伤心桥下春波绿,曾是惊鸿照影来。

【全职高手同人】【叶黄】君莫笑 15

*武侠paro,轻松谈恋爱

*恋爱还没谈上,太不像我了【。



15

 

掌柜的发现那天牵着马,出手大方的两位客人,三天都没从厢房出来后,就觉得不对劲了,立马使人去看看,才发现这二人已经消失得无影无踪了。

掂量着人家付了五天的钱,还留下两匹马,掌柜的就决定当没事发生了。

 

“唉……兜兜转转,兜兜转转,结果还是要靠两条腿来赶路。唉……”黄少天背着剑,身上也没别的了,走在前头,嘴里叼着跟长长的茅草,晃荡着唉声叹气起来。

那日在苏家旧宅好好地休息过后,他整个人就又静不下来了。

二人的包袱不多,都在叶修身上背着了,这会儿有点日头,他就将千机伞当做一般的伞来遮阳了,不紧不慢地走在黄少天身后:“看你这给娇惯的,走点路怎么了?走过这一段,下一段就还是骑马,走多几步累不死你。哥现在这么羸弱都没唉声叹气的呢。”

 

黄少天哼笑了一声,取下了嘴巴叼着的茅草,捻着在手里拂弄了起来:“你这个粗胚子能跟我比吗?我这才不是什么娇惯,我这是有追求,追求懂不懂?追求的是什么?你又懂了吗?能更舒坦一点的时候为什么要劳累自己啊?哎,说了你也是不懂的罢,你这人什么东西都能吃饱肚子,什么地方都能躺下就睡,也不知道是怎么个回事,野草都没你这么随便。老叶啊,做人呢,还真不能这么随便的你知道吗?该讲究的时候要讲究,该计较的时候就要计较,像我呢,我就是……”

 

由着黄少天自个儿在前头长篇大论了起来,叶修也不打断他,省得他还起劲了,就随得他去说,说够了说累了就会住口了。

 

借着去取千机伞的当头,他们总算是将一直盯梢的人甩脱,尔后一记回马枪,原路返回了客栈,又从这边折回去了。

总算是争取了点空隙时间,不过叶修和黄少天都不过于乐观,毕竟这个杀手组织相当有名,自然会有一套独特的追踪方法,想必很快就能跟得上他们的脚步。

再说了,他们也没有刻意隐藏行踪。

 

其实就叶修的想法来说,他也并非避战。对于这伙收钱买命的人,为什么不去盯着原先暗杀失败的目标苏沐橙,反而跑来吊着黄少天的尾巴?关于这个问题他还是没想透,上次的袭击接触得太短,得不出什么有用信息。虽然楚云秀还是倾向是来买他的命,可是叶修自己并不这么想,不排除有这么一点的可能性,但是他不觉得这是真正目的。

与其一直这么不明不白地靠猜,其实按照叶修一贯的行事风格,他倒觉得不如再来一战,多些接触,说不定能得到更多信息。

 

只是现在不比从前,现在的自己,在这种场面中会是黄少天的负累。

黄少天的实力固然毋庸置疑,但是高手过招,毫厘之差足以致命,所以他比以往都来得谨慎一些。

如果对方真的是因为某些原因盯上黄少天的话,那上次只是试探,终究还会来真的。在此之前,确保己方的状态和消耗对方的状态,都是需要确保的。

 

叶修知道,黄少天自然也是认可了这样子的做法,就等着以逸待劳了。

 

渺无人烟的山林小路上,除了雀鸟鸣声,就只剩下黄少天那唠唠叨叨的连篇累牍。

叶修正想要不要阻止一下他的时候,黄少天忽然就闭了嘴,停下了脚步。

 

叶修没有停,就走到了他身边去,宽大的千机伞将二人都笼罩在伞荫之下了。

就见黄少天闭上了双眼,额际渗出薄汗,似乎有点儿不舒服了。

 

叶修撑着伞瞅了他一会,将千机伞靠到肩膀上,歪着脖子夹着,腾出手去取水壶,一边问:“咋啦。”

“别跟我说话,我有点晕。”黄少天还煞有其事地抬起了手。

 

叶修一下子笑了出来,低沉的笑声带着些许沙哑,此刻的黄少天闭着眼睛,就觉得自己听得特别清晰。

简直带着十二万分的嘲讽。

他一下子就睁开了眼,怒瞪过去。

 

哪知道他一转头,就见叶修将水壶举到他跟前。

叶修目光轻扫,用眼神示意了一下。

黄少天没接着发作下去,只是翻了翻眼睛,目光又撇了开去,抬手取过水壶喝了起来。

 

叶修这才说话了:“这正午的日头正毒辣着,你晒得这么痛快还不歇一口气地说了那么多,哥真是佩服得不得了。对了,少天,你数得出来你这是第几次因为话太多将自己说晕了吗?”

“叶修!!!!单挑!!!!”

“你信不信我让树头说故事的人分一天三段说堂堂蓝溪阁的剑圣欺负一个手无搏鸡之力不会武功的人?”

“卧槽!!!!谁欺负谁呢?!”

 

——

依旧是荒山野岭,不是常规道路,平时大概也就一些熟悉周遭地形的本地居民赶时间的时候冒险走一走的小路。

日落西山,夕阳遍洒,洒落一片血红。

 

杀手得要有耐心,能够隐蔽气息,能够寻找最佳的偷袭位置,也要能等得到最好的时机。

他们都是杀手里一流的杀手。

而他更是百里挑一的,天生就是吃杀手这行饭的,不然组织也不会把他视作王牌。

 

他们接生意,要杀的对象从来不缺一流高手,但是他们都能成功。

全都是从不硬拼的结果。

 

可是这次,只有这次,跟以往的“工作”都不一样。

 

他从有记忆以来就在这个组织里了,第一次杀人也不太记得起是几岁的事情了,更加不会留意自己都杀过什么人。

但是他现在有了不想杀的人,现在,因为那个不想杀的人,对眼前的目标也起不了杀心。

如果他杀了眼前这目标,那人会怎样?

其实他不是很懂,但是潜意识里,他觉得眼前这男子是不能杀的。

 

之前因为他不想杀那人,导致她被人救走,现在组织派了另外的人盯着,却找不到机会。

组织已经在怀疑了,怀疑他,怀疑他的忠诚心,所以他现在被命令来杀眼前这个人。

虽然他不觉得自己就应该对组织有什么忠诚心,忠诚心是什么他也不是特别懂。

 

总之,组织似乎是因为不信任他了,反而让他来杀眼前这男人。

黄少天,据说是江湖上响当当的人物,理应该是惹不起的人。

自己和他交过两次手了,的确不同一般,绝对不是以前杀过的那些所谓一流高手的层次。

如果那些就是一流的话,这个人就肯定是超一流。

他丝毫不敢大意,虽然他真的无心杀他。

 

组织在失掉他们两的踪影之后,很快又被“甲叔”追踪上了。

甲叔是老资历了,专擅追踪布置,负责每一次的协调统筹。

这一次又盯上那两人之后,甲叔很快就推测出他们的路线,在这里让他们布下天罗地网。

 

“小莫,好好干。”甲叔拍了拍他的臂膀,这么跟他说着。

可是他没忽略他眼底深处的寒光。

 

一回神,那个黄少天已经进入视野范围了。

还是一如既往地聒噪,与他同行的那个叫做叶修的男子,还是不紧不慢地跟着。

他可从来不知道人是有那么多话的。

 

日渐西斜,随着太阳西下,明月从东边冉冉升起。

终于,到了逢魔交接的一刻,夜色说来就来了,端的是骤然而来的昏暗。

 

最佳时刻,最佳位置,他出手了。

他一直是作为先锋出手,能先伤了对方也便够了。

这是他们习惯使用的套路了。

对他来说,要伤一个人并不难。

 

出手的一瞬间,他觉得那个叫做叶修的男子仿佛朝他看了一眼。

随即就觉得不可能,自己怎么会被率先识破?一定是错觉罢了。

然而眼前突然绽出一片清冷之光,仿佛银月清辉。

明月明明还没有高挂,月光还未到最明亮的时候。

 

意识到不妙的时候,他猛然抽身。

他才退,那片清冷之光带着说不出的冷冽在自己门面扫过,剑气凛冽,他只觉得额头一痛,许是被剑气伤着了。

他也已经无暇顾及了。

 

眼前的目标,这个叫做黄少天的男人,已经拔出了他的佩剑。

这把叫做冰雨的剑,第一次他就见识了半面,现在总算得窥全貌。

 

冰雨剑出鞘,并非格挡偷袭者,而是直取偷袭者,仿佛他早已料到,等待这一刻已经很久。

这一剑没有得手,逼退了偷袭者,也逼得他现身。

浅蓝色的剑穗在空中画出一朵蓝色圆花,黄少天持剑而立,微微一笑:“等你们很久了,第一次,冰雨未曾出鞘,第二次,并非直接交锋,现在是第三次了,冰雨已经出鞘了,你们有觉悟了么?剑圣的冰雨剑……你们以为是随便对付个三脚猫都会出鞘的吗?”

 

果然还是话很多,然而已经没有了退路。

其他所谓的“同伴”没有现身的意思,那就是要他先下这个剑圣一城。

他只能一战。

双手一翻,柳叶薄刃滑入双掌,不是攻上去,却是退。

 

黄少天与他两次交手,似乎估摸出他的一点儿路子,此刻当然不容他说退就退。

“哪能是你说要退回调整就是退回调整啊,兄弟。”话音没落地,黄少天已经提剑抢攻,封了对方的退路。

对方见被识破,无路可退,只能硬着头皮和攻上来的剑圣缠斗,伺机再找机会。

 

冰雨剑乃当世名器,轻灵洒脱,剑身兀自带着一丝若有似乎的幽蓝微光,端的是清丽无匹。

神兵利器自有自己的风采,如果不是对方的兵器是柳叶薄刃,打造得柔韧纤巧,要是一般长剑短剑,怕且早就被冰雨所断,被黄少天击杀于剑下。

 

甲叔一直目不转睛地看着,不由得暗暗心惊。

只这么一会,他就知道了,他们这群人,除了小莫尚且能与这个剑圣过招,其余都不够看。

当然这是指单打独斗的情况了,他们是杀手,是群狼,从来都不玩儿单打独斗的。

而此次,也不意在要杀黄少天,他们又没收过买黄少天的命的钱,不过是一次试炼。

 

之前的苏沐橙都已经内力全失,等同于被废武功,但是他们却一路三次都棋差一著。

如果不是苏沐橙特别会躲,甚至能反侦察他们的行踪,那就是有人刻意为之,告诉她要往哪逃才能逃得掉。

嫌疑人已经在眼前了,然而主上爱才,不舍得直接格杀,索性来试探试探。

 

如果小莫真倾慕于苏沐橙而徇私,那么他对救下苏沐橙的黄少天……

不,才不是什么试探试炼,分明就是借刀杀人。

甲叔眯了眯眼,主人已经起疑,所以疑人勿用,他早就有了铲除小莫的心,却因着那些撇除不了的恶劣心态,选择了这种方式。

 

“老甲,你就看着点,如果小莫临死还能带来了点贡献……瞅着如果能杀得了黄少天的话,就杀了吧。虽然没收钱,但是也值了,剑圣的人头,足够让吾等扬名立万啊。”

 

千般心思都是转瞬之间,甲叔丝毫不敢怠慢,他眼睛虽然盯着小莫和黄少天的颤抖,人却悄悄地到了叶修的身边。

 

“叶神,不得已,请你和我一起静静旁观吧。相信我虽然不才,要杀如今的你,应该也不会很难就是了。”

他们早就查明这个男子的身份了。

斗神,甲叔相信没有人不忌讳他,即便他昔日的栖身门派逐了他出来,还说他如今已经被废武功,可怎知道是真是假?

叶修一向狡猾得很,况且毕竟是斗神。

 

叶修不知道什么时候给自己找了个远远观看的位置,静静地呆着。

已经夜幕降临了,他却还是撑着千机伞,也不知道究竟图的是遮挡什么。

千机伞很是宽阔,他就躲在千机伞之下,闻言也没什么太大的反应,只是“哦”了一声:“别紧张,你们杀得了他再说。”


 
评论(11)
热度(139)
© 马紫紫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