伤心桥下春波绿,曾是惊鸿照影来。

【全职高手同人】【叶ALL】绝世闲人 11

*古风玄幻,穿越,金手指和后宫

*来听苏沐秋说故事啦~~~~~



11

 

白茫茫、空荡荡的环境里一片沉默,只有两个身影在空中飘摇。

 

良久,苏沐秋一脸羞涩地捧脸撇开了头:“你别这么看我,我会害羞的。”

叶修嘴角一抽:“你还能不能好好解说解说了?”

苏沐秋一脸无辜地眨了眨眼:“就是说来话长……”

“那你长话短说。”

“我又不知从何说起喔……”

 

叶修在半空中盘腿一坐,抚额一笑:“苏沐秋,我真的想打你。”

“不要啦。”苏沐秋也学他在空中盘腿一坐,“不然就你问我答,说不定思路上来了,我就能顺溜地说下去了。”

 

叶修再次环顾一圈:“这里究竟是什么地方?别又跟我说是小黑屋。”

苏沐秋也跟着他看了一圈:“性质类似的地方,我只是用你比较好理解的说法。这里其实是我营造的空间。”见他那震惊的模样,他笑了:“我刚不是说了么?我是GM啊。”

 

叶修眉头一皱,虽然他自己已经有了穿越的经历,而这个世界也有很多玄乎的设定,但苏沐秋这种越发超脱理解的说辞还是让他下意识皱眉。

 

“我不是坠崖了么?你不是留在村里?怎么又突然出现?是你救了我?”

 

苏沐秋伸手一指,指向了他离去之时,他送给他的那条手绳:“从你跟着蓝河上路那一刻,我就在这里,一直跟在你身边。只是没想到,这么快就到了这种生死一刻的时候。”

顺着他的指向,叶修低头看向左腕上的手绳,还是黑乎乎的一条:“你说你一直在?那我……吃喝拉撒睡……还有……”

“咳咳,你放心啦。平时没事我不会偷窥你的啦。譬如你和黄少天睡觉的时候,我绝对不会乱看的。”

“你够了,别说的我跟少天有一腿似的,我俩清清白白好吧。”

“以后的事谁知道啊~”

 

叶修没再跟他贫下去,抬起左手垂眸看那手绳:“虽然来到这个世界后,是有很多神奇的设定,但是你这种显然已经是超脱古幻,去到玄幻的题材了吧。”

“哈哈哈哈哈……”苏沐秋被他的说法逗得爽朗大笑,“差不多了吧?不过更正一下你的说法啊,你不是‘来到’,而是‘回来’。”

 

叶修在反应过来二者有什么不一样之后脸上自然展露了疑惑、震惊、不敢或信又潜意识地察觉到这是事实……这复杂的神色让苏沐秋尽收眼底。

 

“你就不觉得自己对于穿越的事实接受得特别平稳,还过得有滋有味。明明在法制和平时代当了快三十年的人,一朝到了要动手杀人,却是毫无心理障碍?明明很清楚地给自己划分了这边世界和那边世界,可面对‘熟人’却还是带着‘曾有’交情去对待?”看着叶修的脸,苏沐秋眸中带笑,“那是因为你回来之后,灵魂开始苏醒。”他目光示意着却邪,抬手在唇上轻点,“我给你喂回去的元丹,还有却邪,原本就是你自己的东西。”

 

这次,他不等叶修反应,径自伸展了一下手脚,在空中从盘坐改为站立:“好了,找到思路了,这次真的可以长话短说了。”

 

“这就要从一颗小白菜的故事说起了。”

 

——

话说,叶家追随高祖皇帝建功立国,开国后论功行赏,得封嘉王。原英一门显赫,风光无限之际,叶家却低调了起来,不争不抢的姿态,倒也让其过得相安无事。

及至二世登位,嘉王也历经两代,正迎来第三代的降世。

 

嘉王妃临盆的时候,满天祥云彩霞,紫气东来,满室异香。

这么明显的天降祥瑞之象让嘉王欣喜若狂,终是迎来一对双生子。

 

正是阖家欢欣的时候,却因正逢其时上门拜访的一人,就此改变了这对双生子的命运。

那人正是神秘莫测的璇玑一门的掌门人,那一代的璇玑子。

 

据悉,璇玑一门通晓观天术数,神机妙算,隐遁于朝,每逢乱世就会有门人现世,辅助帝星扫平动乱,重安天下。

 

嘉王识得上门的璇玑子,盖因曾听父亲言及,自己少时也有幸见过一面。当即迎为上宾,扫榻相迎。

璇玑子却让他免于礼数,只因自己是应天而来,言毕即走,不便久留。

 

璇玑子告诉嘉王,他这对双生子是帝凶相依,福祸双生,同时入宅,世稀所见。

因此,他不得不上门亲证。

 

——

听到这里,叶修只觉得剧情无比狗血,仿似某站风格的一贯开头,旋即又想到和张新杰的对话,突然灵光一闪,有点囧了。

他指了指自己,问苏沐秋:“那个‘凶’不会就是我吧?”

 

苏沐秋嫣然一笑:“是啊,就是你啊。”

 

叶修无言以对,槽多无口,只能朝他比了个“继续”的手势。

 

——

璇玑子曰,双生之兄即为大凶,空劫二星共托,还飞廉入命,其命格之凶煞不曾见也。

嘉王大惊,慌求解救之法。

 

璇玑子说道,其子若孤生,本身存在即祸根,不仅命克至亲手足,还伤及挚爱好友,所到之处必会祸事连连。所幸如今与帝星相生相伴,能借帝星紫气镇压,但却需做到瞒天。

所谓瞒天,就是将凶煞的存在抹杀。不予其名,不闻其声,不见其人,既存而不在,天所不知。

 

嘉王为保一家安康,听从璇玑子之言,遵从而行。

璇玑子走前,仰天叹息,跟嘉王交代,若他日天下异动,待儿子而立之时,他会再次登门造访。

 

从此,这个刚呱呱坠地的嘉王长子,不复存在。

他的存在,成了嘉王府最大的秘辛。

甚至,连名字都没有,就这么被囚在地下,暗无天日。而他的双生弟弟则成为嘉王唯一世子,荣耀加身。

 

及至他五岁那年,机缘巧合之下,逃出牢笼,离开了嘉王府,从此怀揣着莫大怨恨浪迹天涯。

 

——

“之后就很老土啦,这个嘉王长子,就是你嘛,当然是从深渊逆袭,各种因缘际会,开挂到了极致,打了璇玑子的脸,在乱世里扶摇直上,最终PK掉你的帝星弟弟,荣登大宝。可喜可贺啊。”苏沐秋说着说着就在半空里翘起了二郎腿,“不过呢,璇玑子也有没批错的地方。身在大宝之位,为了平复苍夷大地,你做的很多抉择,都牺牲了身边的人。正所谓,世间安得两全法,最终高处不胜寒啊。这就是你的一周目的结局哦!”

 

叶修真的没办法把他说的当成是什么,自己的上一辈子经历,还一周目呢……后面还加速了一万倍左右,随便就概述过去了。

他盘腿托腮,一脸冷漠:“哦,然后呢?那个‘我’又做了什么?”

 

“呵!那就厉害了。”苏沐秋煞有其事地摸着下巴,“叶皇根本不接受这个结局啦!”

叶修继续冷漠:“是他自己选的,不接受又能怎样?”

苏沐秋下颔微收,神情一敛,眸光深重:“推翻重来,逆天改命啊。”

 

在叶修一撇嘴,不置可否的目光里,苏沐秋端正身姿,身形后退,双手合十于胸前:“那个男人,在最后一位契阔,自己的皇后病逝后,余生倾国之力,只寻一物,最终还是被他找到了。”

 

叶修见他双手缓缓拉开,一阵柔和白光之下,苏沐秋整个人都宝相庄严起来,只见一面古镜慢慢出现在他胸前。

 

“那就是我,昆仑镜。”


 
评论(5)
热度(59)
© 马紫紫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