伤心桥下春波绿,曾是惊鸿照影来。

【全职高手同人】【叶黄】明月与海 中-上

*年龄操作,大黄(25岁)小叶(18岁),准大学生X自由职业者

*内容和题目无关

*无脑爱情喜剧

*预祝少天天生日快乐




中-上

 

喻文州坐在床边,和床上的少年你眼看我眼。他背后左右站着黄少天和郑轩,紧张兮兮弯下腰来。

 

黄少天看着少年还是一脸懵懂无知,瞅着喻文州好奇,但又似乎有些生怯。打量着喻文州同时总要是不是偷瞧他一眼,似乎在确认他还在不在。

他忍不住了,拍了拍喻文州的肩膀:“你看……这像装的吗?”

 

喻文州抬头往后看了他一眼,二人目光相接。

 

郑轩在另一边也拍了拍他的肩膀:“我说……看着不像是装的啊。”

 

然后喻文州又扭过头去看他了。

一时之间,三人的目光交互相接,最后喻文州转回去看着一脸掩不住好奇地看着他们的少年。

 

他展现了招牌的温柔笑容,开口问道:“小哥,叫什么名字啊?”

少年摇头:“不知道。”

“家住何处?有什么亲人?”

“不知道。”

“二加五等于几?”

“七。”

“三乘以三是多少?”

“九。”

“你现在坐着的是什么?”

“床。”

“你会怎么称呼我?”

“嗯……哥哥?”

“那他呢?”

 

最后一问,喻文州指向了黄少天。

 

少年一笑,还有点甜:“妈。”

 

“噗……”

 

黄少天炸毛了,抓着喻文州就用力晃:“你还笑!还笑!!你还笑!!!想逼死我吗???喻文州你还是不是人了???”

喻文州也没特意阻止他,只是收住表情了:“我猜……这个大概可以称之为印随反应。”

黄少天停下来了,认真地盯着他:“什么是印随反应?”

 

“百科说,有些小动物会把出生睁开眼第一个看到的生物认作妈。哦!难怪他会叫你妈!他这不是失忆了嘛!可以理解为重新‘出生’。”一旁的郑轩盯着手机进行了补充。

 

喻文州点了点头,把黄少天的手拉下来:“看样子,是记忆缺失,常识倒还在,不幸中的大幸啊。”

郑轩狂点头:“对对对对……”

 

黄少天退后了一步:“你们两个是不是认为我是弱智的?你们说是失忆就是失忆啊?!他说不记得就不记得了啊!!!我不信!!!”

 

喻文州看了看他,又看了看床上不知所以然的样子的少年:“要不……报警咯。”

“不行!”黄少天一口拒绝。

喻文州歪了歪头:“送医院。”

“也不行!!!”黄少天继续拒绝。

“那就扔出去,让他自生自灭。”

“不……”黄少天差点下意识又说了不行,屋内三双眼睛都在看着他,他逐一逡巡,最后还是落在了那个据说失忆了还印随喊他妈的家伙上……

 

他还是纯挚、无辜、目光清澈,把亲近和信任毫无保留地传递了过来。

 

黄少天认输:“还是不行…………”

喻文州双手合十:“那就只能先养着了,你的孩子。”

黄少天一脸痛苦地扭头:“滚。”

 

他们在少年原先的衣物里只发现了一张银行卡,除此之外什么都没有。

面对这唯一线索,黄少天去了最近的ATM尝试了转账操作,终于发现这卡的开户人姓叶。

鉴于少年什么都不记得、不知道,总该还要有个称呼,所以黄少天就给他取了个名字,叫小叶子。

 

郑轩看着他“小叶子小叶子小叶子”地召唤来召唤去,终于忍不住开口吐槽了:“你怎么给人取了这种像小太监似的名字?你这来来回回地叫,我都快要跟着口误叫你一声娘娘了。”

“滚!”

 

郑轩被抱枕精准地击中。

哪晓得小叶子也跟着学。一声“滚”之后同样精准地击中了他第二次。

 

郑轩觉得自己地位不保了,不知道改名叫小轩子还能不能争一下宠。

 

——

“喂?”

“我。”

“我去……我差点就把电话挂了!哥你这个怎么还是固话啊?”

“固话不行吗?”

“行行行,您老说啥都行。你怎么才联系我啊?还行吧?”

“挺好的,有吃有喝有住还有人伺候,还行。”

“……你这什么描述……你现在在哪啊?”

“你知道我没事就是了,我会给你电话报平安的了,其余就别问了,我得慎防你这小子背叛我。”

“滚滚滚滚……”

“爹妈什么反应啊?”

“还能什么反应啊?老妈子吃不下饭,老爹说要抓你回来打断你的狗腿,你自个儿斟酌吧。”

“呵,得。我先挂了,再联系。”

 

才听到隐约的钥匙响声,叶修就把电话挂了,恢复成躺在沙发上打游戏的状态。

 

黄少天一进门就看到他躺得不能更平,只有手上有动作,和平时一模一样。

他歪着头,扯着衣袖擦了擦汗:“跟你说多少次了,别躺着玩游戏!对眼睛不好。”

 

叶修把眼睛从屏幕上挪出来,看到他已经往卫生间走去了:“你自己不也是这样的?”

黄少天刚结束了工作,一身臭汗,迫不及待就想先洗个澡舒服一下。他双手卷着衣摆把T恤脱掉,顺手就扔到卫生间门口摆着的收纳篮里:“还顶嘴?我能的你就不能,不准问为什么。”他扶着门框回过头来,“给我坐起来。”

叶修的眼睛不由自主地粘在他已经裸了的上半身上,默默地从沙发上坐了起来:“哦。”

 

他应声的时候,卫生间的门已经关上,里面传来的淋浴的水声。

最后印在叶修眼中的是黄少天修长匀称、薄有肌肉、屁股结实挺翘的赤裸背影,他不由自主地闭上眼,吞咽了一下,深呼吸了一口。

 

虽然前后满打满算也就五天,但是这几天已经让他基本知道黄少天是个什么人了。

 

他是个很迷的自由职业者,明明有着不错的学历,却似乎不喜规律和束缚,跟着一个叫做魏琛的学长在‘混社会’。至少他自己是这么说的。

至于具体究竟是做什么的,他还没摸得很清楚。毕竟他也没带着他去工作过,只是有时候早有时候晚,有时候满身大汗一看就是经历了高强度的体力劳动,有时候又是西装革履的。虽然看他表情,他不喜欢穿西装。

 

为人重感情,讲情义,刀子嘴豆腐心,嘴上越凶,内心越软。

 

这点,不止从他就这么收留了自己能看出来,毕竟收留自己还有可能是因为肇事而愧疚。更能看出来的是他收留了郑轩。

据说郑轩是他大学时代的室友,现在是个追梦人,整天在瞎折腾音乐。黄少天给他这么一个住处,还分文不收。

另外就还是回到“撞了”自己这件事上了,据说也是为了不连累那个叫做魏琛的人。

 

总之,这黄少天,人不错,脸他瞧着也很顺眼,这身材也不错。他这么一个刚刚跟家里出柜的gay正直青春年少,有点点冲动也不过分吧?而且他也没干什么呀?最多就是多看几眼而已啊。

 

说时迟,那时快,在他满脑子还是人家的赤裸背影的时候,那个“人家”已经洗完澡出来了。就围着一条浴巾,径直往卧室走了去。

叶修的目光不由自主地就从他还挂着水珠的发梢,到还带着湿气的肌肤,再到肌理分明的胸膛……一路黏了过去。

 

“阿轩出去了?”

 

卧室的门没关,黄少天在穿衣服。从自己所在的位置,他弯腰穿内裤的时候,他还看得到他半个屁股。

 

“嗯,说去找灵感。”见他穿完要出来,叶修赶紧坐直,往沙发里侧缩了缩身体,把脚抬了起来,整个人蜷了起来。

 

黄少天穿着棉T短裤在他旁边一屁股坐下,伸手就去拿他手中的PSV:“你这几天除了吃喝拉撒睡都在打游戏,让哥看看你有没有打出朵花来?”

 

他这一探手,整个人挨了过来,贴上了叶修的肩臂,他能清楚地嗅到他身上传来的沐浴液的味道。

这……明明大家都用同一种沐浴液,怎么觉得他身上的特别香?

 

“卧槽?!”黄少天一副不可置信地模样瞪着他眼中的“小叶子”,“你小子把我的记录全破了?!”

“啊?”

 

叶修的思绪早就跑偏了。他这会儿正和黄少天肩膀贴着肩膀,自己也没避开,还想着自己这样应该不算是吃他豆腐吧?

虽然……他们晚上还睡同一张床……应该还是不算……的吧?


 
评论(7)
热度(91)
© 马紫紫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