伤心桥下春波绿,曾是惊鸿照影来。

【全职高手同人】【叶黄】君莫笑 30

*武侠paro,轻松谈恋爱

*差点沉迷在谈情说爱……………………………………

30

 

那一天之后,王杰希和喻文州俱都闭门不出,甚至到第三天二人都没现身。

说是要仔细研究叶修身上的毒来着。

高英杰守在他们的房门前,也只是被告知呆着护航,有事才会呼唤他。

黄少天看着,见这位中草堂未来的栋梁、王杰希的嫡传爱徒脸上也藏都藏不住的忧心,有心想宽慰几句,可是张了张嘴,却觉得无论说什么都有些虚。

于是也只是拍了拍他的肩膀。

 

这两天,在乔一帆的照料之下,服了两天的药,叶修也算是彻底恢复过来了。

正是因为如此,黄少天就更是不得不清楚,那日他被挡在门外的时候,里面发生的事情大概有些凶险。毕竟,就他所熟知的喻文州,沉迷研究什么毒理的时候,可从来不需要人保驾护航,何况现在闭门不出的两位是当今武林的医毒双绝……却需要一位后辈给他们守门……

 

对于他们的能耐,黄少天是绝对有信心,可是心中那一丝莫可名状的复杂却是无论如何都说不清道不明。

 

回到房中,恰巧就看到搁下了碗的叶修,一看就是刚喝完药。

 

叶修前一秒还在皱着眉头,几不可察地低骂了一声,察觉了动静扭头一看,就溢出了淡淡的笑意,他抬手擦了擦嘴角的药渍:“回来了?”

“嗯……一帆呢?”黄少天应着,不着痕迹地避开了他的目光。

“说是去收拾一下,继续陪小高去了。”叶修的目光跟着他打转,就见他好像很忙碌地在转悠,“干嘛不看我啊?”

“我为什么一定要看你啊,做人不能太自恋好吗?你又不是貌似潘安,我还要时时刻刻都盯着你看哦?那我还不如去看苏妹子呢!怎么说都是江湖第一美人好吗?”黄少天随口就是砸了一大堆话过去,可是就是人停不下来。

叶修看着就觉得好笑,也没抓着不放,反而问了别的:“大眼儿和文州呢?”

黄少天终于停下了他那瞎忙活的举动:“还是没出来。”

 

叶修挨在窗前的躺椅上,手撑着窗棂,一手托着下巴,刚盛药的碗就隔在了窗台上,闻言他微歪着头又看了过去:“少天。”

这次黄少天终于没有回避他了,下意识闻言就看了过去,然后被入目见到的画面弄得愣了一愣,随即都顾不上是不是显生硬了,就那么撇开了头:“干嘛……”

“过来啊,哥有话跟你说。”

“有话你不会就这么说啊,凭什么要我说过去就过去,叫狗呢你!”

“过来嘛。”

 

黄少天不吭声了。

叶修朝他笑。

 

那什么“唯一的知己”之后,黄少天果断选择了——当没事发生,偏生叶修也随他。

于是就这么带着点弥漫在二人之间的再也藏不住的暧昧,看似跟平常没啥一样实质却忍不住别扭地继续处着。

士为知己者死,还带着女为悦己者容呢,又自有“人生得一知己,夫复何求”之说。

有些话……同为男子,是不用说得太缠绵悱恻就是了。

叶修的态度和话里话外都已经释放出过多信号了,可他就是还是禁不住觉得心悬。这种畏手畏脚的感觉,他从来都只会在叶修面前才有。

因为看得太重,所以才不敢轻易拿起。

就怕哪天再也放不下的时候,倾辙就是粉身碎骨。

 

叶修还很有耐心地等着他过去,甚至还拍了拍自己旁边的空位。

黄少天眉头一拧,觉得他真的当自己是阿猫还是阿狗呢!可是他的脚却跟他背道而驰,还真的很不争气地走过去了。

 

啧!!砍脚吧!!!

 

叶修伸手把一脸忿忿不平的黄少天拉下来安置好,给他将打到脸颊上的鬓发给撩到耳后别好:“担心大眼和文州?”

黄少天抬眼扫了他一眼,又垂下了眼帘,余光扫向了一旁只剩下底部一些深褐色汁液的碗:“我对他们有信心。”

“嗯,那就是担心我。”

“欸,我说你哪儿得出来的结论?”

“哎,不是吗?”

“是——吗——?!”

“咦……亏我这么担心你。”

“你担心你自己吧,还担心我?!傻吧你。”

“担心你担心我啊。”

“……说绕口令呢……”

“你说呢?”

 

听着叶修那音调里完全都不掩饰的笑意,黄少天就莫名生气,干脆用后脑勺对着他了。

本来就心情不太晴朗了,跟这家伙说上两句可就真的乌云盖顶了,他可得憋着冷静点,忍不住不要把人从窗户扔下去才好。

 

叶修圈着他的手,轻轻捏了你他的掌心:“哥的身体哥自己还不清楚吗?该叫救命的时候,我才不会跟你们客气。再说,跟你们也没什么好客气啊?”

“我说真的……”黄少天咬了咬牙,一脸深重,“你可真的要点脸!要点脸!!好歹都是武林第一人,这还有两个小辈跟着呢,多让人幻灭啊!我说你还是少染指一帆,不得一个好好的孩子都要被你荼毒得不能直视了。”

“那就是说我只能染指你咯?”在黄少天再次开口喷他之前,叶修及时伸手点住了他的唇瓣,阻止了接下来的长篇大论,“说真的,拥有你……”

 

黄少天瞪大了双眼,心眼忽然被提拎到咽喉,浑身也禁不住僵直了一下。

 

“们……这些交情,是我毕生最大了财富了,相当感激啊。”叶修眉眼弯弯,笑得有透出一股狐狸味儿来了,满目透着逗乐。

黄少天当即甩开了他的手,也抬手挥开了他点在自己唇上的手指:“靠!!!!!你说话喘大气的毛病什么时候有的???叫王大眼给你开几服养元补气的药给你啊!!!再不济还有一帆在呢!求你看大夫,不要放弃治疗,要吃药!要吃药啊!!!”

“哥现在不是天天药不停的么?”

 

叶修还嫌惹他不够,还要伸手去戳他的脸颊,被黄少天嫌弃地躲开了。

 

其实他怎么可能不知道呢?面对这种局面,心里最多想法的还是叶修。

这个男人从来都不是那种会让别人替他冒险的,然而现在却是无能为力,他不能再这样被废下去,那就意味着会一直“挨打”。

要重新夺回主动权,他就一定要取回他作为斗神的资本,他身上的毒一定要清掉。可是术业有专攻,他只能求助于别人。

而且……要不是苏沐橙都被连累到被追杀的地步,这男人大概真的觉得从此淡却也没什么……

江湖名声荣誉地位,大概从来都不是他所求,为嘉世所取得的一切大抵都是为了知遇之恩,是自己的那份,也是他那位故去的友人的那份……

 

现在这种境况,越是自己无能为力就越难受,自己都这样了,何况是身为当事人的叶修?

于是眼前的叶修越是云淡风轻的,自己就觉得心底越是被揪着的戚戚然,隐隐有些抽痛。

原来自己这些天来压在心头的沉重全都是为着这男人……自己是……

心疼他。

黄少天忽然有种豁然开朗之感,可旋即又禁不住有些自我唾弃。

 

被千万人盯着要拉下来的斗神,拥有武林第一人之名,可是却非他本人真心所求……多大的讽刺……

他顿时觉得连呼吸都有些不太顺畅,倏然站了起来,就想透透气,倾身过去就将窗户推得更开了一下。

于是一下子,他看到他们蓝溪阁的信号闪过。

 

“老叶,我出去一下。”说罢,黄少天抬脚踩上窗棂就穿窗而去了。

叶修目送着挥了挥手,喃喃低语了一句:“那会儿还说我老不走门口,看来高手们都喜欢走窗户嘛……”

 

——

远远见到黄少天风风火火地快步而来,原先还在小声聊着天的高英杰和乔一帆都禁不住住了口,从地上爬了起来。

乔一帆给高英杰拍了拍沾上了尘埃的衣摆,一边还打着招呼:“前辈?”

 

“都让开,我有要紧的事情要找我们家文州!怕大眼责怪的,自有本少一力担起!”

 

眼看黄少天就要去推门,乔一帆还不知道该怎么说,高英杰情急之下已经闪身去抱住了他的手臂了。

 

“使不得啊前辈!这要是里面喻前辈和师父在什么要紧关头,那可是会出性命之危的啊!”高英杰见识过那蛊血的情状,他猜得到他的师父王杰希大概是要以身试险,才会让那位喻大巫也一样如临大敌的。这种时候有个什么万一都不好说。

黄少天看着高英杰,眉头一皱,也是明白他说得对,自己才刚收到消息,一时情急差点就犯错了。可是那内容必须要知会喻文州啊!

 

正泛着难,却不料,里面的人仿佛和他心有灵犀一般,这关的严实了三天的门扉居然“吱呀”一声就打开了。

现身的喻文州看着门口三人先是一愣,才开了口:“这么齐人?”

 

见他突然出现,门口的三人也是一愣。

就见喻文州身上的衣服沾了血迹,头发都有点散乱,神色疲惫,不过双目却依旧有神,脸颊透着一股青白,颈项和左手手腕都缠着些布帛,一看就是紧急处理了下伤口。

横看竖看都是情况不怎么好的样子。

 

“文州!”黄少天迎了上去,“你怎么……”

喻文州摇了摇头:“都没事,就是看上去有些狼狈而已。”安抚下自家剑圣,他转头朝另外两个说道,“杰希也没事。你们两个,去弄些养神的汤药,然后吩咐店家送点吃食和热水上来吧,都折腾快三天两夜了。”

高英杰和乔一帆连忙应了,携手一并忙去了。

 

“少天,待会儿歇息过来了,你就和叶神过来吧。”喻文州说着,又愣了会儿,随口咕哝了一句,“我好像没给自己要房间呢……算了……”

黄少天也顾不上吐槽他这难得的迷糊了,从怀中掏出了一个小巧的卷筒递了过去:“我正急着找你呢,阁里来的消息。”

喻文州伸手接过,将内藏屋倒出展开,上面言简意赅,说得十分明白:“原来如此……那正好了,省得我还得想那余孽是为什么要袭击我来着……”

“这事……”

“都不算是事,至少现在不算。”喻文州难得打断了黄少天,“还有魏阁主坐镇着呢,暂时还不算着急,先解决眼前的吧,半途而废可不符合你我……还有里面那个他的风格。”

 

——

总算是“出关”的二人,在修整过之后,众人都齐聚在他们的房间。

 

喻文州已经梳洗更衣过,总算不是那副刚开门的时候的吓人模样,颈项上和手腕上也都重新仔细包扎好了。

 

叶黄二人进来的时候,就见喻文州弯着身子伸手将王杰希从床榻上搀扶下来,一旁的高英杰就展开了外袍给他师父披上。

怎么瞧着哪儿有点诡异,又觉得画面有点和谐来着?

 

黄少天心里正觉着奇怪,不知怎地,却忽然想到了叶修问他觉得文州和大眼是什么关系……倏然就是心头一震了。

 

不过目前情况没由得他多想下去了。

王杰希在喻文州的搀扶下在里厅的桌前坐下,他披散着头发,连眼罩都拆了下来,长年被覆盖着的左眼和右眼一比,仔细一瞧,就会发现其中一只特别大了一点。

那右眼看上去也没什么不妥的地方,可是瞳仁的颜色却是更浅淡一些。

当年喻文州误伤到,之后这只眼睛不算是视力尽失,也是大打折扣了,所以王杰希才索性挡了起来,当少了一只眼睛去重新锻炼自己。

 

现在坐在眼前的王杰希也是难得一见的有些虚弱和憔悴,不过却不见有什么外伤,精气神还算组,不似喻文州,颈项和手腕上居然还有伤来着。

 

这么一对比,他们两个闭门不出的三天两夜发生了什么就更惹人遐想了。

 

王杰希一抬眼,见黄少天在叶修身侧,就拉了拉喻文州的衣袖。

就见喻文州弯下腰去,王杰希就附到他耳旁去说了些什么。

 

之后喻文州就朝黄少天走了过去了。

“少天跟我来一下。啊,英杰和一帆也是。”喻文州这么说着,就拉过黄少天的手腕把人往外带了。

“欸?文州?这是怎么了?喂……王大眼你刚才跟我家文州说啥了,喂!!!”

 

叶修看着喻文州朝自己一笑,然后拉着黄少天,还带走了两个小的。

他也踱步到王杰希面前坐下了:“要不要这么神秘啊大眼儿?你不是要向哥诉衷情吧?跟你说啊,别指望了,不可能的。哥有心上人了。”

“我有事问你,怕你尴尬才让人都出去了的,别不知好歹。”王杰希眼皮也没抬。

 

——

“老叶身上不只是中了和苏沐橙一样的毒?还有蛊?!“黄少天瞪大了眼,虽然他有猜到一点,可是却没想到嘉世居然有人会……

喻文州双手捧着茶杯,给啜了一口温茶:“嗯,这几天,我和杰希就是在研究叶神身上的究竟是什么蛊,毕竟就算是我们两个,对南疆那块神秘的地儿还是知道得不算多。“

“那究竟是什么?“

喻文州顿了顿,放下了杯子,轻声吐露了答案:“蚀心蛊。“

 

——

饶是叶修都禁不住有点无言以对,他不得不反问了一次:“你问啥?“

可是王杰希却是一本正经,甚至带了点严肃:“你是否还是童子之身。“

叶修轻咳了两声:“这问题有什么关联么?“

“诊断中的一环,你要质疑大夫么?“

叶修盯着王杰希好一会,撇开了目光,一手把玩着自己腰间别着的烟枪:“你说呢?“

王杰希点了点头:“你这么说,那就肯定不是了。那从你被下毒、出事以来,有和什么人有过近身亲热不?“

“……“

 
评论(24)
热度(171)
© 马紫紫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