伤心桥下春波绿,曾是惊鸿照影来。

【全职高手同人】Wonder Land 05

*都市爱情喜剧

*叶黄、王喻、周翔

*副西皮出现有双花、韩张

*叶and王表兄弟设定 

——

本章叶黄、周翔

老实地开始踏实地更新

垂死病中惊坐起都还要填坑的我,被自己感动到【滚





05

 

循着地址找到蓝雨的时候,叶修是有一分惊喜的。

想不到这个地段的闹区里还藏了这么一个地方,有点别有洞天、也有点柳暗花明的感觉呢。

 

因为不确定具体地址,叶修是在附近比较好停车的地方停好了车,徒步找了过来的。

想不到只是一街之隔,拐进来之后就是老区的窄路,沿路都是茂密的绿化树木,蓝雨就藏在那些层层叠叠的树冠之后。

远远的,他就看到了浅淡的幽蓝光芒。这种冷色系的灯光,非但没有显得瘆人,反而在门口露天区域那一片的烛光的衬托之下显得充满了诱惑感。

 

走近了,叶修才发现这蓝雨门口的这一片露天区域的烛光是桌上摆的,但是远看会显得那么明亮是因为周围花栏里藏了暖色光的led灯条,所以才会显得摇曳着连成一片。

门口这人不算多,三三两两地散布着,有男有女,有低声交谈的,也有高谈阔论、小声说大声笑的。

 

“咦?没见过你呢!第一次来蓝雨吗?欢迎啊!”

 

一个穿着黑色两色侍应服的小个子少年抱着托盘朝他笑着说了欢迎,叶修看他一副未成年的样子禁不住挑了挑眉。

 

少年似乎看出了他的疑问,挂着的笑容越发的灿烂了,上来就给他引了路:“我是没满十八岁,但是我满十六岁啦,不算童工啦!而且我在蓝雨的资历可老了!我们做的都是熟客和附近街坊的生意,所以像你这样的生面口自然就很打眼啦!”

 

路也没有多长,才这么几步,可是少年却很活泼也很能说,不过叶修不觉得讨厌就是了。

 

“好了,欢迎来到蓝雨啊!喜欢这里的话就常来吧!”

 

随着少年推门的举动,同时响起了一阵清脆的风铃声,叶修一步跨进去,内里和外面又完全不一样。

 

“好了,你们烦不烦?说好了是最后一首就是最后一首!”

“什么?我哪里有耍赖?混账!说我耍赖的给我站出来!我要加收服务费!”

“行了行了,真的,不闹了好吧?就唱最后一首,给我悠着点,等这边乐队人齐了再给你们来一场劲爆的不好吗?真是的,要懂得满足,不可贪得无厌啊!”

 

叶修一进门就被台上那被灯光聚拢着的人吸引了注意力。

那沐浴在白色光束之下的分明就是黄少天。

一进门就见他坐台上的高脚椅上拿着麦克风跟台下的顾客们互动着,一言一语、一举一动、一颦一笑都鲜活动人。

 

“先生,一位吗?”内场的侍应也迎上来带位了。

叶修点了点头:“是的,可以给我找个角落一点的位置么?不起眼的就最好了。哦,对了,要能抽烟的。”

 

叶修的目光没有从黄少天身上挪开一分。

 

他穿着深V背心,外套黑色的小孔网布连帽罩衫,下身搭着同色的破洞牛仔裤,裤脚束在马丁靴里,这会儿挪开了麦克风,靠着高脚椅的椅背朝后方跟什么人说这话。

白光之下,他那头金发都仿佛沾上了闪粉,耳朵上的耳钉、甚至是脖子上那皮革短项链都映着碎光,把这么一身黑的衬得越发白净。

 

叶修跟在侍应生身后,倒是带着欣赏的目光看着台上那人。

 

这时,黄少天好像和什么人说完了事情,一转回来,居然就直挺挺地撞上了他的目光。

二人的目光在这种昏暗的环境之下居然都毫无预警地粘着到一块了。

 

叶修确定他认出了自己。

因为他看到他轻轻抿了抿唇,把要上扬的唇角又压了下去,硬是摆出了一副要很正经的样子。

看得叶修自己都笑了。

 

黄少天用麦克风说了句“再等一下”,就飞了个眼神过来,然后又往后探去和后台喊话了。

叶修接收到他这个眼神了,坐下之后朝侍应生问道:“台上的人是?”

“哦,我们蓝雨的老板,就这德行的了,别见怪。你要现在点单还是等会?”侍应生的前半句非常随意了,后半句却又尽责起来。

这让叶修越发觉得这蓝雨有趣,他回了句“等会”,见侍应生走后,才又打量起四周来。

他的要求是“角落一点、不起眼”的位置,这侍应生的带位还真给力啊。

这里这小圆桌高脚椅的二人位,在小半层上,刚好躲在半根柱子的后面,别人不好找,但是坐这里的却不挡视野。

这蓝雨的从老板到侍应生都有点妙啊。

 

前奏响起了,在台上的黄少天清了清喉咙,一再强调是“最后一首了,谁再瞎起哄就轰出去”。

叶修将桌上的烟盅拉到面前,掏出了香烟倒出一根先点了起来,就听只是放着伴奏就唱起来了。

这些流行曲他不太熟,但是有些曾经大热到大街小巷轮番滚播的他还是能耳熟的。

例如现在黄少天选的这首,他没记错的话,应该是女歌手的歌曲。

 

前奏结束,他开了口,嗓音清脆明亮,把这首有些当年有些烂大街的情歌徐徐唱出,咬着歌词,一字一句,把歌词的故事内容也娓娓道来。

 

刚才还瞎起哄的听众们一下子就安静了下来,伴随着节奏和歌声有着各不相同的沉醉反应。

其实看他刚才和台下的互动,再联想起门口那个少年说的,这家蓝雨还真挺情怀的。

 

叶修挪了挪椅子的位置,把自己从柱子的阴影里撇了出去,露出了半个身子,还把桌上的蜡烛朝自己挪近了一点。

他侧着头瞅着台上那人,纤长的手指夹着香烟,呼吸之间一片烟雾弥漫。

 

他看得到黄少天状若无意的逡巡的目光,最后终于落到了自己身上。

于是他扬了扬手中的香烟示意,让那一点橘色的光芒在彼此的目光之间一晃而过。

 

黄少天看到了,唱着唱着又把脸撇开去了,可是眼角余光却状似不经意地瞅上一眼又一眼。

叶修半撑在椅背上,伸手掸了掸烟灰,也是忍俊不禁。

 

歌曲随着旋律进入了最后高潮,黄少天的歌声很有感染力,难怪自有这么些“粉丝”。

高潮之后是最后喃喃低语一般的结尾,说尽了爱恋中的渴求。

 

“等你喜爱等你不爱就凭摘毫验证,想爱不爱偏爱不理亦同样难划清。
天天如常,估你心情,不想扑索来求证,争取过趁还年青。
终于你下决定来答应,太动听。”

 

最后一段完美收官,黄少天又和台下吵嚷着互动了一轮,这才终于放下了麦克风,人也从台下钻下来,没几下就消失到阴影里去了。

 

叶修也刚好抽完了一根,正想着是不是这么安静地等人送上门呢,还是自己主动去把人找出来呢?

没等他有个结论,对方倒是先找上来了,也不知道他从哪里冒出来的,居然就从他身后窜出来。

该说这不愧是他的地盘?

 

黄少天在桌上放下了带来的饮品,玻璃酒杯与木质的桌面碰撞发出了闷实的“咔”一声:“听说你还没点单,就当我送你的好了。”

说着他手沿着桌边轻抹,在另一张高脚椅上坐了下来。

 

叶修把蜡烛挪到二人中间的位置,看了看他送来的饮品。

小个的阔口酒杯,装着澄黄晶莹的液体,隐见附在玻璃壁上的二氧化碳泡泡,杯口抹了海盐,面上浮着一小片薄荷叶,伴在杯边的居然是新鲜樱桃。

没见过这样的名堂的。

于是他拉着椅子往对方身边挪着贴近过去:“这有什么名堂不?”

 

黄少天见他靠近过来也不躲开,一直到二人近到能一扭头凑过来就能耳语的地步。

他把饮品又往叶修那边推过去了一点:“没啥名堂,就是我临时即兴随便调的。刚才还有点晕乎,我可不确定自己倒了什么进去,你就喝喝看呗,应该死不了人。”

 

叶修拎起了酒杯轻轻晃了起来:“刚才最后那首歌,你临时换了吧,看到我之后。是选给我听的吗?”

“啧啧……”黄少天伸手捻走了那伴杯的樱桃,“你的脸有月球那么大,有没有这么说过你?”

叶修一笑:“不是吗?我怎么听都是啊,特别是最后那句,怎么听都是唱给我听的样子。”

“靠!!!要点脸行不行?!你这人原来脸皮有这么厚的吗?来你凑过来一点,让我恰恰,看是不是捏下去厚得都见不到血色的?”黄少天说着手真的伸过去了。

 

叶修也没躲,只是低下头在杯边嗅了嗅:“酒精的味道……”

黄少天似乎不确定自己要不要掐上去,手僵在了半空,索性搁到他的肩膀上去:“干嘛呀?不喝酒难道还喝牛奶吗?你嗜好有这么特别的吗?”

 

叶修抬眼看向他,见他正半咬着那颗熟红的樱桃,于是伸出了手,环上了他的椅背,无形之中将人圈在怀里。

他侧着脸贴到了对方耳畔,轻声细语起来:“我有开车来的。喝了酒就不能回去了,那我睡哪啊?”

 

黄少天轻轻扬眉,搁在他肩膀上的手慢慢地往上窜,抵上了他的下颔,轻轻捏住他的下巴,自己也慢慢往后挪,背靠上椅背,贴上了他搁那的手臂,轻咬着樱桃轻轻往前送,先是扫了他一眼,然后垂下了目光。

叶修会意,张嘴叼过那颗樱桃。

 

太过近的距离,在交接的一瞬,双方的唇瓣仿佛都触碰到了。

摇曳的烛光在二人的面容投下到了斑驳的光影,相互交织出一片绵密的暧昧。

 

黄少天的掌心贴上了他的脸颊,朝他凑得极近,唇瓣轻轻碰到了那被他叼着的樱桃:“我楼上有床,你睡吗?”

 

——

被唐昊无情地嘲笑了一番之后,孙翔恍然自己做了蠢事。

他干什么特意把对方找出来还给他提供笑料?!

于是他果断还是让“找唐昊一起把那个长得很好看的路人甲恐吓一番”的念头let it go。

 

如是这般,他又鬼鬼祟祟地闪缩了好几天,发现那家伙没再出现,心想也是,应该没人无聊成这样真的想着要为一夜情负责。

虽然那家伙一脸纯良……应该也只是觉着好玩吧?

日……他这算是被恶作剧了么?

 

结果等他放宽心,准备继续过回日常的浪日子的时候,某天他才拾掇好自己,哼着小曲准备出门,哪知道一开门就见到了那个阴魂不散的家伙。

 

“啊——”孙翔被吓得叫了出来,条件反射就要关门。

周泽楷眼疾手快地卡住了缝隙,趁对方还没完全反应过来,就使力让自己挤进去,并且顺手带上门。

 

孙翔吓得直往后退,一下子就闪到了饭桌后面。

随即发现他这小窝也就单身公寓式,这饭桌也是小得约等于无,然后又觉得自己干什么要怕他?!

于是他就挺直了腰板和已经侵入了他住宅的周泽楷对峙了起来。

 

“我靠你怎么连我住这里都知道?我警告你别乱来啊!我报警的啊!”孙翔觉得搞儿419搞到自己这么狼狈的应该……不!他死都不承认!明明就是这货神经病!“你究竟想干嘛啊?!我知道我长得帅,但是你也不差啊!不就是睡了一晚,说起来还是我吃亏了我都还没跟你算账,你干什么一定要缠着我不放?!”

 

周泽楷站在离门口不远的地方,隔着饭桌和他对视,满脸都是无辜:“你告诉我的。”

“哈?”孙翔完全不明所以。

 

“学校、住所、你喜欢去的地方……都是你告诉我的。”周泽楷称得上是一脸诚恳了。

“我智障啊?!我告诉你的?!你……”喷到一半,孙翔打住了,他想起自己那时候醉得那德行,那晚发生了什么他一点印象都没有了,该不会真的是自己告诉他的吧?

 

“那晚……是你邀请我的……”周泽楷说着就低下头去。

孙翔看他180+的个子这么一来还透着可怜委屈的味道来,最可怕的是居然丝毫不觉得违和。

他禁不住打了个寒颤:“不……我?我吗?”

 

周泽楷抬眸看了他一眼。

只是这么一眼,孙翔觉得仿佛有千言万语藏在其中,叫人一阵心软。

咦?不勒个是吧?自己干嘛心软啊?振作点啊孙翔,不要被美色所迷啊!

 

此时周泽楷内心在酝酿着情绪,他想起江波涛说的。

先消失个几天,放对方掉以轻心,趁他麻痹大意的时候再来个出其不意。

这个步骤完成了,那就是最后的这个时候……

 

“你要是真的喜欢他,想要跟他处的话,实在对话无法进行的时候,你可以哭哭看。”

“江……”

“我不是坑你,你要相信我,我是认真的!你要相信自己的美貌!”

 

回忆完毕,周泽楷忍不住又看了孙翔一眼,就见孙翔死死地盯着自己,顿时就有那么点儿委屈了。

明明那个晚上抱着他还叫得很嗲的,下了床就翻脸不认人。

 

刹那之间,他还真的眼眶一热,鼻头一酸了。

 

孙翔一直盯着他的一举一动,就想万不得已最多不过是干一架,他孙翔从小到大只有打架这一项没怕过的好吗!

哪知道这家伙说变脸就变脸,而且是……委屈的哭脸……

干嘛啊!搞得他好像是什么薄情负心汉似的?!

我们不过就是for one night啊?!

 

“喂……你……”孙翔有点HOLD不住了,他这人就是吃软不吃硬,不怕拳头就怕眼泪。

周泽楷幽幽地看着他,都语带哽咽了:“明明是你说让我负责的……”

 

“什么?!我?!不,喂……啧……”孙翔放弃和他对峙了,略有些尴尬地走到他身边,“你就不能好好说话吗?!”

周泽楷此时觉得江波涛的建议还真没坑他,很干脆地真的哭出了点眼泪,趁势就把孙翔抱住了:“是你说的。”

 

我……应不应该推开他?

孙翔陷入了沉思。



 
评论(13)
热度(213)
© 马紫紫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