伤心桥下春波绿,曾是惊鸿照影来。

【全职高手同人】【叶黄(♀)】相爱很难 19

*单方性转,原作向

*叶神请加油啊

*接下来就要进入第十赛季咯



19

 

叶修也不知道为什么自己会被一个性别男兴趣男的家伙带着在超市的女性用品专区打开了新世界的大门。

隐隐约约之间,好像还听到了一大堆有的没的科普。

由于太震撼,记忆都变模糊了,于是他的大脑擅自翻篇了。

 

从超市出来后,他情不自禁地抱住了喻文州,感慨地拍了拍他的背:“你也不容易。”

喻文州只是笑了两声:“呵呵。”

 

因为黄少天这算是突发情况,叶修虽然不打算改签,毕竟兴欣还有一大堆东西等着他,但是担心是少不了的。

反而变成了是黄少天安慰他了。

 

“没事呢,这里还有队长陪我。”

 

这换之前,叶修估计还会不高兴,但是现在倒是有点戚戚然地握着她的手点了点头了。

 

当然,这个夏休,在黄少天原地满血复活并且完成了副队长的职责之后,就飞去了兴欣度过。

喻文州看在眼里,不知道怎地,就满脑子滚过“泼出去的水”五个字。

 

日子在忙碌得很充实但对兴欣一众来说好像又很瞎狗眼的感觉之中度过。

 

期间,关于叶修,也就是原来的大神“叶秋”的首篇面访也面世了。

本来就瞩目度很高的一片采访,结果还多了出人意料的彩蛋。

 

据说看到最后,会看到编者标注的“回馈粉丝的特别彩蛋问题”。

熟人一看就知道是瞎扯,怕不是叶修自己要求的,可是这图啥?他根本不是这种会“营业”的类型。

结果一看,这可真的不得了了。

 

这家伙送的“彩蛋问题”是:喜欢什么类型的对象。

其回答是:圆脸大眼,活泼可爱,有虎牙,话很多,差不多就是这样了。

 

陈果看到这篇报道的时候嘴角一抽,下意识就往那位剑圣的方向看去。

 

那两尊大神正隔壁坐着,一人一台机,在游戏里搞得热火朝天。

依稀还是能听到剑圣自带的语音魔法攻击,于是他们兴欣的叶队就抽空剥了一根棒棒糖塞她嘴里了。

顿时安静了。

 

是了,现在队里除了她,也没人有空关注这个东西,不过到了饭点的话……

 

魏琛拍桌而起:“叶修你要不要脸!!!”

其直传爱徒也红着脸跟着拍桌:“你在采访里瞎说什么鬼啊!!!”

 

陈果正想给打个圆场,结果叶修自己若无其事地开口:“吃饭、吃饭、都吃饭。”

 

可怜另一边,喻文州一大早就接到了队里经理的哭诉,一把鼻涕一把泪的。

 

“文州啊……这都哪跟哪啊?是不是真的就这么回事了啊?上次后面夜宵档的老板还发微信跟我说,我还以为他套路我呢!虽然我们不是娱乐圈,但是少天身上有几个代言当时是有特别提过的,唉……我怎么那么命苦……文州你说我可以怎么办啊……啊……我都不敢打开微博之类的,啊……啊……”

 

喻文州只能用他那万年镇静之雨一样的声音跟电话那边开始抽气的经理说:“总之,死都不认。另外,别担心,我会跟少天……还有另外一个当事人沟通的了。”

 

挂了电话之后,喻文州发了一阵子呆,脑内把队长工作职责过了一遍,看今年续约的时候要不要加工资……

随后,他先是找上了叶修。

 

至于外面那些,混乱就由得混乱,确认了本人的态度,交给专业人士去公关便可。

而职业圈子内部的话……那就无可避免了……

 

是全部都会知道的吧。

喻文州望天。

 

——

质问,是来得毫无征兆的。

 

“老叶,你最近是不是和队长走得很近?你们什么时候这么好的了?”

 

那是混乱得起起伏伏又归于日常的夏休的尾巴,黄少天很快就要回去准备第十赛季开锣。

这会儿,她坐在桌旁,在修整指甲,轻飘飘地丢了这么两句话过来。

作为职业选手,为了不影响对键盘、鼠标的敏感度,都有自己对指甲的容忍度,定期都会自行修整。

 

叶修心中一顿,停下了笔记的手工记录,转过了身子,看向了她。

她在临窗的桌前,坐着电脑椅,挨着桌子,轻轻低着头,认真仔细地在搓磨指甲的边角位。

 

“为什么这么问?”

“你最近是有经常和队长私聊吧?之前,你不是还揪着队长给你做分析么?挑战赛的时候。”

“这……有问题吗?”

“嗯…………”

 

她这一声是平调,拖得老长了,叶修就没听过她有这么飘忽的语调,不由自主地就有点七上八下的,也不知道是为什么。

 

 

只见黄少天朝这边瞟了一眼,续道:“是没什么问题。我就好奇而已,还是你和队长有什么秘密是不能告诉我的?那你直说被,如果真的是我不能知道的秘密,我不问就是了。”

 

这种情况……没处理过。

算是什么情况?

为什么我觉得后背一紧,感觉有点凉飕飕的?

 

叶修甚至吞咽了一下,却想不到自己怎么说才算正确。

不如说,为什么他就会思考到“如何回答才是正确”这个问题的呢?

 

黄少天又瞟了一眼过来,吹了吹手指:“说起来,最近你好像已经很接受我和队长的关系了?你……是不是已经知道了些什么?”

“嗯?你是指什么?”不愧是联盟第一机会主义者,其敏锐程度真不是盖的,顺便,叶修也回忆了一下,他知道了喻文州多少事情。

“上次……你来蓝雨的时候,的确是队长引你进来的吧,不然我不会什么都不知道……是吧?”她又问了一句。

 

叶修开始意识到问题在哪里了。

譬如,为什么他会出现那种一开始没反应过来,现在终于证实的心虚感。

就现在,就是现在,他有严重的既视感,感觉这种场景在哪里见过。

对了,沐橙经常看的那些狗血电视剧,里面女主质问男主是不是和她闺蜜有染……

呸!为什么他会有这种既视感!

 

“少天,我和文州是聊过,可是那都是因为……”

 

叶修的话没说完,被她突然放下了指甲锉发出的突兀的声响打断了。

 

黄少天站了起来伸了个懒腰,朝他微微一笑,虎牙在唇边若隐若现,特别可爱俏皮:“原来是这样啊。其实我也就是想有个‘知’字而已啦,难道我还信不过你和队长吗?对了,我去拿点喝得,你要吗?”

 

她说着就自顾自地离开房间了,压根没等他的回答。

 

她离开之后,叶修发现自己的呼吸才正常了回来。

他把刚才的一切回忆了个遍,这时候就觉得自己没个手机果然还是不太方便了。

 

于是,喻文州在晚饭之后的时间,收到了来自叶修的QQ消息——

 

“我觉得少天怀疑我和你有一腿,怎么办,急,在线等。”

 

喻文州还端着自己泡的花茶,忍不住嘴角一抽,随即扶额,第一反应,在脑内闪过的话语是:叶修你这个智障。

然而,舒出一口气后,他给叶修的回复却是——

 

“为什么这么觉得?发生了什么?”

 

今天的恋爱咨询还在继续呢。


就这样,磕磕碰碰之下,迎来了第十赛季。

 
评论(4)
热度(88)
© 马紫紫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