伤心桥下春波绿,曾是惊鸿照影来。

【全职高手同人】【叶黄】君莫笑 13

*武侠paro,轻松谈恋爱

*情人节快乐=-=



13

 

初晨,还带着点晨雾露水,周遭泛起一阵阵烟霞,霞气慢慢腾升最终消散在晨光之中。

自叶修说了“苏家”之后,黄少天内心的想法就不是一般的多,汇聚而成,其实就只想问一句“是不是苏沐橙那个苏啊”?

可惜,他偷瞧着叶修那有些沉陷在过去的神色,竟然就问不出口了,就有一句没一句地跟在叶修身侧。

黄少天心想,叶修那几不可见的神色变化,要不是自己已然太熟悉了他,旁人瞅着,断然是发现不了他现在心神不稳的,哼哼。

 

而正如黄少天的判定,此刻的叶修的确有点情不自禁地沉湎于过去,毕竟那段年少的岁月如斯珍贵,这个地方,他也统共来过三次,但是每一次,那个人都在这里跟他吐露了很多心事。

是以,他都的思绪都有点飘摆,都没发现黄少天居然都没那么吵了。

 

然而黄少天面对叶修能这么体贴的时刻,也只是维持了一刻。

走着走着,他还是忍不住了,就伸手去拉对方的手腕了:“老叶,这苏家,是不是苏妹子的那个苏啊?”

 

他才问完,叶修就停下了脚步。

黄少天倒是脚步未停,只是疑惑地扭头看去。

就在他要越过叶修一步的时候,叶修反手扣住了他的手腕将他拉了回来。

黄少天猝不及防的,顿即一个趔趄,多少有点儿狼狈,他就多少有点儿不高兴了:“干嘛呢?不会好好说话啊?爱说不说啊,拉拉扯扯的,成何体统?!”

 

叶修这会儿已经恢复过来了,斜眼睨了过来,还是那个嘲讽满分的叶修:“我的少天大大,注意脚下好吗?你想死,哥还想多活几年呢?”

黄少天瞅着他,也注意到他的情绪已经调整过来了,这一听,眉头一拧,剔了剔眉,垂眸就往地上四下察看了。

叶修不经意地一笑,这才把手给松开了。

 

仔细逡巡过一遍,黄少天就发现越发灿烂的日光之下,眼前这两排木刻佛像中间有些细碎的微光一闪一闪的。

他不禁靠近了叶修一步,贴近了他一点:“那些是什么?丝线?看着也不像啊……”

叶修将烟枪挂回了腰上,身子一偏,也就着他说话的位置靠过去了一点:“是丝,不过还没有变成丝线那种,稍微加工了一下吧,这些技艺我就不太懂了,术业有专攻嘛。”

难得见叶修也会认栽,黄少天侧目了好几下,有心要说他两句,还没出口,就见到叶修弯腰捡起了一块片状的石头,手腕一翻就递到了自己的掌心。

 

黄少天下意识地掂量了两下:“这是干嘛?”

“小时候玩过那种朝水面扔片儿的游戏不?”说着,叶修还给他比划了两下。

黄少天直接给他翻了个白眼:“我小时候都是勤学苦练的好嘛,浪荡子。”

“哎哟,还给哥念上了,你这个没有童年的家伙,难怪那么一小豆芽的年纪还管哥叫老叶,也不怕羞。”

“你比我大多少了,还说我小豆芽?你才不怕羞吧,哦,是了,忘记你名字就叫叶不修。”

 

叶修居然没马上回嘴,反而沉吟了一下,嘴角溢出一抹笑意,轻轻挑了挑眉:“我是你比大啊。”

黄少天继续翻白眼,倒是知道他要自己干嘛了,嘴上继续打着没有意义的嘴仗,那手腕轻扬,石片儿就脱手飞出了:“知道你大了,行吧,大就了不起了吗?啊?”

 

忽然之间,黄少天就收了声,他隐约觉得自己好像被绕进去了什么下三路的笑话里去,当即就瞪向了叶修了。

但是这种时候就是不能出声坐实啊,不然肯定被说是自己思想不正,兀自想歪。

于是黄少天就想跳过不管,回到最初的问题上,这人明明还没回答自己呢!

 

这转瞬之间的事情,石片儿破空而去,似乎一路划断了那些闪着细碎微光的丝儿,顺着主人投掷出去的既定轨迹落了地。

黄少天正要出声的,却机敏地听到了轻巧的机括声,那声响比石片儿落地的声音还轻,如果不是自己五感过人,肯定察觉不到了。

他想都没想,手往叶修腰上一抄,正要将人带着远离,不料叶修却是同时按住了他的手,掌心包覆着他的手背。

二人四目相接,叶修朝他微微摇了一下头。

 

不过眨眼之间的交流和接触,面前原先只是有些荒凉的路径就下起了一片箭雨,却是奇诡地,仿佛就在二人面前多一步的地方划下了界线。前面瞬间一片狼藉不堪,可是一步之外,二人所处之地却是平静又安全得不行。

 

箭雨落完之后,黄少天屏住了的呼吸,才终于慢慢恢复了正常。

他不禁回想起那些几乎看不清的、密布的丝儿,他甚至看不清是罗织了怎样的网,再看面前遍地的箭矢,想想以自己的天纵英才,又能挡得下多少?

不过这机关是不是设计得有点奇怪???一步开外就是完全的安全之境了???

 

黄少天忍不住问了:“这机关你早就知道了?”

叶修应了声“是呀”。

 

“这小岛是不是除了这条路就没别的路了?”

“可以这么说吧,其余都是密林,不开阔的地方常年都有雾气,相当容易迷失。所以林子里布满了阵法,都是利用的天然优势。”

“这机关,没想过入侵者会后退的么?”

“自然是有,要是退了,就放人家一马。”

“可是这机关都触发了,都来到这个地步了,有人还会真的就退走的吗?”

“没人说只有一个机关啊。”

 

黄少天看向了叶修,叶修也看向了他。

 

“你还没回答我最初的问题呢。”黄少天提醒起来。

“这里的确是沐橙她老家。”说着,叶修又往前一小步,双手一张一揽,面对面把黄少天抱了个结实。

黄少天愣住了,浑身都僵了一下,半晌放松不下来,双手都不知道放哪儿去:“机……机……机……机……”

叶修笑了一下,低沉的笑声就贴在他耳畔:“说啥呢?”

“机关应该不是你和苏妹子布下的吧?”黄少天觉得自己应该将人推开了,可是手搭上那人的胳膊的时候,又有点舍不得了。

“的确不是沐橙,是沐橙她哥。”说完,叶修居然收紧了一下手臂,“你就不能机灵一点吗?我人就挂你身上了,意思就是要走了,好吗?这样子还跟我聊天,你不嫌累得慌。”

“又来?!你不会自己走啊?!”黄少天生气啊,觉得自己满腔想法都喂狗了。

“还真不行,接下来要轻功过硬才过得去,放心吧,少天,你行的。我们走吧。”

 

在叶修这个有份布置机关的人的指引下,黄少天就身上挂着个人,上蹿下跳,左闪右避。

的确不只是一个机关,而且都很灵巧隐秘并且鸡贼。

一看就知道灵巧隐秘不关叶修的事,他肯定只负责鸡贼。

 

从两边木刻佛像的来路起,到宅子的正面倒是很坦荡地分了三段,每一段都是三重机关。

譬如一开始的木佛之路,除了那箭雨,地上居然都是坑,坑底还都是尖利木棍,一个开了,之后居然能很快地关上。

想要从两边林子稍微绕一下,叶修却告知他,只要一入林木,就会入阵被困。

那好了,不如不敬一点,踩着木佛头顶过去吧,木佛本身就是最后一重机关。

 

黄少天都不知道要怎么评价苏沐橙她哥……这门心思这门手艺……

难怪叶修会说过得去要轻功过硬,只因全靠一个快字。在机关与机关触发的细微空档之间穿梭过去。

不用说,对于当初的叶修来说肯定是轻而易举了。

只是一路过来,那些机关也被用完得七七八八了。

 

站在破落荒芜的宅子前,黄少天回头看了一下来路:“这些机关的设置,总体还是觉得防君子防小人,不防真高手。”

叶修抬头看着还没败落的门楣,不过上面连匾额却是空白了,什么都没有书写:“的确不防什么高手,不如说只是防人误闯,之所以搞成了这样,都是那人技痒,弄着弄着就弄成这样了。”

“关键还是你去楚云秀那取来的钥匙吧。”见识过前面那些机关,黄少天大概也想得到了关键,“苏妹子她原来还有个哥哥?怎地……”

 

他忽然住了嘴。

他原想问,怎地没见过啊?

可是叶修和苏沐橙什么感情,如果她有兄长,又怎么可能不来往?苏沐橙又是江湖第一美人,她有兄长就更加不可能不为人所知。

何况当年嘉世的风头一时无两,这苏家兄长机关之术这般高超,陶轩能招揽叶修和苏沐橙,怎么可能不招揽这位苏家兄长?

唯一的原因,就是他已经不在了。

 

叶修眼帘半垂,从腰间取过烟枪了,填充了烟丝,点燃了起来:“他叫苏沐秋,是已经死了。”

黄少天见叶修吞云吐雾了起来,说了这么一句就打住了,显然没有打算说下去的意思。他是很想知道个详细,但是也不是那么没眼色的人:“所以,来取的究竟是什么啊?”

“不是说了,到时你就会见到的吗?跟我来吧。”

 

叶修叼着烟枪,一路吐着烟雾,领着黄少天往宅子最深处走去。

一路走来,黄少天却看出了个大概,看这宅子的规模,当年的苏家已经很是不错。

又及,苏沐秋这手机关之术应该是家传的吧?这般工艺,江湖上却未曾听闻过苏家的名声啊?

难道早就家道中落,攒着点家财落户到这岛上?

 

黄少天想法很多,却少有地没有问出口。

叶修这会儿倒是回眸扫了他一眼,眼眸中带着笑意,看得黄少天心头愣是一跳。

 

最后,他们来到了主人家的书斋,

书籍居然都还在,只是横七竖八地躺着,有些掉到了地上,更多是已经被虫蛀了,散发着阵阵书霉味儿。

味道有点不怎么好,黄少天禁不住皱了皱鼻子。

 

到这会儿,叶修也不抽烟了,端着烟枪,越过了三重书柜,走到最后一排。

黄少天站在木雕镂空的圆门边上看着他,倒是没跟过去。

想着,这苏沐秋想必是苏家的最后继承人了,和叶修这交情居然好到领着他在老家一起布置机关,并且眼前这架势,不用问都是连家族秘辛似乎都分享了。

 

走到了最后,叶修用烟枪敲了敲书柜上的某两个位置,只听“咔哒”一声,书柜就往左右分了开来,现出了一面石墙。

黄少天这下忍不住好奇,还是跟了上去。

正巧就见到叶修取出了一样小巧的物件来,那玩意就是个圆柱形的物什,看不出什么特别,最顶端倒是造成了钥匙的把手。

 

叶修收起了烟枪,伸手在石墙上一轮摸索。

黄少天禁不住更凑近了点。

 

一会儿之后,叶修反复在同一个地方确认着,最终确认了位置。

黄少天见他用食指在某个点上抠弄了起来,慢慢地,一些灰屑就掉落了,露出了一个小圆孔。

正有点儿震惊,叶修就将手中的“钥匙”插了进去。

刚刚好,不大不小,正合适。

 

“钥匙”和墙壁无缝贴合起来,叶修就拧着外露的“耳”,居然用力往外扯,一根细针似的东西就被拔出来了。

黄少天听到了金属性,似是拼榫的完成,只是材质从木变成了金属。

叶修拉着他后退了两步,齿轮声慢慢响起,最终变得越发清晰。

 

黄少天就这么震惊得瞪大了双眼,看着面前的石墙,以那“钥匙”为中心出现了一个方形慢慢地凹陷进去,再层叠螺旋地往外扩散。

仿佛看到了面前的石墙开了一次花,最终露出了花蕊——那是一伞形的奇怪的……

 

黄少天觉得有点叹为观止,忍不住问:“这是?”

叶修笑了:“兵器,叫千机伞。”


 
评论(7)
热度(129)
© 马紫紫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