伤心桥下春波绿,曾是惊鸿照影来。

【全职高手同人】【叶黄】君莫笑 14

*武侠paro,轻松谈恋爱

*关于苏沐秋的时间线有稍作调整



14

 

取下千机伞后,叶修也不急着离开。昨夜他们基本算是没怎么休息,现在倒是能确定没人暗中窥视着,倒不如在这里逗留多一会儿,好好休息。

二人在残破颓败的院落中生起了火,准备吃点干粮。

 

千机伞就摆在叶修身旁,暗格里还附带着皮革制成的束带,可以将这把大伞稳妥地背在背上。

黄少天的视线一直往那兵器瞄,这玩意目测跟原来叶修使的战矛却邪差不多长短,真是太让人感兴趣了,他相信只要是学武之人,都不得不多看几眼。

 

叶修正往火堆里加东西,见他这模样,索性直说了:“想看就去拿。”

“喔。”黄少天会和他客气才怪,探起身子靠近了过去,扶着叶修的膝盖,探手就将千机伞取过来了。

 

他卸下了皮革束带,抽出了千机伞。

一上手,他就觉得非常有分量,这触感相当熟悉。再仔细摸索几下,掂量了一会儿,他心里就有九成肯定了,却还是开口问询了起来:“这材质,和你的却邪是同一样?”

“是一样,都是陨铁,不过原材料不是同一块。”叶修答道。

 

黄少天点了点头,又细细地摸索了起来。他的确是摸到了一下关节口,但是却不确定,又鉴于千机伞的长度,他干脆站起来了。

他尝试着一只手抖弄起来,感觉和却邪倒是没差太远。

这下子他就更好奇了,振臂一扬,手腕一抖,顺着势就将千机伞撑了开来。这展开的千机伞,比起一般的雨伞还要大上两圈,只要稍微屈身,都能把整个人挡住了,而且他发现这伞面不是一般油布,不禁抬手去摸了摸,顿时“咦”了一声。

 

叶修抬眼瞄了他一眼,也站了起来:“别咦了,这伞面是天蚕丝混着陨铁汁织成的,柔韧轻薄,据说不止不怕一般刀枪剑戟,还水火不侵。”

“我……靠……”黄少天忍不住就说了声脏,“那这玩意可是一件大宝贝啊,你说是兵器?怎么使的?这长短,你拿来当却邪使么?”

“当初,沐秋说,他就完成了四个姿态。“

“四个姿态?“

 

叶修点了点头,就伸手让他交还过来,示意着给他示范一下。

黄少天就着撑伞的状态,就给他递了过去了。

 

叶修抖了抖手:“撑开伞这个好理解吧,就是拿来当盾使,接着,收起来……“就见他将伞朝下一抖,居然就收束起来了,并且伞尖处出现了利刃,乍一看也不知道是枪还是矛,”这个是第二个,第三个是……“

 

如果只是一般形态转换,黄少天觉得还没什么稀奇,可是叶修这一番下来都是单手操作的事情,端的是行云流水,盾、长兵,接着果然是短刃,从应该算得上伞柄的位置抽出了一柄短剑,比一般长剑短,比匕首却又是长很多,一看就锋利无比。

 

“最后呢?“黄少天可好奇了。

“最后我就不示范了,浪费,不过告诉你吧,是火器,有机会给你看吧。“

 

“哦……“这会儿见叶修将千机伞又收好了,黄少天算是暂时被解了好奇,终于留意到窜入鼻端的浅淡清香,”这啥味儿啊?“

叶修拉着他一起坐下,将稍微烘烤过变得香脆有热度的干粮塞到他手中:“刚才我给火堆里加了点安神香,我打算在这儿睡一觉来着,又怕睡不着,点些吧。“

黄少天接过了食物,就开始给啃了起来:“你怎么还随身带着安神香这些东西啊?“

“有段时间过得太日夜颠倒了,后来倒过来的时候,为了能睡得下去,就问了问大眼,大眼给教的。日久来长,我就习惯揣着点。“

“咳咳……“黄少天给呛到了,咳嗽了起来,”那个王大眼教的?不会有什么不良的后果吧?我会不会中毒?你习惯揣着点?别告诉我平时还掺点到烟丝里抽啊?“

“这都被你发现了,哦,剑圣好厉害。“

 

叶修的语气相当敷衍,敷衍得黄少天嘴角一抽。

二人这会儿各自啃着点东西,喝着同一壶水,周围是破落后一片颓垣败瓦的苏家院落,除却柴火燃烧的声响,明明是白日当头,却还是有几分雾沉的感觉,看什么东西都感觉有一层霞气。

 

黄少天不太习惯和叶修这么宁谧地呆着,就一边吃东西一边开了口:“说说呗。“

“说啥呢?“叶修也快把自己的那片吃完了,他一直对于口腹之欲都没什么追求。

“你就装。“黄少天舔了舔指头上的碎屑,”说说苏沐秋啊,一路过来这机关,到这千机伞,此等人才,很让人好奇啊。而且……总觉得千机伞不应该只有四个形态?“

 

黄少天也吃完了,也没听叶修的声音,一扭头,就见对方手肘撑在膝盖上,以手支颊,歪着头斜睨着自己。

火光映在叶修的脸上,仿佛在他双眸内也投下了火种似的,一闪一动地跳跃着。

黄少天觉得脸颊的热度又开始有点不受控制,下意识就撇开了视线:“看啥呢,爱说不说呗。“

 

“千机伞,据说设计之初的确不只是四个形态,不过到沐秋手上,却只给完成了四个形态,还是最简单的那四个。“

见叶修开了口,黄少天就真给八卦起来了:“为何啊?他完成不了?不会太可惜?“

 

叶修停顿了一下,取过地上的树枝撩拨了一下火堆:“苏家……曾经是御用工匠,后来逃出,躲藏到这儿避世的。我认识沐秋和沐橙兄妹两的时候,苏家已经死剩他们两个了。“

黄少天心中一凛,这御用什么的……此等工艺的匠人,怕且接触得了不少不传之秘,这可是知道得多死得更快啊。想不到苏沐橙的身世还有这一层,就连他接着问下去都变得小心了:“被……灭口了?“

叶修摇了摇头:“是因为千机伞。“

 

黄少天不由得瞪大了双眼,他觉得叶修的神色虽然还是很淡然,但是却总觉得他接下来的语气多少有点变得沉重。

 

“避世到这里后,苏家的前人却设计出了千机伞,后人也都克制不住想要将千机伞打造出来的欲望。不过千机伞对材料还有工艺非常讲究,结果就是一代又一代地沉沦进去,慢慢就人丁凋零。沐秋和沐橙他们爹,也是其中一个,在他们很小的时候就经常不在家了,他们的母亲也因为积劳成疾而早逝,他们父亲回来后悲痛而自责,最后选择随妻子而去,只留下年幼的兄妹二人和数代下来终于搜集齐全的材料及千机伞的雏形。“

说着,叶修笑了笑。

“我也是机缘巧合,和这两兄妹在市井中相识了,恰好和沐秋志趣相投,就成了莫逆之交。“

 

黄少天一瞬也不瞬地盯着叶修的眼睛,总觉得,意识还是视线都开始有点儿模糊:“那后来苏沐秋怎么……不在了……你们怎么又被嘉世招揽了?“

“也是巧合吧。沐秋那家伙不会武,道理又特别多,最讨厌就是以武犯禁,我就跟着他混迹在市井里,恰好认识了那会儿也不得志的陶轩,一来二去就相熟了,就被招揽进嘉世。进了嘉世,又得陶轩的支持,沐秋就完成了千机伞的四个形态,并且替嘉世打造了却邪。可能也是命,沐秋在替却邪寻找材料的时候受了伤,染了毒却不自知,到得毒发的时候已经太迟了。“

 

叶修表情很淡然,说得也很淡然,但是黄少天就是觉得听着心里一阵阵发紧,总之就难受,可是与心绪相反的,却是他越发觉得眼皮沉重。不由得感慨这些安神香真不是盖的。

 

“所以千机伞就只完成四个形态。千机伞是苏家的最高杰作,却也是不幸的开始,然而沐秋说过,只要稍微有些修为的手艺者,看过千机伞的设计图而不动心的,大概不存在,他自己也不例外。但是苏家到他这一代也就这样了,他觉得自己完成千机伞的四个形态,也总算对先人有个交代,却也不打算再追逐下去,他连图纸都烧了,说省得诱惑人。“

 

黄少天不知不觉就靠上了叶修的肩膀了,觉得真不行了,想睡,迷迷糊糊还是想问完:“那千机伞就这样了……不觉得可惜?“

“视乎你心态如何罢了,兵器这玩意,够用就行了。“叶修察觉到他被安神香影响到了,就给他调整了下位置,让他干脆侧躺下来,枕在自己大腿上。

黄少天顿时觉得舒服了,更想睡了,嘴上还嘟嚷着:”那设计图你看过没?“

“看过啊,还记在脑袋里。“

“真不打算完成真正的千机伞么……“

“少天,武林高手易得,名匠难求啊。睡吧。“

 

渐渐,黄少天就没了声息,呼吸变得均匀绵长。

叶修抬手给他拨开了耷拉下来的发丝,反手给他顺理了一下。他知道黄少天虽然看上去特别像那些会大意莽撞的人,可事实上他心思细腻,而且行事其实很谨慎,与他表现出来的姿态可谓南辕北辙。

从烟雨楼受袭以来,他自然是将情况分析过的了,这些日子以来虽然一如既往地看上去大咧咧的,实际却很是慎防着,难免就有些紧绷了。

现在总算是确保的安全之地,倒是能真正放松下来好好休息一番的时候。

 

“哥现在这般境况,都辛苦你了。“叶修轻声说着,不自觉地指尖就隔空描摹着对方的轮廓,这容颜熟睡之后显得更为稚嫩了。

安神香对他来说,效用显然不会像对黄少天这般显著,但也不是彻底没用,松弛了心神总是有的。

他的手无意识地抚摸着黄少天垂下的发丝,视线胶着在对方的睡颜上,总觉得情景有些眼熟,就是角色相互之间对调了而已。

 

叶修轻笑了一下:“你啊,偷亲人都不会,哥教教你好了。“

说罢,他低下了头,轻柔地触碰了那柔软的唇瓣,大抵是感觉太好,如今放松下心神,就禁不住有些放纵。

他轻轻捏住了对方的下巴,让他偏了偏头,方便自己再亲一次。

这一次,他没忍住,舌头撬开了这睡熟了的家伙的牙关……

 

——

黄少天醒过来的时候显然还有点茫然,翻身坐起来后呆愣了好一会才抬头看天。

一旁靠在墙壁上闭目养神的叶修开了口:“不多,你就睡了几个时辰,可以继续睡啊。“

这会儿,黄少天才循声看去,半晌才找回了视线的焦点。他甩了甩头,不觉得沉重,浑身倒是松了下来:“啧,这安神香有点厉害……“

“还好吧?“叶修也抬头看了看天色,”入夜后离去吧。“

黄少天点了点头。

 

正如二人趁着夜色的到来,如今也在夜幕降临后离去。

只一日一夜,隔日,二人仿佛从未离开过似的出现在落脚的客栈中。


 
评论(12)
热度(186)
© 马紫紫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