伤心桥下春波绿,曾是惊鸿照影来。

【全职高手同人】【叶黄(♀)】相爱很难 34

*单方性转,原作向

*下一章完结【泪流满面



34

 

“少天,对不起。”

 

闻言,黄少天情不自禁地用手指卷住了他背上的衣服划拉起来:“为什么突然跟我道歉?”

叶修也不起来,只是动了动脑袋,舒舒服服地枕着她的肩膀:“我臭毛病多啊。”

 

黄少天挪了挪身体,调整到舒服的位置,把弯起的嘴角压下去:“你也知道自己臭毛病多哦?”

呼吸之间全都是她的气息,这样的情景让叶修异常放松,合起的眼睛都有种睁不开的感觉了:“你臭毛病也挺多的。”

“喂!”黄少天怒了,伸手去推他的脑袋。

他像某种大型猫科动物那样动了动脑袋脱开她的手,在她腰上的手又收紧了一点:“虽然我们的毛病都挺多的,不过按道理来说是应该我让着你的,这不我没做到……跟你说声抱歉咯……”

 

二人安静了一会,黄少天窸窸窣窣地动了起来,挣扎着要坐起来。

叶修也只好随她一起起来了。从她身上起来真是有些不舍得。

 

她盯着他,目不转睛的,瞳孔深处仿佛有些微流动的光芒。

 

她的眼睛本就长得好看,大而有神,灵动异常,和某些狡黠的小动物特别像。

叶修被她盯久了,笑意无意识地浮起。彼此在眼神接触之间交换了不少信息,慢慢她就轻轻眯了一下眼睛,那模样更可爱了,引得他凑过去就亲了她的眼睑一下。

 

她下意识后仰,手抵住了他的胸膛:“别闹啦。”

 

叶修趁势把她抱住,又赖到她身上去了:“我知道你的意思。”他又埋首到她肩窝处,呼吸着最喜欢的气息,“喜欢你是那么自然而然的事情,可是真谈起恋爱来却那么难……说真的,比夺冠还难啊。”

黄少天被他贴住,也忍不住抱住了他,闻言哼哼两声:“是啊,真的好难啊,那要不就不要谈了,分了算了呗。”

“不要。”叶修简直秒答,斩钉截铁的,他也不抬头,只是抬眼臭她,“你该不会真的是想来和我分的吧?”

黄少天被他的目光勾住,半晌后脱钩,轻咳了两声:“你说的是什么混话呢?怎么可能?我是这样的人吗?”

他的目光还是勾着她,捏了捏她的腰胁:“最好不要是。”

“你这样说我可要生气了啊。”她瑟缩着躲开他的手,故作生气地说道。

 

叶修也学她刚刚那样哼哼了两声,垂下了眼睑,抱紧了她才续道:“总有陪沐橙一起看狗血电视剧的时候,那时候就觉得剧情经不起推敲,男女主都作得要命,套路得一匹,就会感觉那不是正常人做得出来的。可等自己傻逼得略过你第一次对我告白,导致错过那么些年的时候,半夜里没事儿,除了荣耀的事儿,就会不由自主地回想起当初是不是中了邪。”

 

黄少天靠着沙发,任由他挨在自己身上,安静地等他说完。

 

“盼星星盼月亮地盼到你分手了,知道这消息的时候都不分情况地高兴了好一会。高兴完了才反应过来,啊,这不就是沐橙看的狗血电视剧的剧情之一吗。”说到这里,叶修把脸转过去,彻底埋起来了,“好不容易把你追到手了,才发现这人还真的会变的,影视毕竟来源于生活啊,恋爱中的人的确是会间歇性失了智,不可理喻得自己都理解不了……又小心又过分,汲汲营营,不能自己……”

 

“然后就变得患得患失,斤斤计较,放不开胸怀,自己都变得不像自己……”

 

被黄少天接过了话头,叶修也干脆闭了嘴,安静地贴着她。

黄少天抚上了他的后脑勺,揉了揉他的后脖子。

 

“那我跟你告白‘失败’,这之前之后不也是一样的么……”她的声音很低很轻,有种喃喃呓语的感觉,“你跟我多说一句话就很高兴,今天得了一场PK就兴奋得不得了……一会儿在猜你在干嘛,一会儿又反刍你的一举一动、一言一行……没有立场,可还会吃沐橙的醋,然后还得自己排解,最后都会变成唾弃自己……莫名其妙地在三更半夜的时候哭起来……”

 

突然她就不说了,把叶修推了起来:“这是干什么呢?是要互吐黑历史吗?!”

“当然不是啦,想什么呢?”叶修不得不坐直了身体,在她的目光之下有些无意识地避开了对视。

 

黄少天瞅着瞅着,有些惊奇地发现他脸上出现了似乎是羞赧的神色。还来不及确定,就被他藏回去了。

 

“我说这些,只是想表达一个观点。那就是……我这不是没什么恋爱经验嘛,难免就……嗯……那啥,你懂的吧?”

 

轮到黄少天避开了他的目光。她抿着唇,抬手揉了揉脸,昂起了下巴:“不懂。”

叶修凑过去,捏住她的下巴晃了晃:“好的好的,我知道你懂了。”

“干嘛干嘛,放手啦!”

 

在她挣脱了他的手指之后,一打眼,就看到叶修竖起了尾指,朝她比出了拉钩的姿势。

 

“这是要干什么?”她隐约察觉到了一点,却不够确定。

叶修径自去抓起她的手:“拉钩啊。”二话没说就勾住了她的尾指,“约法三章。”

 

黄少天看着交缠的尾指,又抬眼去看他,顿即被那掺着狡诈和痞气的温柔笑容晃花了眼。

 

“可以吵架、可以闹别扭、可以吃醋、可以翻旧账……总之都可以,但只有一样不可以。不可以……不要我。”

 

——

“听你这么一说,这不是他们每次闹幺蛾子都有你的事么?”

 

偶遇了喻文州之后,王杰希和他结伴,现下一起坐在大路边的围栏上,非常不拘小节地一起吃冰,看着来来去去的人和车。

 

喻文州把棍子上残余的吮了干净,咬着棍子晃了晃:“虽然被牵扯到的时候是觉得烦,可是围观起来也挺乐的。两个那么聪明的人,原先就步调错了所以才错过这么些年,难得有机会能调整回来,好不容易在一起了,就会想看到HE的吧?大概是追剧的心态?”

王杰希也无意识地咬着吃完的棍子,目光轻斜,睨向身旁的人,那在路灯下被打上光晕的侧脸温文到狡猾:“你倒是看得清。”

“旁观者嘛。”喻文州微微侧头朝他一笑,“这就是为什么恋爱的剧情经久不衰啊,看别人书写他们的恋爱宝典算得上是一种乐事。”

“那你的呢?”脱口而出后,王杰希才反应过来自己问得过于深入了,连忙补救起来,“抱歉,我不是有意……”

 

“没事。”喻文州捏着冰棍子,看着上面自己啃出来的痕迹,“我有一个喜欢的人,喜欢他好久了。恋爱的道路那么多条,暗恋最不可取。王队要引以为鉴哦。”

 

看着他在暖光里笑得像狐狸一样,王杰希发现自己失语了。

 

——

第十赛季,叶修带领草台班子出身的兴欣摘取桂冠,留下了一串又一串可望不可及的光辉记录后宣布退役。

 

兴欣的官博对此进行了发布。

简单的一句话:“叶队说他又退役了,原因如图。”

后面跟了一长串的狗头,然后白底黑字的配图,上书——

 

“哥退役回老家结婚了!”


 
评论(11)
热度(52)
© 马紫紫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