伤心桥下春波绿,曾是惊鸿照影来。

【全职高手同人】【叶黄】君莫笑 22

*武侠paro,轻松谈恋爱

*啊,我要谈恋爱啊!!!!

*有开始出现世邀赛化用私设剧情啦【很拗口





22

 

二人的交手都处在互相试探的阶段,如此已经走过了五十多招。

在座的所有人都已经情不自禁地关切起这场比试。

 

黄少天噤了声,不知不觉就坐直了身子,放下了手中一直把玩着的茶碗。

 

韩文清和孙翔。

一个年少成名,江湖地位非凡的“拳皇”,一个不知道从哪里冒出来、名不见经传的愣头小子,唯一能让人注目的还是他手执的兵器的前任主人是“斗神”。

这二人比武交手,孙翔开口说“请赐教”,以在座的人对韩文清的了解,他也必将不会留手。可毕竟是嘉世赶走了叶修而弄来的人,也不妨碍他愿意多花点时间摸清楚一下底蕴。

让在场所有人想不到的是,孙翔这小子居然也抱了这种“摸底”的心态,竟也是一开始就不是全力以赴,如斯托大还真是让人震惊,但是更震惊的是他还真可以。

 

韩文清曾经跟张新杰探讨过,叶修是否可以被复制,盖因叶修身为嘉世山庄的大总管,也包括了授武这一块。

叶修的真正出身,江湖上的传说纷纭,各种说法都有,这些猜测的根源大多来自他那身武艺。

而他本人却从不吝于教授嘉世门下的弟子,惯来大方得很。

嘉世的门人哪个不会一套斗神的功架,可是顾名思义也都只是一套花架子而已。

所以“叶修是否可以被复制”这个问题,对韩文清来说也就是个打趣,至于个性一贯谨慎的张新杰则会稍微将之视为一个问题。

 

可如今,孙翔这年纪轻轻的少年手执却邪,未竟全力,就和也未竟全力的韩文清战了个均势。

于是这一场比试,顿时变得有意思起来了。

 

陶轩的得意之色溢于言表,整个嘉世都是这种自得之色。

 

霸气雄图的看台之上,身为军师的张新杰那斯文秀气的脸庞还是毫不动容,只是双手交握置于胸前,细看之下,能发现他的拇指和拇指一直在上下交叠轮换着。

而霸图的其他人也神色冷然地沉默着。

 

擂台之上,枫红和玄黑的衣袂翻飞纠缠及又分开,使长兵战矛的未能让只用一双拳头的贴身近战完全远离,而只用一双拳头闯荡江湖的也竟未能完全贴身。

 

此时最感慨的,大概要数藏在人群里观看的叶修了。

当年陶轩招揽他和苏沐秋,苏沐秋是替嘉世打造的却邪,所以他走的时候也未带走却邪。可那毕竟是出自苏沐秋的手笔,别说是对苏沐橙,对他也是意义非凡。

如今见到嘉世找到的新人,如此这般能耐,也是丝毫不丢却邪的份啊。

倒是让他有了看自己的老对手的热闹的愉快心态了。

不过嘛,老韩这人他很清楚很熟悉,这位孙翔小侠怕且讨不了好了,就希望老韩不要太打击人家啦。

 

一时之间,叶修心头涌起了各种复杂的心绪,仿佛打翻的五味瓶,千般滋味,百转千回。

 

而呼啸山庄的看台上,倒还真有人嗑起了黄少天求而不得的瓜子。

身为呼啸的二把手的方锐有“鬼迷神疑”之称,这个绰号可相当能概括他的风格和为人处世了。

这会儿他靠近了呼啸现任的庄主林敬言,悄声说道:“哎哟,老林,你看,原来嘉世不知道从哪里挖来了这么一个宝贝蛋,难怪都敢把叶修赶走了。不过啊,如果换我是陶轩,我就没那么蠢,这么快就和叶修翻脸,肯定还要再压榨一下,起码让叶修把这棵好苗子养肥了再说。”

林敬言低头笑了笑,目光却没从擂台上还战着的二人身上离开:“那也要陶庄主还能忍得到那个时候。”

闻言,方锐撇了撇嘴,目光也是一丝不错地关注着台上二人。

 

多说无益,如今情状,显然是陶轩忍不了,一刻都再也容不下叶修。

 

终归还是孙翔初出茅庐,耐性不足。

又是一轮走过,二人已过招一百有余,孙翔终于开始抢攻。

只见他抖落着却邪,矛尖一晃,乌亮之光闪耀了一下彻底融入了当头落下的日光之中,势不可挡地朝韩文清直刺而去。

至此,孙翔攻势全开,一鼓作气,势猛如虎,一时之间,擂台上全都是却邪矫若游龙般铺开的绵密之网,将韩文清严密地包覆其中,就准备窥准机会一口咬死。

骤然一看,韩文清竟是落了下风去了。

 

霸气雄图的看台上有了不一样的反应,年纪稍轻一点的宋奇英甚至皱起了眉头,情不自禁的往前踏了一步。

这一步落入了张新杰的眼角余光之中,他交叠的双手终于分了开来,左手轻抬就吸引了宋奇英的注意了。

张新杰淡淡地说了句:“奇英,你看得不够仔细,回头还得再下苦功。”

宋奇英一愕,眉头皱得更深了,却是点了点头,那一步也退回去了。

 

忽然之间,孙翔笑了,仿佛就是看到时机闪现的愉悦,他手腕跟着身形一扭,一记豪龙破军锐不可当。

二人此刻的距离很近,韩文清的伏虎腾翔还未完全出手,竟是被孙翔抢先了一拍,顿时被这一记豪龙破军逼退。

而孙翔,见韩文清身形终于不稳,这虽然只是一瞬,但是机不可失失不再来啊!豪龙破军招式未老,他就抢身上去连接一记上挑的天击。

韩文清明知道他的意图,可是自己是赤手空拳,如此之近的距离,又是却邪这般的神兵,饶是他艺高人胆大也不敢徒手去接,于是他只能翻身跃起闪避……并且这种招式连接……

 

韩文清笑了一下,有人会比他更清楚?

孙翔这是终归年轻,还是看不起自己来着了?

 

果然,韩文清跃身而起之后,等待着他就是——

伏龙翔天。

 

孙翔笑得更是恣意张扬了,年轻气盛的俊帅脸庞上写满了胜券在握。

可是韩文清也笑了,笑得却算得上有点缅怀。后半段孙翔这种刚猛不饶人的打法,让他想起了早些年的叶修。当时年方二八的叶修也是锋芒锐利,跟却邪一般刺人。

 

想不到,陶轩找来代替叶修的人,在这范畴之上还会和叶修那般相像。

想不到时隔多年,他居然还能再撞上这般一模一样的交手之景。

 

身影下落,矛影上冲。

然而,却是毫厘之差分出的胜负。

 

孙翔有些不可置信地瞪大了双眼,拳皇的拳头停在了他鼻端之上,仅是一纸之隔的差距,自己中门大开,被对方完美地贴身进来。

刚才那一瞬,伏龙翔天以毫厘之距被韩文清巧妙地闪过,却邪贴着他的腰身甚至肋骨滑过,反而被他一个旋身终于将自己完全贴身。

这只是擂台比试,所以他已经输了。

如若这是生死之战,他已经就是一个死人了。

 

会场之内一片静默,屏住呼吸的人不在少数,称得上针落可闻。

忽然,想起了零落的掌声,却是“枪王”周泽楷轻轻鼓起掌来了。

接着,其他几家也纷纷跟随,给予了一定表示。

而霸气雄图一家自然是毫无表示了,对他们来说,何其理所当然。

 

黄少天喉头滚动了一下,下意识想要去看一眼叶修。

可是他目光刚动,喻文州就伸手擒住了他的手腕,他顿时就回了神。

喻文州松了手,也给面子地鼓了鼓掌,声音含混在了掌声里:“别着迹,免得被发现。”

黄少天定了定神,就恢复回那副看热闹的模样了。

 

喻文州这边刚跟他说完,目光不经意一扫,就见对面中草堂那位药师那仅露在外的眼睛不知道是已经落在自己身上多久了。

他索性也不避开,就淡淡地朝对方浅笑开来。

 

韩文清收了招,重新站好:“换了是叶修,这一招就不会不中。想要改朝换代还太早了,小朋友。”

说罢,他的目光居然是越过了眼前的孙翔,落到了陶轩身上去。

随即不做任何停留,堂而皇之地背身而去。

 

孙翔以及嘉世一众的脸色都有点说不出的难看。

冯宪君坐在主位之上,觉得自己仿佛又掉了好几根头发了,哎哟,胸口都有点儿闷闷的了。

他正沉思着开口打个圆场,不料突生变况。

 

叶修还没被韩文清那两句话笑完,却敏锐地察觉到有变,他扭头看去,却发现这一般弟子的人群里,不只是他一个人看向了那个方向,这发现让他心下有种惊喜之感,特别是他发现这个人还是位熟人的时候。

 

“素来听闻却邪的主人就是斗神,可是斗神就只是这样的话,也太不外如是了。”

 

突然传来的话语,飘忽,不见踪影,却落地有声,清晰无比。

众人均是一凛,俱都戒备了起来。

 

此时,或许是被韩文清的话打击过大,孙翔还有些失落愕然地留在擂台之中,而原本背身而去要回到霸气雄图的看台上的韩文清却忽然回了身。

 

细微的声响,破空之声。

 

坐得离水最近的雷霆坞坞主肖时钦已然出手。

他振袖一扬,一件机巧的机甲“咔哒”一声飞出,仿佛长了眼睛一般循着破空之声而去,精准地把什么给咬下了似的,顿时半空中就爆炸开来,一团白烟之后,连肖时钦放出的小机甲也粉碎殆尽了。

 

那声音又响起了。

“咦?这个倒是有点儿意思啊。”

 

这次一道身影从百花谷的看台抢出,绯红带粉的身影晃了众人视线,飘飞而过的背影绣着百花锦簇,落到了擂台边上,正好临水,长袍衣摆一挥,左右开弓,乍看完全数不清的弹丸就飞掷而去。

时机把握得精准无比,落水一刻炸开,炸起了一堵又一堵的水墙,顿时水花飞溅,晃过日光洒下,折射出一道虹光。

 

那人撇过自己脑后的长辫,一脸不屑:“藏头露尾算什么玩意,还当没人看得穿你藏身所在了?”

 

弹丸攻击的所在,恰好就是靠近擂台会场这边的礁石水林,这会儿水花波涛在翻腾之后落下,传来一道轻笑,终是见到船影悠悠晃荡而出,总算现身在众人面前。

 

“你就是‘百花缭乱’张佳乐?算是见识到了,总算有点儿本事。”

 

挺身而出的百花谷谷主张佳乐原就有些忧郁气质的面容,如今简直称得上阴郁了。


 
评论(10)
热度(152)
© 马紫紫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