伤心桥下春波绿,曾是惊鸿照影来。

【全职高手同人】【叶黄同人】明月与海 上

*年龄操作,大黄(25岁)小叶(18岁),准大学生X自由职业者

*内容和题目无关

*无脑爱情喜剧

*预祝少天天生日快乐,今年成年了,可以【哔】

 

 

“喂?哥?!你现在在哪?”

 

只穿着T恤牛仔裤的少年踩着拖鞋往前,行动有些不利索。仔细看,能发现他身上有多处碰撞擦伤,牛仔裤上也有不少磨损。他单手拎着手机,转动着自己的另一条胳膊,查看手肘处的擦伤。

 

“做贼呢?这么小声。”

 

电话那头的声音恢复了:“可不就是做贼嘛。大哥你跑掉了耶,突然来这么个电话我得躲开咱爸妈啊,这不跟做贼没什么分别?哥你咋就那么能呢?你从二楼直接跳下去哦?厉害厉害,佩服佩服。”

 

“滚,少贫嘴。我不走,就不是gay了吗?还是等着让两老绑着送进精神病院?”

 

电话那头哼笑了两声,有点小鸡贼的感觉。

 

“咱爸妈还丢不起这个脸,你不是很清楚吗?我说啊,哥,你性取向这事不是故意给他们发现的吧?”

 

少年动动肩膀,也哼笑了两声:“你说呢?总之你给我在家里看着点,我先溜两个星期,给咱爸妈冷静冷静。我拿的你的卡啊,记得给哥往里面存钱。”

“欸?不,哥,你知道密码不?”电话那头说道。

少年又笑了:“知道,哥的生日嘛。”

“呸!我的生日好吧!”

“哎,行了行了,男子汉大丈夫别这么计较,你的不就是我的?得了,我电话先灭了,我回头再给你报信儿。挂了。”

 

挂了电话,少年就听到附近有动静,一阵阵人声,很快,他的手机就震动起来了。

他躲开了大路,窜进了草丛里,路过排水沟的时候,干脆利落地把手机扔了进去。

 

——

“天哥,在哪呢?”

 

黄少天把着方向盘,抬手推了推挂在耳朵上的蓝牙耳机:“接了个小活,完事儿了,正在回来的路上,走到内环。咋的了?想我啦?就跟你说别太想你哥我,整天跟个娘们似的,一会儿不见就想着给我打电话,郑轩你这样子要讨不到老婆的,别人不知道还以为你是我情儿呢。你自己要检讨一下的知不知道?我们兄弟一场嘛……”

 

“没得事,就是想问你走到哪,要不要回来撸串而已!!!我挂了!”电话那头受不住垃圾话攻击的郑轩意欲逃跑。

黄少天及时拦截:“挂吧,挂我的电话这么能耐是吧?行,你现在就从我家滚出去。”

“嘿嘿,天哥,我错了,小弟错了还不行么?撸串嘛,我请客啊。”

“哼,出息!”黄少天嗤之以鼻,声音特响,保证电话那头也听得清清楚楚,“你这么穷酸就算了,我刚完事结了钱,一两顿撸串还不用你请。AA吧。”

 

电话那头的郑轩一阵无语,那么一堆前缀他还天真地想着后面会接上“换我来请客”。

事实证明他还是太天真了。

 

他们还接了两句,敲定了去撸哪家的,话音刚落,郑轩就听到电话那头传来不寻常的声响。

 

“天哥?喂?没事吧?喂!黄少!”

 

——

叶修觉得自己意识模糊,眼睛都睁不开,浑身沉重得要命,只隐隐约约听到有人在说话,声音一会儿远一会儿近。他迷迷糊糊之间,想起自己从家里逃出来,然后……

 

然后……

 

——

郑轩是惊悚的,他看到自己的好兄弟兼房东黄少天背着个“东西”回来往沙发上一放,只见这小家伙浑身“破破烂烂”的,他脑内浮起了无数需要马赛克的联想。

他往后退了三步,贴着墙壁,声音有点发抖:“黄少,我不会陪你埋尸的。”

 

黄少天抖着手点了根烟,用力吸了三口,一下就去掉了半根。

他烟瘾不重,也很少这么急,一不小心就被呛到了,顿时咳嗽起来,倒也清醒了一点。

他一身大汗,也分不清是热汗还是冷汗,等缓了过来,才说:“我去你的,埋你个头!活的!”

 

“活的?”郑轩定睛观察了一下,发现被背回来的少年胸膛是有规律起伏的,这才松了口气,慢慢又挪过来,“那你怎么弄回来的?”

“我不知道。”黄少天眼神闪烁,又吸了一口烟。

郑轩抬头看他:“什么叫做不知道啊?”

黄少天这会儿终于一副心虚的模样:“我不知道我有没有撞到他……”

 

空气突然安静下来。

 

半晌,郑轩默默又退回去,重新贴上刚才亲密接触过的墙壁:“刚才……我电话里听到的……”

黄少天半张脸都藏在阴影里了,夹着的香烟腾升起一片迷雾:“我内环你知道吧?那里那个弯位,进入辅道那个你知道吧?就是XX别墅区附近那条辅道你知道吧?就是那个弯,他从死角,绝对是我的死角,突然窜出来,我已经急刹车了好吧?我当时也没超速,我也没喝酒,我……”

“但是你在跟我聊电话……”郑轩瞄了一眼沙发上的少年,“其实,交通意外很普通吧……你还是自首吧……”

黄少天的脸还是那般明明灭灭:“车……不是我的。”

“那谁的啊?”

“魏老大的。”

“额……”

“老破车了,就是快报废已经过不了年审的那种你懂吧?魏老大那个抠逼就留着在市内用拉拉货的那种你知道吧?今儿这活我也是跟着魏老大做的你知道吧?”

 

见黄少天声音冷静可是整个人越说越灰暗,一副快要随风风化的样子,郑轩就有点不知道说什么好了。

这种车保险也上不了……一整个就是麻烦,就继续偷偷用,平时被查扣了就扣了,可现在牵扯到交通意外嘛,还真不好说,车主登记又是魏琛的话,那车主肯定也要有麻烦……

 

魏琛和黄少天的感情那么深厚,黄少天是宁愿自己有事也不想对方有事。

 

“急刹车的那声音刺耳,我一时又慌了神……我……我下车看的时候,他就倒在车头前,车头也没见到有什么明显的碰撞痕迹……所以,我就……我就不知道有没有撞到他……但是他又这一身的……”

 

郑轩再次从墙壁挪回去,走到黄少天身边拍了拍他的肩:“要不……赌一把?这样吧,明天如果他没醒,就还是送医院吧……………………”

黄少天深沉掩面。

 

——

意识是被痛觉呼唤出来的,眼皮非常沉重,身体也同样沉重,一番挣扎之后,才终于摆脱这份沉重感。

睁开眼后,第一眼看到的是个陌生人。

靠在床边,头歪在床沿上,睡得不甚安稳的样子,眉头都皱了起来。

 

叶修看了他一会,觉得这人还长得挺好看的,干净清爽,还显嫩,乍一看倒猜不出是什么年纪的人。

他环顾了一圈,发现自己身处一个完全陌生的卧室。他稍微动了动,坐了起来,倒是发现已经换上了干净的衣服,身上那些伤口都被处理过了。这时,他才记得要想想昨晚从家里逃出去之后都发生了什么。

 

他沿着花丛摸到了小区边边上,翻墙出去……然后……好像是被撞了?

那眼前这个睡在他床边的就是肇事司机么?

昨晚迷迷糊糊之间好像好听到了点什么来着……

 

黄少天感觉到有动静,他勉力睁眼,眼皮抖了几下才撑了开来。不良的睡姿还让他浑身酸痛。

揉着脖子回头就看到床上的人已经醒过来了,他顿时整个完全清醒过来了,手脚并用,身子一转,姿势诡异地趴在床边:“你……你醒过来了?”

 

只见那少年轻轻转过头来,被从窗帘缝隙透进来的晨曦洒了一身,微尘在他周身浮动,刘海松软地服帖着,双眸微光流转,清澈无匹。

黄少天只觉目光和他对上的一瞬,心跳乱了半个拍子。

 

少年嘴唇轻动,吐出了音节……

黄少天发出惊天尖叫。

 

郑轩是用滚的形式从自己房间冲过来的,衣衫不整不说,后面还托着一条毛巾被:“什么什么?发生什么了?”

 

他说完才看到房内的情景。

床上的受害少年一脸纯挚无辜,而“肇事司机”黄少天整个人缩在墙角里恨不得自己也能左右折成90度的样子,还满脸惊恐。

 

郑轩这就有点瞧不懂了。人醒过来了不是好事吗?接下来使劲忽悠私了和解不就完事了么?这不是他黄少天的拿手好戏嘛?

他走了过去,很是和蔼可亲:“小哥,早啊,叫什么名字啊?”

 

少年看都没看他,只是摇头,目光直直地盯着墙角的黄少天。

 

郑轩看看他,又扭头看看正在拼命朝他摇头的黄少天,简直满脑袋问号。他又跟少年说:“摇头是不知道还是……”

他话还没说话,就听到那少年张口叫了一声。

 

“妈。”

 

郑轩一愣,循着他的目光看去,见到墙角里几乎要窒息的黄少天。

 

“你……叫他?”郑轩伸出手指指向一副逃避现实似的摇脑袋的黄少天,不太确定地问道。

少年点了点头,复又叫了一声:“妈。”

 

好了,郑轩现在知道,刚才黄少天为什么要厉声尖叫了。

他跟自己说冷静,要冷静,走过去扶住了极度不冷静的黄少天的肩膀:“黄少你别急!冷静点!别担心!”

黄少天挪开了手,一张嘴,声音却没出来,半晌只在那疯狂倒抽气。

 

难得见黄少天吓到失语,如果情况允许,郑轩还挺想笑的。

 

“黄少,我们可以使用锦囊!打电话求助亲友!!!!”

 

黄少天呼出了老长一口气:“求助谁?”

“我们心最脏,啊,呸,不是啊,是最机智的!喻文州!”


 
评论(7)
热度(94)
© 马紫紫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