伤心桥下春波绿,曾是惊鸿照影来。

【千桃】陪念

*老规矩,懂进,都是RPS,千万不要上升,与他们本人无关

*我就是想写个小段子给崽崽打个call【滚



最近,他有点莫名的焦虑。

明明自己的工作安排得很满,工作之外的事情也遇到了阻碍,这样那样的事情也是一大堆的……偏偏当好不容易能自己一个人安静下来的时候,他又不是想自己的事情,就莫名焦虑了起来……

真奇怪,要高考的又不是他。

 

一个大高个,就这么突然从床上窜了起来,在房间里踱来踱去,从左边走到右边,又从右边走到左边,手里捏着手机,狭长上挑的眼睛焦点不准,嘴里念念有词。

 

“他艺考成绩那么好呢,没问题的……”

“我之前才给他发了微信……他也就回了个‘还好’……”

“他现在休息了么?会打扰到他的么……”

“说起来那胡子拉碴的样子……嗯……”

 

最后,忠于本心的驱使之下,他还是给那位即将高考的少年发了微信。

 

——

“嗨喽~在复习么~”

——

 

觉得脑袋已经开始僵化,一不小心又抓成了鸡窝头的应考少年被抽屉里忽然抖动的声音吓了一跳。

干脆放自己休息一会儿也不错的想法一起来,他就飞快地从抽屉里拿出了手机。

 

是他。

 

看着那难得简短的问候语,少年无意识地左右摇晃着身子,然后靠到了椅背上,双腿一伸,撑着桌子往后,靠着椅子的两条腿晃起来了。

 

脑内一片空白,居然连回复什么都没想法了。

 

他举起了手,干脆放飞自我,想啥就是啥了,直接戳了视频通话。

 

发出了微信之后就趴在床上觉得更加焦虑的黄子韬握着手机像煎蛋一样在床上左右反复,然后被抖了掌心的同时也被突然响起的铃声吓了一跳。

 

他连忙坐起来一摁,接受了视频邀请:“怎么啦?还给我发视频邀请?你不用复习啦?偷懒?休息?对了,你这时候还不能睡么?”

 

说完了一串话之后,他才算是定睛看清了屏幕里的那个应考少年。

随后忍不住,“噗”一声笑了出来,还忍不住趴回床上捶了一下。

 

“哈哈哈哈哈哈……千玺你真的……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还好吗哈哈哈哈哈哈”

 

应考少年一脸冷漠地看着镜头对面笑得糊了的人:“还好。”

眼见对面那样笑得停不下来,他又补了一句:“你这样……笑得不好看。”

 

立马就制止了那乱七八糟的糊的画面和那魔性的笑声了。

 

“哈?真的吗?那现在呢?”某位年差七岁的哥哥顿时就正襟危坐并寻求对面的确认。

易同学点了点头。

 

自诩年上的哥哥发问了:“还好?要跟你聊会儿天么?”

易同学想了一下,摇了摇头:“不用。就这样搁着吧。”

“哈?”

“就……手机就这么连接着,你就做自己的事情,不用管我。”

 

黄子韬有点转不过来了。就眼看连接对面的人不知道哪里找来的支架把手机一搁,又开始伏案做练习了。

这个角度看过去,就看到小半张垂下的脸,乱七八糟的胡子,背心,还有胡子。

 

害得他又想笑了。

为了不影响他,他赶紧学他找个手机支架把手机搁着。

虽然他说就让自己该干嘛干嘛,可是没了手机还能干嘛?

 

黄子韬盘腿坐着,双手撑在膝盖上托着下巴看着手机屏幕好一会。

都是差不多的举动,差不多的翻页,差不多的“沙沙”声。

 

那……我要干嘛?

 

做题的间隙里,千玺会偶尔抬眼看一下手机屏幕。

有时候会看到他侧躺着背对着手机不知道在干什么,有时候又会看到他的身影在镜头里一晃而过,有时候看不到他的人,但是连接着视频,还是会听到动静……

 

有种不是自己一个人的安心感……

 

于是他就安安心心地继续做题。

到时候了睡觉了,他就呼叫了对面,道了晚安。

这晚好像会睡得特别香。

 

盯着互道晚安之后挂断的视频通话,黄子韬歪着头,满头都是问号。

 

啊……应考少年好难懂啊……

 

陪念(完)


 
评论(3)
热度(82)
© 马紫紫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