伤心桥下春波绿,曾是惊鸿照影来。

【全职高手同人】【叶黄】君莫笑 11

*武侠paro,轻松谈恋爱

*感谢一直给我评论的妹纸们啊,爱你们啊=3=【虽然这人沉迷游戏,都没有逐一回复,但是我还是看得很高兴的【喂

*虽然写的有点慢,不过大家不要放弃我【喂



11

 

或者,正如叶修在楼冠宁遇袭的这件事上,甚至包括苏沐橙被追杀而未得手这事上,依然有未曾想得明白的地方,又或者只是纯粹因为这里还是唐家的地盘,这水道周遭全都是唐家一声令下的事情,所以这一路平安无事到风平浪静的也没什么特别不妥。

 

叶修心里有点儿想法,不过无事当然比有事来得好,何况他这人一向放得心很宽。

 

被唐柔点了名的叶黄二人,楼冠宁也觉得没啥好掩饰了,一开始是打着让他们混在随行里装不存在,既然都这么介绍给唐柔了,索性以礼相待,好好地当客人算了。

本来他就觉得这两尊大神扔到随从里,说出去也没人信啊!

 

因此这会儿的叶修倒能随心所欲地满船溜达了,不过就算本来他打算“伪装”是人家的随从,他还是会满船随处溜达的。

 

这不路过二层的时候,就见到唐柔在跟自己摆残局。

多看了一眼,发现相当眼熟,一时没忍住就开了口:“不是那里哦。”

见唐柔抬起了头,端丽娟秀的脸庞带着一丝笑意,却轻轻挑了挑眉。

叶修被瞧着,然后摸了摸鼻子,干脆在她对面坐下,执起了一枚白子落到了记忆中那人破局的关键位置上。

唐柔的注意力马上被吸引了过去,仔细端详着棋局,秀眉慢慢地蹙起,旋即又缓缓地舒展开来了,然后放下了手中的棋谱,朝叶修一拱手:“高。”

叶修也拱手谦让:“说实话,这局不是我破的。我有一朋友,嗜好特别多,别说琴棋书画,上至天文下至地理,甚至五行机甲,他都有涉猎。这残局也不过是有次我恰好在旁看他自己给破解了,拾人牙慧,记得罢了。”

唐柔一笑:“这棋局也不是说记忆力好,说记下来就就能记下来,叶公子会棋么?”

“略知一二,不过如果唐小姐好棋,有机会的话,把我那位朋友引见给你吧,相信定能好好切磋一番。”叶修说着,轻咳了一声,“又说,我还真不习惯别人喊我叶公子。”

唐柔眨了眨眼,倒是有点儿俏皮,随即就按黑白子收起棋子了:“既然如此,我也是无聊久了,难得有个会棋的,如果你陪我下一盘解解闷,我就赏个脸喊你一声叶大哥吧。”

叶修被逗笑了,这下就不好推拒了,自然只能摆了个“请”的手势,陪这位大小姐下一盘了:“但愿唐妹子不要嫌弃哥棋艺糟糕就是了。”

 

这边相谈甚欢,而远处躲在二层船舱后面悄悄偷看的黄少天则有些神色复杂。

楼冠宁是遍寻不着人儿上来的,哪知道一上来就见到黄少天趴着探出半边脑袋的鬼祟模样。

他忍不住停住了脚步,站在三步之遥等了一会,却发现黄少天完全不察觉他似的,于是他就走到对方背后,学着他一样探出半个脑袋,循着他的视线看向同一个方向。

 

“黄少,叶神和唐小姐很好看吗?”看了一会,横看竖看都觉得挺如诗如画的楼冠宁忍不住轻声问道。

黄少天有一瞬的僵硬,可是很快就跟没发生过似的了,特别严肃认真地同样轻声回了句:“你懂什么,我必须替苏妹子看好。”

 

“这位苏妹子指的是素有江湖第一美人之称的苏沐橙么?”

“不然呢?你以为是哪个?”

“这不,据说叶神跟苏大美人是青梅竹马,自幼朝夕相处,情分相当不一般,按道理来说,要真有什么,以叶神的性格也不用担心,要是没有什么……那叶神认识个谁也没啥啊?”

 

楼冠宁才说完,就见黄少天慢慢地站直了身子,他也只好随着他的举动跟着一样站直身子。

然后他就见到黄少天慢慢回过身来,轻轻昂起了下巴:“本少当然知道啊,要你说吗?”

说罢,黄少天一甩长发就飘然而去了。

留楼冠宁一个在原地愣了好一会,禁不住“噗”一声笑了出来,随即又摇了摇头,轻叹一口气也离去了。

 

——

晚膳过后,黄少天就光明正大地跟在叶修脚后跟进了他的房间了。

叶修权当他不存在,该干嘛的还是干嘛。

 

黄少天也不是藏得住话的人,自然就开口了:“下午在干嘛呢?”

叶修在梳洗,闻言从屏风后探出头来:“你不是看到了吗?”

“咳咳……”正在喝水的黄少天立马被这句话呛到了,他抬手擦了擦嘴角的水渍,“啥?”

 

“你那半个脑袋那么招眼,还有楼冠宁那藏都藏不住的半个魁梧身子,哥又不是瞎了。”

“隔这么远你都看得到?我去,你还跟我说你被废了武功?”

 

叶修从衣服里撩起发辫甩出,这才从屏风后走了出来,双手环胸:“剑圣大人,武功被废不等于视力不好的吧?还不如说你们偷看也偷看得太光明正大了,幸好人家姑娘不介意。”

都被说穿了,黄少天也干脆不装下去了:“下棋好玩嘛?”

“人家比你聪明好多,挺好玩。”说着,叶修就在他对面坐下,翻起一个杯子推到他面前,用眼神示意他给自己满上茶水。

黄少天斜着眼睨了他一眼,伸出手将他的杯子轻轻一弹,给弹回到他面前去了:“呵呵,就你们聪明。”

叶修也不在意,耸了耸肩,就自己倒茶了:“比你聪明一点点就是了。那姑娘……要是介绍给大眼,大眼应该挺喜欢的,是会想收为徒弟的那种。”

“咦?咦?!咦……哦……这样啊……”黄少天端着杯子又抿了一口,“哎呀,大眼那奇葩……你就别祸害人家唐姑娘了,顶好的一个姑娘,何苦被那个未老先衰荼毒……”

 

叶修将杯中茶水一口喝尽就起身了:“有本事在中草堂当着大眼的面这么说他啊。”

“嘁……我又不是没说过……”这一说,黄少天这才仰着头顺着他的举动看去,见他已然是准备安寝的穿着了,连忙也站了起来,“别跟我说你现在就要睡啊!”

 

叶修还就干脆鞋袜一脱就大咧咧地躺到床上了:“哥是老人家,现在还没功体护身,舟车劳顿不得,当然要早点睡了。”

“我还有事情没问完啊!睡你个头啊!”随着话音,黄少天就扑到了叶修床榻边了,“我不问个清楚我今晚就赖在这儿了!”

叶修都躺好了,闻言翻了个身,面向他,一手托腮,单肘支撑起了脑袋,另一手拍了拍身下的床铺:“来啊,你又不是没试过跟我睡一铺过。”

黄少天只觉得面上一热,可是他是受不得激的性格,尤其是叶修的,还真就差点真的爬到对方床上去了,最后还是被脸颊的热度制止了。

 

“不跟你说废话了,你还没告诉我,你在楚云秀那里拿的是什么呢,现在又是到哪儿去,你要我给你一路护航,你也得给我一个明白啊,不带你这么不讲道理地使唤人的啊。”

叶修朝他一笑:“你猜?”

黄少天眉毛一竖,当真忍不住了,伸手就去掐他的脸,却被躲了开去:“我猜你个头!!!快说!!!!”

叶修一把抓住了他那作乱的爪子:“你早上还莫名其妙躲我来着,你都不说为啥,我也不说。”

 

黄少天一下子哑火了,支吾了一会,也只憋出一句:“叶修你幼稚不幼稚?!”

“彼此彼此啊。”说着,叶修就松了手。

“哎?不对啊,你哪只眼睛看到我躲你了,这码子事情跟我要问你的事情能是一回事吗?我现在问你的是正事!正事啊!知道不!喂你别背过身去啊!”黄少天忍不住还拍了两下床板,见叶修还是不理他,再也忍不住了,还真给爬到床上去直接去掰叶修的肩膀了,“不就是一句话吗?你说,你说了我马上走!别这么婆婆妈妈的啊!叶修你以前都不是这样的,你说你有啥不好学的,学什么人藏话啊?喂!”

 

也素知黄少天话一溜起来就开始没什么逻辑的了,叶修抬手堵住耳朵,又被扯开,也只好翻过身来了。

他就躺平,躺好,歪头看向旁边正儿八经跪坐在床上的黄少天:“我在云秀那里拿的,是沐橙之前寄存在她那里的钥匙,现在我取了钥匙才是真去取东西。至于是什么,你见到不就知道了?包你有惊喜,可以了吧?满意就拜托你放哥睡觉,哥是真的困了。”

“喔……”叶修都说道这个份上了,黄少天觉得自己也找不到别的反应了。

 

叶修摇了摇头,伸手勾着他的肩膀将他拉了下来,贴在他耳畔说道:“这段时间,我是真的累,这会儿如果你没事,干脆给我守一守?好让我踏实地睡上一觉。”

“欸?哦……你都这么说了,我自然……”黄少天被他的吐息弄得哆嗦了一下,这么说着,一抬眼眸就见人已经阖上双眼了,于是也就小心地将自己挪好位置,跟着一起躺下了。

 

黄少天只觉得自己浑身僵硬,一动都不敢动,生怕惊扰到叶修。

想来自己以前从来不会这样,都是那个可怕的梦害的……搞得自己现在好像……就真的见不得叶修的脸似的。

他满脑子杂七杂八的思绪,也不知道过了多久,只听身边的叶修呼吸绵长匀称,显然已经睡熟了,这才敢正眼看向对方的脸。

 

明月升起,月辉透过窗户在地板上映下斑斓的清光。

黄少天回手一弹,把还点着的烛火熄灭。

 

这次楼冠宁出这艘大船,由楼船改建而来的,除了外表美观华美,内里空间宽阔实用,更重要的是除了一般航行需要,还具备战斗能力。

稳定性自然不在话下,像叶黄二人这样子在歇息的房间里躺着,压根就记不起自己还在水上,如果不是窗外还是多少能听到水声。

这船上不只有楼冠宁这边的人马,还有唐家的人马,细想还是很安全。

 

难怪叶修要趁机好好休息上一番……

这么一想着,黄少天也放松下来,情不自禁就盯着叶修近在咫尺的脸,一时半会连目光都转不开。

越看就像是越发魔怔了一般,人都有点出神了。

脑海里不受控制地浮现了那个梦境的画面……

 

回过神来的时候,黄少天发现自己离亲上叶修也不过是一纸的距离了,顿时他就觉得呼吸要变得急促不受控制,心跳声清晰得仿佛都快要吵醒对方了,他更加不敢抬手去摸摸自己的脸,就怕被烫到手。

他连忙屏住了呼吸,小心翼翼地往后退,一拉开距离就抬手捂住了自己的嘴。

他觉得自己快要呼吸不上来了,赶紧地要离开,还得轻手轻脚,怕惊醒了叶修,这人还有一条胳膊搭在自己腰上了!

 

等黄少天小心谨慎地落荒而逃后,原本应该熟睡的叶修,却在黑夜中睁开了眼。

 

——

一路相安无事,一行人安然地抵达了目的地。


 
评论(9)
热度(153)
© 马紫紫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