伤心桥下春波绿,曾是惊鸿照影来。

【全职高手同人】【叶黄】君莫笑 21

*武侠paro,轻松谈恋爱

*结果还是在走剧情,我明明只是想写谈恋爱来着【。

*自作孽…………………………




21

 

联盟大会正式召开,轮回将之布置在他们的弟子平时训练的地方。

这地儿面向临水,一片开阔,中间是圆形的大擂台,左右临时凭水搭建了给各派落座的看台,恰成扇形,错落高低地在擂台两侧展开。

中间主台只留了一个位置,红绸缎带彩旗布置了一圈,主位之后悬挂着鲜红幕布,上书金色大字,笔锋和轮回牌坊的石刻如出一辙——靖远。

 

时辰一到,八大派就陆续到来落座。

这八派专供的高台还搭建得有点高,众人来到一看,就觉得有点儿意思了。

这不,大家互看一眼,就纷纷使出轻身功夫,各自上去自己的位置了。

果然没什么意外的是,众人随便上来后,那边就从主位那高耸林立的幕布之后闪身掠过一道灰色的身影,宛如大鹏之鸟展翼而过,转瞬就落在了轮回的座位之上。

不是轮回的年轻大当家“枪王”周泽楷又是谁?

 

毕竟这次人家是东家,有点儿举动表现表现也很正常,而且人家这手轻身功夫的确俊俏得无可挑剔,于是各大派的当家们也都很是给面子地鼓掌示意。

就黄少天藏在喻文州一边,相当不屑地“嘁”了一声,也就只有蓝溪阁一众听到了,纷纷绷着脸忍笑。

 

喻文州斜眼瞥了他一下,悄声说着:“这掌声,人家受之无愧。”

 

当今江湖人奉送五大高手“五圣”说法的,也就是嘉世山庄原先的“斗”神叶修,霸气雄图的“拳皇”韩文清,中草堂的“药师”王杰希,蓝溪阁的“剑圣”黄少天,以及如今如日中天的轮回坊的“枪王”周泽楷。

这五人中,又以周泽楷年纪最小,成名最晚,轮回又懂造势,这不都有呼声说他是“五圣”之最了。

这周泽楷使一对短枪,左手使的是小花枪,名曰碎霜;右手使的是还带着火器结合的梨花枪,名曰荒火。

一手双枪功夫也算是出神入化,不过却未臻化境,也就是说还有进步的空间,未来不可估量。

轮回将他培育这么久又藏了这么久,也算是厚积薄发,终是一将功成。

不过……

 

见轮回的大当家也出来了,联盟的中间人冯宪君也出现在主位上了。

他站在主位上看去,左边轮回为首,依次是霸气雄图、蓝溪阁、雷霆坞,右边则是嘉世山庄为首,依次是中草堂、百花谷和呼啸山庄。

冯宪君点了点头,抬头看向周泽楷示意。

 

于是作为这次东主的当家,又有“枪王”之称的周泽楷就只是有些神情木讷地站在左边上首位上,先是有点呆地朝冯宪君也点了点头,随后才扭头看向其他各派,半晌才说:“大家坐。”

这声音也是若有若无的,丝毫不见他们轮回那牌坊石刻的霸气,大概在座的少点功夫都听不清他说什么。

于是身为副手,二当家的江波涛就拍了拍他的肩膀,然后扬手朗声说道:“请诸位就坐。”

 

冯宪君坐下的时候还是有点想叹气。

这都是当今五大高手了,怎么这性格还是一点儿都不霸气……

 

没错,周泽楷唯一的问题,大概就出自他的性格。周泽楷一向带点木讷,寡言少语,空长了一张如玉俊颜。不过

与其说是性格,不如说上天是公平的,给予了他无限天赋,就会取走一点。

 

每到这种时候,黄少天还是忍不住想笑。

喻文州跟他这么多年了,哪还不知道,之后暗地里扯了扯他的衣袖,让他克制一点。

黄少天撇了撇嘴,只好窝到座位深处,状若无意地去寻找混在人群中的叶修。

很快,他就找到了在这种场面下,被徐景熙捣腾了几下,现下混迹在蓝溪阁的一般弟子里的叶修。

 

各派除了主要人物上了看台,一般弟子都按门派分列在擂台两侧的岸上,看上去倒是有点人头攒动。

 

叶修被徐景熙糊弄了一头巾,还把眼睛捣腾小,贴了一圈的络腮胡,还真是完全一点儿都不像叶修了。

这会儿叶修混迹在人群里,倒是先留意起嘉世来,可是似乎心有灵犀,察觉到有人看过来,他的目光也暂时显先调转到蓝溪阁那边去,果然撞上了黄少天那偷偷摸摸的眼光。

他不由得笑了。

 

高台上的黄少天见他现在这样子略滑稽,一笑就更滑稽了,于是也笑了,遮遮掩掩地把目光撇开。

哪知道这边喻文州已经一脸似笑非笑地斜睨着他,吓得他连忙轻咳一声,挺直了腰背坐好。

 

他这小动作的一会儿工夫,那边厢,冯宪君已经宣布了联盟大会正式开始了。

黄少天这一回神,一眼倒是先看到了手执却邪的生面孔。

 

那是一张何等鲜活的年轻面孔,他倒是没有坐下,而是手执却邪站在座位一边,随嘉世穿的一身枫红,衬得越发精神,加上高大挺拔,身形却又是修长笔直,长发编成了麻花辫,然后又用木簪盘了一圈固定在脑后,看来是个未及冠的少年,倒也称得上是剑眉星目。

不过这人一身傲气不带掩饰,持矛挺立,却又微扬下巴,连眼梢都是上挑的,横看竖看都嚣张得不行。

 

黄少天看了一圈那是相当不爽,他相信在座的都肯定在默默观察这家伙。

他靠近了一点儿喻文州,跟他耳语:“那个就是昨天传来说,是嘉世挖来代替老叶的?叫什么来着?孙……孙什么?”

“孙翔,据说出自一个叫做越云的小镖局。”喻文州也扭头偏向了他,小声回答。

“啊?什么来着?越云?听都没听过,啧。”黄少天满脸不以为然。

喻文州笑了笑:“自古英雄出少年,又有说,英雄莫问出处啊……少天你第一次现身联盟大会的时候,还不是没人认识你。”

黄少天还是不以为然:“我那能一样吗?能一样吗?啊?”

喻文州只好但笑不语了。

 

他们在说着悄悄话的时候,这八大派的熟人之间,已经场面话说过一轮了。

最后还是冯宪君给扬着笑容,问着陶轩,这位手持却邪的年轻人是?

这才揭开了这次联盟大会的真正帷幕。

 

嘉世自吸纳了叶修,凭着这大总管一柄却邪,挑出了一个“斗神”之名,地盘和势力都迅速扩大,到武林联盟成立之时,俨然已经是八大派之首。

彼时也只有霸气雄图的韩文清能和叶修战个对半。

这种强横的风光,在这个武林,只要叶修一天还是嘉世的大总管就很难改变。

 

然而,随着武林联盟的发展,嘉世却是收敛了很多,一年一度的联盟大会,八大派更替交新的不少,但是坐下来都一副和谐的风范,渐渐就有不少人发现叶修和嘉世的庄主陶轩越发有些貌合神离了,叶修开口的时候也变少了。

终于在这一年,一道通帖,将人逐了出去,看来是相当自信找到的替补者能撑得住嘉世的荣光。

 

叶修成名已久,虽然嘴巴太过真实显得无限嘲讽,但是为人却是磊落坦荡,特别有情有义,倒是很有大侠风范。

技不如人,就多多努力,服气他的人还真是不少。

 

所以相信陶轩在发出那通帖的时候,心里估计也清楚整个江湖都没人信,但是那又怎样?这是他们嘉世的家事。

于是这种凉薄至极的行为也大大方方地公诸于世。

 

是的,凉薄至极,就是稍微看得清楚点,都知道,拳皇是霸气雄图的当家,药师是中草堂的堂主,剑圣也能在蓝溪阁说一不二,可是斗神……

众人皆知嘉世山庄的大总管,何曾知道庄主又是谁了。

人心始终是世间最难估量的东西。

 

冯宪君作为中间人,开了口,陶轩也就乐呵呵地给大家介绍了起来,还请多多担待呢。

不过年轻人就是藏不住气,这寒暄才刚刚完结,张口就挑上嘉世的死对头来切磋切磋。

嘉世的死对头是霸图,但是与其说这两家有地盘上的纷争,不如说纯粹是叶修和韩文清的孽缘。

二人年岁相当,同时冒出,一时之间一北一南,都是声名鹊起。

当时二人难免还有些少年意气,自然会有较劲的心态,哪知道,这一番较劲就这么延续下来了,甚至牵连了二人所在的门派。

 

孙翔手持却邪挽了个花,足尖一点就纵身落到了擂台之上。

在日光之下,却邪浑身流转着一丝溢彩乌光,显得低调却奢华,和它如今的主人这毫不掩饰的狂傲倒是完全不一样。

 

孙翔背对着嘉世的看台,直面对面还坐得稳如泰山的韩文清,嘴角轻挽,露出了一个浅笑,右手握着却邪一举,也算是规矩地朝韩文清拱手一礼:“还请韩前辈不吝赐教。”

 

黄少天坐得身子都歪了,直接靠在了近喻文州的那边,端起了茶碗,用茶盖拨了拨茶叶:“看到了没?看到了没?哎哟,居然直接去搞老韩了,有意思,有意思得很!看看看,看老韩那张脸有没有更黑一点?”说着他还扭头问身后的于锋,“哎,你们谁带了瓜子啊?”

于锋轻咳一声,无视了。宋晓和徐景熙也朝他摇了摇头。

搞得黄少天还一个劲嘀咕“没意思啊看戏没有瓜子嗑”。

 

虽然是很明显的挑衅行为,不过霸气雄图的这位大当家的,可从来都是一如既往地一往无前。

遇到这种时候,除了出战,当然还是出战了。

 

落到了擂台上的韩文清和孙翔面对面站着,眼尖的就发现孙翔居然还比韩文清高一点,不过论起体格,韩文清还真是能抵他一个半。

而且韩文清的神色还是一般肃穆,看上去就特别不好惹。

 

身为霸气雄图的军师的张新杰,此刻也不过是淡然地继续坐着,准备看自己的大当家的怎么教小朋友做人。

 

孙翔也只是眯了眯眼,却邪划出一道圆弧,矛尖轻贴着擂台的地面划拉出一丝火星,已经摆出了起手式。

韩文清一看,就笑了,这端的还是叶修的架式。很多时候他都和张新杰讨论,叶修能被复制吗?现在似乎可以好好地检验一下。

 

韩文清不自觉地回眸了一下,也没真看向张新杰,他的目光甚至其实都没从孙翔身上移开,大概只是一个自己的都没发现的小动作。

 

孙翔观望了一下,率先出手了。

于是韩文清也动了。

他空手上的擂台,他没有兵器,他被封为“拳皇”就是因为他的武器就是他的一双拳头。


 
评论(7)
热度(124)
© 马紫紫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