伤心桥下春波绿,曾是惊鸿照影来。

【全职高手同人】【叶黄】君莫笑 08

*武侠paro,轻松谈恋爱

*为楼少默哀三分钟【。恭喜少天终于能卸妆【喂



08

 

“姑娘!姑娘!姑娘请留步啊!”

 

黄少天一出门就将双剑随手扔回去给烟雨楼的人,对方也给他跑过来一件披风,不会跟自己过不去,这衣服的确有点儿薄,他也就披上披风大步流星地往内里走去了。

听到这种叫唤,他还在想,哪个登徒子居然追到这里来了?是说沿路也没见到姑娘家啊?

咦?等等……

 

在他忽然意识到的时候,已经被人一拍肩膀了。

 

“请留步啊,黄姑娘。”

 

黄少天真的停下来的,但是他没有回头,他甚至抬手扯了扯自己的披风领口,内心充满了冲动——杀人的冲动。

然而追上来的楼冠宁丝毫不知道他此刻的内心活动,见“她”没有回过身来,也全当是矜持和内敛了,心下越发有好感。

 

他收回了手,也很是有些不好意思:“抱歉姑娘,是在下唐突了,在下没有任何冒犯的意思,只是姑娘刚才出手相救,对在下是有救命之恩,这可不可不报,所以在下才冒昧追上来了……就……不知道姑娘是否愿意赐教闺名,起码让在下能得知救命恩人的全名。”

楼冠宁说完,就真的越发不好意思了,眼睛都不敢看向对方,觉得自己现在的行径当真和一般登徒子大概没差多远?这里应该已经是烟雨楼不对外开放的地方了……

他等了有一会,都没听到对方的回应,这才抬眸一看,就见对方回过半个身子来,一脸不可置信地瞪着自己,搞得他也有些摸不着头脑了。

 

自己是说了什么会让人露出这样子的表情的话吗?

 

楼冠宁细细地看着对方,禁不住轻声叫了一下:“黄姑娘?”

 

黄少天的内心正在波涛汹涌。

理智的一面在跟他说,人家这是不知道你的真实身份真实性别,不知者不罪啊,况且自己不能开声,一说话就穿帮啦,烟雨楼找了个男人替打的事情。

感情上来说,他只想怒骂对方不长眼睛,本剑圣就算穿成这样也是英俊潇洒,风流倜傥的好不好?你也知道说是本剑圣出手救了你!什么时候见过那么帅的姑娘家了?不只是眼盲还心盲是吧!!!!!

两边在互相拉扯,相互对垒着,把黄少天折腾得一会儿用力呼吸一口,一会儿就长长舒出一口气,几个来回之后都有点儿肩膀发颤了。

 

最后,他还是惦记着跟楚云秀的交情,而更重要的是自己的面子和里子,于是最好就是继续无视。

所以黄少天一拿定主意就再次扭头就走了。

 

楼冠宁见“她”瞪了自己一会,也是有些发虚,可是接下来她居然一言不发地转身离去,他愣了一愣,很快又追上去了。

其实换做是平时,对方这样的行径,他铁定觉得是无礼至极,如果还会追上去肯定就是要教训对方。然而现下,他却自觉有些心虚,道理上是不亏,但是情理上的确是有不妥之处,再怎么说,他其实也应该是透过烟雨楼跟对方接触才是。

可是从刚才楚云秀现身开口那一刻,见“她”骤然离去,他就管不住自己的脚了。

这种未竟思索,身体先有了主张的情况,他虽然不是第一次,但是也还是并不熟悉就是了。

 

楼冠宁见对方脚下生风,好像迫不及待要远离似的,心下一急,也没多想,伸手就去抓对方的手腕了。

黄少天原本就心生怒意,正克制忍耐着,哪知道对方还要火上浇油。那手才抓上他的手腕,他二话没说回身就攻了过去,来了个骤然发难。

 

楼冠宁也是万万没料到,“她”居然说动手就动手了,完全没有先兆。学武的本能让他下意识就要闪避,可是对方连停顿都没有,顺着他的躲避顺畅地变招,这让他马上就记起对方适才救他的时候展现出来的实力,足够让他深知自己完全不是对手。

这么一番判定,他就索性来个束手就擒了,就看对方会不会真的出手伤人,要真伤着了……就当还救命之恩吧……

 

都说看一个人先看眼睛,楼冠宁还很清楚地记得,刚才四目相接的时候,对方眼中流露的自信和坦荡,一双明眸仿佛会说话似的,足够让他相信对方的为人。

现在,只是证实自己没看错罢了。

 

在他停手之时,甚至放松全身一副英勇就义的姿态之后,对方也停了手。

对方在姑娘家里,的确是身段相当高挑了,匹配着自己的身高倒是刚刚好。对方手指作爪,停在自己的要害上仅仅一分距离,双眸疑惑地眯了起来。

刚才过招,对方手臂贴着自己抓上去的手,一个利落转身,反手就擒拿住自己那只手的手腕,另一手就攻了过来,现在二人倒是贴得很近。

近得楼冠宁再次嗅到了对方身上传来的香气,和熟知的那股甜腻的脂粉气不一样,这股味道很淡,却很怡人。

 

看得出对方在用眼神询问,楼冠宁涩然一笑:“我命是姑娘你救的,你现在真要取回去,也很公道啊。再说了,眼力我还是有一点的,自知之明也有点,我横竖是打不过你,无谓做多余的抵抗啊……”

就见“她”挑了挑眉,眉宇之间的神色松动开来,慢慢就松开了手了,隐隐还有些“算你识货”的意思。

楼冠宁这下真是情不自禁地又笑了,这姑娘真是很好懂,就算蒙着半张脸,这双大眼的确会说话,什么都不掩饰不掩藏,当真是容易让人心生好感。

 

见这气氛忽然变好了,楼冠宁看着对方那有些小得意的小神态,也不由得管不住嘴了:“黄姑娘不止是身手不凡,就连身上的气味都与别不同。”

“她”愣了一愣,反应过来之后,居然是微微低头,自己去嗅自己的味道了。

“噗……哈哈哈哈哈哈……”楼冠宁再也忍不住,放声笑了出来。

 

对方当即又要发难了,就算蒙着面纱,楼冠宁都猜得出来那被遮掩着的地方肯定泛起了红霞。

他当即止住了笑声,但是表情还是很是忍俊不禁,他轻咳了一声:“我指的是……姑娘身上特别怡人清香。”

 

黄少天的个性一向容易在非必要的情况下大而化之。

楼冠宁追上来“意图不轨”,他忍不住出了手,但是对方给予的反应还很磊落,最重要的是很有自知之明,一时之间他就容易忽略前因了。

到得意识到对方居然言语调戏他的时候,他才又想起来这货是怀有企图的!

可是更冲击他的是,他万万没想到有一天他堂堂剑圣也会像个姑娘家一样被调戏啊!!!

一时之间,他不知道是要顾着震撼还是顾着生气,究竟是一掌拍死面前这人呢,还是要继续顾虑着烟雨楼。

结果就是没了反应。

 

见“她”沉吟不语,楼冠宁微微朝前倾身,向“她”贴近了一点:“黄姑娘为何一直都不说话?”

 

“他没法说话啊。”

 

忽然来的第三把声音,让二人都循声看去。

叶修原先挨在廊柱边上,见二人都看过来了,他也只好走了过去了。

 

楼冠宁还在想这人是谁,哪想到身旁掀起一阵风,“黄姑娘”已经冲了过去了。

 

黄少天一见到叶修那姿态就猜得出他围观了不少时候,一想到他不知道看了多久,就止不住怒意,二话没说就冲上前去要揍人。

叶修见他迎面而来,也停下了脚步,不闪不躲,就耸了耸肩:“哎呀,你这样会打死我的。”

 

一句话,就让已经扫到门面的掌风消散得无影无踪。

 

黄少天生硬地住了手,见他这副浑身破绽简直随便的姿态,就觉得对方是吃定自己不会真对被“废”了武功的他出手。

最可恨的是,自己是真的不会对这样子的他出手啊!!!!

这满腔怒意又要何去何从啊?!

 

黄少天觉得自己气得都要一口气上不来了,偏偏叶修还要伸手给他扫了扫背:“冷静,冷静哈。”

我冷静你大爷!!!!黄少天差点就脱口而出了,这不一下子忍不住抬脚就去踩叶修的脚,居然被轻易地躲开了。

 

卧槽!!!!!这货肯定是装的吧!!!他根本没有被废武功的吧!!!!

 

叶修相当好笑地摇了摇头,一边伸手就勾着他的脖子将人捋了过来顺毛,省得他一直跟自己烦,另一边无视了楼冠宁精彩得不行的眼神,直接就说了:“他现在是没办法说话的,楼公子。”

楼冠宁看着“她”毫无顾忌地还在叶修怀里闹腾,神色一时复杂,却很快掩饰过去了:“不知道这位少侠是……”

 

叶修先是扭头贴在黄少天耳边说了句“我现在内力全无可禁不住你这样全力折腾啊”,待怀里的人僵硬着身体停止了挣扎,之后才对楼冠宁说道:“少侠什么的不敢当,要知道我是谁……不如提醒一下楼公子,你在烟雨楼遇袭的事情,不管你自己意愿如何,楚楼主都势必不会轻轻放过,现下……楚楼主收拾了场面上的事情,应该是很着急要找你谈一谈的了。”

 

叶修一席话,也是让楼冠宁从一时冲动中寻回了理性。自己刚才一时情不自禁,追着人跑到了烟雨楼的“腹地”,在这种刚刚遇袭的时刻,不去跟人家楼主接洽却闯了进来……实在有些值得诟病。

况且,眼前的二人那亲密无间的身姿也很能说明些事情……至少就他个人一些私人的范畴来说,应该……

可惜他有些不甘心,还说了出来:“多谢提点,在下现下就去找楚楼主。”随后,目光落到了黄少天身上,“黄姑娘,我们还会再见吗?”

“他答不了你。”开口回答的居然还是叶修,“为你好,还是别对他有想法,迟早会知道我为什么会这么说,到时候你就希望不会再见的了,虽然可能很快又会见……哎呀,真相很残酷的……”

说着就一副不忍心的表情了。

 

黄少天再也忍不下去了,怕真的一个不小心把人给打死了,于是一肘子撞开叶修,真气一提,转身就提气轻身而去,很快就没了踪影了。

 

被遗留下来的叶修捂着被肘击的地方咳嗽了起来:“还真下得了手啊,欺负哥手无寸铁、手无缚鸡之力,真是出息……”见楼冠宁望着人离去的方向,他又说,“真想见,应该很快还会再见的。”

 

“楼少!可算是找着你了,楚楼主有请!”李华一得楚云秀示意就追了过来,还是迟了不少,才说完看到叶修居然也在,差点脱口就喊了“叶神”,幸好忍住了。想起楼冠宁是追着谁而去的,可现下却只有他和叶修……李华禁不住神色古怪了起来。

 

叶修摆了摆手就要走了:“云秀如果要找我的话……派人来说一声。”


 
评论(9)
热度(164)
© 马紫紫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