伤心桥下春波绿,曾是惊鸿照影来。

【全职高手同人】【王喻】相爱很难 番外·王喻篇 上

*高亮预警:本篇是【叶黄(♀)】《相爱很难》的番外,正文里,黄少天单方性转,因此延续到番外里,黄少天依然是个姑娘。敬请注意。

*概括来说,就是一个弯的暗恋一个“直的”,爱在心头口难开的故事

*延续正文欢乐喜悦的少女漫风格【敬请注意

*还需警告的是:有压力过大的喻文州【qin】了叶修减压的一幕



 

当原本安排的单人小套间因为某位领队光明正大地假公济私而变成二人双标后……喻文州原也没觉得有什么,毕竟他可以理解,“小夫妻”“新婚燕尔”黏黏糊糊不愿意分房是正常的。

正如叶修自己说的“只有我俩住一间太打眼了,所以你们都要22组合了,谢谢配合啊”。

虽然他再一次阻止了大家意欲围殴领队,可等自由组合地分完房后,他就后悔了。

现在轮到他真情实感地想弄死那对白痴“夫妻”。

 

苏沐橙和楚云秀是唯二两姑娘,又是姐妹淘,自然就住一间了。

周泽楷和孙翔同队,同理张新杰和张佳乐,这两组也毫无疑问。

肖时钦和李轩是同期生,在没有同队在场的情况下,也很自然地组合起来了。

 

方锐出身蓝雨的训练营,自己又被“抢走”了副队,本来他俩一间房也很顺理成章。

喻文州眼看他都是准备奔自己来的了,却不知道为何中途脸色一变,脚步生硬地转向了唐昊。

 

唐昊被方锐拉住说了一通有的没的,都皱了眉满脸问号了。可他扭头四周一看,除了方锐就只剩下了王杰希和喻文州……

唐昊自问这两位他都敬谢不敏,对比起来,在呼啸有过短暂的正副队关系的方锐还算能接受,于是就点头了。

 

结果就剩下王杰希非常自然地走到喻文州的身边了。

 

对此,喻文州面上挂着得体的微笑,目光不经意地扫向某两只。

结果看到了那对白痴“夫妻”悄悄地给他比了个加油的姿势。

他是不是对他们两个太好了,让他们“于心有愧”所以脑抽风到来当这种红娘。

 

“喻队?”王杰希拎着钥匙,拉着行李,回头看向还没跟上的喻文州,发出了疑问的招呼。

喻文州把那股汹涌的冲动压回心底,拉上行李:“抱歉,这就来。”

 

——

短短两天……

 

从“手残吊车尾”这个称呼开始,一直被嘲甚至战队都劝退他都绝不屈服,最终凭实力取得正选资格还成为了战队队长的喻文州,一贯都是励志的典范。

这种坚韧不拔的经历,温润如玉的气质,俘获了多少人的心。在媒体口中也甚少差评,号称除了手残就完美无缺的男人。

 

这样一个男人,在短短的和暗恋对象同住的两天里,已经怀疑了人生无数次。

同时,想要弄死那对白痴“夫妻”的冲动和这种怀疑相伴相生,令他都有点煎熬了。

 

熟睡的王杰希、刚睡醒的王杰希、刚洗完澡的王杰希……

整理中的王杰希,吹头发中的王杰希、只用自带洗发水的王杰希……

 

喻文州觉得这种近距离接触对他的精神造成了极大的负担,况且他还要保持若无其事,甚至因为同住一室他都不能更新他的“爱の小本本”了。

 

不在隐忍中爆发就得在隐忍中变态了。

 

于是,在第二天的晚上,喻文州敲开了那对白痴“夫妻”的房门。

 

开门的是黄少天。

 

“咦?文州?有事吗?”

 

说话简洁,眼神闪缩,明显还在心虚,很好。

喻文州伸手揉了揉她的头发,看到她瑟缩了一下,那眼睛就更加弯了:“我找叶领队有事,他人呢?”

 

黄少天退后了一步,正要回话,那头浴室的门就被打开了。

叶修挂着毛巾出现了,显然是刚洗完澡。

 

“谁啊?哟,文州啊。有事吗?”

 

接下来发生的这一幕,让黄少天有种荒诞的魔幻感。

 

在叶修开口的那一瞬,喻文州脚步轻盈地越过了她,一个箭步快到仿似有武功。

叶修也没反应过来,就被他冲上来抓住了肩膀就势按到了墙上,接着对方的脸就在一瞬间放大到遮盖了他的视觉了。

 

黄少天目睹了整个过程,没有尖叫,已然忘记惊慌,只是略微矜持抬手掩住了嘴巴,瞪大了双眼。

直到喻文州行凶完毕——这个过程也很短,没超过十秒,她都只是站在原地看着。

 

喻文州深深地呼吸了一口,对捂住了嘴巴仿佛脱力一般地沿着墙壁滑下的叶修低声说道:“抱歉,虽然只是两天,可压力真的有点大。要不,叶神你帮我从压力源身边脱离,不然……”

 

他面无表情地说完后,根本不理会叶修是什么反应,径自掉头往外走了。

经过还站在门边的黄少天的时候,还是抬手揉了揉她的头发。

 

“抱歉。现在没事了,别怕。”

 

语毕,黄少天就只能目送他脚跟不着地地离开了。

 

空气凝结了三十秒,她才彻底反应过来,反手关上门,一脸恐慌地大喘气,然后冲过去叶修身边蹲了下来,说道:“我都说不要逼他的啦!看你干的什么好事?我和他认识这么多年都没见过他这么疯的!万一他hold不住这世邀赛还要不要打了呀!”

 

叶修满脸黑线,心头笼罩的全是阴影,此刻还在用力搓嘴唇,浑身鸡皮疙瘩根本没褪去过。

他一抬眼,二话不说就拽住了黄少天,拉下来就用力亲下去,还制住了她意欲反抗的举动。

 

一直亲到那些鸡皮疙瘩全部消褪,嘴里全是她的气味之后,叶修才放开了手。

 

黄少天擦了擦嘴,吐了吐舌头,也被他亲得满脸黑线:“我怎么有种跟文州间接接吻的感觉……”

她此话一出,就把叶修勾回了那种鸡皮疙瘩群魔乱舞的感觉了,他靠着墙坐在地上,低头掩面:“你可别说了,谢谢。”

 

黄少天觉得自己也开始鸡皮疙瘩群魔乱舞了,她捂住了嘴,伸手去戳他:“你把文州逼成这样,可怎么办啊?”

叶修幽幽叹气:“我是没想到他有这么喜欢大眼儿……”

 

——

发泄完后,喻文州觉得自己正常多了,应该可以完美地应对王杰希的,这才回了房。

 

一回到房里,就看到王杰希已经梳洗完毕,穿着T恤短裤坐在阳台边上捧着平板电脑看视频。头发应该是刚吹干,松软得来有点毛躁的样子,在后脑勺延伸出了一点尖尖,把因为低头而展露的后颈凸显了出来。让他整个人都有种干净清爽的柔和感。

 

夏风吹进来了,吹动了他的刘海和衣角。

喻文州觉得那风也吹乱了他本来已经平复的心绪,被他牵动完全就是一眼的事情。

 

王杰希听到动静回眸看了过来:“你回来了?”

“嗯。”喻文州关上门,应了声,“在看这次参赛的外国选手的比赛视频?”

“是啊。你要不要一起来看?”

 

他的声音、他的眼神、他不经意的回眸和邀请……

 

喻文州觉得时光倒流一万次,该喜欢上的还是会喜欢上,自己是一点办法都没有,也说不上缘由。

他根本舍不得拒绝。

 

“好啊。不过,等我先洗个澡?”

 

——

“我可以问你刚才去哪了么?”

 

他们并肩坐在阳台的门槛上观看外国选手的视频,原先在讨论着选手的技巧、特点、风格等的事。

可看到第二场的时候,喻文州突然听到王杰希这么问。

 

他垂下了眼帘:“就是去找了一下少天,顺便也和叶神确认一下明天的安排而已。”

 

王杰希侧过头看着他的侧颜,思索了一会才说:“上次……就是兴欣夺冠遇到你的那个晚上。你说过暗恋了一个人很久……那个人是我认识的吧?”

 

喻文州只觉心跳一瞬变快了,胸腔处的跳动变得吵杂,他甚至感觉到脸颊上的温度也要起变化了。

他伸手将视频按了暂停:“王队是想要说什么呢?”

 

王杰希盯着被按了暂停而固定的画面:“抱歉,我不是有意要探究你的个人隐私,只是……她如今既已有了婚约,她和她的未婚夫现在又跟你都在一个队里……我只是怕你过于压抑,如果你不介意的话,倒是可以和我聊聊。”

 

半晌,王杰希都没得到他的回应,禁不住招呼了一声:“喻……文州?”

 

突然,喻文州坐直了身,挺直了腰背,含着浅笑看向了他:“你……以为我喜欢的人是谁?”

王杰希顿了顿:“不是黄少天吗?”


 
评论(13)
热度(59)
© 马紫紫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