伤心桥下春波绿,曾是惊鸿照影来。

【全职高手同人】【叶黄(♀)】一轮之花 03

*依旧单方性转,原作背景+些许玄幻元素

*年龄操作:大黄小叶,年龄差七岁

*接下来,来个回忆杀吧【。


03

 

即便是处理完和陶轩的会面,黄少天随后也没有马上再造访兴欣网吧。

而成功应聘了夜班网管的叶修也没和任何人提过那一晚上和黄少天的重逢,若无其事地畅游在他的荣耀里。

 

其实冷静下来之后就有点不知如何是好的也包括作为年上这一方的黄少天。

 

她穿着家居服半躺在沙发上,枕着靠枕抽着烟。

掰着手指去数的话,他们真的有快六年没见了,尽管他曾经生活的她这里的地址从没变过,身处同一个城市,自己一有空就去现场追嘉世的比赛……他们都的确是有快六年的时间没见了。

 

烟雾缭绕之间,她盯着天花板,觉得睁眼闭眼之间,仿佛在迷蒙之间回到了十年前……

她有些狼狈地坐起身,捧着烟灰快掉落的香烟凑到茶几上的烟灰盅上弹掉。

 

这一瞬,她脑海里闪过了曾经很熟悉的对话,彼时他还没长成,声线甚至都没完全蜕变完成……

她忍不住回眸看向摆放电脑的地方,依稀似乎看得到那个十五岁的少年穿着T恤短裤戴着耳机专注着显示器和操作,察觉了自己的目光,就错开视线看了过来。

 

“嗯?”

 

一个单音都仿佛能听到那浓厚的京腔……

 

黄少天倒抽了一口气,用力地抽了一口烟,把尽可能多的尼古丁摄入肺叶,在烟灰盅里摁掉烟蒂用力地倒回沙发里。

她又用力呼出一口气,用力闭上双眼,把午夜突如其来的酸涩封了回去。

 

小叶子……

 

——

苏沐橙告诉了她,叶修在兴欣网吧当了夜班网管,并且在荣耀第十区重新当起一名网游玩家了。

黄少天回忆起那天晚上见到的账号角色还有银武千机伞,就忍不住想起了自己已经卖给了蓝雨的账号卡“夜雨声烦”。

当初蓝雨都还没正式成型,提出收购“夜雨声烦”还是因为看中了银武冰雨。

 

千机伞、冰雨、却邪……

想起那个英年早逝的少年,黄少天有些不由自主地把手放在了心脏的位置。

 

在第十区建了一个还是男号的剑客的时候,黄少天都有点不知道自己在想什么。

目光扫过ID的“流木”二字后就更添一丝莫名得难以解释的怅然了。

 

分开的这些年,她在这个游戏也不过是断断续续地玩着,资讯、变更、选手信息虽然可以称得上跟得很贴,可玩的时间还真不能同日而语。

如今自己一个人,操纵着一个全新的角色,在新服里独自练着级,看着满世界在讨论君莫笑……这种感觉真的很奇妙了。

 

手感,手感,还是手感。

她非常清楚,如果他想要重头再来,那他选择的肯定是挑战赛这一条道路。

虽然自己一把年纪了,但是还是希望在草台班子这个阶段,能帮得上多少就帮多少。

 

——

埋骨之地。

 

苏沐橙有给她私下里说过这个记录的争夺的前因后果。

其实,她自己混在第十区有那么些日子了,看着世界上刷出的层出不穷的言论,还有某ID动不动就上电视,还有那些超出预期的记录……就大概猜得到他想要干嘛了。

只是没想到……嘉世的人居然这么的……赶尽杀绝。

 

她皱了皱眉,想起了那日跟陶轩的会面。

不由得对嘉世的前景有了一丝担忧……特别是着新鲜出炉的比赛里那些选手们的表现……

身为职业选手却不好好琢磨自己的本职,倒是花这么多心思去“狙击”一个被迫退役的“大龄”前队长。

新队长青涩稚嫩,空有天赋和技术,根本自己就没弄懂队长的职责,而身为老队员的副队长又怀有异心……

这样子的嘉世,怎么可能打得过真正的传统豪门。

 

而事实也的确如此,这让她隐隐有了丝不详的预感。

尽管“嘉世”对他不仁不义,但“嘉世”始终是他的一份心血。

 

刷完本之后,他们两个倒是安静地相对无语。

就刚刚,她还喋喋不休着,叶修还在游戏里嫌她聒噪呢,可现在放下了游戏,他们比邻而坐却默然无语了。

 

有很多事情都不需要言明,嘉世内部的问题也好,如今这个记录争端的问题也好,甚至是他顺从地接受了那个退役解约的条件也罢……他们都不需要特意说明太多,简单三言两语,就能得知彼此想要获知的东西。

这样子的默契,他俩即便近六年未见,还是保持住了。

 

还是她先打破这个让二人都不自在的寂静之境的。

 

“你怎么敢在我这种‘老年人’身上压这么重要的宝?”想起刚才刷本那个关键操作,黄少天就忍不住看自己的手,果然是在颤抖着的。

 

叶修沉默了一小会。他非常明白她的意思,即便是再有天赋,她的年龄倒是其次,重要的是手感。作为一流高手的手感,是需要通过持续不断的锻炼来保持的,就别说她这样空白了这么长时间的……

可是在听到苏沐橙告知她也一样在第十区里重新开始玩了起来之后……他就有点控制不住这股冲动。

虽然他并非这么不理智的类型,可是只要牵扯到她就总是有点难以自控。

 

黄少天不在意他的这一阵沉默,反而把藏在桌下的手轻轻伸张着进行放松:“你这种喜欢豪赌的‘试一试’能不能稍微收敛一下啊?”

 

她话音刚落,就感觉到有人挨近了自己。一扭头,就看到他已经凑得极其的近。

他没有看着自己,只是垂着目光探手去把自己藏在桌下的手拉了出来。

 

叶修拉过她的手,即便没有手油,还是给她做着适当的手操:“我这不算豪赌吧。好吧,我是冲动,我就是想……不可以吗?你不是就做到了么?”

 

黄少天抬眼看他,他却没有看自己,目光专注在她的手上,那双堪称艺术品般好看的手灵活地给她舒缓着。

不,这绝对是豪赌。虽然刚才她表现得信心十足,可是实际上连她都不能保证是否能顺利完成,就现在叫她再来一次,她倒是可以肯定这双正在发抖的手做不到。

 

她轻叹了一口气:“你这是哪儿来的自信……”

 

“可事实上,你就是做到了啊,就那么一瞬间。”叶修终于抬眼看向了她,墨色双眸平静如镜,“自信……大概是来自你从未让我失望过。”

黄少天心中骤然出现了一股锥痛。不是的……她并没有……难道不是反过来了么?是你从来没让她失望过才对啊。

 

手操完成后,叶修就挪开椅子站起来了:“我回前台了,不好让小唐顶那么久。”

“叶修。”黄少天不自觉地双手交握,意图留住他留下的触感,“想做什么就去做吧!我都会无条件全力支持你的。”

 

十七岁那年,他选择了荣耀这条路的时候,她也是这么笑着说了同一番话。

 

啊……不过是……从头再来罢了……


 
评论(8)
热度(35)
© 马紫紫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