伤心桥下春波绿,曾是惊鸿照影来。

【全职高手同人】【王喻】君莫笑 番外2 下-1

*武侠paro

*王喻同岁设定

*居然写不完,拆一下章节好了【。




最先察觉王杰希有异的,是他的二师兄方士谦。

那天是他是药库遇上同样来取药的王杰希的。

 

他一贯不待见这个小师弟,向来见到瞄一眼就当没见到的。

对于他这种略显幼稚的行为,老堂主没辙,他最依恋的大师兄林杰也没啥办法,只能随他了,反正也无伤大雅。

反正王杰希对他一直都平常心,谨遵对师兄的礼仪和尊敬。

 

所以他们在药库狭路相逢,一如以往都是王杰希跟他问安之后,就各干各的。

 

方士谦这人其实观察力很敏锐,心思很细腻,表面上虽然各种无视王杰希的样子,实则上,其实他比任何人都关注这个小师弟。

毕竟不只是他师父给予了莫大期望,就连他大师兄也是。

 

所以他这装作自顾自地抓药地来来去去,却把王杰希取了什么药看得了个清清楚楚。

 

王杰希倒是从来没防备过他这个二师兄,加上问心无愧,自然落落大方,一如既往地不去理会他这些小举动。

 

因此,等王杰希取了药离去后,方士谦自己品味了下他都抓了哪些药,随后就呆住了。

“这种方子……怎么地他会……”他喃喃低语着,一时之间竟都忘了自己来药库是干什么的。

 

那晚,方士谦越来越觉得不对劲,翻来覆去、辗转反侧,气得踢开了被子重新披上衣服。

还不如直接去问那个大小眼!

至于对方是不是已经歇息了,这可不在他的考虑范围内,谁让他是他师兄!

 

结果就是他这么一心血来潮,临到人家院落的时候,他那又踟蹰了。

来回踱步了一会儿,忽然又觉得自己可是师兄啊!

这一会儿复杂的内心挣扎过后,他反而略有点鬼祟地摸了进去。

 

日后无数次,方士谦都想自己当时为什么要进去,他那会儿要直接回去睡觉,就什么都不知道,那是不是之后所有的事情都不会发生。

 

发现自己的小师弟和客居中草堂的别人家的孩子有苟且该怎么处理?

这个别人家的孩子还是蓝溪阁的人,不只是一般弟子,虽然魏琛没公开承认过,可这就是他的得意弟子啊,据传就是内定的下一任阁主了。

这次送他过来打着切磋学习的名头,还不都是现在双方正是相互试探的时期,蓝溪阁给出的一手狠招。

这种彷如送出质子一般的行径,不知道是该评价魏琛对这个弟子过于自信,还是他对这个弟子其实不上心。

 

可偏偏是这个喻文州和王杰希搅和到一块了。

他不待见王杰希还有一个原因就是他可是跳过林杰被期许能成为下一任掌门,最让他不待见的就是他自己深知事实的确会是如此,却绕不开感情上的偏颇和不舒服。

 

方士谦自己拿不定主意,也不知道这种事情该怎么办,他下意识遵从了情感上的依赖,把事情倒给了林杰,寻求这个大师兄的帮助。

 

林杰惊得瞪大了双眼,连嘴巴都有点合不上。

“你说的是真的么?你亲眼所见?”事关重大,他哪怕明知方士谦不会拿这种事情开玩笑,可是潜意识里他都想再确认一遍,希望不是真的。

 

方士谦甩开了刚跟他咬耳朵的时候拽住的衣袖,很是有些生气:“绝对是亲眼所见,不然我敢这么跑到你面前说这个?不怕你揍我啊?我又不是这么不分轻重的人!大师哥,你说这可怎么办啊……”

 

饶是林杰此刻也慌了手脚,一时之间脑子里也没出现个什么好办法,可一转眼就见到方士谦还巴巴地看着他,眼里满满都是担忧,不由得还是先安抚他。

他抬手轻轻抚了抚对方的臂膀:“这事交给我处理吧,师父他老人家才刚又闭关,千万别惊动他了。”

 

方士谦点了点头,垂下了目光,可转瞬又忍不住抬眸张了张嘴,却没发出什么声音来。

林杰温和地笑了笑,轻轻地拍了拍他的脸蛋:“好了,说了交给我就交给我,你也不要声张,就当没发现过这事吧。”

方士谦这才又点了点头:“能处理得圆满吧?”

“能的。”

 

当时林杰这么对方士谦说,也不算是完全的安慰,虽然他心里也七上八下,毕竟这个小师弟一向都太有主见,但是总体来说还是很听他说的话,何况他才十六岁,少年人有些意乱情迷也不算什么大事,点拨一下,他相信他聪慧的小师弟肯定能明白过来。

因此他私下去找王杰希谈话的时候还抱持着不明智的乐观。

 

“大师兄,我不觉得我和文州这事需要向世人交代,我俩真心以对,纵然世俗并不接受,可这也只是我二人的事情。”

 

林杰旁敲侧击着开口,却没想到自己这个小师弟这么坦荡地直接认了下来,一时之间也愣怔当场。

“你的意思是……你是认真的?”半晌后,他才找回自己的声音。

 

王杰希点头,目光笔直,毫无闪躲之意:“若非用真心,如何换真心?”

林杰只觉心神剧震,一下子没忍住,伸手就抓住了对方的手:“杰希!先不说你未及弱冠,能不能就这么确定自己真正心意和未来?大师兄素质你早慧,也不是故意质疑你的选择,可是你也得为师父想想,为中草堂想想啊?就算撇开立场,若今天小喻是位姑娘,你们尚可算是一段佳话,若你坚持,大师兄也不会反对,当还替你说亲去。可小喻不是姑娘,他不止不是姑娘家,还不是一般的蓝溪阁弟子,这些你难道都没想过吗?他可是最有可能成为下一任蓝溪阁阁主的人,而你……”

 

“大师兄,我从来没想过成为中草堂的堂主。”王杰希很少打断别人的话,可是他现在却打断了林杰的话,这还是他大师兄。

 

林杰一时间也沉默了下来,两师兄弟无言对望,彼此的目光都没有相让半分。

林杰想要看出他的真实,而王杰希则是无畏无惧地展示着自己的真心。

 

林杰只觉得嘴巴泛起了一丝苦涩:“杰希,你应该明白,这事情不在你,也不在我。况且……就算你不成为掌门,你也是师父最得意的弟子,也是中草堂二代里最杰出的苗子,你也是有你的责任所在……你们本就有各自不能放下的担子,你可曾想过这一点?”

王杰希这才第一次轻轻垂下了眼帘,相谈至今这才第一次避开了林杰的目光:“大师兄,我自然是都有想过的……”

 

说罢,他就想挣开林杰的手。

可林杰听他这么说,却更觉心神震荡,察觉他要挣开的动作,下意识就扣得更紧。

而作为练武之人,王杰希的第一反应也是反手相抗。

他这反应也激起了林杰的武者意识,居然就这么拆招起来了。

 

二人居然就这么动了真格地过了一招。

 

一招过后,王杰希愣了一愣,顿觉有些不好意思,就匆匆向林杰告退。

这之中究竟有没有逃避之意连他自己都不太清楚了。

 

徒留林杰在原地半天回不过神来。

刚才虽然只是一招,可是他却感觉得到王杰希的修为进展之快。

纵然他一向天赋极高,但是这短短时间之内这种进展也未免太不寻常了。

他该不会是急于求成,走了什么邪路子吧?!

 

一想到方士谦说起发现他和喻文州那码子事情的时候的情景,林杰心下闪过一个模糊的概念,不由得急匆匆地就要马上跑去找方士谦求证清楚。

 

——

本应该是跟平常无疑的练功,喻文州却发现王杰希有点心绪不灵。

他们不知道双修之法本就讲求二人能身心如一,偏偏就无意中做到了这点,关系发生变化之后,他们对彼此就更敏感了。

所以王杰希的心绪哪怕有一点点浮动,喻文州都能察觉。

 

他轻轻开了口:“你有心事?”

 

王杰希也睁开了眼,看了他一会才说:“不是什么大事,此刻当专心才是。”

喻文州看着他:“你心神不能集中,不是更危险?撤掌吧,今晚到此为止。”

 

说罢,喻文州居然就真的开始收敛真气,真是要撤掌收功了。

王杰希怕他有事,自然只能跟着收功了。

 

散功之后,二人依旧面对面,各自调息。

 

王杰希知道他生气了,稍作调息之后就只是静静地看着他。

喻文州双手还搁在膝盖上,阖着双眸,呼吸平稳而绵长:“我没生气。”

“没生气你就乱来?刚才那样子多危险,你会不知道么?”王杰希也是没想到嘴巴比理智要快,说出来的话居然还有点呛,明明他自己并不想这样。

 

喻文州睁开眼了,学着他刚才那样,看了他好一会才开口:“你都不想告诉我,我有什么好生气。既然迟早会有嫌隙,那早晚都是危险得很,早点迟点有什么分别。”

王杰希一时语塞,因为他没想过喻文州会这样跟他赌气。二人很多时候自己觉得自己应该的确很成熟,所以在沟通之上一直都是有话直说,讲求互信,所以此刻喻文州见他有事不说才这般生气吧。

 

王杰希微微低下了头,有些不知道怎么开口。他伸手去拉住了喻文州的手,对方也没挣动,任由他握住。

这时,他才开了口:“我不是有意,只是不想你担心……大师兄……知道了我俩的事情了。”

 

喻文州倒是愣了一愣,眨了眨眼睛,嘴巴张合了几次,又没说话,最后才反握着他的手,轻声问道:“那你准备……”

王杰希抬手给他拨开了颊边的长发,拇指轻轻地摸索着他的脸颊:“我固然不想师父失望,师恩深重……但是我觉得大师兄才是下一任掌门的最佳人选,而非我。若然可以,我只想做那个能襄助大师兄将中草堂发扬光大的普通弟子。文州,你觉得呢?”

喻文州轻轻笑了笑,把他的手抓了下来,轻轻地捏着他的掌心:“能尽如你所愿就是最好的……平凡是福嘛……你若有所决定,我定全心支持。”

 

王杰希也笑了。

 

二人尚自年少,觉得还能自己去争取去选择。

喻文州未说出口的心底话,就是只要你有任何决心,想做何事,我定一心相随,只是他深信就算自己不如此直白说出,对方都懂,从他笑容之中便可得知。

 

如不能获得体谅,大不了……不过就是远遁而去罢了。

交浅言深,他俩都明白到对方心中之意。

 

王喻两个少年人自觉已经做出了最坏的打算,万事不过而已,可也没想到,他们的心思早就被看穿。

林杰身为王杰希的大师兄,对这个小师弟一向关顾备至,对他的性格也了解甚深,那日与他交谈,就觉出了点端倪。

他这小师弟素来为人坦荡,秉承着事无不可对人言的原则,如突然之间这般说话只得一半,甚至有隐瞒逃避之意,那就只有一点,就是他心底的想法怕会伤及师门感情,因此他才避了开去。

 

那之后他连忙先着人通知蓝溪阁,让魏琛以最快的速度赶来中草堂。

随即马上又找到方士谦,把那天的事情详细再问一遍。

 

一遍梳理下来,林杰心里有了想法,又去了藏书阁。

方士谦倒是有点不明所以,却也是担心的,就只好跟着林杰后头。

见林杰在藏书阁转悠了好几圈,脸色越发凝重,不由得心下更急了。

 

他又习惯性地伸手去拽住了林杰的衣袖:“大师哥,你倒是说说话啊,究竟怎么样啊?”

“士谦……”林杰开了口,却有点不知道怎么表述,“杰希和小喻,可能不是单纯的一时意乱情迷……”

方士谦皱起眉头:“还能有别的?”

林杰叹了口气:“我猜,他们应该在行双修之法,师父曾跟我提起,杰希在藏书阁中找到过这个练功法门的记载,还问询过他,他予以否决了,当时已经警告他不要想这个法子。事后有跟我说起,是让我多多留意……确实还是我大意了……”

方士谦痴迷医术,平素多有泡在藏书阁遍览典籍,有的没的都会翻看一下,对双修之法也有点印象,可是他就不解了:“这法子既然已经被否决了,王杰希应该不会这么大胆子吧?再说这法门始终有点剑走偏锋,他那性格也不会乱来吧?”

“岭南一带倒是挺多人用此法门练功……”

“你是说是喻文州那个小孩儿挑唆的?”

“不,没弄清楚之前不能这些下判断,我也不想这么想……”

 

林方二人均沉默下来,都是眉头紧锁。

方士谦那脾气可就忍不下去了:“那干脆直接把他两人叫过来问清楚不就得了?”

“不行。先前我去跟杰希谈过,按他那性格肯定有所防备了,要是有心隐瞒,更加不会开口。而小喻是中草堂的客人,我们有什么资格是质问他?”林杰也是忧心忡忡,却也想不到一个好的法子。

 

“那就这样尤得他们下去吗?”方士谦觉得这也不是,那也不是,真是要急死。

林杰摇了摇头:“当然不行。师父之所以否决了,一来是中草堂内没有能和杰希配合的对象,二来,也是最重要的,怕他年纪小,胡来,容易走火入魔。如果他们真的已经开始修炼了,怕也有段时日了。他们两个都是聪明的孩子,想来进境很不错。那天我跟杰希无意中对拆了一招,发现他修为进展之快已经不同寻常。修行之事,素来都是进境越高越是凶险……怕就怕他两根本没意识到这个问题,没有人保驾护航就自己乱来。”

“那怎么办啊?赶紧阻止他们?既然中草堂内没人能和王杰希相合的,为什么喻文州就可以啊?”

“一般双修之法,都讲求一阴一阳,大多是伴侣之间的修行法门……”

 

方士谦瞪大了双眼,心念电转之间脱口而出:“那他们之所以搅和在一起该不会就只是被这个什么鬼双修迷惑的吧?”


 
评论(3)
热度(56)
© 马紫紫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