伤心桥下春波绿,曾是惊鸿照影来。

【全职高手同人】【叶黄】一门三杰全是O 番外:小叶子?不存在的 -下

*ABO

@-司马瑞煞 生日贺文写完啦,捶了个小甜饼

*然后继续填正经的坑去【喂





黄少天并没有直视餐桌对面那两父女,他其实是觉得有点辣眼睛。主要是女儿长得和自己太像,但是神态举止和叶修太像,例如她现在和她爹坐同一边,一大一小两个Alpha用着同一个姿势同一个眼神看着自己……总觉得有种被自己嘲讽了的感觉,略有些不能直视。

所以不能怪他不正面相对。

 

“心虚吗?都不正眼看过来,视线也逃避得太明显了。”叶修开了口,语调有些凉凉的,“还是你对我两父女有什么意见。”

 

他这么一说,黄少天还真觉得有些心虚,但是不怪他啊……

他忍不住瞄了叶修一眼,怎么觉得他根本就没变过?那这个十岁的女儿是怎么来的?突然之间从石头里蹦出来的吗?

咦,自己怎么这么确定女儿是十岁?

不是……自己怎么这么快就确认了那真是自己女儿?就因为长得像?不让人有相似吗?

 

他心里冒出一个又一个文字泡,却没有开口。

这个时候,他女儿紧随另一个父亲的脚步朝他补刀。

 

“叶太,不是我说你啊,你是过分了啊,你怎么能看到老叶的脸就惨叫,好歹都看了这么久了,怎么就没忍住呢?”小叶子一副人小鬼大、老气横秋的样子,双手抱胸的姿势和叶修一模一样。

 

黄少天总算给了对面一个正眼,就看到小女孩儿连眉梢眼角那嘲讽专用弧度都和她隔壁的叶修一样一样,顿时更加觉得心理负担很重。

“你怎么说话的?叫什么叶太?!谁是叶太啊?!我说老叶你怎么教孩子的?怎么教出来跟你一副德行啊?”

有心理负担归有心理负担,但是该吐的槽还是改吐。不过黄少天还没继续叨叨下去,就被女儿打断了。

 

“哦,你对这个称呼这么有意见,那不叫叶太咯,叫叶师奶吧。”小叶子一脸无所谓,随口就打断了他预备扑过来的滔滔不绝,总算是改变了姿势,端起了桌上的牛奶喝了起来。

 

黄少天看着她,还真被噎着了,就先不说她那口奇葩的腔调,这种习惯性怼亲爹的是什么节奏。

这会儿他终于正眼看向了叶修:“老叶,你看看你女儿!跟你……”

“随你啊。”叶修也打断了他的话,也端起了牛奶,开始进食早餐。

 

黄少天连续两次被打断,默然无语了起来。

他沉默地看着对面那两父女,那一大一小还挑着眉一直瞅着他……

啊……心好累啊,这种感觉完全就是累爱?

这真的是亲生的?怕不是其实我这个生她出来的才是充话费送的吧……

小叶子你搞不好是叶修自体分裂的吧……

 

咦?等等,刚才自己还在睡觉啊,这早餐是叶修做的吗???

 

——

一晃眼,场景就转换了。

黄少天发现自己并不觉得违和,不禁在想这难道是什么神奇的经历?可能跟爱丽丝梦游仙境差不多?啊,所以他果然是做梦……不然他怎么会有个十岁大的女儿还是个Alpha。

 

“爸,爸你有在听我说话吗?”

“哈?”

 

黄少天一回神,就见到自己大腿上坐着个三岁的小女孩,正仰着头一脸不满地看过来。

那张没长开的面容甚至都依旧和自己小时候一模一样……仿佛在看自己年幼时期的照片,就只是性别不同。

各种范畴上的性别不同。

 

“你有没有没听我说话啊?你怎么能这样的嘛,你一通废话的时候我可都是每个字都听了的!”小女孩儿一脸不满,嘟着粉嫩的小嘴,如果不是说出来的话这么不中听,其实还是很可人的。

 

黄少天垂着目光看她,不自觉地把软绵绵的小孩儿搂紧了一点,却在想这是所谓的三岁定八十?才三岁就初见端倪,长到十岁基本上就是个翻版叶修吧……当然不是指外貌。

“你说你说你说,我听着呢,你刚说到哪了?”

 

小叶子特别老成地叹了口气:“我刚才说,如果喻叔叔生了个男O可怎么办?长得像喻叔叔还好啊,万一像大眼叔叔的话……光是想一下都觉得有点可怕啊……而且既然都是Omega的话,我还是比较喜欢女孩子。唉……但是我总觉得会比较像大眼叔叔啊……”

 

听着怀里的小家伙居然在絮絮叨叨这种十划都还没有一撇的的事情,黄少天都不由得有点发愣……

他忍不住握住了女儿的小手晃了晃:“是说就算人家孩子长得像大眼,关你什么事了?”

他女儿侧目了他:“是你自己特别老土的说,同性就义结金兰,异性就指腹为婚的。不是你的话我还担心成这样子?我好歹都是个Alpha好吧!说来说去不都是你一时兴起的错……”

 

什么?!我吗?!

黄少天表示非常震惊!

这种老土得像是上个世纪七十年代都不会发生的事情真的是我提议的吗?

什么鬼?他才不要和大眼当亲家好吗?!这么惊悚的事情他绝对不会提出来才对啊!!!

而且……

 

“不,那个,你爹没说什么吗?就这么由着我胡闹的吗?他还是叶修吗?怕不是假的吧!?”黄少天只觉得被惊吓到了,本来就很大的一双眼睛瞪得更大了。

小叶子反而是给了他一个“你才奇怪”的眼神嘟囔着:“他不一直都是这样子由着你乱来的吗?他但凡靠谱一点,我做你们女儿的都不用操碎了心啊。”

 

哈??????????????

 

——

叶修忙完了回家,发现家里乌漆墨黑的,看了一下时间,明显还不是某人上床睡觉的时间点啊。

出去了?刚才进门玄关还有他的鞋子和钥匙啊……

难道人不舒服?

 

叶修怀揣着疑问,直到看到了把自己整个卷在被子里只露出一点点头发的“一条”……在床上忽左忽右地“蠕动”着。

 

“噗……”叶修不厚道地笑了出声。

不过笑过之后,他还是记得要去看看自己的Omega今晚怎么这么早就卷在床上,不是说直播的么?这么早结束?

 

他跪到床上往床上爬,伸手搭上床上那“条状物”轻晃:“少天?少天?少天……喂……”

床上的人没有任何反应,叶修不得不凑近一点,才听到他含混地一直在嘀咕什么。

他又靠近了一点,还稍微把他的被子扒开了一条缝,可还是没能听清睡梦中的人究竟在嘀咕些什么。

 

不得已,他只好先剥掉他外面那层“茧”,把人挖出来了一大半。

只见黄少天侧躺着,皱紧了眉头,嘴巴里还是念念有词,不甚安稳的样子。他弓着背侧躺着,仿佛一只侧卧的猫,连脑袋都埋在手腕处。

叶修爬到另一边,有点艰难地把自己安置他跟前。他是斜里躺着,双人大床被他一条斜线隔开,这会儿叶修也只能面前地把自己搁在他面前那个角落里。

 

他伸手去轻拍他的脸颊,再次开口唤醒:“少天?少天……少天,稍微醒一醒,醒啊……”

见对方还是没什么反应,叶修正想要不要顺便干点什么别的时候……

和他面对面躺着的Omega突然睁开了双眼,而且肉眼可见地渗出了一头冷汗。

 

叶修被小吓了一跳,不过估计对方也不会察觉。

他伸手过去给黄少天擦拭着额际上的汗水:“做噩梦了?”

 

黄少天睁着眼还不太找得到焦距的样子,目光呆滞了好一会,才一点一点地、慢慢地聚焦到叶修脸上。

他发出了不太确定的声音:“叶修?”

 

叶修再次轻轻拍了拍他的脸蛋:“是,是我。来,再看清楚一点,清醒一下。”

哪知道他才说完,黄少天就抬手抓住了他的手用力地握住。

 

叶修内心充满了疑问,因为黄少天此刻还微带薄汗,双眸湿润,可是却释放了说不出的认真和真诚,他真的有点拿捏不准他想怎样。

 

反而是黄少天从睡梦中清醒之后,迷糊了好一阵,他才隐约还记得梦中的各种片段,内容已经不太记得了,但是那种感觉还残留着,清晰得让人心肝发颤。

他轻轻眨了眨眼,不无动容地开了口:“老叶……如果……我是说如果……我怀了的话……”

 

叶修原先还有些漫不经心的样子顿时变了,他反手用力地握住了对方的手,连眼睛都微微瞪大:“你有了?你怀上了?”

所以最近才胃口不太好?今晚作息还反常?

他很快将各种各样关事的不关事的串联起来,毫无逻辑可言,但这依然不妨碍他表达他的激动的心绪。

 

黄少天深呼吸了一口:“我说如果而已……是真的话……你……”

“男性Omega孕育期会比女性Omega辛苦,要提前准备好很多事情。你现在开始就别太操劳了……回头我还得问问医生……”叶修也没这方面的经验,之前也没多留意过,一下子说起来都有些凌乱。

 

黄少天见他这分明是又惊又喜,还绝对是喜大于惊,转念一想应该也正常吧……可是……

 

面对突然扑过来钻进自己怀里的Omega,叶修只觉得被扑得胸口有些发痛:“怎么了?”

岂料,他突然就抽噎起来了。

“你怎么这么高兴!你这么高兴干什么!!又不是你生……我……我……我不想生!!!”

 

后来发生的事情就有点玄幻了。

叶修抱着他,完全不知道他怎么就哭了起来,念叨了一长串有的没的,仔细辨认下来,他才隐约知道他真的做噩梦了,就是梦见自己生了一个“长得和我一模一样但是脾气性格和你一模一样超级可怕好不好”的女儿的样子……

这种哭诉,听得叶修也莫名有点来气好不好,忍不住就去掐他的脸。

 

这个晚上,二人艰难地沟通着,一片混乱。

 

结果并没有像黄少天自己担心的那样真的意外怀孕,他松了口气的同时也有点脸红。

因为医生诊断他之前的身体不适和情绪反复大概和内分泌有关。

总觉得这种失衡老是出现在他身上……

 

“老叶……对不起……”

“没的事,毕竟你有病嘛。”

“……你是不是想打架?”

“不过你这次病得提醒了我。”

“什么?“

“我们是应该探讨一下生孩子的问题。生,还是不生。“


 
评论(6)
热度(199)
© 马紫紫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