伤心桥下春波绿,曾是惊鸿照影来。

【全职高手同人】【叶黄】君莫笑 26

*武侠paro,轻松谈恋爱

*是的,终于开始谈恋爱了!!

*这章有王喻,当……解说【23333333333333



26

 

王杰希也没真让叶修和黄少天真的就走着,不过他这回程真是轻车从简得厉害,而半路拦截的访客也是轻装得让人叹为观止。

 

黄少天掀开帘子一看,回头又看了叶修一眼,顿觉四个人坐进去实在有点儿狭窄,最重要的是,让他在这种狭窄的空间里对着王杰希,他怕自己忍不住就动手。

于是他很干脆地松了手,还真就走着了。

叶修淡淡地瞥了车厢里的二人一眼,给了个意味深长的浅笑,就陪着人一起走着去了。

 

喻文州靠坐着厢壁,伸出两根手指,轻轻地撩起了透气用的小窗的帘子,看了一眼外面走着的黄少天和叶修。

就见这二人一左一右地夹着那个叫做乔一帆的中草堂弟子,黄少天似乎还刻意压低了声音,就见他两片嘴皮子一直在动,不过声音却不怎么听得清,说得眉飞色舞的时候还会伸手勾住人家的肩膀,用力地拍拍人家的臂膀。

而叶修就在另一边,不紧不慢地随着,偶尔会搭上一两句的样子。

乔一帆一直背对着自己这边的方向,没看到表情,不过看得出背影很僵直,并且微低着头,很是谦逊受教的样子。

倒是没见到王杰希的爱徒,想来正在驾车的就是他了。

 

喻文州收回了手,不自觉地摇了摇头,就怕自家的剑圣把人家的小弟子给烦死了。

 

“知道你们蓝溪阁的剑圣是有多烦的了么?我都心疼我门下的弟子了。”王杰希坐得倒是很端正,只是闭目养神着。

喻文州瞥了他一眼,又扭头看窗外:“看来下个地儿,还是得添置点东西,这次是我失算了。”

王杰希还是一副老神在在的样子,却开口拆了他的台:“傍晚时分就可以到下个镇子,你这怎么算得上失算?怕且该准备的都备好了,就等着取吧。”

喻文州用半个背影背对着他,语气平平,语调也淡淡的:“哎呀,谁说呢?我可什么都不知道。”

 

王杰希终于还是睁开了眼,目光落在了侧靠在厢壁上的人身上:“叶修是什么情况,你先说说看。”

喻文州轻轻回眸,乌亮的长发顺着他的动作从肩膀轻轻滑落:“我暂时还不好妄下判定,与其是我说,还不如你直接看一次。。”

“你确定要跟我打机锋?”王杰希盯着他滑落的发丝看了一会,还了他一句。

 “不敢。”喻文州笑着说,他从怀里掏出了一纸信栈递了过去。

王杰希抬手接过,展开一看,他沉吟了一会,半晌才说出一句:“有点儿意思,叶修中了这药?”

“不止是……”喻文州挪了挪身子,终于是转过身来面对王杰希,“应该还有蛊……”

王杰希的目光锐利了一下,将手中信栈重新叠好给喻文州递了回去:“难怪你说让我直接看会更好。这药方既然在你手上了,想必你也研究透了吧。”

“透不透呢……我可不敢在你面前托大,不过想法总归是有的,刚好,我们可以探讨一下啊。”喻文州又笑了。

 

——

其实从黄少天靠过来的时候,乔一帆就先看了眼叶修的脸色,见对方还是那般带点慵懒没干劲的样子,眼底却渗出笑意,他就大概心里有了底。

果然黄少天一上来就是揽着他的肩膀凑到他耳边低语:“小兄弟,救命之恩,没齿难忘呢,他日有用得上我黄少天的地方,尽管开口啊。”

乔一帆连忙摆手:“前辈,那只是举手之劳而已,不算得上什么救命之恩的,前辈大可不必放在心上。”

“哎呀,话可不是这么说啊。你当时出手救我,在你,你不觉得是什么恩惠,是没问题,不过,被救的是我,觉得救命之恩不可不报的也是在我啊。”黄少天的语调有些轻快,手也没收回去,反而说着脑袋还挨了过去,忽然一脸认真,“你叫我什么?前辈?”

乔一帆眨了眨眼,有点拿不准自己的称呼有什么问题:“有……有什么问题么?”

黄少天眯了眯眼,伸手就指了指走在他另一边的叶修:“那你叫他什么?”

见黄少天的脸色有些不太对,乔一帆吞咽了一下,不太确定地开口:“叶……叶哥?”

 

顿时就见黄少天倒吸了一口气,脑袋一晃,隔着乔一帆就瞪了过去:“卧槽!老叶你要不要脸?要脸不?要不要脸!”

叶修瞥了他一眼,手执烟枪捣鼓自己的烟丝:“那你也可以让一帆叫你黄哥啊。”

“啊,呸!莫名叫得像咱们蓝溪阁山脚下卖葱花饼的王婶家养的土狗!”黄少天呛完,伸手相当豪气地拍了拍乔一帆的胸口,“叫天哥。”

“欸……欸?”乔一帆还真不敢这么叫。

另一边的叶修相当适时地笑了两声,顿时像踩到了黄少天的尾巴了。

 

乔一帆夹在他们两个中间,左右都觉得不怎么是,相当为难,而且两位都是大神级的前辈,总觉得无论怎样都轮不到他一个小辈来开口,于是只好更加谨小慎微起来。

只是,这两位前辈互相呛完之后,黄少天的话头又开始拐回他身上,叨叨着不能放自己的救命恩人被王大眼奴役,一帆小弟弟还是跟哥回蓝溪阁吧……几个来回就把乔一帆念叨得觉得胃部有点儿发紧了。

 

驾着车的高英杰默默地看着自己的挚友的背影,不由自主地就觉得有点儿不是滋味。

两位前辈对乔一帆青眼有加,他很是替一帆高兴,只是两位前辈好像不是第一次见到一帆了……一想到一帆有些什么事是他不知道的,他就觉得有点儿难受了。

 

两位前辈似乎很留意着声量,所以离得不远,他也听不太清说的是什么。

而他背后,车厢里,自己的恩师也和另一位前辈喁喁细语着什么似的,他更是不好有什么打扰,一路上也只得沉默地盯着自己的挚友的背影,专心驾车。

 

——

在到达落脚的镇子之前,王杰希一行人在溪流附近稍事小憩。

 

两个小辈的,很自觉地打点马车,并且去取水补给,也是有说有笑地去了。

在高英杰来说,正好他可以问问乔一帆,他和叶黄两位前辈是怎么一回事。

 

而黄少天则用“你都坐了一路了,再坐下去不残也废啊大眼“这样的话,愣是往人家中草堂的堂主给撵下了马车,自己就大摇大摆地钻了上车,并顺便对跟随自己一块儿上了车的叶修用眼神给予了强烈的鄙视。

 

王杰希想到叶修现在这境况,也没有和黄少天多分辨,况且他觉得下地活动活动筋骨也不错,于是顺手就把喻文州也给拉下来了。

黄少天说,你多大了?还要咱家文州陪!

王杰希答,比你大一点,比你叶修小一点。

随后,就拉着喻文州翩然而去了。

徒留叶修直接横卧在侧边的座位上,轻飘飘地说了句,你输了啊,少天。

 

王杰希拉着喻文州的手,二人渐渐没入林中,往溪流水声之处走去。

 

这位药师的穿着一向喜好各种绿色,喻文州还真没少嘲笑他,男人这么绿可不行啊。

一般王杰希都是直接无视。

 

王杰希其实很早就和喻文州、黄少天结缘,他和喻文州惺惺相惜,却和黄少天不怎么对盘。

这份互相欣赏,在年少的时候因为各种机缘,得以互相加深,最终成为了另一种缘分。

不过他们都深知,自己未来肩膀上承担着的责任,所以在年少时分,情难自禁之后,也只好趋归平淡。

 

金风玉露一相逢,便胜却人间无数。

 

宽袍大袖之下,王杰希终是徐缓地握住了喻文州的手,稍微收紧,握在掌心之中。

喻文州看着比自己走前半个身位的王杰希,在他背后婉柔浅笑,手指轻轻用力,回握过去。

 

他们手牵着手,避开了两位小辈取水的地方,慢悠悠地顺水而下,在溪边走着。

 

“你不看好没有了叶修的嘉世?不然怎么会纵容黄少天那么胡来,给嘉世闹得那么难看。“

 

他们信步而来,刚才在车上,已经探讨完那张药方了,这会儿就跟拉家常一般闲谈起来。

 

“不能说得这么绝对。虽然从嘉世发出那通帖以来,他们也算是威信扫地了,就算是莫须有的罪名,这个也说服不了人。再者,以少天的性格,就算我阻止他,他听了,也只是憋得难受,况且我们既然已经朝叶神伸出了援手……早晚嘉世还是会知道的,这闹不好看也是迟早的事情。他朝,我蓝溪阁说不定还率先占了个仁义之名呢。“

 

王杰希回头看了他一眼:“的确,没了叶修的嘉世,怕且会以想象不到的速度崩塌,陶轩也是太不智了。纵然孙翔天赋极好,依旧未曾成熟,而且嘉世失了人和,都是各怀鬼胎,已然是一个泥潭了。“

喻文州轻轻拽了拽他的手:“可不就是跟王堂主说得一样嘛?“

 

王杰希摇头:“那么,这次最大的意外,那个东瀛人,你又觉得怎样?黄少天应该还有伤在身,没全好吧,观他肩膀之处还是有不流畅的地方,你也不怕他会打输?“

“你都说少天有伤在身了,万一真的是厉害的高手,打败了少天,那就干脆大方地说少天负伤,这分明是胜之不武,这在场不还是有你们药师、枪王的……有了少天这一场,还估不清对方底蕴?还怕打不赢么?“喻文州也就在王杰希面前,会将话说的这么坦白,坦白得带点狡黠。

 

王杰希学着他刚才那样,拽了拽他的手:“别因为最近和叶修走得近,连不要脸都学了去。“

“哪儿的话,这分明是兵不厌诈,王堂主不也很熟练么?“

 

“不过,他们潜伏了这么一段时间了,直到主动现身,我们才知道他们的存在,轮回这次还被他们潜进来了,脸面上也是难看得紧……“王杰希转了个话头,稍微顿了顿步伐,等喻文州跟自己并肩。

喻文州倒是会意:“你想问什么?“

“蓝溪阁地处岭南,而岭南一带,素来与海外通商往来密切……依你之看,这次来的东瀛人是不是来者不善?“

“问的这么婉转?你们中草堂不也是在皇城脚下,素来与庙堂关系匪浅?怕且想问的是最近海域是不是多了东瀛人吧?其实还真没有,这次这突然出现的来客,我也有点说不准……素来平和,除非是东瀛那边突然有变……“

 

二人都沉吟了起来,各自思索起来,却都不约而同地觉得有点儿不好的兆头,怕且中原武林是要变一次天了。

 

忽然,王杰希停了脚步。

喻文州先是疑惑,随即心神一定,就明白了。

 

王杰希抽出了自己的白玉洞箫:“看来,我们有访客。“

 

清冽的箫声从远方传来,惊飞林中之鸟。

黄少天一个鲤鱼打挺,翻身而起就背着冰雨利索地窜了下车:“老叶你留着!“


 
评论(4)
热度(129)
© 马紫紫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