伤心桥下春波绿,曾是惊鸿照影来。

【全职高手同人】【叶黄】君莫笑 25

*武侠paro,轻松谈恋爱

*一小章过度,有周翔出没,敬请留意





25

 

今年的联盟大会发生了一些不可预期的事情,在结束之后,周泽楷和江波涛就这次的主办商谈了接近两个时辰。

在得出共同认可的结论之后,江波涛叹了口气:“东瀛这次分明来者不善,明年还真指不定再闹什么幺蛾子,而他们潜伏的这些年,我们八大派居然都没人察觉到……情况还真不一般,怕且也会惊动那些人上人了……看来,我们还是要给之前几位当家的打声招呼。”

周泽楷的神色也难得地肃穆,不过他一向拙于言辞,也不过是点了点头,认同了江波涛说的所有。

江波涛站了起来,已经是准备离去了:“那么,联系那方面就交给我吧,至于布防的方面就劳烦大当家的了。”

 

他们轮回一向擅水,这次居然被人家悄默声地混了进来,还是那么大的标的物,简直是脸面都快要挂不住了。

纵然武林同道没趁机嘲上两下,他们自己也忍不了。

 

世人皆道轮回的二把手能力不凡,甚至有传言轮回其实就是靠他一人支撑运作的,那大当家的最多就算是震慑作用。

有这种流言蜚语,全都是因为周泽楷虽然俊美无匹,却着实略显木讷,最惨的就是他还不善言辞,就显得和他“枪王”的封号更不符了。

但是轮回的每一个弟子都深知,这全都是外人的误解,以讹传讹闹出来的。他们轮回数得上名号的几位全都是各凭本事、各司其职,他们的大当家周泽楷绝对无愧大当家之名,是真真正正的轮回核心,年纪最轻的顶尖高手。

 

周泽楷也起身送了送江波涛:“辛苦了。”

江波涛也只是笑了笑,就离去了。

 

送走了江波涛之后,周泽楷就挪回去沙盘之前,准备给现今的轮回的水上布防查漏补缺一下。

他兀自入神,却忽闻窗外雨声。

淅淅沥沥的,不是吓人的狂风暴雨,反而有些清脆的感觉,徐缓遍洒而下。

周泽楷禁不住就扭头往窗外望去,隐约见到不厚重却绵密的雨帘,有一会儿的出神。

 

和那天……有点像?

 

周泽楷的目光不由自主地落到里角落里还放着的油纸伞——那是他曾经借给孙翔,然后孙翔离开轮回的时候又还给了他。

 

那是联盟大会的第二天。

由于第一天发生了种种事情,彼此之间似乎都有点儿不欢而散的意味,又加上第二天一直阴雨绵绵的,于是冯宪君跟他们轮回商量,不如就找个议事厅,将各家的当家请过来,也不用再到擂台那边那么劳师动众了,而且今年大概都是没什么太特别的,彼此之间说开就好,如果有特别闹不清的,就可以矛盾双方另外再找个时间坐下解决。

冯宪君觉得今年真是诸事不顺,不说那个莫名来踢馆的东瀛人,光是嘉世把叶修赶走这事儿也够呛了,他可真怕其他几家趁机将嘉世奚落一番,然后回头就将人家的盘口瓜分。

这事儿在黄少天那么明显的挑衅之后就更加让冯宪君感到胸口痛了。

为何他就这么命苦呢?唉……都怪食君之禄担君之忧啊……

 

于是第二天也就按照冯宪君的提议去办了。

各派也就派了一个人来,其他没出现的连接口都给得随意。

例如霸图,就只有张新杰过来了,张新杰也只是随口说韩文清风湿发作,不方便过来。

说出来都没人信,说的人也很难让人信,所以当时在场的人都要怀疑这来的是不是假张新杰,几乎就要来一次验明正身。

 

当张新杰带头开始一本正经地胡诌的时候,那意味着与会气氛也不会正常到哪里去。

第一天韩文清打败孙翔的时候所说的话,最后目光所指,其实也相当明显了,虽然不至于像黄少天那样子直截了当地下了嘉世的面子,不过也相差不远了。

今儿张新杰替韩文清说了个任何人都不会信的缺席借口,仿佛就像是在讽刺嘉世赶走叶修发出的那道通帖一般。

中草堂的王杰希冷眼旁观,加上呼啸过来的又是方锐,百花的张佳乐就差没和他一唱一和,简直各种插科打诨,有十个雷霆的肖时钦都挽不回这诡异的气氛。

最后姗姗来迟的蓝溪阁……索性剑圣和大巫都没来了,徐景熙进来的时候笑得如沐春风,可是背上全是冷汗,他想哭啊,又有人知道了么?

 

这种情状之下,陶轩和刘皓的脸色都难看得精彩绝伦。

 

所以觉得自己不擅长应对这样的局面的周泽楷,就打了个招呼,说是去透透气,就光明正大地躲懒去了。

他并没有发现嘉世那两位在他离去的时候脸色更难看,而心思剔透的江波涛是发现了,不过他没阻止,他纯粹就是觉得不要为难自家的大当家的。

 

周泽楷就这么在自个儿的地盘上,撑着伞,漫无目的地闲逛。

遇见孙翔绝对是意料之外。

 

周泽楷就是顺着长拱桥过去,一下来就见到了孙翔,他直愣愣地杵在路中间,也没打伞,雨虽然不大,但是显然已经将他整个人都打湿了。

就见他盯着水面一动不动的,手里还拽着却邪,人也跟却邪一般,站得笔直挺立。

那面无表情的样子,完全不知道他在这里做什么,又为什么要在这里。

 

周泽楷不知道自己要不要当没看到他,当没看到的话会不会太失礼?

他站在桥口,撑着伞,兀自伤起了脑筋。

 

那淋着雨的孙翔,头发都湿漉漉得粘腻起来,肩膀处分明已经被彻底打湿,衣服也吸饱了水汽,真是不知道已经在雨中多久了,就连脸上都是蜿蜒而下的雨痕。

 

周泽楷看着看着就更苦恼了。

一会儿想,自己和他不熟;一会儿又想,这次是轮回的东道主,自己身为大当家放任客人淋雨是不是很失职?一会儿又想,如果自己无视他,他会不会觉得自己看不起他?

枪王陷入了沉思。

 

不过在他得出结论之前,孙翔就动了。

周泽楷见他利落地挥动了却邪,就只是一下,就干脆地将雨帘撕开了一道口子,转瞬又归于平静。

然后似乎回过神来的孙翔就察觉了自己的存在,突然就扭头看了过来。

 

周泽楷猝不及防地就被他的目光捕获,顿时觉得脸上有点烧,总觉得自己像是在旁窥了很久被抓了个正着似的。

特别是孙翔皱了皱眉,眯起了眼睛之后,这种感觉就更强烈了。

 

于是周泽楷在自己反应过来之前就凭着本能径直朝对方走了过去,然后将伞塞给了对方,随后二话没说掉头就走了,还走得特别快。

周泽楷反应过来自己做了什么之后,就只是更加地加快了脚步。

早知道……不往这边散步了……

 

为期三日的联盟大会结束之后,周泽楷偕同江波涛亲自送走了每一个。

送别嘉世的时候,江波涛和陶轩等人在客套,而孙翔却是过来给他还了伞。

 

“还你,还有,谢谢。”

 

说完,扭头就走了开去,似乎完全不在意对方是什么反应。

周泽楷因此对孙翔又有了新的认知。

 

——

目光从那柄伞上收回来之后,周泽楷又看回自己的沙盘。

看了一会儿,却觉得思路突然中断了。

他深呼吸了一口气,仰头看了看,随后转身去取角落的雨伞了。

 

干脆放松一下,再去散个步好了。

 

——

就因为知道那人肯定会半路拦截,所以王杰希事先就将自己门下的弟子们打发出去了,也算是横竖带着出了趟门,趁机去巡查分堂的也好,去联络新地盘的也好……总之都给他全部分派出去了。

他就只留下了自己悉心栽培着的高英杰,以及高英杰的好友乔一帆,就这么三个人在回程之上略显寥落地随意走着。

 

所以当马车忽然停下,然后自己的爱徒掀开了门帘一脸吃惊的时候,闭目养神中的王杰希丝毫不见惊讶,反而用眼神安抚下自己的徒弟先,这才挪身到了车厢口处,接过高英杰的手,抬手挽起了门帘。

而高英杰和乔一帆已经从驱赶位处滑落下地,给他让出了空间和视野。

 

拦在前路的有三个身影,即便都身穿兜帽斗篷,也不妨碍王杰希一眼就认出了这三位熟人。

 

来人似乎也早就觉得对方会知晓一切,于是也很大方地掀下了兜帽。

不正是就刚结束不久,连同自家剑圣,给了嘉世好一顿好看的内定下一任的蓝溪阁阁主喻文州么?

 

喻文州温文地浅笑着,目光莹润而透亮:“你也走太快了,我差点都要赶不上了。”

王杰希笑了笑:“是你走太慢了。”

“哎,我可是要先往南走,绕一圈,再来北上追你呢,可不算慢了,就是你也不等等。”喻文州说得有些慢,每一个尾音都带着点儿上绕,音色都显得有些缱绻了。

 

“文州,跟他废话那么多干什么!不都心知肚明的,还在那里装装装,真是受不了。王大眼我告诉你,你没有说不的权利啊,快点就范吧!”

“哟,少天,怎么这种强盗的事情你好像很熟练似的?以前打劫过大眼儿很多次了?熟能生巧?”

“我呸!我哪里像强盗了?明明是耿直爽快好吗?不就是个大眼儿,这样跟他说话就可以了!”

 

王杰希的目光从掩嘴偷笑的喻文州身上挪开,落到了他隔壁那人身上去:“黄少天,你和叶修是准备用表演二人转来求帮忙么?”

“啧!”黄少天相当不客气地用力咂舌了一声,“我发现真的很难跟你沟通,算了,老规矩,出来单挑,谁赢谁说话!”

王杰希挑了挑眉:“你和叶修打算二挑一?”

叶修“哦”了一声,开始犯烟瘾似的,手一抖就将烟嘴叼到嘴里:“哥现在柔弱得你王药师一根手指都能打赢,真的,不骗你。不过,毕竟是哥的事情,还是会好好和你打一场的,最多事后我将王堂主欺凌弱小的事迹卖给跑江湖的说书人,一天分三段反复咏颂。”

黄少天侧目:“老叶你的不要脸每次都让我叹为观止。”

“多谢剑圣大大谬赞,哥勉为其难收下了。”

 

“咳咳。”喻文州轻咳两声,“我想我们可以找个地方落脚暂歇之后再谈,毕竟还有两位后辈在场呢,已经吓到了吧?”

说罢,他朝高英杰和乔一帆投去安抚的笑容。

 

高英杰和乔一帆自然只有摇头的份。

 

“文州,上车吧。”王杰希算是接了喻文州的话,开口邀请他上车来共乘。

 

黄少天和叶修并肩站着,抬手点了点自己:“那我们呢?”

王杰希瞥了他们一眼:“走着呗。”


 
评论(8)
热度(120)
© 马紫紫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