伤心桥下春波绿,曾是惊鸿照影来。

【全职高手同人】【叶黄】君莫笑 09

*武侠paro,轻松谈恋爱

*哎呀,终于玩儿完楼少了【不是




09

 

等真的见到了楚云秀被客气地请着坐下之后,楼冠宁才不得不仔细收敛起漫边的思绪,将思考和注意力都集中到眼前。

他到这边来才刚刚站稳了阵脚,靠到了唐家这棵大树遮阴,暂时都还没到断别人财路的地步,他实在是想不明白是有什么人会想要杀他。

再想深一点,如果是因为他自己楼家的话,那更犯不着了。没看他都能被放着来南下么?杀了他对楼家一点影响都没有,这种损人不利己的事情,有谁会花大钱去做?

 

和楚云秀的交谈之间,楼冠宁更加肯定了自己的想法。

楚云秀说话很是客气,言语之间的试探也是点到即止。

要杀他楼冠宁,有的是机会,何必一定要选在烟雨楼?如果他死在烟雨楼,难看的是谁?这脸面挂不住,会为人诟病的又是谁?

只要这么理顺一下思路,就很容易能得出结果。

自己绝对是被牵连的,受的是无妄之灾。

不论这一次是针对烟雨楼还是针对唐家,总之他就是被牵连进去罢了。

 

果然,没多久,楚云秀就收了话头,并且说起了好话,并欢迎结交他这个朋友。

楼冠宁此次前来原就是为了结交烟雨楼的,此刻当然是顺杆子往下爬,跟楚云秀一来二去套起交情来。

楚云秀虽然容貌秀美,一介女流,但是却气度不凡,相当豪气。

双方心知肚明,也就以茶代酒,算是交下这朋友了。

 

说到了最后,楼冠宁倒是心思终于回到了另一件事头上,一时之间,欲言又止,似是相当羞赧。

楚云秀看在眼底,又是吃惊又是觉得有趣,不过她也不主动说破,却也禁不住有些坏心眼了。

 

“楼公子是还有什么想要说?还是想要问?”

 

见楚云秀主动问起来,楼冠宁就觉得自己再支吾下去就有些婆妈了,索性有什么就说什么:“不知道楚楼主可否替我引荐?此次覆面代表烟雨楼出战的姑娘,对我有救命之恩,不论怎么说,我都应该好好报答于她。”说着,又想起李华寻来的时候情状,又补充道,“适才一时情急追了过去,冒犯了那位姑娘也冒犯了烟雨楼,还望楚楼主不要见怪,并且看在在下一片真诚的份上,能替我引见。”

 

楚云秀秀口轻启,挑了挑眉,掩不住讶异之色。虽然她有猜到这一方面,却没想到还真的就是。女子要报恩,就以身相许,那见得多了,这要是换到男子追着一“女子”要报恩……

楚云秀轻咳了一声,端起了茶喝了一口以作掩饰,心里一阵阵好笑,想不到黄少天还有此等魅力:“楼公子,如果你愿意等一等,我现下就去替你问一问,至于那‘姑娘家’要不要见你……那可是连我都没法勉强于‘她‘的。”

 

楼冠宁得此一说自然大喜,满口应着“那是自然”。

 

在等待的时候,楼冠宁自己也是满心打鼓。

毕竟才刚不久,那位陌生的男子出现之后,那二人间的亲密的氛围实在太显而易见了,如果黄姑娘已经有了心上人……

才想着他又甩了甩头,无论怎样,总得要知道自己的救命恩人究竟是姓甚名谁吧?起码相貌也是要得知的吧?不然他朝面对面都认不出来那也太尴尬了。

 

等待总是漫长又煎熬的,楼冠宁有些坐立不安,到得终于有人来为他引路的时候,他又禁不住有些紧张甚至是焦虑。

怀揣着那么一点点不安,他终于到了一扇门前。

引路人欠了欠身,悄无声息地就退下了。

这会儿,楼冠宁才一愣,才发现自己沿路都不知道走过什么地方,浑浑噩噩地就到了门前了。

 

他深呼吸了一口,才抬手敲了敲门,然而他却听到了一把不算熟悉,但是才刚听过,所以还没忘记的男音说了声“进来吧”。

他心下想法很多,却还是抱着得出一个结果的心态推开了这扇门。

 

静静地躲在一边不舍得错过这“精彩一刻”的楚云秀,其背后还有个向他家楼主看齐的副楼主李华。

二人凭着“地主”优势,悄悄地躲在了隔间,贴着偷听专用的铜管,竖着耳朵不愿意错过一声半点。

然后,他们听到了楼冠宁的惨叫。

 

——

楼冠宁觉得自己在短短一刻之内经历了人生最大的危机,心情那叫一个跌宕起伏,其峰回路转得异常惊悚,绝对能变成他下半辈子的人生阴影。

乃至于他忍不住惨叫出声,及至人都走了,他还久久无法回神。

 

推开门见到那素净的白色身影“俏立”等待的时候,他还有点喜不自胜。刚才是那个陌生男子开的口,他还以为会见到两个人,就算另一个回避到一边……也比让他见到两个的好。

他才要开口,对方就走了两步过来,直接一把扯下了面纱。

楼冠宁当时就愣了一愣。

 

面纱下的容颜没令人失望,甚至显得有些过于稚气。

此时心中的喜悦让楼冠宁忽略了很多细节,乃至于他听到对方开口的时候以为自己幻听。

 

“你TM看清楚本少是男是女了?!你知道深究到底是什么下场吗?!本少现在就让你知道个一清二楚!!!看清楚我是谁了?!”黄少天越说越生气,而且嘴唇上的胭脂让他还是很不习惯,干脆用扯下的面纱胡乱地擦拭了一把扔到了一边。

 

清亮的男音,说得快了急了,声音还会拔尖一点儿,但是怎么听都是男人的声音。

 

楼冠宁出了神地盯着面前这人,愣愣地问:“阁下尊姓大名?”

黄少天扯着唇角一笑,居然还有点坏人的狰狞感了:“黄少天。”

楼冠宁双眼都有点发直了,那个高的个子此时似乎还有些驼背了:“哪个‘黄少天‘?”

黄少天露出了洁白的牙齿,他妆容未卸,虽然很清淡,却始终柔和了他原先俊朗的五官,显得秀气甚至可爱:“江湖上有很多个黄少天吗?”

楼冠宁想掩面了:“是蓝溪阁那位黄少天吗?”

 

才说完,他就被人拽着衣领一个巧劲推到桌上,对方一脚踩上了圆凳,另一手翻出长剑,只听一声清脆嗡鸣,神兵出鞘,一股渗人的森然之气就贴到肌肤之上了。

楼冠宁本就不是没见识的人,此等宝剑之气,自然辨别得出来。

 

黄少天是骤然发难,现下是一手横在对方脖颈之上将人压制在桌上,另一手拔出了冰雨,威胁性地贴近对方的脸颊:“还有疑问吗?我可以让冰雨拍到你脸上,让你亲身体会一下,为什么冰雨剑锋芒所到之处能见到‘蓝雨‘哦,不过这么一来可是要见血了~~”

识时务者为俊杰,楼冠宁自问自己绝对是俊杰中的俊杰,于是他当机立断:“剑圣饶命。”

 

黄少天为什么会出现在烟雨楼,为什么会帮楚云秀易装上阵,楼冠宁已经不想深究了。

他忽然想起那个谁说的,真相是很残酷的……那的确也是太残酷了一点。

甭管此番黄少天出现的缘由,光是自己对他……又得知了“她”就是黄少天……诚如对方离去前说的,倘若这事情传出去有损蓝溪阁和剑圣的声誉……那自然不是烟雨楼的锅,肯定只会是自己的锅了……简直想骂一句脏话啊……

 

哪能得到楼冠宁不心情复杂得惨叫一声。

 

“咳。”

 

闻得一声轻咳,还没回过神来的楼冠宁下意识循声看去,就看到了前不久还相当影响他心情的男人,如今是大大方方地站在那里,一点儿打扰别人的意思都没有。

他已经不会再想这个男人和她……和黄少天是什么关系了……

如果可以,他真的想时间可以倒流,他一定不会提出再见面的请求。

咦……是说,让进来的是这个男人,现在黄少天离去了他还在……所以他是……他是看了全程?!

 

楼冠宁觉得喉头有些发紧,他的脑袋暂时还转不太过来,目光还愣直地盯着被黄少天随手扔在地上的面纱,一时之间只凭直觉行事:“你又贵姓?”

叶修瞅了他一会,才缓缓地弯下腰去,从他的视野中捡走了那条雪白之中沾惹上触目的殷红的白纱,待见到对方的目光随着自己这个举动看了过来,他才淡然回答:“我名字是上叶下修,一般人喜欢叫我‘叶神‘,不过楼兄弟你嘛……随便喊一声’叶哥‘就是了。”说着,他拍了拍楼冠宁的手臂,“哎,楼兄弟,我和少天其实还有事情需要拜托你帮忙。”

 

好了,楼冠宁觉得自己真的可以放弃思考了。

他不知道回去之后究竟要不要向自己那群好兄弟好搭档吹嘘,我一天之内不止见到了蓝溪阁的剑圣,还见到如今风口浪尖上的人物,神龙见首不见尾的斗神。

问他为什么不会怀疑?此地是烟雨楼,李华对他们两位如此礼遇,细想这人还是直呼楚云秀的闺名的,还大模大样地说有事派人去找他……

似乎也没什么好质疑了……

 

楼冠宁还真想此刻能直接昏过去。

 

离去的黄少天还是很气,觉得脸上涂着的东西碍眼,擦了还不行,觉得那股子脂粉气还在鼻端萦绕,干脆支使了人备了水,直接洗澡去了。

原本他是没打算见楼冠宁的,这都是破事啊?!

可是叶修那混球又在隔壁跟他说什么你要是就此消失了,让人家一直惦记着你可怎么办啊?

惦记什么鬼啊……然而他一不小心想着有个牛高马大的男人老是在想着自己的女装就禁不住掉了一地的鸡皮疙瘩……

这时叶修又跟他说了,见一见,断了这个念想,省得他还去查你啊……如果他知道你是谁之后,保不准被主动替你保密,到时交个朋友也未尝不可。

黄少天听着,心里也认可,随即一愣,眉头一皱,目光扫了过去,你是不是需要他的帮忙?

叶修就笑了,多交个朋友没坏啊。

 

啧,这鸡贼的男人!!!

 

而另一头,叶修拉着楼冠宁坐下喝茶,认真诚恳地“求助”了一番,也就留楼冠宁自己独个人思索思索去了。

出门没多久,他发现自己手里一直把玩着被黄少天擦了胭脂就扔在地上的白纱,不由得愣了一下。

哪晓得拐过走廊转角,就见到楚云秀一脸似笑非笑地路过扫他一眼。

 

叶修也大方得很,给点了点头,一边将手中沾了殷红的白色面纱随手叠了起来收入怀中,转身就走自己的路去了。


 
评论(6)
热度(185)
© 马紫紫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