伤心桥下春波绿,曾是惊鸿照影来。

【全职高手同人】【叶黄】君莫笑 29

*武侠paro,轻松谈恋爱

*好了,感觉写到了29章,才真的进入了主线,哭唧唧

*感谢一直以来喜欢这文和给予评论的姑娘们!我对不起你们,写到了29才进入了正题,眼看马上就要突入最终章了【喂




29

 

在黄少天挑着眉对叶修说“要不你就这么穿着,我把你泡进澡桶里也一样”之后,叶修又一脸黯然神伤地用脑袋挨着床栏雕花了:“想少天那会儿受伤,给伺候这你起居饮食,洗澡的时候,衣服是我脱的,水是我浇的……”

“够了!!还水是你浇的!当是种花呢!!你究竟要翻出来说多少遍!!!!”黄少天立马打断了他,脸颊微微泛红。

叶修斜睨了过去,撇着嘴角在笑的样子十足的让人拳头发痒:“说到我垂垂老矣,再也记不起来的时候为止。”

 

黄少天愣了愣,一瞬间,他仿佛看到了叶修目光中藏了什么不一样的东西。

盈盈流转的,柔软的,透亮动人。

可是他心底却有一种怯懦,畏畏缩缩地告诉他,别碰,不要碰。

 

他回了回神,还是带着点气闷和认命地过去将人给拉着搀扶起来:“怕你了,当我还给你!”

 

——

澡桶里腾升着氤氲的热气,让屏风后隔断出来的一小块空间都显得有些暖融。

室内都点着炭盆,倒也算不上很冷。

黄少天也就是帮着叶修给抬抬手,挪挪位置,真给他搭把手之后,才发现他真的还虚软无力的很,倒也不是真的要故意作弄自己。

一时之间,他连和叶修斗嘴的心情都有点欠奉了,心头上有股挥之难去的沉重。

 

黄少天自己并不是一个乐意被隐瞒的人,但是他也不是一个一定要掌握真相的人。

在此事上,如果他们三个都认为自己不要知道真实情况为好的话,他也不会执着去问出个所以然来。

毕竟就算是问了,也肯定问不出来,这三个人是什么性格,他太清楚了。

而且撇开叶修和王杰希不说,喻文州肯定不会刻意瞒他,那也就是说连喻文州都判定,自己暂时不要知之甚详为好。

喻文州和他自幼一块长大,彼此之间都是很了解对方。如果连喻文州都认为自己暂时不要知道的好,那说明自己知道了也于事无补,甚至可能添乱,所以他才选择不说。

当然,那还有一种情况就是,连王杰希和喻文州也暂时没办法确切掌握叶修的状况,以他们两个的性格,就肯定不会白说一些只能算是推断的东西。

 

他们四个都算是相当知根知底了,现在这种情况,也不过是彼此之间心知肚明的情况下,相互和着稀泥。

 

黄少天拉了张椅子坐在叶修后面,自己也脱了外衣,免得打湿,就穿着中衣和里衣,挽高了袖子绑好,有一搭没一搭地甩着澡巾在叶修背上来去。

道理虽然他都懂,可是心情这码子事情,又不是他自己能说控制就控制的。

 

叶修回眸看了他一眼,对于难得这么安静的黄少天却满脑子闪过“无福消受”这四个字,都快怀疑自己是不是有点儿受虐的体质,一定要被他聒噪得快要耳鸣了才会觉得安心。

 

“我说,少天,你认真点行不?头发也给我弄弄啊,糊着难受好吗?”叶修也还真没乱说,刚才那会儿出的一身虚汗,头发都给打湿了,现在黏黏腻腻的。

“嘁……”黄少天发出了不屑的轻嘁,手却是很老实地捞过了水瓢,舀着水,另一手的手指穿过叶修的发丝,一点点梳理下来,小心地倒着水一点点打湿。

 

叶修毫不吝啬地给予了赞赏:“不错嘛,还以为蓝溪阁的剑圣不会伺候人呢。”

“我跟你说,我还真没这么伺候过别人,所以你赶紧给我感恩戴德地跪下谢主隆恩!不过本剑圣就算没伺候过别人,没吃过猪也看过猪走路啊,不你常叨叨着怎么样照顾受伤的时候的我的吗?哼?不就是依样画葫芦嘛。”就算心情不愉,但是对着叶修,黄少天那张口就来的简直都是本能了。

 

叶修稍微回手捞过澡巾,给自己洗擦了起来,头发就索性交给黄少天了:“我那时候有这么温柔吗?”

“呸!你别高看自己!那会儿给我灌了多少水来着?我这是大人有大量,不趁人之危,所以现在暂且放你一马,并且吸取了你那笨手笨脚的教训,无师自通了,行不?”他嘴上不得空,可是手还是很灵活的,叶修的头发已经都被他梳拢开去,还给打上了皂角轻轻揉搓。

 

“我要浇水了,你自己注意点,别说我特意暗算你。”说是这么说,可是黄少天那悬在叶修头顶的水瓢却还是停顿了好一会,他自己还侧了侧身子,往前探头去看了看,这才用指腹贴着对方的头皮,按着他的脑袋轻轻侧下,才缓缓浇水冲刷了起来。

叶修随得他去,感受到温热的水流冲刷过头皮,舒服得他索性不动了:“我可还真没想到你连皂角都给我打上了,少天你这是自己的习惯吧。”

被他这么一说,黄少天的手顿了顿,才继续:“我靠,老叶你平时都不用?难怪一股子奇怪的味道。”

“胡说八道,哥哪儿都什么奇怪的味道。”

“明明就有好吧,合着你那身烟味,简直就是极品!!”

“哦,那还真难为你这么久以来就这么大口大口地吸嗅着着味道地呆在我身边了哦。”

“靠靠靠……说得我跟变态似的!你说清楚了,我什么时候嗅过你来着?!要不要脸?要不要脸?”

“你天天在我隔壁嚷嚷,这期间都不知道和我近距离交换了多少气息了啊,还不算吸吗?况且你还睡我隔壁。”

 

黄少天忽然没了声响,然后叶修正要回头的时候,就被“哗啦”地浇了一头一脸。

叶修抓过了澡巾给自己擦了擦脸,在澡桶里转过身来,就见黄少天剔着眉,笑得一脸狡黠。

 

跟只猫似的……

叶修这么想着,还边将自己的长发从水里捞起拧成一股别到了肩膀上:“少天,你这就是不厚道了哇。”

黄少天似乎因为作弄了他而心情转好,笑盈盈地趴到了澡桶边缘上:“我哪儿不厚道了啊?看你现在一股子清新的味道,还不感谢我呢?”

“是是是……”叶修随口敷衍着,目光落在了他的脸上,还沾着水汽的手却情不自禁地伸了过去,轻触他的脸颊,“笑了。”

 

黄少天眨了眨眼睛,贴在脸上那温暖的湿润感让他有那么点儿不真实,面前的叶修的神色除了溢出了一丝温柔之外,和平时别无二致。

他觉得喉头有些发紧,顿时就想起身离开了。

岂料叶修居然顺势就探手勾住了他的后颈,制止了他的举动了。

 

黄少天看着这离得有点近的面容,有点儿没底气:“干嘛……”

叶修溜出来的笑意有点贼兮兮的:“跟你八卦个事情呗。”

“嗯?什么什么?哎?还有八卦?”

“哥问你,你觉得大眼儿和文州是什么关系啊?”

 

黄少天觉得自己好像被见血封喉了,半天都哼不出一言半语来。

偏偏,就在他面前,距离有点儿太近的叶修却还是目光灼灼地盯着自己。

 

为什么要问这个?

 

黄少天觉得自己的心跳开始在擂鼓,他吞咽了好几下,才找回了自己的声音,眼帘轻轻地垂下,殊不知这就将自己纤长的睫毛都给展露给叶修了:“这什么奇怪的问题啊……什么跟什么关系嘛,不就是跟你和我一样……”

 

这说完,他忽然心头一震。

怎么好像这么说有哪里不对?他怎么觉得有种被人套了话的感觉?

 

“那我和你是什么关系。”

 

黄少天倏然抬眼,就撞进了叶修的目光里。

那双黝黑却又清亮的眼眸,此刻深深地看着自己,眼睑上的水珠都顺着轮廓,湿濡了睫毛,沿着眼角眼梢滑落。

明明对方没有丝毫压迫的感觉,可是黄少天却觉得自己被人抓住了心脏,那脉动的声响振聋发聩,从胸腔回荡到他整个身体。他甚至觉得自己没呼吸一下,就仿佛心尖被扰了,连喉头都似乎被紧紧锁住,发不出声响来,唇瓣嗫嚅着,又不知道自己要说什么。

渐渐,他感觉到对方勾在他后颈的的手缓缓地施了点力气,却只让他觉得从被触碰的地方蔓延开一股酥麻。

 

他和叶修是什么关系?

 

这个问题,他自己都不敢去想。

在叶修出事之前,他还能满不在乎地说充其量就算个好一点的朋友。

这还是嘴硬的说法,他自己知道,但不会承认。

 

无疑,他是喜欢叶修的。

从少年时代,因缘际会,很早就认识了当时锋芒毕露的斗神,到倔强地不肯认输,到不想承认心底那些秘而不宣的崇慕,再到后来丝丝缕缕的萦绕在心头不敢去承认的情愫……再怎么自欺欺人,他都知道叶修对自己是特别的。

直到叶修莫名其妙地被嘉世扫地出门,阴差阳错地救了苏沐橙,得知他被嘉世如此不厚道地对待……

这一路过来,他怎么可能还搞不懂自己的心情。

 

特别是自己受伤之后,都是叶修无微不至地照顾着,真的是如他所说地,照顾他的起居饮食……甚至因为怕他晚上睡姿不好折腾到伤口,而同睡陪护。

甚至,自己已无大碍之后,叶修也没和他分榻而眠,就一直这么同床共寝着……而自己也是选择了忽略这个事实。

 

那叶修对自己也是有类似的心情么?

他忍不住就会想,可是他不敢问。

如今,叶修问出了这个问题——我和你是什么关系?

他心底又莫名地惊慌了起来了。

 

近君,情怯。

 

“问的什么奇怪的东西啊,还能有什么关系呢?你自己还不知道吗?真是的……放开我啦,水都凉了,你还要泡的话,可就自己叫人加水啊,我不伺候了啦!”黄少天不急不缓地说着,然后越说越快,手也抬起挥开了叶修的手,霍地站了起来,“你要是不洗了就自己起来搞定,我还得给你去看看药熬得怎么样呢!”

说完,他下意识就要转身从叶修面前逃开了。

 

可是叶修却眼疾手快地抓住了他的手腕,黄少天不得不回眸看了过去。

 

叶修的目光亮得惊人:“士为知己者死。少天,我们不就是已经生死与共过了?我视你为知己。”

 

黄少天自己都没察觉,自己被叶修握住的手轻轻地抖了一下。

 

“唯一的。”


 
评论(14)
热度(170)
© 马紫紫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