伤心桥下春波绿,曾是惊鸿照影来。

【全职高手同人】【叶黄】君莫笑 27

*武侠paro,轻松谈恋爱

*假期出去耍了一下,我又回来了!

*说好谈恋爱的啊,继续谈恋爱……




27

 

王杰希开口之后,那些暗中潜伏着的人似乎也终于失却了那份耐性,带着显而易见的焦狂纷纷现身,那种被逼上绝路宁为玉碎的疯癫可谓一路了然。

 

为首之人一身黑衣,蒙头盖脸的只露了一双眼睛,眼中的仇恨之火几乎要化为实体烧死就在自己眼前的喻文州。

另一似乎是老经验副手的人物则戒惧地盯着王杰希。

现身的不过十人,个个身上都挂了点彩,狼狈不堪,眼中却都有种相同的怨恨,指向同一个人。

 

那黑衣蒙面人的目不转睛地盯着喻文州,开口却是对着王杰希说话,嗓音仿佛是被沙子碾磨过一般,干涩而嘶哑:“王堂主,这是吾辈与蓝溪阁的恩怨,按照江湖规矩,你不会插手吧。”

 

王杰希这才像是看得到他这个人似的,视物的右眼这才轻缓的抬起,目光平静地落到了对方身上,他手执白玉洞箫,另一手把玩着那蓝色晶石的穗子,也没看喻文州一眼,就点头,算是应允自己不会插手了。

 

喻文州收回了一直留意着的眼角余光,微微昂起了下巴,气定神闲地环顾了这不知何时已经将自己和王杰希包围了的十人,他微微偏了偏头:“余孽?”

为首之人顿时从喉头发出了压抑的微音,就算看不到脸,也能很清楚地感受到他此刻咬牙切齿之恨:“喻文州,算你们蓝溪阁狠,不过!就算要死,也至少得把你这位未来阁主拉下去垫背!”

 

岂料,喻文州轻叹一声,带着惋惜、带着遗憾,目光怜悯:“是阿轩的疏漏也好,还是你们的本事也罢,既然难得逃脱了,聪明的,就应该就此隐遁,就算要报仇,也该是找个地方韬光养晦寻求他日东山再起吧。不过幸亏你不聪明,省得还得浪费我蓝溪阁的精力将你们斩草除根。”

 

悄然退出包围圈,站在外围角落的王杰希此时发出了一声轻笑,也不知道是笑的哪边。

 

黑衣蒙面人却已经心思计较这个,他真的是双目喷火,忽然就发出一声狞笑:“喻文州,你功夫如何,也不是江湖秘密了。你捣毁我十二处基地,把我门下之人赶尽杀绝,但凡我还有一口气,焉能不为他们报仇?!”

喻文州摇了摇头:“别说得那么好听,好像我蓝溪阁有多心狠手辣一样。”他倏然目光一凛,同时浅笑却浮上面容,“不都是按江湖规矩办事,稀松平常得紧。你们是杀手,收人钱财替人消灾,是江湖规矩。你们要杀的人,我蓝溪阁出手救下了,就是把这人给揽上了,你们要完成雇主任务和我们对上,也是江湖规矩。杀伤了我们蓝溪阁的剑圣,我们蓝溪阁要把你们灭了,何尝又不是江湖规矩?就算此刻你在这里阻截,要杀我复仇,也依然是江湖规矩,既然如此,又何须多言?”

 

他话音刚落,箫声骤起!

那黑衣蒙面人心头一跳,随着箫声也出手了!

十人顿时形成阵式朝喻文州围攻上去。

 

——

循着箫声而去,黄少天脚下生风,一路疾驰,半途上遇上了同样循声而来的高乔二人。

他招呼了乔一帆让他回去马车那边和叶修呆着,让高英杰跟着他一起去找王喻二人。

顿时三人又分成了两路。

 

高英杰一口真气提在胸腔中,为了赶上黄少天的速度,他连开口都不敢,就怕一口真气散了,步调乱了,就被甩开了。

看着前面那灵巧迅捷的背影,高英杰深深地体会到了自己和“顶尖”的差距。

 

他们赶到的时候,箫声已经停下一阵了。

 

黄少天脚步一轻,就看到这遍地都是尸体,而喻文州还蹲在其中一具隔壁似乎在查看什么。

他目光一转,落到了王杰希身上,用眼神询问着。

 

察觉到他的目光,王杰希也没开口,只是目光顺着轨迹,落到了喻文州的背影上。

黄少天就瞪了他一眼了。

他一边朝喻文州走去,目光一边在一地的尸体上逡巡起来。

 

直没入咽喉的暗器,见血封喉,尸首表面只看到了小小的透着殷蓝的红点。

暗器,淬毒的暗器——混乱之雨。

是他们未来阁主的手笔。

 

黄少天不怎么感到意外,他来到喻文州背后:“怎么回事呀?”

 

同样对一地尸体的现场作出了观察的,还有慢慢走向王杰希的高英杰。

和黄少天看到的不同,高英杰留意到的是地上的脚印——带着熟悉的规律的脚印。

他联想到刚才的箫声,脑内几乎都能浮现刚才打斗的场景——

 

他的师父落在一边,吹奏着他的白玉洞箫,用箫声诱导这些人的走位变化,而其中那最清晰可辨的印子,应该就是喻文州的了。

喻文州非常清楚他师父的意图,所以自己就先藏在诱导的韵律中当饵。

等这些人发现自己上了王药师的当的时候,已然太迟了,只能沐浴在一蓬混乱之雨当中。

 

高英杰回了回神,就见王杰希的目光落在自己身上,似乎已经瞧了一会。

他脸上顿时一阵郝然:“师父……”

王杰希笑了笑:“看明白了吗?”

高英杰点了点头。

 

见喻文州少有地没有回应自己,黄少天觉得还真有些出奇,就半蹲下身子去。

只见喻文州在黑衣蒙面的尸体怀里摸到了一把怀刀,制式有些特别,但是并不陌生。在岭南一大,海运繁茂的港口码头,偶尔都能见到外来者会带着这种怀刀——来自东瀛。

 

喻文州摸索着刀柄刻着的家徽模样的花纹,握着那怀刀站了起来:“之前追杀苏妹子、打伤了你的那个杀手组织的余孽。”

“咦?喔……阿轩经手还有漏网之鱼,回去我得嘲笑他一下。”

“这些杀手是有点本事,刚才,如果不是王堂主出手相助,也不会这么快就全解决了。少天……”

“嗯,我知道了,不过至少得安稳地落脚下来,才详细地参详一番吧?”

 

说罢,黄少天再次看了四周一圈,这回就留意到地上的脚印子了。

这些人也真是被仇恨封了眼,完全失去理智了。

居然跑来找文州报仇?

他回想了下,之前这个组织的人居然还敢对他出手……似乎也就释怀了。

或者没有那么多阴谋论,纯粹就是当家主事的蠢罢了。

 

他们一行人正准备回转,忽然,黄少天只觉得一阵寒毛倒竖。他本能地伸手揽过旁边喻文州的腰,一个旋身就将人先带开。

喻文州才刚被黄少天带开,一枚袖箭就已经擦着喻文州背上的衣服而去。

喻文州的外袍被划出了一道口子,而那袖箭“噗”一声闷响,箭矢没入地中。

 

另一边,王杰希已经掠入树林之中,循那箭矢的轨迹寻去。

 

如果黄少天反应慢一步,喻文州身上就要多一枚袖箭了。

 

喻文州也顾不上刚才的惊险了,挥了挥衣袖,将地上的袖箭卷了起来,隔着袖口意料捏住了末端端详起来。

比一般的袖箭还要纤细,难怪来得如此之快而又无声无息。

箭矢顶端泛着一点乌红光芒,显然是淬了毒。

 

王杰希已经回来了,喻黄二人连同高英杰都看向了他,只见他摇了摇头,示意一无所获。

 

喻文州看了看另一手还握着的怀刀,又看了看眼前的袖箭:“看来这个杀手组织……不能确定是已经彻底解决了呢……”

黄少天掏出了一方帕子抖了开来,包覆住那袖箭,从喻文州手中取过来后再仔细裹好:“也未必,还有可能是,有人只是要杀你,然后这些余孽被利用了。”

 

“又或者,可能只是试探、警告。”王杰希也带着高英杰走了过来,他的目光被晃到眼前的怀刀吸引了去,他留意到喻文州给他展示的那个某种徽纹类的东西。

喻文州很快又将那怀刀收好了:“总之,还是先回马车那边吧,先到镇子上再说。”

 

——

叶修睁开眼的时候,发现自己躺在移动中的马车里,车厢外传来了集市独有的那种喧闹之声。

 

“醒了?”

 

闻声,他扶着脑袋缓缓坐了起来:“我居然睡着了啊?”

坐在他对面黄少天双手环胸,人也靠在厢壁上,闭目养神着呢:“你还记得发生什么了吗?”

“哥还都记得很清楚好吗?”

“呵呵,把麻烦解决了一回来,发现一帆战战兢兢地守在马车旁还以为发生什么,你这家伙居然这么短时间就睡过了了!亏你睡得着啊!还睡到了现在!”

“是是是……哥天赋异品,你羡慕嫉妒恨不来的了。到镇上了?”

“很快就到客栈了。”

 

黄少天居然没有针对前半句回嘴,叶修有点出奇,他自然就看了过去了。

不料却看到不知道何时已经睁开了眼睛的黄少天,一双清亮透彻的大眼,被偶尔透进来的夕阳余晖晃得流光明灭的,似乎藏着了无数话语,欲言又止。

 

叶修朝他笑了:“没听到其他人的声音?”

“文州和大眼他们先到一步去打点了,就一帆跟着咱们。”

 

“担心我?”

“是啊,不行啊。”

 

那头才出事着呢,你这边还能自己一个人说睡就睡过去了,都够被人杀几十次了!休想带着比我高的胜率随随便便死去啊叶修!

 

后面这一段黄少天没说出来。

不过叶修却似乎也听到了,从他眼中看到,耳畔自然就响起了他的声音,就连他的语速语调是怎样的,都那么清楚。

 

-已经糟糕到这个地步了吗?

 

这一句藏在了最深的地方,被一堆话覆盖着,但是叶修知道这是黄少天此刻最担忧的问题。

所以他还是笑了,浅淡而温柔:“担心啥呢,不是还有你么?”


 
评论(7)
热度(143)
© 马紫紫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