉得自己浮浮沉沉地挣扎了好久,好不容易终于能睁开眼,对于某人的呼唤就这么脱口而出了。

然后他……他是不是听到了很欠打的回答?

 

黄少天觉得身上还是一阵阵发着虚,额际和鬓角渗着薄汗,他感觉自己呼吸还不是特别顺畅,胸口还是很不舒服。

他的眼睛看清楚看到的是帐顶之后,才意识到自己躺在了床榻之上……

那刚才是……

 

他正要转过头去,就有人俯下身伸了手过来,拉着衣袖给他轻柔地擦了擦额际和鬓角。

入目所见,正是他最熟悉不过的脸了,还是一如既往地透着一股让人手痒的嘲讽劲儿,可是目光却漾出了一阵阵涟漪一般的浅淡温柔。

不是被当世第一名医宣判了死讯的叶修又是谁?

 

黄少天睁大了双眼,不由自主地轻蹙眉头,唇瓣轻抖了数次,才艰难地吐出了声音:“我是不是在做梦……你是蝴蝶吗?还是我是蝴蝶?”

 

黄少天说的话可谓前言不搭后语,有那么点乱七八糟了,可是叶修总觉得自己听懂了。

庄周梦蝶?这小子这会儿还能这么有想法?

叶修有点儿不知道要怎么跟他说,干脆直接低下头去,结结实实地亲了下去。

 

这种发展完全不在预计范围之内,刚刚醒过来的黄少天压根就愣住了,连眼睛都是睁得大大的。

叶修也睁着眼,跟他四目相接的,在他双唇上轻碾慢吮着,舌尖数度探出,在对方的下唇舔过,可是对方还是一点反应都没有。他终于还是抽了个间隙含混着声音咕哝着:“你倒是给我乖一点,闭上眼张开嘴啊。”

“哈?嗯……”黄少天也只是下意识给了疑问反应,结果就被趁势而入了。

 

等叶修抬着他的下巴,将他翻来覆去地亲够了,黄少天也觉得自己真的醒过来了。

 

叶修翘着腿,单手托腮,笑吟吟地看着他:“还在做梦吗?”

黄少天还躺在床上,这会儿双唇被亲得艳红,双眸还泛着点氤氲,勉力用手肘将自己撑了起来,随口还了一句:“我做你大爷!”

 

叶修低声笑了出来,却还是挪身坐到床榻边上,给他搭了把手。

黄少天只觉自己还是有些浑身乏力,也不逞强,就靠到叶修身上去了,不过嘴上可不能跟着服软:“笑你个头啊!有什么好笑的!!你知不知道王杰希那混蛋说你死了!说你死了!死了!!!!!!!”

 

现在的黄少天也没有平日里那种中气十足的声音了,话语的杀伤力也急剧下降,倒显出几分可爱来了。

叶修张开了手臂,将他拢进了怀里,让他的脑袋挨到自己肩膀上:“你才刚醒来不能先安静一会吗?再说了,喻文州是同伙。”

“嘁……我知道……”黄少天嘟囔了一句,其实只要稍微推敲一下就不难知道了,他伸手扯了扯叶修的衣襟,“所以你还不给我说清楚是怎么回事么?”

 

叶修靠上了床头,怀里搂着他,开始简明扼要地给他说起了事情的来龙去脉。

 

黄少天难得没有中途提问,而是安静地听完了。

之后,他吁出了一口气:“所以……总之他们就是需要蛊引是吧?所以才骗我的……哎,也不对啊?我当时确实是有点儿不对劲啊,那会儿……”

“是大眼儿动了手脚,所以你的心绪波动才会那么大……就是为了取你的心头之血……不过他们也算是能耐,恸极泣血这种破方法都拿来用……”叶修暗自咬了咬牙,不由得想起了自己醒来的时候得知发生什么时候的那股怒气。

 

——

“你们两个是不是疯了?这是拿少天的性命开玩笑?!伤到了心脉的话会你们怎么赔我?”

“我们冷静得很,况且有文州在,我们能拿黄少天的性命开玩笑?关心则乱,叶修你的脑子也不清醒了是不是?再说怎么可能会让他伤到……那可是有我和文州在。”

 

——

想起都来气,当时就忍不住说他哪来的自信,如果不是喻文州开了口,暂时都不能善了。

不过也不代表将来不能算账嘛……叶修心里的小算盘已经噼啪噼啪地打响了。

 

“啊……所以我居然比你还晚醒过来?”

 

叶修抬手给他拨开了滑落到脸颊上的碎发,省得他一直抬手在那里乱挠,跟只猫似的:“是大眼儿和文州给你开了药,让你干脆多静养一天来着。据他们所说,我这种状况的解蛊,只要把蛊虫引出来就结了,因为侵入得不算很深。取出蛊虫的时候虽然是很痛……不过很快能恢复过来……他们给我塞了很多奇奇怪怪的东西……”

黄少天从他肩膀上仰起了头:“欸?!那你现在是等于什么事都没了是不是啊?”

 

叶修笑了笑,把自己的手递了过去。

黄少天连忙把手搭上他的脉门,只感觉脉象平稳有力,最重要的是感觉得到内息丰沛。他双眸顿时亮了起来:“真的都好了!!!!哎!!我吐的这血也不亏啊!!啊!!那就是说那解药药方也是有用的,我们可得赶紧回去跟苏妹子他们汇合!药可以事先做好的还是要新鲜熬的?我们取的药引还有么?还够一份么?那我们什么时候动身?”

 

叶修偏了偏头,有些无奈地苦笑了一下:“你一下子问这么多我能答得上哪个?看你这么精神劲的,我可算是知道他们两个没驴我,你真的……都没啥事儿吧?”

黄少天抬手揉了揉自己的胸口:“我挺好的啊,就是暂时还有点没力气的感觉,可能是……饿的?”

“那你是要先吃饭?”

“嗯……暂时也不是那么想吃东西,说起来你倒是给我倒杯水啊!醒来到现在说这么多连杯水都没有你是想渴死我?!”

 

等叶修给他倒了水回来还给他喂到嘴边问他满意了没的时候,黄少天自己反而红了红脸,然后一把夺过杯子,小口小口地啜饮着。

叶修看着他,又开了口:“等你精神过来了,我们可以去找那两没良心的家伙切磋切磋了。”

“你说王大眼可以,不准说我家文州!谁没良心呢!”黄少天斜里瞪了他一眼,把喝了个底朝天的杯子给他递了回去。

叶修不接话,就只是接过杯子,转身随手放到了刚才自己坐的椅子上,忽然他就感觉到被人从后抱住了,动作顿了顿,手就还是继续放在杯子上了。

 

黄少天就是趁他背过身去的这一瞬间,迅速地捕捉了这一机会,张开手从背后将叶修给抱住了,因为他有话想说,可是对着叶修那张脸,他怕自己说不出来,所以只好让他背对着自己。

从让他去倒水开始就为了这一刻啊……

黄少天深呼吸了一口,低着头把脸也埋到了他背上,额头贴着他的脊骨,小小声地开了口:“其实我一点都不生他们的气……虽然到现在这一刻,我回想起冲进房里见到的那一幕,还有王杰希那混蛋在我耳后说你死了的那一瞬间……我的确是觉得自己活着下去也没啥意思了……不过,知道事情的原委之后,我真的不气,一点都不气。毕竟你现在可是一点事儿都没有了,还都恢复过来了,如果是为了这样,我觉得,被取那么一点点血不是很值得嘛?如果有需要的话,多来几次也是没问题的,当然最好就是不要啦,毕竟那一瞬间的确是很难受……叶修啊……你就一直这样好好的,就是最好的了……”

 

黄少天自己说完了就鸵鸟地缩在了叶修背后,也没有松开手,就怕他突然回过身来。

可是过了好一会,叶修还是什么反应都没有,大家贴的这么近,他甚至都没从叶修的身体上感受到有什么反应。

安静久了,他自己也急了。

 

“哎,我说,老叶,你好歹给我点反应啊!你这样我很尴尬的好不好?”

 

他才说完,就感觉对方的手覆到了自己的手背上,略微施力地握紧了起来。

他下意识缩了缩,反而被对方抓得更紧了:“喂……”

 

叶修终于开了口:“你现在真的不想先吃点什么?”

黄少天还是额头抵在他背上地贴在他身后,闻言只是嘀咕了一句:“还好吧?”

 

得到了答案的叶修倏然之间就扣着他的手腕转过身来,按着他的手翻身上床将人压在了身下,此等动作可谓一气呵成。

只见叶修目光深沉如水,却朝他扯开了笑容:“可是,哥现在想先吃点什么。”

 

——

“麻烦新杰回去向韩当家转达谢意了。”喻文州温和地笑了笑,“毕竟没有他出手相助,没有这份浑厚的内力给予支撑,在引出蛊虫之前的那段时间,叶神恐怕很难撑得过去,而且也还有替少天也推宫过血了一把……关于后者,蓝溪阁必将铭记于心。”

张新杰喝了口清茶,目光落在了街外景色上:“按当家的意思,他是打死都不愿意让叶修知道这事的,希望你们也能配合得当。”

“这是自然。”

 

今日他们二人低调地约在了不起眼的茶楼里碰面,自然是为着向出手相助的霸图再次表达谢意,并且告诉对方,被帮助者的状况,总不能让人家白忙活。

当日他和王杰希在确定要这样取黄少天的心血为蛊引的时候,就曾想过很多,其中就包括为了成功骗过黄少天,这之前的铺垫时间里叶修的情况能不能撑过去的状况。再说了,真到了成功获取了蛊引,真正到了引出蛊虫的那一步,就更加难说了。

喻文州自己和王杰希掂量了下,光凭二人,在护航上怕不够十拿九稳,所以就打起了这当今武林上凭着过硬的一双拳头闯出名堂的那一位。

要知道这一位是江湖五圣上唯一没有兵器的,就只有那么一双如铁一般的拳头,内家功夫可谓举世无双了。

而且这一位和叶修的关系也十分有趣,王喻二人这一合计,觉得绝对可行,所以提前就去信求助了。

当然,写信的是喻文州,收信的对象却是张新杰了。

 

“叶修这一恢复,又是一阵腥风血雨了吧。”张新杰面无表情地给喻文州添了茶。

“哎呀,这要看是哪一方面了……不过,我想韩当家的应该挺高兴的,毕竟又有机会能彻底打败他了。”

“那我们可以说说另一方面?最近齐鲁近海也多了点鬼祟的船只,没有旗号的,据调查回报,怕十有八九是东瀛的探子。不知道蓝溪阁和中草堂这两边可有什么看法?”

 

喻文州一抬眼,对上张新杰不偏不倚的目光,还是一样的没什么表情,他还是笑了:“这个看法倒是有的,很有……”



 
评论(8)
热度(199)
© 马紫紫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