伤心桥下春波绿,曾是惊鸿照影来。

【全职高手同人】【叶黄(♀)】相爱很难 22

*单方性转,原作向

*老叶很快生日了,紧张

*辛苦我们喻队了【。





22

 

带着兴欣们和和美美地吃完了夜宵,耐心地倾听了“女儿嫁了不可心的男人的老父亲”魏琛的长嗟短叹之后,喻文州觉得自己这个地主简直一百分。

回到俱乐部也没见黄少天,一边洗澡的时候一边还猜测那两位异地情侣是不是今晚就要为爱鼓掌,随后又想到明早的时候要如何安慰自己蓝雨一整群单身狗的蓝雨队长,在穿上了睡衣,日常翻开“爱の手账”补充一下营养的时候,门被敲响了。

 

阖上手账的时候,喻文州觉得眼皮一跳。

左吉右凶……右……凶……

 

开门见到神色木然的黄少天的时候,他估计这“凶”还不是一般的“凶”了。

 

——

“我好像和叶修吵架了。”

 

面前一贯都元气十足和阴霾无缘的副队长用着一种不确定的语气、目光愣染、视线落在了地上某个虚无的点上,如是说道。

 

喻文州看着她,咀嚼着她那个“好像”,就有点无语了。

他不应该忘记她和于锋没吵过架……于锋太迁就她了,哪吵得起来。

他也不应该忘记叶修是在荣耀里是无所不能,但不代表谈恋爱也一样是全职高手。回忆一下过往他硬要自己当他的咨询的时候那些个问题,他就应该知道这位荣耀大神在恋爱的范畴上有多低能。

好了,一个谈过恋爱跟没谈过一样,一个是第一次谈恋爱……所以这样的状况在所难免……

然而为什么又是他遭受了池鱼之殃。

 

虽然喻文州心很累,但是看着这样的黄少天让他冷漠地让她回去睡觉他又做不到。

 

“所以……是发生什么了?”

 

——

在听黄少天“漫长”的复述里,喻文州还淡定地给她开了盒华O酸奶。

“你还真的跟他说了啊……”他已经有点不知道怎么评价这对情侣了。

 

“嗯……”黄少天嘬着吸管吸了一口酸奶,“本来也没那么大不了的样子,但是他说起上赛季我在比赛的时候遇到于锋怎样怎样……我就忍不住生气了。那不能怪我是不是?他要是那么小气,那当时就说啊!时过境迁现在翻出来说是几个意思?”

说到这里,她就又气愤了起来,用力地用吸管翻搅着酸奶:“反正也不算吵起来吧,就有点僵,有点尬……反正最后他说回去了,那就散了呗。”

 

“所以最后是不欢而散。”喻文州很直白地给她指了出来。

黄少天垂着目光没说话,又低头去吸酸奶。

 

见她这样,喻文州都开始反思是不是自己的“教育”失败了。

啊,不是,他干嘛教育失败,失败什么,他又不是老父亲……

但是为何“自作孽”三个字会在脑海里滚来滚去……

 

“唉……”他还是忍不住叹气。

 

黄少天显然听到了,咬着吸管也不说话,就那双灵动的大眼抬起来瞄一下,垂下,抬起来又瞄一下……

 

喻文州忍不住伸手点住她的额头让她抬起头来,就见她撇开了视线扁了嘴巴鼓起了脸颊:“你真的觉得自己没错?其实你知道的吧。”见她看了过来了,他接着说道,“反过来,叶修突然跟你说,我们到底是有利益冲突,暂时分开一下吧……”

他没有说下去,看到她的表情,他就知道他没必要再说下去了。

 

二人没再说话,只有黄少天洗完了酸奶还在那里玩弄吸管发出的有些刺耳的声响。

 

“文州。”

 

她突然开了口,不是叫的队长,而是叫了他的名字,叫得喻文州心头莫名一动。

 

“我伤害了他……是不是?我……真的很过分是不是?我……怕不是根本不会谈恋爱吧……一个是这样,两个也是这样……轻率、莽撞、不顾别人……”

 

“少天。”他打断了她的话,“你要不要看看?”

她抬起了头,眼神露出了疑惑。

他笑了笑,摸过桌上刚才被他藏起来的手账,缓缓地举到了她的眼前,“看这个。”

她下意识注视着眼前的手账,带着不解接了过来。

喻文州不会在这种时候做没有意义的事情,那他叫她看的,应该就是值得一看的了。

 

于是她缓缓地翻开了手账……

 

翻开的第一页,黄少天就眉头一跳,越看她就越不自然地往后仰着身子,手账也离自己越来越远。

接着一边翻一边都忍不住侧目眼前笑盈盈的喻文州的,总觉得有种不能直视的感觉!

 

看她那直白的反应,喻文州是真的笑出声了,并且越来越有些不能控制,越笑越大声。

 

黄少天就这么一脸冷漠地看着平时温文尔雅笑不露齿要露最多露八颗的队长现在笑着笑着都趴到桌子上就差没捶一捶了。

这时候,她又不禁低头去看那本手账了。

突然,就有点怀疑人生了。

 

喻文州努力地调整着面部表情,深呼吸了几口,确定一下自己又没有笑出泪水……没有!

这才半捂着脸转回去看她:“怎么,很吃惊?”

他伸手取回了自己的手账,也翻了起来:“你知道我暗恋王杰希之后,不是吐槽过我一点表现都没有么?根本不能发现……诸如此类的么?”他把手账翻了过去,把内容再次展露在她眼前,“那现在不会这么觉得了吧?”

 

黄少天忍不住用力点头。

那本其貌不扬的手账的内容也……“丰富”得有点惊人。

里面全部都是王杰希……

他场次比赛的分析,相关新闻剪报,访谈切页……甚至还有明显是偷拍的照片……

加上那很熟悉的笔迹、叙述风格,剪贴布局,还有好多好可爱的胶带……

一想到这本手账的主人是喻文州,她就不忍直视了好吧!!!!

甚至还觉得有点魔幻了好吧!!!!

 

队长你闲暇都在干这种事情的么!!!!!

黄少天的内心已经呈现了名画《呐喊》的姿态了。

 

“少天,你的表情告诉我,你觉得我这本手账有点变态。”喻文州猝不及防地来了这么一句。

黄少天一回神,疯狂摇头。

 

喻文州阖上了手账,把它放回了那个不起眼的原处,其实也没在更隐秘的地方,就藏在他书桌上那一堆笔记里面了:“有时候,我也会想,能不能不喜欢这个人。有时候,也会想,如果我是女孩子,或者他是女孩子,那我肯定不顾一切要把他追到手……死缠烂打又何妨呢?可想归想,在你眼前,此时此刻,我还是喜欢他,也是没有办法的事情。这本手账也不过是做点什么宣泄一下这种感情罢了。那你想,如果被他本人知道了这本手账的存在……说不定也是一种伤害啊?但更可能的只是一种冷漠地不在意……”

 

“当时,魏队离开得那么突然,我也会想,是不是因为我连胜他三场之故,可转念一想这种想法也太看得起自己了……”

 

喻文州的声音很温润,很好听,因为总是不疾不徐,在他说起事情来的时候总是特别有说服力,也特别能安抚人心。

对外,能让记者安静如鸡;对内,则像是什么精神类舒缓药物。

聒噪之类的,其实黄少天自己也是有自觉的,所以有时候她也会想,自己和他是一组平衡,作为正副队长说不定是很好的一种鞭子与糖的组合。

但是她这一刻就恍然了,自己不应该忘记自己也是蓝雨的一员,他的声音对自己也是一样有效的。

 

“所以,会不会形成伤害,是相互的。朋友之间是,情侣之间也是。你想要和他暂时分开,初衷是什么呢?为自己?还是为他?”他伸手轻轻拍了拍她的脸颊,“不要钻牛角尖了,于锋是于锋,叶修是叶修,不要把自己套进去了。你做错了,跟我认错的时候那么直接又诚恳,对男友反而就不行了么?”

本来还默默的黄少天顿时扭头:“还真的不行……”

喻文州又笑了:“那你只好自己想想啊,怎么办,怎么做,这是你们两个人的事,不是么?没什么大不了的,你们要继续走下去的话,这种摩擦只会不断出现,正如你一开始和我打配合,不也一样?那就一点点摸索,一点点配合,不就能产生默契了么。”

 

黄少天睁着眼,定定地看着他:“如果你谈恋爱,一定就没有问题了吧。”

“难说。”喻文州的眼神飘忽了一下,“从来都是旁观者清,说别人的时候头头是道,冷静机智,事到临头反而会变弱智的也比比皆是。”

 

“文州!!!”

 

双手忽然被用力地握住,喻文州有些不解,只看到黄少天目光亮闪闪地看着自己。

 

“我帮你追大眼吧!”

“……”

 

你和叶修不愧是一对,在这种神转折的时候都想到一块去了。

想是这么想,可面对她转换得那么快的思绪,喻文州还是惯常露出了温煦的微笑:“你看王队像基佬么,可不要到时反而让他误会是你喜欢他哦,那会很尴尬的哦。”


 
评论(5)
热度(76)
© 马紫紫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