伤心桥下春波绿,曾是惊鸿照影来。

【全职高手同人】【叶黄】君莫笑 17

*武侠paro,轻松谈恋爱

*质的飞跃啊




17

 

这条路,他还记得,当年还是苏沐秋带他走过一遍又一遍,直到深刻地记住,就算赶着夜路也不会搞错方向。

背上有着缓慢蔓延开来的温热湿濡感,叶修知道这是黄少天流出的血,即便做了紧急处理,也真的只是应急而已。

黄少天的体温一向是偏高一点的,手脚都比其他人要暖和,可是叶修感觉得如今在自己背上的他却慢慢流失这种温度。

那浅浅的呼吸失去了平常绵长的节奏,杂乱地喷洒在自己颈项间,让他情不自禁就加快了步伐。

 

黄少天觉得自己意识开始迷糊了起来,就将头伏了下来,贴在叶修的肩膀上,轻淡地说了句:“急啥啊,别颠着我啊,我又死不了。”

叶修一手扣着他的手腕,另一手绕后托着他的身体,这会儿拉着他往上托了托才回了话:“那也要快的吧,不然哥不是被你糊一身血。”

黄少天有些虚弱地笑了笑:“不是便宜你了。”

 

出了树林,就见到那熟悉的破庙了。

叶修背着人进去,才刚圈着黄少天将人放下,就听到了脚步声由远而近。

 

“一帆,在这里歇会吧?我们都走了这么久了。”

“好啊。”

 

叶修也不知道这会儿来的是什么人,他和黄少天现在这境况也容易引起不必要的误会,还是先藏起来比较稳妥。

于是他连忙拉过黄少天的手,环上他的腰,下意识提一口真气,胸口却是一阵刺痛。

 

他是被封了内息,不是丧失内里了,只是不能用了。

刚才的乱斗中,在烟雾中他略微试了试,仅仅只是带开莫凡就一阵血气翻涌的了。

也是不到他不信邪,可是他也不能不试着一搏。

 

察觉到他的停顿,黄少天抬起了眼眸看他,正要说什么的时候,叶修已经环抱着他提起跃上了横梁躲藏了起来。

 

“一帆,你说我们究竟迷路到什么地方去了?”

“应该就是附近了,只是山林小路走岔了罢。”

 

两个年轻人踏着月色进了破庙,一边继续聊着他们迷路的话题。

观看衣饰打扮,依稀能辨认出来是中草堂的人。

 

叶修强提一口气带着黄少天上了横梁,之前混战中还没完全平复的气血翻涌,背着黄少天一路赶来更是催谷得更加厉害,现在抱着黄少天躲在横梁之上更是胸口一阵翻滚疼痛,让他一瞬间眼前甚至黑了一黑,喉头一阵甜腥冒起,逼得他强撑起精神头,硬是将这口腥甜给咽了回去。

可惜来势太凶,还是有一缕血丝顺着他的嘴角缓缓溢出,他甚至无暇理会。

 

这时,一只略显冰凉的手轻拂了过来,轻柔地替他擦拭掉嘴角的血迹。

叶修下意识抬手握住了对方的手,眸光一转,就对上了黄少天的双眸。

 

这平时走路说话都喜欢微微昂起下巴,带着一点儿小嚣张,嘴巴一张就很难停下来,让人不知道是自己耳朵遭罪还是他精力过剩的家伙,如今却是因为失血有点多,苍白了一张脸,带着掩饰不了的虚弱靠在自己怀里,显得奇诡的安静和乖巧。

现在被自己握住了手也不抽回去,可能也是没力气了,就只是倚在自己身上,勉力仰着头,拿那双近看更是大得离谱的眼睛一错也不错眼地看着自己。

 

叶修不知道他自己有没有意识到自己目光中透露出的情绪,多半是不知道的了吧,这家伙一向藏不住。

自己都被开了个洞了,还来心疼我吐这么一点点血……

 

叶修觉得有点想笑,但是他牵扯不动嘴角,目光也没办法挪开,他心中一阵一阵悸动着,为了什么……自己不可能不知道。

他没有意识到自己已经用力地握紧了掌中那只比平常要冰凉的手,拉着那给自己擦拭掉血迹的指尖贴上了自己的脸颊。

见到对方居然愣住了,叶修的眼底就禁不住透出了一阵阵笑意。

 

进来的两位来自中草堂的少年,已经打量过大概的情况,开始决定真的歇歇脚,就开始在周围拾掇一下能暂时用来起火的物什。

这一动静总算将横梁上的二人的注意力转移了开去。

 

“我们这次第一次出门居然还迷路了,希望不要耽搁到联盟大会的时间,不然得被嘲笑了。”其中一个少年这么说着。

另一个被叫做“一帆”的少年温柔地笑了笑:“还好吧,算着时日,应该不会耽搁,这会儿我们大概也只是天黑了摸不着路,天亮了就好。”

那少年又说:“这次也是我们第一次被带去联盟大会呢……一帆你紧张吗?”

一帆依旧是笑着,人已经走到了叶黄二人躲藏的横梁底下了:“紧张啊,不过当然不够你紧张了,你是堂主最看重的新生代弟子,我也不过是叨光,拽了个衣摆跟着罢了。”

“连你也跟着他们一样来取笑我了……”

“哈哈哈……”

 

一帆听同伴的语气开始委屈,就回头准备多说几句好话,哪知道一回头,就感觉有什么滴落在自己脸颊上。

他还抱着拾掇起来的能烧起来的东西,有些错愕地抹了抹脸上的东西,凑到眼前一看居然是一抹殷红,当即惊讶地抬头看去。

 

他这一抬头,正好对上了叶修低垂下来的目光,二人的视线撞了个正着。

 

“一帆?”少年听同伴突然没了声音就喊了一声,也没太在意。

一帆连忙收敛了心神:“我这边好像差不多了,你那边找够了吗?”

 

他也不是特别清楚自己为何没想呼叫同伴,告诉他这破庙里居然还藏着其他人,而且还是受伤了的人。

这种情况不明躲在暗处的人怎么样都觉得是图谋不轨吧?可是他却没有将横梁上的二人说出来,反而装没发现。

 

看着升起了火,火光慢慢着凉了不大的小破庙,一帆还是若无其事地跟同伴有一搭没一搭地聊着天。然而他的心思就不禁转到了横梁上躲藏着的二人,刚才那滴血,说明是有人受伤了,这么躲着也不知道处理了没?

他也不是很懂为什么自己替这么萍水相逢毫无关系的人担忧起来……大概是因为只那一眼,对方的目光太磊落坦荡了?

 

“英杰,你看,我们待会儿还是分头到附近踩踩点吧,你不是怕会耽搁了么?我看今晚月色还是很明朗的,应该可以让我们周围探探路。”一帆如此提议。

英杰拨弄了一下火堆:“也行啊,那我们待会儿还在这里碰头吧?”

一帆笑着点了点头:“那就一个时辰吧。”

“好。”英杰也笑了。

 

两位少年这么约定着,然后灭了火种,就各自又乘着月色分了头。

 

叶修抱着黄少天还是躲在横梁上,怀中的黄少天已经闭了眼伏在他怀里,没有多余的精力了。

刚才那一眼,虽然短暂,但却让叶修觉得那叫“一帆”的少年并不会戳穿他们。

后来听他们这么说着,他又隐约有了点想法,所以他也就不先赶着下去。

 

果然,二人离去没多久,一帆又折了回来了,径直就来到了横梁之下。

他抬头,朝横梁位置拱手作揖:“二位……现在可以下来了。”

 

——

破庙里并没有再生火,怕火光会引来不必要的麻烦。

一帆帮着叶修将黄少天放到了月光明亮的地方,好方便自己替他清理伤口和包扎。

 

看着这个素未谋面的少年自他们二人现身以来,也不问他们的身份,见到黄少天情况真的相当不好,反而急着让先处理了这伤势。

冰雨和千机伞如今都背在叶修自己身上,两件当世名器在他背上互相偎依着,而冰雨剑的主人现在则是意识不清地躺在自己怀里。

叶修看着眼前这少年翻出了行囊中随身的伤药和布帛,之后就麻利地上前解起了黄少天的衣衫。

 

“一帆吗?贵姓啊?”叶修开了口。

“免贵姓乔,那你……”乔一帆忽然住了口,他忽然想到,对方也不知道是否方便透露自己的身份,于是就沉默下去了。

叶修又问:“你是中草堂的?”

乔一帆点了点头,随即发现黄少天的里衫已经被血糊住了,如今牢牢地粘在伤口上。

 

叶修也很快注意到了他停手的原因:“你放手处理吧。”

乔一帆一愣:“你……你信得过我?”

“你不也信得过我?”叶修反问了起来,带着一丝笑意。

 

乔一帆呆愣了一会,随即腼腆地笑了笑,顿即翻出自己带在身边的一小瓶药酒,沾湿了布帛就在黄少天伤口周围擦拭起来:“你放心吧,我这些都是咱们中草堂门人随身带着的伤药,咱们中草堂……”

“有你们堂主镇着,还真就差去卖药了。”叶修截断了他的话头,一脸促狭。

乔一帆也不生气,反而羞涩地笑了笑,也不耽搁手上的动作,只是想,大概对方也是江湖人物,不然咋那么清楚呢?好像算是开他们堂主的玩笑来着了?

 

许是被刺激到了伤口,昏睡过去的黄少天无意识地挣动了起来,发出了数声闷哼。

叶修连忙将人抱紧,制止了他的挣动,低头贴在他耳畔轻语。

乔一帆也没听到说的是什么,只是这般亲昵的举止倒是清清楚楚地看在眼里,他略有诧异,但是却不会多说什么。

 

“接下来,我将里衫粘着的部分撕开,麻烦你将你同伴按牢了。”

叶修点了点头,乔一帆也点了点头,就动起手来了。

 

黄少天当即很诚实地痛哼起来,本能地挣扎起来。

叶修双手环着他,牢牢地抱住了人,低着头贴着他的脸颊,似乎一直在他耳畔絮语。

乔一帆手法很快,掀开了粘着的沾血的里衫,他又迅速地洒落了药粉,刺激得黄少天又是一阵痛楚。

他手里该干什么一直没耽搁,但是眼眸却总是禁不住打量面前这二人的一举一动,不知怎么地就联想到自己的好友——高英杰。

 

帮着给黄少天做完了包扎,乔一帆收拾了东西,看叶修替怀里的人穿上外衣,就先开了口:“那二位如果是不想碰着其他人,趁我同伴还没回来,就尽早离开吧。”

叶修点了点头:“你真的不问一句,帮完这个忙就走了?”

乔一帆站了起来:“那你说吗?”

叶修笑了笑:“我姓叶,刚听到你们要去联盟大会吧?有缘会再见的。”

 

——

那之后的乔一帆愣神好久,人明明已经离去多时了,估摸着时间,高英杰也应该快回到这里了。

联盟大会……姓叶……调侃他们堂主……

不会的吧?没这么凑巧的吧?那受伤的那一位又是谁??


 
评论(8)
热度(224)
© 马紫紫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