伤心桥下春波绿,曾是惊鸿照影来。

【霹雳同人】【日月】别说我看不见·日月篇

*修仙捞到这么一份存档,看了下,深深觉得现在的自己好污

*看啊,曾几何时我也能写这么清如水明如镜的同人

*因此,我决定在lo放一份纪念一下,好督促自己不要那么污


——

在一天与另一天交替那一刻,零点准时,谈无欲最喜欢就是端着热腾腾的黑咖啡写网络日志。

这个习惯已经维持了好多年,他从来不变。

有时候兴致来了的时候,一口气敲上好几千字,就算那天实在没什么想说,他还是会敲上几行。

因此,一个人独居的谈无欲,他家中最常听见的声音,便是“啪啦啪啦”的键盘敲击声。

 

【有时候,我会怀疑。那些个满天的神佛们当初制造人类的初衷并非是丰富这个世界,而是压根为了毁灭这个世界。然后自己出来指着儿女般存在的人类,痛心疾首自己有多么的失望。结果不外乎就是像是沙滩上玩堆城堡的小孩,很欢快地说要灭世清洗,重头再来。

或许这么说真的很亵渎神灵,可是,我还有什么行为是不亵渎神灵的呢?

虽然我很多行为貌似是个很忠实的神灵主义者,但是我只相信自己的眼睛,因为我看得见他们,所以,我帮助他们。】

 

谈无欲推了推鼻梁上的眼镜,端起手边的黑咖啡啜了一看,忍不住发出舒服的叹息。

那种苦涩的甘香,他从来觉得特享受。

窗外,是一片风雨。

谈无欲盯着那些打到窗上才让他看得见的雨水,抬手摘下了眼镜,然后关机,上床。

 

床头柜上,摆放着一幅照片。

照片中其中一人是谈无欲,另一个少女,看上去和谈无欲有点相似,二人都没什么表情,好像很疏离,但是二人的肩膀又是挨得那么的近。

 

谈无欲是个自由作者,截稿之前的时间他都很悠哉。

其实这些天来,他知道,那些别人看不见的兄弟姐妹又找上他了。

他不知道自己这样算不算天赋异品,反正自从他有记忆以来,就总是看到很多别人看不见的,不可思议的东西。

也随着年龄的增长,接触的多了,明白了,了解了,他反而和那些只有他能看见的兄弟姐妹相处得很融洽。

人呢,也只会对自己不了解的未知产生恐惧,当一切那么清晰了,还有什么好怕?

 

走到一个无人的街角,谈无欲停下了脚步,两手提着装的满满的购物袋,他没有回头。

明明以前,他们都是不甚客气,生怕他没发现,为什么这一次显得如此羞涩?

 

“出来吧,有什么是需要我帮忙的么?”

感觉不到背后的动静,谈无欲转过身来:“你再不出来,我就不帮你的忙啦。”

 

语毕,肩膀给拍了一下。

 

谈无欲陡然吓了一跳,不禁叹气,他们怎么就总是这么坚持自己是飘来飘去的东西的格调呢?

一回头,是一张,觉得很熟悉,似乎想忘又忘不了的清秀脸庞。

白色的衣裙,眉头微皱,局促地看着他。

 

谈无欲的喉结滚动了一下。

他记得的,他记得这张脸,所以,现在他的心,很难说出是什么感受。

她似乎也明白他的心思,或者根本,她面对他,也是浑身不自在。

但是,她已经没有别的方法了,所以,她还是开口了。

 

“对不起,我知道我没有面目来请求你的帮忙,但是,我已经没有别的办法了。笑眉临走的时候告诉我,要是我走投无路了,你可以帮我。”

 

骤然从她口中听到妹妹的名字,谈无欲的嘴唇微微动了动,再看面前的她一副可怜小绵羊的模样……

 

其实,是不是有些事情,并没有随着时间的流逝而得到解决呢?

 

谈无欲不禁微微垂下眼帘:“既然是笑眉告诉你的,也就是说笑眉已经原谅你了。”说着,他朝她笑了,笑得眼睛有点微微的弯起来,像是一轮新月,“所以,你也不用这么样子和我说话,你不自在,也会让我不自在的。不如,你先跟我回家,然后告诉我,我可以怎么帮你吧?”

 

回到家,谈无欲习惯性地替她倒了一杯水。

虽然那杯水对她来说根本就是多余的,可是她还是朝他笑了笑:“你是个好哥哥。”

谈无欲端着黑咖啡在她对面坐下,闻言,愣了一愣,随即摇了摇头:“那是你错觉。”

她用力摇了摇头:“不是的,其实笑眉除了告诉我没有办法的时候可以来找你之外,她还让我转达,她知道你是个好哥哥,你一直是个好哥哥,但是她却在死了之后才知道。”

 

谈无欲愣是睁大了一双眼睛,呆呆地看着对面有点飘渺的她,终于在将她的话消化之后,忍不住放下了咖啡,一手捂紧自己的嘴巴,微微低头。

她只看见他那长长的刘海在他的脸上营造了一片阴影。

 

她知道她现在是没有心跳的,可是她的心还是颤抖了。

她还记得当初笑眉这样笑着和她说的时候,她也想起了自己的哥哥,无数次徘徊在自己相依为命的哥哥的身边,但是却看得自己很心疼很心疼。

她其实也知道,不止笑眉有个好哥哥,她自己也是。

偏偏,她们两个都是在死了之后,才发现到。

 

只听谈无欲抽了抽鼻子,叹了一口气,然后重新抬起头:“对不起。那个傻丫头……”

 

说着,又是一阵无语的深呼吸。

她也不打扰他,只是静静地等待。

 

谈无欲终于重新端起那杯黑咖啡,他轻轻抿了一口:“我记得,你是叫做素柔云是吧?可以开始了。”

素柔云点了点头,然后垂下眼帘:“我希望能借你的躯体一用。我无法投胎,因为我还有心愿,而人间也有对我的执念。我哥哥因为到现在也不接受我死亡的事实,所以我没有办法报梦给他,而且,对他现在这样的生活,我也放不下心。所以,我希望你能将你的躯体借给我,让我可以出现在他面前,好好和他说,让他清醒过来。”

 

谈无欲听得心头一阵一阵的收缩,这样子的经历,怎么听起来那么的熟悉呢……

他双手捧着那杯黑咖啡,下意识地转动起杯子,看着杯内的黑色液体一点一点地晃荡起来:“你哥哥,是那个医生么……”

素柔云慢慢地吐出一个字:“是。”

 

带了点,哽咽的苦楚。

 

——

素还真以为眼前的景象不是真的。

只是,不论他揉了几次眼睛,不论他是否一个科学论者,此刻他都非常高兴,非常非常的高兴。

只因眼前出现的人,是自己那死去六年的妹妹。

心中的狂喜,全部转化为深切的拥抱。紧紧地抱着失而复得的妹妹,怀中温暖的身躯,似乎驱散了记忆中让他难以入睡的冰冷。即使,鼻息间,呼吸到的,并非是熟悉的香气,但是素还真依然激动得难以自控。

 

“柔云……柔云……柔云,哥知道你一定会回来的。”

 

从一开始,素柔云的出现,到素还真紧紧将她抱住。她都没有作出任何的反应。

 

正当素还真的激越开始平复的时候,他疑惑地松开手,看着眼前的妹妹:“柔云?”

 

然而,素柔云的回答,是将他推开。

素还真愣住了。

 

“哥,你没发现我身高不对,气息也不对的么?我已经死了,这是别人借给我的躯体。”

 

素柔云的一言一语,都让素还真眯着眼睛否决了。

 

“我知道你死了,可是你现在还是出现在我面前,这就够了。”

 

素柔云的双眼慢慢地红了,再开口,声音都是一颤一颤的:“为什么你还要骗自己。为什么你口口声声说我已经死了,但是你心里根本不承认!六年了,因为你的心推拒我的死亡,我连进入你的梦中都不可以!哥……不要再骗自己了,你过了六年浑浑噩噩的生活,根本不是我记忆中意气风发的哥哥了。我不想你这样,我不想你这样!”

素还真不解地皱眉:“我没有骗我自己,我知道你死了,你说得我都……我没有过的浑浑噩噩啊,我还是每天都那么样子过,柔云,你究竟是怎么了?”

素柔云的泪,一颗一颗地掉下来:“不是我怎么了,是你怎么了。”

素还真不禁放大了声音:“我很好啊。”

“你一点都不好!”

 

随着素柔云一声激动的大吼,下一刻,他就倒下了。

素还真一惊,伸手就抱住自己倒下的妹妹。但是他完全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他看着自己怀中的妹妹,在眨眼之间变成了一个一身黑衣的男人。

 

一个有着斜飞的柳眉凤目的男人。

而这张脸,他有记忆,而且那段记忆,是一辈子也无法磨灭的。

 

素还真又一次愣住了。

为什么自己的妹妹会变成那个女人的哥哥?

 

他记得,这个男人,是叫做谈无欲吧……

然而不及细想,素还真已经将人背起,回家去了。

不管怎样,相信柔云一定会再出现。

 

谈无欲睁开眼睛看到的,是一个陌生的环境,而身边,一个人也没有。

究竟,他自己昏睡了多久?

 

唉……想不到竟然支撑不了足够的时间给素柔云。

 

才想起身看看现在究竟是何年何月何日,不意,才坐起身,眼泪便扑簌扑簌地掉下来,生生弄呆谈无欲自己。有点不能致信地摸了摸脸颊,才确信那些往下掉的咸涩的液体是自己流出的。

谈无欲正想叹气,却不料心中一股深沉的疼痛翻涌起来。他终于忍不住了。

 

“拜托,素大小姐,我知道你非常伤心知道你非常心疼,但是你可不可以暂停一下,我又没说不继续帮你,你现在暂时不要哭,让我看看环境行不?”

 

感觉到自己鼻头抽了一下,泪水就打住了。谈无欲暗地里叹了一口气。

 

离开床铺的时候,才发现自己的身体对这层房子非常熟悉。正确点来说,是还在自己身体里面潜伏的素柔云带来的熟悉。

看了一下日历,才发现自己已经睡了一整天了。

素还真不在,现在,是在上班吧。

 

“那就只能等了。”

 

房子里面无人,但是谈无欲清晰地听到了“嗯”一声。

要等,也要先填饱肚子吧……他快要变成和素柔云一个状态了呢,再不吃点什么的话……

 

吃完东西后,谈无欲摊在客厅的沙发上。头好晕,真的好晕。

这种事情果然不能多做,不然迟早折寿,说不定现在已经折了几年了。

素柔云不说话,很安静,谈无欲的思维就很自觉地发散性开去了。

兜兜转转的思路,竟然回到那个记忆中清晰而又模糊的男人身上。

谈无欲想起了记忆中那个白大褂的医生形象,而那一天,那件医生袍沾满了他妹妹的鲜血而变得很可怖。

 

“你,不如说点,和你大哥之间的事情?”

 

有半刻的寂静,然后谈无欲还是听到了那把温柔的声音。

 

“我们的爸妈在我们很小的时候,在一次意外中丧生,那年,大哥才十二岁,我才六岁。后来,靠着父母的遗产还有一些好心的亲友接济,加上大哥高中就半工半读,日子也算能过去。后来大哥当上医生之后,日子就好过很多了。只是,大哥一心想让我过的更好,拼命地工作,和我在一起的时间就变得很少很少了……嗯,不是我自夸哦,我家大哥真的是个很优秀的人呢……”

 

谈无欲静静地听着素柔云天南地北地说起他们兄妹之间的往事,眼皮又开始变得沉重。

这么温柔的声音,为什么会成为自己妹妹的婚姻的第三者?

这样子的故事,为什么好像在说自己和笑眉呢?

 

眼睛,还是合上了。

 

素还真下班回到家的时候,却静止不动了。

 

站在自己的家门前发呆,似乎也算是个不错的经历。

 

今天,他一整天都在恍惚,让书前辈都忍不住过来跟他说,让他明天休息。

书前辈说,放你三天假,好好休息,好好去祭拜一下你妹妹。

他这才想起了,过两天,就是柔云的忌日了。

但是昨天,柔云才在自己面前出现,柔云还和自己说了好多好多的话……

 

素还真觉得自己的脑袋现在很混乱。

为什么说我骗自己?为什么说我是在浑浑噩噩过日子……柔云,是你怎了,还是我怎么了?

可是,门终究是要开的。

 

入眼的,不是他想见到的妹妹,而是那个男人。

那个,在那一天和自己狠狠打了一架的男人。他记得那个女人叫做谈笑眉,他记得谈笑眉的死,其实他………………

 

素还真不自觉放轻了脚步,在谈无欲面前停下。

看着那微微张开的嘴,规律起伏的胸膛,还有那长长的睫毛。他的喉结滚动了一下。

手,不自觉地抚上了他的脸颊。

 

他知道自己期盼的是谁,因为他开口呼唤的是:“柔云……”

 

那双漂亮的凤目倏然睁开。

素还真吃了一惊,随即被那凌厉的目光吸引了。

谈无欲看着眼前的素还真,却感觉不到体内的素柔云有什么举动,不禁冷笑起来,这对麻烦的兄妹。

看他的冷笑,素还真的眼睛眯了起来,那本来抚着对方的脸颊的手滑到颈项处,手腕微微转动,就掐住对方的脖子了:“柔云呢?”

谈无欲淡淡地看着他,也不挣开他的手:“对待妹妹之外的人就那么粗暴么?可是听柔云说的,你也没对她温柔到哪里去。”

 

素还真的瞳孔在一瞬之间缩放,反手揪起谈无欲的衣襟便将人扔了出去。

谈无欲根本就不反抗,而扔出去的那一刻也来不及作出防御了。生生撞上墙壁之后滑下,痛得他闷哼了一声。还来不及回神,人便被那个扔自己出去的男人压制住了。

 

素还真骑在谈无欲身上,手还是掐着他的脖子:“为什么柔云会找你,为什么柔云不是来找我?柔云和你说了什么?你和柔云是什么关系?”

谈无欲沉默了一阵,等待体内素柔云的反应,却一无所获。

 

这样子的沉默,惹怒了素还真。脖子上,明显加重的力气,让谈无欲开始有点呼吸不畅。

斜眼瞄到外面的夕阳,谈无欲隐隐觉得不太妙,但是事情还是该做。

 

谈无欲看着身上的素还真,微微冷笑:“怎么?害死我妹妹之后,你还要掐死来帮助你妹妹的我么?”

 

一句话,唤醒了素还真不愿意回想的记忆。

 

脖子上的力度放松了,谈无欲二话不说就挣脱开来。

抚着自己的脖子,谈无欲推断,以自己目前的体力,要是素还真真的发疯再来掐一次,那到时候还真的要等素柔云搭救了。

 

素还真陷入了那曾经惨痛的一天内。

 

听闻是伦理惨剧,送来的患者,是一名年轻的女人,但是她已经浑身是血,身上多处刀伤。

那天负责值班的急诊医生,是他。

 

正在他为她急救的时候,下一个送进来的伤者却是他的妹妹。手下禁不住停顿了,放大的瞳孔是无法接受那个浴血的妹妹。

然而只是一瞬间的分神,他手中的这一条生命却流逝了。

 

之后,耳边是不停叫唤的“素医生”的声音……后来书前辈来到,将他推出去,并即场宣布要他放长假。

再之后,就是看到那个红了眼的,有着斜飞的柳眉凤目的男人……

 

忽然间,他回过神来,想再回到急诊室拯救自己的妹妹,但是却只看到自己的妹妹被推进手术室,他被隔绝在外面。

他还完全没办法反应过来,就被一拳打出反应来了。

那个男人红着双眼却就是不掉泪,很多人拉住他,但是他听到了……

“那个女人原来是你的妹妹!你的妹妹破坏我妹妹的婚姻!你就夺走我妹妹的性命!我们谈家的是欠你素家的么!”

 

他很激动很激动,而这句话,却像个封印一般,将他的记忆封存了。

 

素还真愣着坐在自家地板上:“我……我不是故意的……我也不知道原来柔云她……”

谈无欲看着那不甚对劲的素还真。他清楚知道,这么多年来,这个男人根本没有放下,就和三年前的自己一样。

他来到素还真面前,伸手揪起他一边的衣襟:“素还真吗?你知道不?你很可怜……”

 

“你……”谈无欲正待说下去,却料不到素柔云会在此刻夺去控制权。

 

所以,当素还真再次正眼谈无欲的时候,他看到的,是素柔云。

他的嘴唇在颤抖:“柔云………………”

 

素柔云轻轻一笑,很温柔:“大哥,我从来没怪过你,笑眉也没有,谈大哥也没有的,所以,你不要困住自己了,好不好?”

素还真愣愣地听自己的妹妹说着,却是无意识地摇着头。

素柔云也不说话,只是将素还真扶起。

 

那一晚,就像很多年前他们两兄妹过的日子。

素柔云做饭,素还真在一边帮忙。然后一起吃饭,素还真洗碗。

再然后一起看电视,聊聊近况,随后各自回房,准备洗澡睡觉。

 

当素柔云将控制权还给谈无欲的时候,谈无欲觉得自己快要虚脱了。

 

深深浅浅地调息呼吸,谈无欲这么说:“你帮他骗自己,有什么好处?”

柔柔浅浅的声音传来了:“我不想看他伤心,而且太强硬的话,我怕大哥他……”

“你对自己的哥哥就这么没信心?对他那种情况,心软只会害死他。”

 

素柔云不作声了。

 

谈无欲的眼神,看着窗外的月亮:“明天晚上十二点到了,你就成了不能投胎的孤魂野鬼了。你觉得,这是你和素还真都希望的结局么?”

 

沉默着,谈无欲再一次陷入沉睡。

 

隔天醒来的时候,依旧是素柔云。

看着眼前为自己准备早餐的妹妹,其实素还真不是不知道,这是一个肥皂泡。

但是只要自己不去戳破,那它是不是可以一直飘下去?素还真觉得自己不知道。

 

吃过早餐,素还真朝素柔云笑了笑:“今天我休假,柔云,我们去游乐园好不好?”

素柔云咬了咬下唇,点了点头,笑得很灿烂。

 

这是,他们两兄妹很久很久之前的约定,直到现在才能实践。

 

被迫躲在一边乘凉的谈无欲心中暗道:白痴兄妹……是不是相依为命型的兄妹都这么白痴?还真是不白痴过不知道呢。

 

那是很愉快的一天吧,他们吃过晚饭才回家。

聊了一会儿,也很晚了。

 

十一点。

素柔云的眼神变得黯淡。

谈无欲咬了咬牙,抓紧了这一瞬间。

 

素还真第二次看着面前的妹妹变成谈无欲,已经不惊讶了。

见谈无欲眯着眼睛的样子,似乎有什么困扰着他。

素还真静静地看着谈无欲低吼“别吵”之后,倏然出手揍了自己一拳。

 

和当初一样用力。

这一次,是轮到他谈无欲骑在他素还真身上了。

 

谈无欲毫不客气地揪起他的衣襟,手起拳落,将另一边也揍上取个平衡。

 

谈无欲眯着眼睛俯视他:“素还真,你是天底下最可怜的人知不知道?一直活在自己的自责中,你觉得很有趣?生前疏忽了对妹妹的关怀,只求给她一个优渥的环境,到她死的时候都不知道原来她都爱上一个有妇之夫,你是不是觉得自己这样的兄长很失败?而这失败,更是直接害了另一个人的性命,不,是另外两个人的性命!笑眉重伤到你手上,因为你一个分神,她的心跳就停止了。笑眉还是受害者,是让你妹妹素柔云介入了婚姻的受害者,偏偏你救不了她,你是不是更加的自责?”

 

素还真的眼神开始闪烁。

 

谈无欲忽然之间音调低了下来:“我全部说对很厉害吧,因为曾经,我也是这样活着。你知道吗?我从小就能看到那些飘来飘去的兄弟姐妹,笑眉死后不久,我就看到她在我身边出现了。你说,那时候我能接受其实妹妹已经死了的事实么?我没有亲人了,父母早亡,我只有一个妹妹。”

 

素还真不语,却抬起眼睛,直视他了。

 

谈无欲的声音开始变得飘渺:“活在自己的世界里面,却是差点再一次害了我唯一的亲人。我的执念,我编织的美梦,让笑眉没办法投胎。当我那些看不见的好朋友告诉我这个事实的时候,我才知道,那什么在笑眉死后,我们两兄妹可以重新开始的想法,全部都是一个笑话。素还真,要是你现在还放不开的话,素柔云就只能成为孤魂野鬼,流离浪荡了。这样子,你都还不愿意醒来么?”说着,他忽然发出一声自嘲的笑,“也是那之后,我才知道,生前死后都只活在自己的想法里面的我,是那么差劲的一个哥哥……”

 

不知不觉,谈无欲已经松开手了。

谈无欲坐在地板上,看着那个坐起来的素还真,低垂着眼帘,低低地说着:“我知道……”

 

一句“我知道”之后,一道白光乍现,素柔云已经离开谈无欲的身体,出现在二人面前。

 

素还真禁不住惊呼:“柔云,我看到你了。”

素柔云也是忍不住惊诧,她本来以为要当定游魂野鬼的……转而,双眼又红了:“哥……”

 

月光洒了进来,慢慢地将素柔云牵引而去了。

 

素柔云不断回头看着素还真,眉头皱了,松开,松开,又皱了。

 

谈无欲彻底没有力气了,只是勉强支撑住:“那时候,笑眉也是这么样子走的……”

 

说罢,眼前一黑,似乎落入一个温暖的怀抱。

还有听到一句——“我大哥就拜托你了,谢谢你,谈大哥……”

 

这是什么跟什么……………………

 

隔天,还是那一张床上醒来。

谈无欲这一次一睁眼,看到的是一个笑得很柔和的素还真,身上有着清爽的气息。

 

素还真见他醒过来,递了一杯热牛奶给他:“还好吗?”

谈无欲皱了皱眉:“有黑咖啡么?”

素还真挑了挑眉:“那种不利养生的东西怎么会出现在我家。”

谈无欲斜了他一眼,喃喃低语:“好像还是昨晚那个比较讨喜一点……”

“啊?你有说什么么?”

谈无欲看向素还真,微微一笑:“没,什么也没。”

 

素还真深深地看了他一眼:“今天,也是你妹妹的忌日吧……”

谈无欲不语,等着素还真下面的话。

 

“我可以去,拜祭她么……”

 

谈无欲眼睛眨了眨,然后缓缓地垂下眼帘,笑了:“她会很高兴的吧,又或者,嗯……会笑你。”

看着说起妹妹整个人都柔和了的谈无欲,那双有点弯弯的凤目,素还真的心中和外面的天气一样,一片明媚。

 

将花束献上,素还真和谈无欲默默并肩站着。

 

素还真抬头看着那湛蓝湛蓝的天空:“其实,你说我可怜的时候,我就开始有点醒悟了……一直以来,那一天接踵而来的打击,对我来说都太过沉重,结果让我禁不住将之模糊化。我在医院当医生,生生死死看过很多次。终归,那也是事不关己的冷静。当死亡逼近在自己身边的时候,我才发现原来我从来没有长大过。十二岁那年面对父母的离去,仿佛也只是因为那时候还不懂得悲伤。”

谈无欲看着墓碑上笑得很灿烂的谈笑眉:“不,那是因为你内心知道,你还有素柔云,你必须坚强起来。然而,捧在手心的妹妹,自己明明是想呵护的,却害了她一生……”

 

素还真的眼眶湿了,他低下头:“我的确是个可怜人。”

谈无欲看了他一眼,便收回视线,默默转过身子,俯视层层阶梯下的景致:“可怜也好,可悲也罢,现在不是就够了吗。柔云说,你是个好哥哥,是个最优秀的人,她一直以你为傲。”说着,回眸朝素还真笑了笑,“你就别让她失望了。”

 

谈无欲率先迈步:“走吧,现在到我陪你去看看柔云了。”

 

有些事情,就算放下了,也是心底永不可代替的回忆。

虽然伤痕还在,可是却不会痛了。看着那伤疤,偶尔,还能低低笑出。

 

谈无欲一步一步往前走着。

那时候,他的好友公孙月说他变了,变得更加的豁达,更加能放开胸怀。

可是她不知道,那是他唯一的妹妹送给他这个不称职的哥哥的礼物。

 

“谈无欲,谢谢你。”

“不客气。”

“我们,当个朋友吧。”

“这个嘛……难道现在不算么?”

                                              完


 
评论
热度(25)
© 马紫紫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