伤心桥下春波绿,曾是惊鸿照影来。

【全职高手同人】【叶ALL】绝世闲人 08

*穿越异世开后宫,金手指当然不能少了

*这章让叶黄培养了一下感情【。

*下一章解锁新人物



08

 

苦中作乐。

叶修没来由地就涌现了这么一个念头。

 

要是以前有人告诉他,有一天他会拼命逗黄少天说话,他绝对要送对方一个“你怕不是失了智.jpg”的表情。

可现在,穿越、逆生长,遇到异世黄少天,单独上路,无言以对!

真的很尴尬。

他还以为自己不是那种会因为空气安静而尴尬的人,事实证明他还是太天真。

在这个没有wifi,没有智能手机的世界……好吧,其实他也用得不多。最重要的是,当对象是黄少天!

就算他一天跟自己说上个一百遍,这个黄少天不是自己认识的那个黄少天,也敌不过那张一模一样的脸带来的强烈代入感。

 

冷漠小王子黄少天。

光这么过一下脑子,他都觉得有点抖。

可是眼前的黄少天真的不说话啊!

 

叶修觉得自己怕不也是失了智,开口跟他尬聊简直好像是有点忍不住。

 

唉,寒风飘零,落叶洒满我脸。

叶修自觉自己现在的心境就是这样的了。

 

一路上,他也是对目的地是哪完全不闻不问。

既然他花那么多心思给自己下套子,自己还钻进去了,那就配合到底吧。

反正衣食住行都是对方全包,这路上他就当原生态旅行算了。

 

为了空气不那么安静,只好从兴趣爱好再到天文地理……

以上话题都不存在。

脱离了他熟悉的黄少天,他对面前这个黄少天是真的相当苦手。

 

和跟自己所认识的没什么分别的苏沐秋不一样,这样的黄少天如果不是那张脸,就完全是一个陌生人了。

偏偏他有点不太愿意这样。

大概是因为……他已经太习惯和黄少天的亲厚感,即便来了异世快要两年,都还没忘得了。

 

特别是除了故意冷着脸和不说话害他总觉得有点略微的喜感之外,很神奇的是,那些小习惯和小神态居然还是一模一样的……

 

叶修觉得自己也只能认了,眼前的现实和自己记忆中的现实,越发像是庄周梦蝶的关系了。

 

之后,由于各种复杂原因而导致的过分关注,让叶修很早就发现了黄少天有点不对劲。

鉴于和现在这个黄少天的关系也略复杂,他也不知道要不要开口关怀一下,只好暂时选择缄默,当没发现过。

 

终于,有一天,他们就赶不上在预定时间内到达村镇,只好露宿荒野了。

 

叶修是在对着篝火一边打瞌睡一边守夜的时候被某种压抑的呻吟声惊醒的。

是一种很细微的、带着震颤的、压抑着痛苦的呻吟。

荒郊野外的,声源毫无疑问就是黄少天了。

 

那个明明应该算是小少爷设定的家伙对于露宿荒野意外地熟练,就只是理所当然地把守夜这个任务扔给他之后就自顾自躺下了。

那位小少爷现在蜷缩着身体,在火光之中隐约见到他一手捂在了腰侧的某一个位置,十六七岁还没长开的样子,现在缩成一团就更小只了。

 

叶修来到他身旁,伸手刚搭上他的肩膀,一阵破空之声瞬间而来,他一下子没闪开,就被掐住了脖子。

掐住他脖子的家伙,显然是惊醒过来了,一翻身见到是他才放松了力气。

 

叶修轻咳了几声,拉下了他掐自己脖子的手:“这位黄少,我是不是要称赞你一下警觉性很高?”

 

黄少天没说话,反而重新闭上了眼睛。

这一凑近了,叶修才发现他额际、鼻头都渗着豆大的汗珠,一时也跟着紧张了起来,弯身把他轻轻抱了起来:“你没事吧?”

 

很好,听到他问了这么废的问题,他还能睁开眼睛瞪他一眼,说明还行。

 

留意到他一直捂住了腰胁某个位置,叶修就伸手探去了。

苏沐秋那时候教他,说了很多穴位经脉的东西,鬼才记得,全凭身体记忆罢了。

至于怎么身体记忆……嗯……感谢苏沐秋……

 

他手一伸过去,黄少天整个人就震颤了一下,叶修忽然就反应过来了。

 

“你气息走岔了?多久了?”

 

黄少天也不在强撑,但是到底有些拉不下脸,所以撇开了头:“刚上路没多久的时候……”

“结果一路上都没导正过来?”叶修故意说出了这个显而易见的事实。

 

果然对方就转过头来又瞪了他一眼。

 

他记得苏沐秋跟他说过,天选者成阴阳配对还有一个好处就是在练功走岔的时候,对方因为相反的属性,便能很好地辅助调和,导归正途。

所以,让他一直在水里练功也是差不多的原理。

即便如此,他还是好几次都岔了气息,那真不是一般的难受,幸好有苏沐秋在。

 

都这样了,他也不会问他为什么不开口让自己帮助了。

臂弯里的身体略有凉意。

他猜,原先每晚黄少天都是自己调息,估计成效不大,不过花上足够的时间,还是没有问题的。只可惜现在正在旅途之中,今晚又露宿山林之间,这夜深露寒的,他又不愿意给自己知道,因此没有打坐调息,这风寒之气一吹,就前功尽弃了吧。

 

他把他扶了起来:“我帮你吧。”

 

——

面对面被瞪的时候,叶修也是有点尴尬的,同时他的双手正在黄少天的腰上。

 

“那个……我不是故意的……你也知道我出身山野乡间,路子是野了点,总归能用就行了是不是?”

 

黄少天正难受着,秉持着都被发现了就坦率接受帮助的心态默认,哪知道这面对面盘腿一坐,他直接上手就搭在他腰上。

一想到他们一个是天阴一个是天阳,怎么想都觉得他是轻薄他。

 

面对黄少天那越发凌厉的目光,叶修只好说实话:“其实经脉穴位什么的我不太记得住,只记得了个大概位置,气息随意流走这种……我做不到。”

 

黄少天惊了。自己亲身测试过他的身手,他的那手长兵功夫绝对称得上高手了,兵器交击的时候感受到的气息也是很浑厚的,结果他现在说出了这种门外汉的说辞?!

 

叶修也被他这毫不掩饰的震惊目光看得相当郝然,他掩饰性地垂下了眼帘:“就……路子野了点……你多担待不好么?”

 

黄少天心想,要不他就真的这么奇葩,要不他就是成心耍自己玩。

只是看他的神色……倒不像后者。

罢了。

身体的难受让他放弃纠结,抬手扣住了叶修的左右手上的脉门:“我来主导,你配合就好了。”

 

篝火在燃烧,偶尔发出了“噼啪”声响。

山林间不闻风声,倒是被阵阵树木摇曳的婆娑声响包围。

偶有一些细微的声响无法分辨,可这些都没能撼动此刻聚精会神的二人。

 

叶修是相当干脆地将自己完全交给了对方。

脉门被扣住,气息任由对方牵引,对方若是有个什么想法,要取他性命简直是分分钟的事情,即便不成,也能重伤他。

可是,他却坦然到有些自在了。

 

几个周天运转下来,那道来自天阳的暖融气息彻底发挥了调和和辅助的作用,黄少天顿时就舒服了。

散功的时候,再次切身地感受到对方是气息浑厚之人,就更加觉得他居然没掌握经脉流走之法是很奇怪的事情了。

 

“谢谢。”

 

叶修对他的信任,在刚刚实在是体验得很淋漓尽致。

黄少天虽然有着那样的成长环境,但是本质其实还没没变,所以他最怕的就是别人对他好。

正因为周围的人都在算计他,所以一旦感受到真心,他就忍不住想要回报和抓住。

 

“你平时自己都不调息的么?可是你的气息底蕴深厚啊,为何又会说对人体经脉穴位不熟悉?”

 

面对黄少天这很直白的问题,叶修敏锐地察觉到其中的细微变化:那种横隔了一层的感觉消失了。

他倒是有些不知道怎么解释了,毕竟他也不知道苏沐秋喂他吃的是什么东西,反正一切的根基都好像来自那颗不知名的东西。

 

“我自行调息是没问题,只是不懂怎么……嗯……输出?”至今都还没完全习惯太古典的表达方式,叶修一时半会想不到怎么说,索性直接砸现代词汇了。

 

黄少天愣了一下,随即反应过来,更加觉得他奇怪了,只是想到他在山野乡间出来的,说不定没受过名师教导,练起来自然也是一半一半,难怪他自己都说是野路子了。

 

“你这样不行。日后要是遇到了一些法门奇特的人,交手起来会吃亏,而且你要再精进的话,这样含糊不清也是障碍。”说着,他顿了一顿,抬眼扫了叶修一下,才续道,“我还需要你的帮助,也不白让你出力吧,刚好可以教你。”

 

不知何故,刚才黄少天那一眼,在火光摇曳之间,竟晃了他的眼,让他有种陌生的无措感。

叶修点了点头:“那我就不客气了,多多指教。”

 

“那……你手可以放开了么?”

“嗯?哦!哦……”


 
评论(4)
热度(82)
© 马紫紫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