伤心桥下春波绿,曾是惊鸿照影来。

【全职高手同人】床头读物 02

*民间神话传说系的都市传说式的日常

*主要的西皮还是叶黄咯,王喻,and so on?

*刷一个新杰和老王

02 他出差的第N天,想他

 

叶修吃完饭,放下了碗,忧伤地叹了口气,轻轻抬手掩面,颇有些黯然的意境。

他旁边的黄少天和他几乎同时吃完,也放下了碗,也是煞有其事地哀婉叹息,目光悠远。

随即,二人异口同声地说道——

 

“大眼儿出差的第N天,想他。”

 

坐在他们对面的张新杰也吃完了,干净整洁到让人身心舒畅的餐具也整齐地摆放回原来的位置了。

他抽了块抽纸擦嘴,赞同他们的意见:“我也想他,不是他拜托,我才不会给你们煮饭,现在给我洗碗去,谢谢。”

 

——

叶黄在洗碗。

叶黄一人一蛇在洗碗。

叶黄一人一蛇地分工洗碗。

 

画面还挺和谐的,二人的动作堪称行云流水般的默契。

平素聒噪惯了的黄少天现在不敢聒噪了,因为张新杰在看午间新闻,通常在途中他会眯上十五分钟。

这是他的规律,这世上天条都可以犯,但是张新杰的规律不能破。

 

何况现在他还是他俩的掌勺人。

识时务者为俊杰,黄少天自问一向都是。

 

然而,让他完全不说话就很难受了,所以他还是和叶修说话了。

 

“大眼儿究竟什么时候回来啊,他走的时候有没有说?他好像只说了可以去张新杰这蹭饭?”

“唉……为什么张新杰做的饭都跟他的人一样呢?不咸不淡,不油不腻,清汤寡水……我可是吃肉的……虐蛇啊……你就算了,一把年纪,是要清淡一点……”

……………………

 

“老叶你说话呀。”

 

叶修关上了水龙头,把抹布挂到“张新杰指定位置”,反手在围裙上擦了擦手:“洗完了。”

“……”黄少天觉得自己是日常被嫌弃。

 

——

回到自家的二人摊在沙发上看电视。

与其说是看,不如说是播着听听,饭后的困意笼罩上来,各自安静地打盹。

 

一条金黄色的小蛇无声无息地在屋外蜿蜒靠近,随后是一声惨叫。

 

打盹中的二人被惊醒,还没转头,就有个小屁孩被扔了过来。

 

黄少天下意识接住了人,抬眼只看到了张新杰远去的背影,低头一看,卢瀚文已经红了眼眶要哭不哭地吹着自己的手。

他的手焦黑了一大片,显然是被结界所伤。

 

他抓过他的手给他吹了口气:“你干嘛呢?怎么招惹到新杰了?”

 

那边叶修已经起来去给他取“疗伤药”了。

 

卢瀚文委屈脸:“我没见过中间那户有人嘛,就好奇看一下啊,谁知道他那么凶!”

他已经止住了眼眶内滚动的泪水,黄少天度过来的气吹拂得他很舒服,已经不怎么痛了。

 

黄少天有点无语:“他平时不是这样,你来错时间了,怕是扰了他打盹。算了吧,你只是伤了这么点算走运了。早些年啊,遇到这种情况,他脾气更大。”

卢瀚文还是委屈巴巴的:“他是谁啊?原来你们中间这户有人住的啊?”

 

“一直都有人住,只是不常在,你碰不上而已。”叶修抱着一个类似药箱的东西回来,他从黄少天手中把他手上的手拎了过来,修长的手指在药箱里那堆瓶瓶罐罐里似乎非常随意地抽了一瓶出来,拔掉了瓶塞,再次似乎非常随意地将里面的药粉撒到他焦黑的皮肤上。

 

卢瀚文当即痛得“嗷”了一声。

叶修还抬眼看了他一下:“你是蛇,叫也是嘶嘶地叫的好吧。”

“我现在是人身,还不许痛得嗷出来的嘛!”

 

黄少天“噗”一声笑出来了。

 

卢瀚文还在追问:“所以隔壁是什么人啊?只有刚才那一位么?”

 

黄少天先是看了叶修一眼,见他给卢瀚文涂抹开了药粉,就把东西收回去,提拎起来就起来往里走了。

卢瀚文轻轻甩了甩手,虽然焦黑掉的皮肤没有复原,但是已经不痛了,而且好像也没那么焦黑了。

他好奇地举着手左看看右看看。

 

“隔壁的住客其实有两位,不过那两位都不算常见。张新杰也只不过是最近正好下来而已。”

 

卢瀚文眨了眨眼,竖起了一根手指朝天上比划:“下来?”

黄少天点了点头:“下来。都是有仙籍的人,你就没不知好歹了知道么?不然谁都救不了你。”

“欸……”卢瀚文晃了晃脑袋,“那他们都是什么仙位啊?”

 

黄少天沉吟了一下,倒是放好了东西再出来的叶修回答了他。

 

“一个是代理人,一个是候补生呗……”

 

这时候电视转播到了当下最人气的少女偶像团体的歌曲MV,C位少女偶像在一群美少女中都特别出挑,乌发雪肤,眼泛桃花,嘴角含情,本身就像是爱和梦想的化身。

 

“最近我也在看这个!小姐姐们都好可爱!”卢瀚文一下子就转移了注意。

 

他丝毫没有发现叶黄二位看着C位那个的诡异神色。

 

黄少天离得近,不着痕迹地朝遥控器伸手,转了台:“所以瀚文你今天又是来干什么的?”

“哦!上次的故事没听完啊!”

 

——

就是两蛇精去报恩啊,就在帮助王大夫功成名就,就差迎娶白富美走上人生巅峰的时候,很例行地,就有人看他们不顺眼,要说人妖殊途,你们居然人妖勾结,太不符合大众主流了!

本来呢,起了冲突是想和平圆满落幕的,但是那个年代就没现在这么和谐,一动上手就难免有损伤,最终都是你又不想我又不想地出现了牺牲。

出现了人员伤亡,前因后果就不重要了,规则里两蛇精就要负很大责任的惹,所以只好按规则去赎议减免,毕竟大家都不想的嘛。

故事的结局就是两蛇精天天去行善积德呗。

 

狗屁!你把自己都摘干净了!

我本来就很干净。

 

就在卢瀚文觉得自己被忽悠得不轻的时候,还没顾上看那纠缠到一块互撕的两位的时候,被惦念着的去了出差的故事里的王大夫王杰希出现了。

 

卢瀚文看着他手上的钥匙,没说话。

 

王杰希朝他们晃了晃另一手的几个袋子:“给你们带了名产。”

 

一团和气地围着一起泡茶吃名产的时候,卢瀚文突然想起来一个很重要的问题!

 

王大夫你是人不是?

 
评论(3)
热度(62)
© 马紫紫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