伤心桥下春波绿,曾是惊鸿照影来。

【全职高手同人】【王喻】相爱很难·番外 王喻篇 下

*高亮预警:本篇是【叶黄(♀)】《相爱很难》的番外,正文里,黄少天单方性转,因此延续到番外里,黄少天依然是个姑娘。敬请注意。

*概括来说,就是一个弯的暗恋一个“直的”,爱在心头口难开的故事

*延续正文欢乐喜悦的少女漫风格【敬请注意

*之后就是各种点梗了

*最后带“*”的梗出自全职语音包的小剧场哦



 

风平浪静。

很好。叶修表示很满意。

就这样加把劲帮哥再赢一份聘礼回来吧!

 

——

当知道黄少天给王杰希说了什么混话之后,他就知道要是这位魔术师回去hold不住真倒给喻文州的话,那么那块蓝雨臭石头也肯定hold不住。

结果果然都hold不住了。这个时候应该要感叹一下“果然最懂得那位心脏的术士的弱点的就是他身前那个聒噪的剑圣”吗?

 

这种感叹真是让人不快。

叶修面无表情地看着跟前的王杰希,看着他眉间的皱褶、看着他那苦恼的样子,不由得想“出来混果然是要还的”。当日他怎么“咨询”喻文州的,今日都要还给他的王杰希了。

 

“所以呢,现在不是很明显只有两种答案么?一,你跟他说,老子是直的,你死心吧!二,你觉得还可以,就对他说,咱们可以搞一下基。”

 

王杰希终于抬眼看他了。

叶修双手环胸,作光明磊落状。

 

“你能不能那么粗俗?”

 

叶修耸了耸肩:“说话还是直接一点的好,管它粗俗不粗俗,说到底也就是这么一回事。”

“可是……”

 

王杰希在这个时候撇开了目光,视线落在了脚尖不远处。在叶修看来,这就是有戏啊。

 

“可是我……我有点……不清楚……”

 

他说得断断续续,叶修倒是上前半步用力地拍了拍他的肩膀,打断了他的纠结。

王杰希下意识看向了他。

 

叶修一脸凝重地说道:“大眼儿,原来你是个深柜,这么多年,真是看不出啊。”

王杰希愣了一秒,然后恢复了冷脸:“我不是的好吧。”

 

“哦……深柜是什么意思你还是知道的嘛。”

“昨晚……就搜了一下,类似的资料……”

 

王杰希拨开了他的手:“长这么大我觉得自己还是比较倾向欣赏女性的美丽。”

“那是你还没遇到能掰弯你的男人。”叶修说得言之凿凿。

王杰希顿了顿,才问:“那如果黄少天是男人,你就会变成gay吗?”

 

叶修哼笑了一声:“别以为这样就会问倒我,我告诉你,会。”他靠到墙上,摸出了香烟,倒出一根叼着,“我喜欢的是‘黄少天’这个人,和性别没什么关系。要是她一觉醒过来变成男的,我还是会娶她的啊。不然我还要看着她跟别的男人还是女人在一起么?”

“看不出来啊叶修……”王杰希也靠到墙上,“你这种说法还挺浪漫的。”

 

叶修咬了咬烟嘴:“我才看不出来你这是真痴还是假傻。”

 

借着烟草的气味来吊瘾的叶修有一会没听到王杰希的回话,不由得斜眼看了过去,就见对方目光炯炯地盯着自己。

 

“你故意把我和他安排到一个房间的?”王杰希问道,随后自己点了点头,“你早就知道。你和黄少天都知道。”

叶修嘴角轻挽:“说白了就有点没意思了吧?这不你自己遇到这事想到的商谈对象还是我呢,你觉得又是为什么啊?”

 

叶修觉得他必须去抽上一支了,所以决定不再和王杰希慢慢来了。

“总之,你心里什么答案都好,都留到世邀赛结束再说,谢谢配合了。”他一边说一边已经走开了。说到这里,他突然停了下来,回头补了一句,“那换我来问你,如果喻文州是女孩子,你还会这么苦恼么?”

 

——

“所以他们是都说好了?结局留待世邀赛后?”

 

叶修一扭头,就见到黄少天扑闪着一双大眼睛趴在了床沿上,满脸都是八卦。

 

“你犯得着最后一句用唱的么?生怕我不知道你八卦的心有多火热是吧?想知道怎么不去问喻文州?”

 

黄少天慢吞吞地坐了起来:“我才不要呢。文州现在大概像个充满了气的气球,外力就别去戳了,让他自己吸气和呼气吧。反正王大眼不是跟你说了么,一样一样啦。”

 

叶修阖上了笔记本电脑,挪着椅子整个人转了过去,朝她伸出了手。

黄少天很自然地就把手放到他的掌心里,随后就会被他就力度适中地握住。

 

“你对喻文州这比喻怎么有点猥琐?”

 

一句话就让黄少天一秒甩开了他的手:“你才猥琐!你全家都猥琐!”说完,她气鼓鼓地后仰躺下,“不就是想推他一把嘛!你是真的不知道他有多喜欢王杰希……不然按照他的性格也不至于宁愿暗恋。那多辛苦啊,人生的路还那么长,越暗恋越没结果,不就是困死自己了?还不如早死早超生。”

叶修顺着床尾也爬了上床,俯卧在她身旁,单手支颚:“什么鬼的早死早超生,你这是要诅咒你家队长告白失败么?”

“呸呸呸!譬如,譬如而已,就一个说法嘛!别老是捉我的字眼!烦死了!”说罢,她伸脚轻踢他的小腿。

 

叶修抬了抬腿,翻了个身把她的脚夹住,顺势把她搂住:“行啦,别闹。你说的都对,给点时间吧,世邀赛结束之后应该会有个好结果。”

黄少天在他怀里抬起了头,突然抓住了他胸前的衣服,眯起了眼:“你怎么知道就是好结果?你肯定还有什么没跟我说!”

 

“没有没有,真的没有。嗨呀,我先去洗澡,不早了,你早点睡。后天就出发了呀,明天最后一次训练要好好加油哦!”

“喂!喂!老叶!叶修!喂!好啊,有本事今晚就睡厕所啊!!!”

 

——

中国队世邀赛夺冠。

国内已经各种滚动比赛精华集锦,还带这样那样的解说和评价。

决赛的团队赛更是被翻来覆去地重播。

 

现场正在庆功,一片混乱。

某领队上台就是“感谢各位为哥的终身大事全力以赴,到时候哥大婚千万要早到”,差点就把庆功宴直接变成群殴现场。

 

平时滴酒不沾的职业选手们现在顾不上那么多了,加上这次随行的行政后勤们,一大群酒量不咋样的年轻就这么放飞了自我。

 

叶修自然是被围攻的对象,从荣耀在国内有了职业联赛开始至今没变。

在这种时候,黄少天本来是冲第一的那个,可现下他俩的关系不一样了,她又觉得不能让这群人太放肆。

 

总之,酒过三巡之后,叶修还能坐着,倒是挡在他前面的黄少天一副大杀四方的样子。

就见她一只脚还踩在椅子上,一只手无意识地在轻拍桌子,满脸酡红,说话吐息之间已经全是酒气了:“他!叶修!嗝……既然跟了我……我!嗝……自然会,嗯……罩他……”

叶修坐在她后面给她鼓掌:“厉害厉害厉害……”

 

喻文州找着王杰希的时候,发现他坐在一个与现场气氛相当不符合的角落里。

自己身为国家队队长,除了叶修就轮到他被盯着怼,只不过黄少天也不知道是不是“出嫁从夫”了,仇恨值拉得稳拉得满,他就趁机溜出人群。

不过还是喝了不少,至少他感觉有一点晕眩。

 

王杰希其实看着眼前的热闹陷在自己的思绪里,所以他并没有留意到喻文州的接近。

直到闻到了酒气,这时喻文州已经在他身边坐下了。

一扭头,就见到他朝自己笑,脸颊带着淡淡的绯色。

 

从入队集训至今,也不过那么十来天。而从知道他暗恋自己许久,又仿佛才是昨天。

虽然他告诉了他,答案留待世邀赛后,他们之间达成了共识,可这些天在平静里隐藏的暗涌都流进他们的心里了。

 

这种时候,王杰希就更加觉得,他和喻文州之间,相似又不相似。

 

喻文州略微弓起了背,看着热闹的人群:“你一个人躲在这里也太狡猾了吧?”

“你不也逃出来了么?”

“我这是找你啊。你一个人在这做什么?”

“回想刚才你在团队赛里的精彩表现,还有我俩之间的配合……”

“王队这么快就复盘了呀?”

 

喻文州双手撑着椅子,总觉得眼前的景象越看越有些飘。

对话突然中止,他听不到回答,下意识就扭头去看。

岂料,见到王杰希也正在看自己。

 

“看我呀?”
“从刚才就一直在看。”

“刚才?”

“一开始的刚才。”

 

喻文州难得表情呆了一下,他歪了歪头:“你……舌头打结了?还是我耳朵折叠了?”

王杰希有点想笑,忍住了。他稍微朝他倾身:“要不你帮我看看?或者我帮你看看?”

 

喻文州没有回答,姿势也没变。过了一小会,他才突然开口:“世邀赛结束了,你可以告诉我答案了吧?”

“可以。”王杰希望着他的双眼,“你……可以把眼睛闭上么?”

喻文州回答得很快:“不可以。”

“好吧。”

 

话音刚落,喻文州就见到对方的脸开始放大,映在彼此的瞳孔里的身影越来越清晰。

他见到王杰希眼中的自己,不知道对方是不是也看到自己眼中的他。

 

相亲的一瞬间,他们都没有闭上眼。

在咫尺之距,沉溺于对方眼底,行着亲密之举。

 

只是轻轻触碰,甚至称不上是完全的亲吻,和几天前的一样。

 

喻文州觉得自己的大脑停止了转动,体温在急促上升,搞不清楚这些状况是因为酒精还是因为王杰希亲了他。

他说不出话,只是无意识地抬手抚摸刚刚被触碰过的唇瓣。

 

王杰希仿佛根本不在意当下的场合,目光还是在他脸庞上逡巡:“叶修问我,如果你是女孩子的话……我就一直在想,把我们第一次在观众席上相遇到现在都过了一遍,最后才发现,如果你是女孩子的话,我可能早就追你了。这个应该就是叶修说的,喜欢一个人无关乎性别。毕竟我又假设了一下,如果亲我的那个是叶修,我应该已经报警了。只是这种喜欢在性别相同的时候,真的不容易察觉……我什么都不懂,你也觉得可以?”

 

喻文州也看着他,感觉自己都没眨眼,脑子依旧转不动,听到的话好像也只是听过了似的,一直在脑子里浮浮沉沉。

直到对方的手伸了过来,轻轻地擦拭他的脸颊,喻文州才发现自己掉眼泪了。

他才张嘴,王杰希就先说话了。

 

“嗯,我知道,你眼睛太久没眨动才会干涩得眼泪掉下来。”

“噗……”

 

泪痕还挂着,喻文州就忍不住笑弯了眼。

他抬手拉下了王杰希的手,轻轻握了一下又松了开来,然后被对方手指一收,反手握住了。

 

喻文州发现自己鼻头有点酸:“我性格其实不怎么好的,你知道么?”

“知道啊。一直都知道……就上次,联盟集训搞混了行李箱,就你要拿出手机来拍我带的都是什么。还说是留个纪念什么的。”王杰希依然握着他的手。*

喻文州觉得脸颊的温度又高了点:“这也算?那你现在不是知道我……”

他忽然噤声了。

王杰希也跟着忽然顿悟过来了:“是哦,那时候你就在‘暗恋’我很久。”

喻文州觉得酒精真的不好,不然他怎么做出了自己挖个坑给自己跳这么蠢的事情。

 

他回握着王杰希的手,甚至过于用力,可王杰希还是没有松开。

 

“你握了我的手,可能就不能放开了。因为我性格不怎么样,不会允许你松手的。而且这条路回不了头的……你真的有想清楚?”

“我想清楚的就只是喜不喜欢你啊,至于路是怎么样,是哪一条,不都是人走出来的么?一起走还能有商有量,你说是吗?”

 

喻文州双眼睁得有点大,听了他的话后又快速地眨动了起来。

 

王杰希拉着他的手轻轻晃了一下:“至于松不松手的问题……长路漫漫,万一是你想松手呢?所以别想太多,牵着走,顺着路走就是了。”说着,他笑了起来,又给对方抹了抹泪痕,“我还是第一次觉得你挺可爱的。”

“以前都觉得我心脏么?”喻文州问。

王杰希:“我什么都没说。”

 

喻文州突然又问:“那如果我说想做1呢?”

“……你确定要在这里,在这个时间点讨论这个问题么?”王杰希有点僵。

喻文州点头:“说清楚不好么?”

王杰希还拉着他的手,现在感觉到他握着自己越发用力,眸光闪动了一下,柔声说道:“那如果我问,你愿意为我做0么?”

 

在这一瞬间,王杰希觉得看到了奇景。

喻文州手上的力度放松了,微收下颔,抬眸看来,唇瓣轻抿又松开,嘴角往下压了点随后又往上微弯,唇珠微微突出。

 

“好啊。我愿意。”

 

王杰希用力握紧了他的手,用力呼吸了一下:“你说我在这里再亲你一口,那群家伙会不会发现。”

“不知道,试一下?嗯?被发现的话要怎么……”

 

最后一个“说”字被堵住了。

 

——

等黄少天一觉醒来,发现什么都错过了,不由得捶了叶修一下。

叶修揉着被捶的地方却想应该收王喻一封媒人红包。

 

结果那晚还被拍照存证,同行后勤妹子还po了上博,艾特了两位本人,配文是大冒险。

两位本人还都转发了。

因此一夜之间,在西皮粉过年不到一秒,王喻or喻王就站了起来。

 


 
评论(5)
热度(82)
© 马紫紫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