伤心桥下春波绿,曾是惊鸿照影来。

【全职高手】【叶黄】君莫笑 16

*武侠paro,轻松谈恋爱

*的确是莫橙

*虽然我有时回复有时不回复,都是游戏的锅,大家我还是爱你们爱的不行,请你们也继续爱我【喂



16

 

小莫觉得很吃力。

虽然交手次数不多,但都是巅峰对决。他早知道这个看上去年岁不大的所谓剑圣绝非浪得虚名。只是初次交锋之后,甲叔明明有跟他说过,这剑圣的风格绝非是这般狂放不饶人的。

他数次想要脱出重找机会,全都被阻截了。

 

小莫自然是不知道,他这边有人跟他分说过黄少天,黄少天那边也自然料想得到第三次交锋还会是他,当然也会研究于他。

叶修跟黄少天一起研究过,这杀手的风格似乎并不擅长正面对决,但是却精善于伺机一记绝杀,对于隐匿和时机的把控非常之好。

 

“只要他现身了,你可以试着将他强留于跟前,正面强攻,不给他脱离的机会。”叶修这般说。

黄少天那会儿嘴里还是叼着草,流里流气地上下晃动着,抬着眼看向了天:“呵,还有人比本少更懂伺机?”

叶修坐在他隔壁,伸手就拽走了他叼着的草放进自己嘴里咬着:“你那叫偷鸡好吗?”

“什么?你说啥?”黄少天略显夸张地掏了掏耳朵,斜里瞪了他一眼,“你那才叫偷鸡,本少一向光明正大得很!有本事就不要露出破绽被我抓到啊!”说着,他眼珠子转了一圈,露出了自信的微笑,“不过嘛,正面强攻,和你比划的时候倒是经常的事情,还行。”

 

那时候,叶修没接他的话,省得他又喋喋不休起来。

如今,他撑着逝去的挚友的家族数代下来的心血,目不转睛地看着眼前的缠斗。

显然,这身手不凡的杀手也招架不住黄少天这一番抢攻,还尚算能耐,起码有数次尝试脱出,虽然都被阻止了。

对此他倒是不会低估对方的实力,只是他更相信黄少天的实力。

眼看对方已经开始左支右拙了,看来的确是不擅长正面久斗。

这一轮快攻看来是凑效了。

 

小莫觉得自己的确是已经有些支撑不住,他能感觉到自己与对方的差距。

这一分神,让他身形一岔,那散发着森然冷意的剑锋就如影随形地贴了上来。

 

黄少天嘴角逸出一抹笑意,身形挺动贴上,手腕灵动一翻,眼看剑锋就要贴上对方的颈项了。

他自是不会对要杀自己的人留手了。

 

小莫从来没觉得死亡是离自己这么近,这一瞬间他脑海闪过了那个人的美丽的容颜,那人的一颦一笑,他并不想死,至少他还想再见她一面。

倏然之间,一向万事无感的他,第一次产生了要活下去的强烈意识,催生他激发了自己的潜能。

他眼看躲不开,索性自己执着柳叶薄刃主动上前格挡。

 

黄少天也是料想不到他会由此一反应,略微吃了一惊。

只听“叮”的一声脆响,柳叶薄刃斜里紧贴上冰雨的剑身,而冰雨的剑锋也已经触到小莫的锁骨了。

 

两条身影骤合骤分。

一旁盯着叶修的甲叔也不禁身子向前倾了些许,叶修在一旁还是躲在千机伞的伞翼之后,握着伞柄的手却是微微施力了起来,隐见贲起的青色脉络。

 

小莫知道自己拼着生死一线一赌是赌对了,黄少天这一剑他是挨了,但是柳叶薄刃给自己格挡了一下,他主动凑上前也错开了对方瞄准的位置。

他逃过了被冰雨一剑封喉,但是也在左肩留下了深可见骨的剑伤。

然而还不够、还不行,对方肯定还会缠上来,所以他刻不容缓地就继续往前。

趁着黄少天尚未回身,机不可失!

 

黄少天又是吃惊又是禁不住赞赏,这人置诸死地而后生,反而拆解了这一险境,可惜……立场不同,就不怪他不容情了。

他料定对方肯定借机隐遁,而且刚才他已经重创对方了,于是这一回身想都不想就是一道凌厉剑气纵横而出。

 

小莫感受到迫力,已经被剑气扫到,顿时身影一顿。

这么一瞬间,已经够让黄少天一个纵身越过他头顶落在他面前。

面前的冰雨再次夺命而来,他下意识疾退,连呼吸都几乎忘却,心下第一次体会到什么叫做一片冰凉——怕是躲得了第一次,躲不了第二次。

 

一旁的甲叔也是紧张了起来,背身的手已经打起了手势,准备小莫一死,黄少天一招得手的瞬间就撤个干干净净。

 

黄少天这次却不似先前挂着自信的笑,他手下不留情,眼中却透着一丝惋惜。

小莫只觉得被伤及骨头的锁骨痛得他脑海里全都是她的一言一语、一举一动,眼睛却牢牢地锁在面前这即将诛杀自己的人身上。

 

小莫昔才中了一剑,从锁骨直过,贴着颈项伤了左肩,也将他的衣服领口都划破了。

近在咫尺的这一刻,从他领口滑出了一颗玉挂坠,随着他的举动飘荡在空中划出了一道圆弧。

那玉挂坠闪映着月光,晃出一道流光,晃了黄少天的眼,也晃了叶修的眼。

 

那是……

黄少天的目光不期然地就落到对方被蒙得一片严实的脸上,自然只对得上那双看似毫无感情的双眼。

他猛然想起了当初苏沐橙大喊的那一声“不要”,未及反应,他的剑势已经出现了迟疑。

 

“少天!!!!!!!!”

 

一声不似那人平时淡定的急切呼喊叫回了黄少天的注意,然而高手交手之间哪容哪怕一眨眼的分神和迟疑。

就连小莫自己,见到空隙出现,也是未及多想,本能就持着柳叶薄刃,一脚蹬于地上打退退势同时再次欺身上去,钻着空隙错开了剑锋直取对方怀中空门

黄少天一惊,也是连忙回剑相挡。

 

这一变数让甲叔喜出望外,想不到小莫居然真能重创剑圣!然而他正要有所动作,一旁的叶修却是手抽着伞柄,调转了伞面突然攻向了他!

甲叔也是没想到这个据说已经内力全无的斗神居然还敢主动出手!刚才他仔细留意过对方的吐息,确实是毫无内力的样子。

他只见到宽大的伞面挡住了小莫和黄少天的身影,他料想叶修定是后劲不继的,决然也迎上前出手。

 

岂料他出手的时候,对方却是猛退了。

伞突然收了起来,伞尖却是瞄准了自己。

甲叔禁不住一顿,却见伞尖出现了诡异的洞口,他察觉到不妙的时候,耳边已经听到了“砰”的一声了。

 

随着一声巨响,一阵浓厚的烟雾迅速蔓延了开来,霎时之间就把已经现身的四人的身影全部吞没了。

这时,突然一声大喊——

 

“还愣着干什么!还不动手?!”

 

窸窸窣窣的响动藏在烟雾里此起彼伏着,烟雾尽散之际,被引出来的杀手们却发现原先是小莫和黄少天的地方躺着已经断气的甲叔,胸口已经被炸烂。

 

“叫你们出来就出来,还真是听话得很啊!”

 

众杀手下意识循声仰望而去,就见黄少天横剑从他们头顶飞扬落下,伴随着渗人的剑气。

他们被骗了!!谁?是谁模仿了甲叔的声音?连他们都给骗过去了?!

 

要清扫这么一群已然猝不及防的杀手,对黄少天来说不是难事,难的只是他刚才已经受了伤,可是被小莫也在左肩上开了个窟窿啊。

可是他催动了真气,剑影纷飞而至,使出了“剑定天下”。

 

刚才的一瞬间,小莫捕捉了黄少天的空隙,成功地重伤对方,然而他自己也被虽然回剑不及但是却一掌拍出的黄少天给震开,显然已经伤上加伤了。

刚才情况突然生变,他也是没想到这个叫叶修的男人居然会将他带出站圈,如今自己躺在地上,艰难地支撑着自己坐了起来,那男人还撑着伞站在他隔壁,目光一瞬也不瞬地盯着那边的战况。

 

忽然,一药瓶丢了过来,落在了自己的怀里,小莫不由得抬头看向了叶修。

 

“名字?”

“……莫凡……”

 

“你颈项上那挂坠,是她亡兄的遗物,他们兄妹的是一对,对她来说极为重要,既然她给了你,想必已经认了你了。”

 

虽然对方没有明说,但是莫凡却听懂了,猛然就是心头一震,更是瞪大了双眼看着叶修了。

 

“你的组织显然容不下你了,也必不会放过你,如果你对她有真意,就活下去,寻找自己安身立命的空间。”

 

莫凡下意识地颤着手摸向自己的颈项间那颗温玉:“……那我该如何……”

“从来杀手脱出组织,不是你死就是它亡。”说罢,叶修已经收起了伞迈开了步子。

 

莫凡撑起了身子看了过去,“剑定天下”的剑势笼罩了所有人,翻飞的剑影太快,已经捕捉不到,只看到一丝一缕的幽蓝光芒跟闪烁的萤光一般。

风吹云动,遮蔽了明月,那丝丝缕缕的蓝光就更明显了。

 

随着叶修一步又一步,莫凡见到了有人陆续倒下了。

 

剑定天下。

一步、一剑、一杀。

冰雨剑锋芒所及,剑光幽艳夺目,宛如一场蓝雨。

蓝雨过后,无人生还。

 

一时蔽月的云朵飘散了开来,清亮的月辉穿透过婆娑树影,照亮了这一方之地,还站立着的人只余黄少天一人。

冰雨剑上无沾染一丝血迹,清辉落到剑身之上,依然如幽兰一般出尘。

剑的主人却是轻喘着气,呼吸已乱,被伤的左肩噗噗往外冒着血,额际密密麻麻都是蝇头汗珠。

 

在他不得不拄着剑身支撑自己之前,叶修已经来到他身边,伸手将他揽过,抱入怀中:“在哥面前硬撑什么呢?还不知道你的老底么?”

黄少天也的确已经无力支撑自己了,就倚在他身上:“那家伙呢?”

“死不了。”叶修稍微扶过他的颈项,将药丸送到他唇边,“吃下去。”

 

黄少天勉力咽了下去。

叶修给他点住了大穴,暂时阻止了血流失得太快,收好了他的剑,挪了千机伞的位置,就将人背了起来。

没再看莫凡一眼,就留下这一地死尸,快步离去。


 
评论(13)
热度(140)
© 马紫紫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