伤心桥下春波绿,曾是惊鸿照影来。

【全职高手同人】【叶黄】猫妖 外篇 (一发完)

*少天宝贝儿生日快乐【我总算赶上了,吐魂

*也庆祝《琴瑟》完售,偷懒,一起拿来当给完售回馈

*少天是老叶养的猫,后来成精了【。和《今天撩到了师尊了吗》(王喻)是一个世界线

*玄凤鹦鹉郑轩实力出镜【喂




郑轩是一只送信鸟,但是他是被迫从事这个工作的。

怪只怪当年他太懒,睡过了头,结果被联盟一网给网住了,见对方没有灭了他的意思,还有吃有住的,他又懒得逃跑了。

结果当了送信鸟,一当就当了这么多年。

 

除了联盟内自己的修道人之外,联盟有时候会将接到的求助分派出去给一些山野散仙,以减轻盟内的工作。

 

这其中,他就很讨厌去叶修那里。

虽然他当送信鸟多久,就听无数人吹了这个叶修多久,就差没说天上有地下无的了。

那当然不都是那么直白的称赞了,但是他郑轩机智聪明的,当然听得出那许多话里的真真假假了。

只是叶修作为一个修道者有多厉害,他是不知道啦,他知道的只有他真的不想去他那儿。

只因为叶修养了一只猫。

那只猫叫黄少天。

其实他不讨厌叶修,也不讨厌黄少天,只是猫是猫,鸟是鸟啊!

这可真的是没法子的了啊。

 

那时候,黄少天都还没成精,已经是一见到他就“喵”一声扑上来,简直吓得他的小心肝扑嗵扑嗵地跳。

不过好歹自己也是“前辈”了,正面杠不过,还能躲是不是?

然而那个臭不要脸的叶修,见自己慢慢地要脱离他的猫,居然吐个烟圈把他压了回去,等他反应过来的时候,猛然发现自己和那只猫被拢在了一个说大不小的结界里。

这下好了,恶主纵猫行凶,虽不死亦不远矣,徒留一地鸟毛。

 

郑轩真的好心疼自己的啊,就因为爱惜羽毛,哪怕在黄少天成精之后能好好控制自己了,他还是阴影很大。

所以他真的很讨厌去叶修那里。

除了黄少天给他带来的阴影,那个心肠很坏的叶修才是最让人郁卒不已啊……

 

最悲惨的是,外派到那一片山头的任务,十有八九都挺棘手的,首选都是找叶修。

然而这位“叶神”性情真的很恶劣了,养的猫也怵人得很。

每次兜兜转转虽然都是被他接了任务去,可是总觉得自己不死也掉光了毛。

 

想起隔壁山头那个小徒弟喻文州的告诫,他就更想叹气。

不是他不想绕开叶修,可是天性使然,他真的不想去找黄少天那只猫嘛……

郑轩暗叹,怪我命苦。

 

最命苦的是,联盟觉得那两个山头的主人都特别喜欢他,已经让他完全彻底地承包了这一片的送信任务。

坑爹呢!以为他不知道么!分明就是其他同僚都不想去!就他还傻兮兮地去了一次又一次!

所以才被认为可堪大任……郑轩哭唧唧。

 

——

“小轩儿~你又来啦?这次是有什么好康的啊?哎,你下来嘛,我现在不会挠你了!下来下来下来!喂!你再不下来我就上去了啊!干嘛呀?就算我听不懂你的鸟语你也说上几句啊!”

 

没大没小,在妖精这个范畴我比你年长多了,混蛋!

郑轩俯视着树下精神过头的少年,内心兀自腹诽,可是他怂,他怕他主人,所以一开口就变了。

 

“黄少,叶神呢?”

 

黄少天一双大眼灵动得很,闻言轻轻转了转眼珠子:“他不在啊,你告诉我不也不一样嘛?你下来嘛!下来嘛下来嘛下来嘛!我真的要扑上去了啊!!!”

说着,他微微弓起了背。

虽然已经成精化人好一段日子,可还是十足一只野猫子的模样。

 

郑轩歪了歪头,一身蓬松的黄色羽毛也惺忪着抖了一圈,琥珀色的眼珠子盯着那少年好一会。

他见到他都快要蹲下去双手着地了……

 

衡量了一会,他认命地扑腾着翅膀朝对方飞了过去。

 

黄少天一见就伸出了手。

 

一只鸟倒是看不出表情,谁都不知道郑轩的内心悲伤得逆流成河,俨然是一副英勇就义的样子。

 

郑轩一落下来,黄少天敏捷地就一手把他抓在了掌心,脸颊贴了过去就是蹭着柔软的羽毛,双眼放光。

郑轩身为鸟的本能已经让他瑟瑟发抖了,但是没办法,为了完成任务,引那个人出来……他只能说服自己舍身成仁。

 

“黄……黄少……我还是得提醒你别一时忘形用舔的啊!”

 

才说完已经晚了,他就被“刺溜”着舔了一口。

好吧,郑轩只能浑身发僵了。

 

“嗯?”偏偏黄少天舔了一口才来这么一个反应。

 

“教了你多少次,别什么东西都往嘴巴里放……也不怕一嘴都是鸟毛。”

 

随声音而来的人赫然就是叶修,端着一杆烟枪一派懒散的样子,走了几步也没出门来,就这么施施然地挨在了门边。

 

“还不把人家放开来,你是有多馋?搞得我好像很亏待你似的。”

 

啊,这人果然出现了。

为什么每次都要这样…………

郑轩心想,我果然还是命苦,怕不是投错胎了吧。

不行,这次回去之后一定要向联盟投诉!

这活他不干了!

 

黄少天回头看了他一眼,再看着自己手里的黄鸟儿,又回头看了一眼,又转回来盯着手里的鸟儿。

如此几次,都把郑轩看毛了。

 

“黄少,你就放手吧,我不好吃,咳。”郑轩简直被看得心肝颤。

叶修还凉凉地补了句:“吃了你赔不起,我也赔不起,只能把你卖给联盟了!”

 

“你不可以把我卖了!”黄少天反应可大了,甩手把郑轩扔了开去,敏捷地窜到了叶修身边,双手搭上去就抓住了他的手臂,“不可以!”

“干嘛呀?”叶修还是靠在门框边上,抽着烟,上下扫视了他一圈,“把你爪子收回去,疼。你是猫还是狗,这么闹腾的。”

 

“哎,叶神,你好啊……”郑轩被甩着倒腾了两圈半才找回了重心,这会儿扑棱着翅膀飞过来了一点。

其实他知道的,如果可以,他真的不想在这种时候开口的。

 

“不是说了让你去找隔壁老王吗?哥最近不太想动。”叶修抬了抬手,把挨在身边的黄少天圈进了怀里,很顺手地就揉着他的头毛。

作为妖精年幼得不行的黄少天,因为成精后与人世接触得也不是特别多,因此保留了很多做猫的时候的习性。

这会儿被摸舒服了,就张开手抱住了叶修的腰,拱着脑袋贴过去蹭着。

 

也就这种时候,郑轩庆幸自己进了联盟开始被剥削那天起,就被立下规矩不能随便化为人身。

身为一只鸟就是有好处,那就是没表情啊。

不然自己肯定满脸都是藏都藏不住的槽点。

 

郑轩扑了几下翅膀,绕过了烟柱,小心翼翼地落在了叶修的烟枪上:“叶神,你就别折腾我了,行行好吧。你明明也是心里有数的啊。”

叶修瞅着跟前这只黄色小玄凤,近看,脸颊处那两团红艳艳的毛更加招眼了:“老王可以的,叫得了我一声‘叶神’,我就不会坑你。”

 

一见郑轩飞过来,黄少天就抬起了头,目不转睛地盯着那黄毛鸟儿,瞳孔越缩越细。

叶修见了,顺手下去拍了他的屁股一下:“别闹。”

黄少天“呜”了一声,恨恨地睨了主人一眼,在他怀里拱了一下,还是没忍住用眼睛一下一下地瞅着郑轩。

 

郑轩觉得自己一脸面瘫,这次完了之后他一定要撂担子不干。

 

“隔壁老王家的喻小州说不能让您老再懒下去,净会折腾他师尊。”

“呵,喻文州原话?”

“不是,不过意思差不多。”

 

这会儿黄少天悄悄伸出了爪子,被叶修抖着烟枪点了点手背。

郑轩也飞了起来,绕了一圈,落在了黄少天头顶。

 

“叶神啊……你也要为黄少想想啊,一直在山上对他教育不好啊。”

 

才说完就被厉了一眼,郑轩只觉得被看得通体生凉,差点都要直挺挺地掉下去了。

不过他才不管了,他轻轻啄了下黄少天的头发,从羽翼里叼出了一个小卷就扔到黄少天面前去,随即逃命似的飞起来。

 

黄少天见到有什么东西掉下来,下意识就伸手抓住了。

叶修见郑轩要跑,用力吸了口烟,随即朝他飞走的方向喷出。

眨眼之间,那烟雾仿佛有了生命,如利箭一般窜出去。

 

郑轩鸣叫了一声,就被直挺挺地钉在了树上。

他可怜兮兮地叫着:“叶神我错了……不是我要这么说的啊,是喻小州教我这么说的,冤有头债有主啊……”

 

郑轩扔下来的小卷被黄少天抓住之后就“砰”一声变成了一个竹筒,通体还被朱砂画的符咒密封着。

黄少天这会儿正使劲要去掰开来,结果激发了符咒的反应,灼得他“喵呜”一声扔了开去。

 

那竹筒就咕噜噜地滚在地上好一会,撞上了某颗石子才停了下来。

 

叶修垂眸一看,这只猫已经蹲了下去,含着眼泪往自己爪子里吹气。

他一阵好笑,把人拉了起来,翻开他的手,叼着烟枪,抽出了一黄符,捏着剑诀甩到他双掌上一划拉,那符纸就烧了起来,然后黄少天掌心的灼痛也消失了。

 

叶修松了手,那黄符就在空中化成烟尘飘散了。

他朝那竹筒走了过去,弯腰捡了起来,随即打了个响指,那烟雾化成的利箭也消失无踪了。

郑轩拼命挥舞着翅膀,却不敢马上离去了,刚才那一阵还心有余悸。

 

黄少天则完全像个不关事的,还一脸不可思议地翻看着自己已经一点事都没有的手掌。

 

叶修一边咬着烟嘴,一边揭了联盟的符咒,打开了竹筒把东西倒出来翻看:“喻文州也没说错就是了……行吧,看在喻文州的份上,我接下了。不过……你回去跟老韩说,作为交换,我要指派权。下次再有难啃的委托得让我过目,我选一个指派给隔壁老王,好让他能亲身带徒儿下山去操练操练。”

 

郑轩浑身一抖,话也不说了,用力点了点头,连忙振翅而去。

这码子事情……要不要告诉喻小州一声呢?如果不告诉他……额……

为什么他要摊上这两座山头啊!!!!

 

“少天。”叶修喊着,朝自家猫招了招手。

黄少天耳朵轻轻一动,就朝他踱步过去:“干嘛干嘛?你刚答应了小轩儿吧!那是不是又要下山了?这次去多久?要去多久?多少天?三天够吗?够吗?够吗?”

叶修把那写着委托的纸张拍到了他的额头上:“三天不够啊,你这傻猫。这次我带你一起去。”

 

“啊!真的吗真的吗真的吗?啊!下山下山下山!!!”黄少天闻言高兴得甩手就扔了那张纸了,才不管是什么内容,反正又不是他做,“叶修,山下都是怎样的啊?”

叶修戳了戳他的额头,手指着那被他扔出去的纸张:“给我捡回来。”

 

黄少天撇了撇嘴,还是扭头去看那纸张飘哪儿去。

那纸张还在半空,没落地,他赤着脚,就干脆用脚去接了。

 

“你没回答我啊,山下都是怎样的啊?”

“这次下山你自己看个够啊。”

“切……不说就不说!要带什么吗?山下是不是有很多人?很多很多的人?跟你长一样的?长不一样的?跟文州一样的?跟大眼一样的?”

“哪来那么多问题,以后我都带着你,自己看吧。”

“哦!”

 



 
评论(4)
热度(133)
© 马紫紫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