伤心桥下春波绿,曾是惊鸿照影来。

【全职高手同人】【叶黄】君莫笑 18

*武侠paro,轻松谈恋爱

*一想到老叶暂时被废耍不了帅,我就心塞【滚




18

 

一见到眼前熟悉的门楣,黄少天觉得自己简直有种远游归家的感慨,差点就禁不住要眼眶一热,随即想都没想就撒开丫腿子往前跑了。

叶修慢悠悠地走在后面,瞧他那模样,完全不像个伤势未愈的人,也不知道是要提醒他多注意点还是要赞叹他的活力充沛。

 

经过莫凡那么一打岔,给杀灭了一波吊了尾很久的杀手们,二人的路途顿时变得光明通透,也总算是给了对方一个大大的下马威,一路上被尾随得鬼鬼祟祟的憋屈总算一扫而空。

又机缘巧合,得中草堂的乔一帆出手相助,黄少天的伤势总算是及时得到了处理,后续恢复也非常好,这中间还遇到过一个看上去很冷淡嘴巴甚至有点毒的小镇大夫,却意外地医术精湛。

 

叶修禁不住想起那个叫做安文逸的小镇大夫,冷静得过头,管你绕什么都一针见血,用药都跟他那张嘴那么毒,把黄少天给整治得嗷嗷叫。不过在他那里逗留了七天,却真的恢复得奇快……当然也不排除是某位剑圣身体素质过硬。

想起黄少天一脸不忿地吸了吸鼻子说这安文逸绝对是他见过最让人难受的大夫之二,叶修自然不会问他那个“之一”了,想来除了某位姓王的也没有第二个了。

这一段小插曲,倒是让叶修把那个叫安文逸的小镇大夫给记住了。

 

前头的黄少天已经要一头冲进去自家蓝溪阁下设的分陀了。他受伤之后,还是叶修帮他给蓝溪阁传的讯儿,总算知道现在喻文州他们走到了哪儿。叶修的人找着了,要拿的东西也拿了,自然就是汇合了。

 

守门的人只觉得迎面一阵轻风,人影一晃,还来不及反应,背后也似乎扑来一阵冲劲。

 

“呜哇……”黄少天愣是没想到门口会突然冲出一个人,完全是毫无防备,二人就是迎面撞上了,把他左肩的伤处给撞了个正着,顿时让他忍不住痛呼出声。

 

于锋也是完全没想到居然会突然就迎面来了个人。

给撞了之后听那声音就觉得耳熟,听对方似乎撞到哪儿了,还往后倒了去,于锋连忙伸手将人给捞了回来,定睛一看,果然是他!

 

“黄少?你这是怎么了?冒冒失失的?”

“我去……你……嘶……”说着,黄少天又嘶声了起来,“我靠……于锋你要撞死我了……啊……”

见他这反应,于锋连忙给他上下打量起来,手也跟着在他身上摸索起来:“不是吧?你受伤了?”

“疼疼疼……停停停……别碰了别碰了……肩膀、肩膀那里……”这不于锋一通摸索,就又触碰到了他左肩的伤处,把黄少天给折腾得眼睛都闭起来了,“你这家伙,谁冒冒失失了,还不是你撞的我?”

知道他其实蛮怕痛的,于锋顿时松了手,就拿眼睛瞅着他的神色,正要问什么情况,居然把自己都给弄伤了?那边眼角余光就见到有人了。

 

突如其来的一只手拉着黄少天的手腕,就将人从于锋跟前拉了开去,轻轻用力就拉到自己身边去了。

于锋这才见到后面还跟着人,竟然还是个不得了的人:“叶……叶神?”

 

黄少天还在闭着眼睛给自己缓一缓那被撞到的痛楚,也没空理会他们,一张脸就皱了起来。

叶修朝于锋笑了笑,边伸手拽过袖子给黄少天擦拭额际的细汗边对于锋说道:“少天是受伤了,详细内里再说吧,文州呢?当然还有沐橙了。”

于锋愣了愣神,这才点了点头,给回头将二人引了进去,一边就大声呼叫了起来。

 

这豪爽痛快的该说真不愧是蓝溪阁的人?

叶修不着边际地想着,就轻轻扶着黄少天的手肘,也让他给跟上:“痛完了没啊?有那么夸张嘛?堂堂剑圣还怕痛,说出去能笑死三岁孩童。”

“说得你好像不怕一样?!让我拿冰雨在你身上开个洞看看,你再来跟我说怕不怕痛这个问题啊!”黄少天倏然睁开眼就斜里瞪了过去,说完还忿忿不平地抿了抿唇。

“好好好……是哥的错,剑圣息怒。”

见他忽然这么好人,黄少天满脸狐疑:“你是不是还有后话,别说一半藏一半了,一次说完吧!”

叶修还是挨着他身边轻轻扶着,也就“哦”了一声:“我就是觉得现在到了你们蓝溪阁的地盘上了,总要给几分面子,省得实话说太多,你又不高兴,这不还伤着呢,一怒之下伤口好不了还得赖我,好汉不吃眼前亏嘛。”

“老叶……我现在就想把你扔出去。”

“别啊。”

 

这才就从门口到了内堂,这二人就你来我往的没停过嘴,于锋走在他们前面,耳朵也是不由自主地听着,总觉得似乎有哪里不对,但是又说不上来。

 

听到于锋的声音而出来的不只是喻文州一个,郑轩一冒出来就打算给黄少天来个热烈的拥抱以示挂念。是真的很挂念,黄少天不在,喻文州把他使唤惨了,以前明明还能有难同当一下。

 

郑轩才扬起快要热泪盈眶的笑容要抱上去,于锋就伸出手将他拦住了。

郑轩不解地看了一眼,于锋摇了摇头:“黄少受伤了。”

 

这话一出,大家都吃了一惊。

喻文州快步上去就扣过黄少天的手腕,手指搭上他的脉门给他探起脉息来。

 

黄少天咽了口口水:“那个啥,也没什么大不了,都是皮外伤,现在也好得七七八八啦,真的真的。”

喻文州见真无内伤,这才给松了手,头一偏,目光就落到了叶修身上:“怎么回事啊?怎么伤着的?是谁伤的?”

 

叶修这才松开了轻扶着的手,正要回答,岂料,他的对面,喻文州他们的身后却传来了回答——

 

“是我。”

 

此话一出,在场的所有人都一惊。

 

苏沐橙惊讶地看着自己身旁的莫凡。

就数日之前,莫凡突然拜访蓝溪阁在这儿的分陀,言明要见自己,那会儿的他外伤内伤加一起,似乎也没好好医治过,整个人狼狈不堪,感觉下一刻就要断气似的。

这可把苏沐橙给吓到了,而莫凡也真的是撑着一口气,见到了苏沐橙,人就直挺挺地昏迷过去了。

这也就顺理成章地让蓝溪阁一起给收留了,看在苏沐橙的份上,喻文州还是亲自给莫凡诊治。

莫凡的身体素质不是一般的好,外伤虽然看起来可怖,但是并非关键,关键是那内伤,可得要好好休养一番的了。

这养了几天,都是苏沐橙照顾他,也已经能够下地,看上去跟常人无异了。

 

刚才喻文州还在给莫凡把脉,听到于锋的声音,就率先起来出去了,苏沐橙和莫凡也是迟了一步才跟上。

 

不料一出来居然就是这么一幕让人震惊不已的,所有人的目光都落在了他身上,然而他还是那副面无表情的样子,仿佛刚才那句话都不是他说的。

 

这情况、这气氛……太不妙了。

黄少天看到自家的兄弟于锋和郑轩看莫凡的眼神都不对了,他甚至不敢看看喻文州,就先扭头看向身边的叶修了。

却见到叶修的目光落在了苏沐橙身上,透着一丝安心一丝温柔。他也禁不住看向了苏沐橙,那平素总是和叶修如出一辙能将自己气得跳脚的大美女,如今就是明眼可见地着急了起来,就因为这搞不清楚的突发情况啊……

 

叶修眼看苏沐橙安然无恙,心中某部分悬着的地方也终于落了下来,见这情况实在是突然都要剑拔弩张起来了,他倒是先偏过头去瞅向了黄少天。

 

然而,这一前一后的视线,二人是正好错开了,叶修看过去的时候,黄少天已经撇开了脸,还上前了一步拍了拍手:“事情不是像你们想的那样的,这事……嗯……这事绝对算是个误会!!”

他提了口气,又觉得不知道怎么分说了,然而他一开口,所有目光又落到了他身上去了。

“额……”他有些无语地环顾了众人一圈,忽然回头,“老叶你来说。”

叶修很不给面子地扭头笑了。

 

——

叶修一番说话算是避重就轻,于锋和郑轩他们没察觉,但是喻文州自然是发现得到,只不过他也不说破罢了。

 

一番分说之后,才总算将气氛缓和了下来。

黄少天松了口气,悄悄地偷瞄了莫凡一眼,其实算是有种“你看,咱俩对你算是很不错了吧”的意思,然而莫凡还是那张冰冷冰冷,一丝儿表情都没有的面孔,顿时让黄少天有种对牛弹琴的感觉。

 

众人又说了会话,这才知道于锋是特意到分陀这边接应喻文州他们的,蓝溪阁其他的人马已经先一步赶去这届联盟大会的东主那里去了。

叶修和喻文州对视了一眼,都明了大家都有话想跟对方说,只是现在不是时候。

 

叶修目光转了一圈,伸手拍了拍身边黄少天的手背:“我有些话要跟沐橙说的,你就去给文州瞧瞧吧,你看。”

黄少天还真顺着他说着那顺手一指看了过去,一扭头,就见到自己另一边的喻文州朝自己笑得如沐春风,心中顿时一跳。

 

喻文州接过了叶修的话头:“是啊,少天,来给我看看吧,不亲眼看一下,我总觉得不放心。何况叶神和苏妹子肯定也很多话要说的了。”

 

——

和苏沐橙沟通过后,叶修无言地看着她和莫凡抽了一会儿烟,而苏沐橙也就那般一如平常,莫凡就更不用说了。

于是叶修也就搁下了句“你没事就好”就起身离去,要去找喻文州了。

正好在路上遇到了也是寻他来着的喻文州。

 

二人碰了个正着,也就相视一笑。

 

喻文州比了个手势,给叶修领起了路:“路上都辛苦了。”

叶修跟上他的脚步,也没准备给他继续兜圈子了,索性直截了当:“嘉世发出了那样的通帖,你们蓝溪阁这样子给我俩揽起来真的好吗?”

喻文州回眸就是一个浅笑:“叶神何必明知故问呢?不论是不是注定是有这个缘分,事情撞到了少天面前,他能不管吗?少天是我们蓝溪阁的剑圣,是我们的象征,他要揽起你们两个,我们自然是没异议。何况少天这一伤,也不只是你们的事儿了……撇开这些不说,我个人来说,也是很愿意帮助你们的,嘉世的做法太让人不齿。”

叶修摸了摸鼻子:“你都说到这份上了,哥就不跟你们客气了。”

 

喻文州微微摇了摇头,领着他,很快就到了自己的房间。

 

二人落座之后,叶修就问了:“沐橙偷出来那方子真的可以解她身上的毒?”

喻文州给他倒了杯茶,点了点头:“少天去找你的这段时间我也没闲着,也是仔细给研究了一下,的确是解药,就是需要的药材有点儿麻烦,这一时半会怕且还不能配齐。”

“论毒理,当今武林,你喻大巫盖了戳的事情,我也就放心了。”叶修举起了杯,居然是一副以茶代酒的样子,给谦恭了一番。

喻文州也是连忙举起了茶,一番谦逊:“叶神谬赞了,不就是你无心研究这些罢了。闲话不多话,我也是该替叶神你悄悄了,少天刚才就一直在念叨这事了。”

叶修没过多推却,就将手递过去了给喻文州:“让少天受伤了,抱歉了。”

喻文州一边把着脉一边回答:“这事少天自己不放在心上,那蓝溪阁就没人会放在心上。”

“哦,哥就是觉得这话总要先给你说了。说不说在我,放不放在心上在你们,总之,我是很放在心上。”

 

闻言,喻文州抬眸看了去,就见叶修淡淡地看了过来,一时间居然有些难以识别的感觉。

 

喻文州敛了敛眼神,决定暂时不深究,先言归正传:“听少天提起的,叶神你这情况和苏妹子可不一样。同样是被封了内息,苏妹子是真的完全像是被废了内力一样,她连提气都聚不起来,但是依据少天说的,你可以提气,只是会……”

“我跟沐橙……情况的确是不一样。你看,你能弄懂吗?”

喻文州收回了手,也只是笑了笑:“我试试?”

 

说罢,他就率先起身,上前双手一伸就捋起了叶修的两条手臂,双手成剑指迅速地连点他身上数处要穴。

叶修只觉得呼吸一滞,一口气息顿时堵在了胸口处。

 

喻文州见他的反应,不由得皱了皱眉,随即转到他伸手,运气出掌就贴上了他的背心,真气贴着他的心脉输出来试探情况。

哪知道输送出去的真气却被贪婪地都吞噬了,可是叶修压根是一点吸了他内力的反应。

喻文州一惊,连忙撤掌。这一撤掌却不很难,那股吸力居然并不纠缠,他不禁又狐疑了起来。

 

“文州?”叶修似乎还是难受,开口的气息都有点弱。

喻文州再次回到他跟前:“可否请叶神宽衣?我想……再仔细一点。”

 

面对卸下了上衣盘腿坐在卧榻上背对着自己的叶修,喻文州掏出了自己的金针。他点燃了油灯放到床榻旁的矮几上,手一翻就将针包平顺地摊开。

他取出其中一根放到灯火之上炙烤了一会,才摸上叶修的脊背,颈项下脊骨上的第一个大穴刺了下去,随后他一手取出了三根,同样在灯火上轮流炙烤着,另一手聚起真气,就跟刚才一样贴上了叶修的背心。

 

真气果然被贪婪地再次吸走,喻文州目不转睛地盯着,少了衣物的阻隔,他能感觉到掌心之下贴着的叶修的肌肤上似有什么东西在游走。

他脑内浮现了个大概的猜想,随即倏然撤了掌,另一手三针连下,都刺在了真气运行的要穴之上。

这时,他看到有什么东西在叶修背上微微隆起,飞快地窜动起来,顿时再次手起针落,又是下了两针。

他手里还捏着一根,捕捉着那诡异地隆起游走的方向,这最后的一根自然是瞄准了“它”。

 

叶修一声不吭,但是却是轻颤着,背上渗出了薄汗。

喻文州知道他支撑不了多久,也一咬牙,盯准了就要刺下去。

只可惜在金针到前一瞬,那隆起却是刹那之间消失无踪,仿佛从未出现过。

喻文州顿觉不妙,果然叶修就是一声闷哼,转头吐出了一口浓稠的黑血,随即咳嗽了起来,就软倒在卧榻之上。

 

喻文州心下大惊,连忙将金针尽数撤了,上前就将人扶了起来,关切地叫喊着:“叶神?”

叶修抬了抬眼:“还行……”他见喻文州出现了从未见过的为难神色,不由得问,“连你也弄不懂了?”

喻文州摇了摇头:“不算是,也不算是……”

叶修笑了:“喻大巫说话就别这么拗口了,直接点?”

“我有眉目,但是并不确定,毕竟术业有专攻……我想在这个范畴上还得请教一个人。”喻文州道。

叶修缓了缓,才抬手擦了擦嘴:“姓王那个嘛?”

“正是。”


 
评论(8)
热度(185)
© 马紫紫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