伤心桥下春波绿,曾是惊鸿照影来。

【全职高手同人】【叶黄】君莫笑 番外一 (上)

*武侠paro

*第一个番外是一些日常合集




节一

 

那一年,武林第一人叶修亲率兴欣众不远千里、浩浩荡荡地到蓝溪阁求娶剑圣之妹。

蓝溪阁剑圣黄少天被挚友对胞妹的真情打动,含泪送嫁。

至此,兴欣与蓝溪阁联姻,有情人终成眷属,传为一时佳话。

 

彼时,江湖上的说书人一说到武林盟主夫妇的故事,就肯定会用这么一段开头。

群众都是八卦的,喜欢听会峰回路转又带点血腥的浪漫爱情故事,所以盟主夫妇的经历就很符合大众口味,备受说书人追捧,根据其改编的话本满江湖传颂。

 

话说啊,叶盟主和叶夫人历经万难终于结为夫妇,此后也开始一帆风顺。翌年,叶修领着兴欣就推动武林联盟改制,成功地登上盟主宝座,成为自武林联盟开创以来的第一个武林盟主。真是不得不说这叶夫人这脚头真的好,肯定是旺夫益子的相貌啊。

 

说书人说到这里,台下的观众很适时地发出了那种“我懂”的笑声。

接着见人喝了口茶,又开始甩着大扇子,一段又一段地说来。

今天似乎又轮到将盟主夫妇的轶事,这简直是八卦中的八卦,观众都特别来劲。

 

黄少天一身朴素淡蓝,头戴垂纱斗笠,面容深藏。冰雨套着灰扑扑的剑套,随随便便地摆在桌上。

他选择坐在最角落的那一桌,一人就占了一桌,就点了一份肉一份青菜一盘馒头,此刻被吃得零零落落了,就扫到桌子一角,又要了一盘花生一壶清酒。他将旁边的凳子勾了过来垫脚,就这么踩着凳子轻晃,一边剥着花生一边听那堂上的说书人说得天花乱坠。

仿佛故事主角根本不是他一样。

 

自他……“嫁”给叶修之后,他一半时间是剑圣黄少天,一半时间是“叶夫人”,精分得他自己都有点不亦乐乎了。

当他身为“叶夫人”的时候,他的身份就自由多了,能做的事情就更多了。

 

喻文州当日跟他说的,“蓝溪阁余下的一半”以及“这个盟主夫人可不好当”,这些年来他也的确是感触良多了。

身为蓝溪阁和兴欣的联结点,他要做的事情还真不少。

 

结果他泰半时间都在当这个“叶夫人”,仗着家世了得、渊源深厚,顶着不讲道理的人设,表面上横行整个江湖,暗地里给蓝溪阁和兴欣处理了不少人和事。

而兴欣这边打着“不就是妇人闹一闹”的旗号,对于上门讨说法的各种和稀泥,加上他单枪匹马的,行事利落不留尾巴,对方没法拿出铁证,叶修这把兴欣的门一关,大有“你继续说”的恐吓意味,完全就是光明正大的“店大欺客”。

 

于是也有了这江湖说书中关于盟主夫妇的各种各样的逸闻。

 

“是说啊,叶夫人始终是出身武林名门,和兄长相依为命,也是被溺爱惯了,虽然对叶盟主一往情深,可终免不了性子娇蛮啊,平时行事可给叶盟主惹了不少麻烦。这上门讨说法的,都要吧兴欣客栈的门槛都踏破了。可是叶盟主对他娘子也是宠爱过头了,从不责备还不止,还暗中把这些被祸害的人都一一安抚回去了,也是用心良苦啊。”

 

“叶盟主对她的宠爱还远不只是这样,光是一个出嫁女,年中有一半时间在娘家这点就让人对叶盟主佩服万分啊。他对他娘子就是有疼爱到这个地步,每年都陪着她回去蓝溪阁。”

 

说书人自己说得兴起,听书的人就有忍不住搭腔的。

 

“可是听说叶夫人常年都遮挡了容貌的啊,怕不是个无盐丑妇吧?就这样还勾得住叶盟主的心?”

 

说书人还没应答,另外的听书人就忍不住给接过话头。

 

“真是的,无知不要出来献丑,见过叶夫人的都说能媲美江湖第一美人苏沐橙的!而且还身手了得,那些个寻上兴欣的,不都是技不如人么?哎呀,都是无知者无畏啊。”

 

“不对啊,不是说叶夫人喜好常年男装,长得跟她哥一模一样?我听说,其实去挑事的就是剑圣本人呢?!”

 

“人家两兄妹长得像很奇怪么?听说叶夫人的剑法是剑圣亲传的啊,男装丽人看起来像她哥也很正常吧!”

 

………………

 

满堂的人开始七嘴八舌了起来,有互相讨论的自然就有互相对骂的,一整个乱七八糟,说书人都有点手足无措了,左右看着,滴溜溜地转着眼珠子,似乎在想弄个什么新话题给拐回来。

 

黄少天把手里的花生都撒回了桌上。

无趣啊,每次都这样,还能不能好好地听书了?

 

他轻轻摇了摇头,拎起自己的佩剑往肩上一架,扔下银子就走了。

 

早些年独个儿出来跑跳的时候听到这些莫名其妙的说书,他还会生气,太离谱的甚至会去撂人家的摊子。

后来走动得多了,也就想通了。何必呢,人家不过也是谋生。再多听听,还听出点意思来了,特别能舒缓压力的感觉。渐渐地,他就忍不住偶尔就要找个地儿听上一耳朵。

不过最近一年,随着“叶夫人”的事迹越发光辉,就更多乱七八糟的跑出来了,一旦开始了盟主夫妇逸闻这个部分,大多最后都围绕到八卦“叶夫人”身上,十有八九就会满堂乱。

 

在他背后,楼里还是一片乱哄哄,掌柜的带着跑堂的都出来规劝,可是还渐渐有人开始扔筷子了,场面更加混乱。

都没人留意得到他这个人什么时候来,又什么时候走了。

 

冰雨剑横在他的肩背上,他双手搁着,轻轻舒展着筋骨,慢慢地就消失在大街上。

 

结果成婚以来,他和叶修没有成天腻歪到一块,还跟从前没太多分别,都是聚少离多啊。

是说,又搞完一单,回家了回家了!

 

——

兴欣客栈还是一如既往的熙攘热闹,打眼一下,就进来了个熟悉的身影。

陈果一抬头,就见到那淡蓝身影挺拔峭立,斗笠轻纱飘动,还带用套着剑套的佩剑轻轻顶了顶斗笠边沿。

她不由得一下子就笑了开来。

 

“我回来了,老叶呢?”

 

节二

 

叶黄二人刚成婚那会儿,叶鸣就让他们回叶家一趟。

 

可怜叶父见到大儿子一声不吭地成了亲都算了,妻子居然是个男人,当下两眼一翻就厥了过去。

叶母勉强好一点,没跟着一起失去意识。

 

然后黄少天有幸见识到爷孙两辈一脉相承的踢皮球技巧,非常熟练地一起坑那个父辈的。他这会儿可感慨了,原来叶修这德性是隔代遗传……

 

叶修:“是爷爷说我可以娶的。”

叶鸣:“咦?秋儿没告诉你吗?我让他告诉你的啊。”

叶秋:“什么?我?我……没有,爷爷你没有跟我说,你认错人了,你明明是让大哥自己跟爹娘说的。”

……

 

黄少天觉着,叶父如果不是自己也姓叶的话,怕不是要怒吼一句“你们姓叶的都不是好人”……也真是很心疼了。

想着就动了恻隐之心,他看得出叶父有多关爱自己的两个儿子,而他这辈子虽然和“父亲”没有一丁点缘分,但是他还有魏琛,这孺慕之情,总归还是懂。正因为懂,才禁不住心有戚戚然。

他敬对方是长辈,主动上前,就在叶父叶母面前跪下,仔细着磕了三个响头,诚恳地朝叶修的父母说道:“叶伯伯,叶伯母,我和叶修再怎么于礼不合,也叫已经礼成,况且我俩之间事出有因,此婚事虽然荒诞,却非胡闹,要您两位愿意给我一个机会,我定细细说来。”

 

见状,叶修也连忙上去跟着跪在了旁边:“爹,娘。少天也是无辜的,罪魁祸首就是爷爷,有什么不解的、不满的,您俩尽管找他老人家要说法去。”

黄少天真是忍不住抬手就敲了他一下:“这是你爹娘!有你这么说话的么?你就不能再诚恳一点、认真一点吗?就算是你爷爷的锅,你也别甩啊,说得好像自己很无辜一样!”

 

叶父叶母顿时就莫名感动了。

 

扰攘了一番,总算是揭了过去。

对叶鸣来说,知子莫若父。果然叶父在得知了他们可谓轰动大婚,对外宣称又是“黄姑娘”嫁过来的,大体上脸面没丢,又既成事实,气过之后,也只能认了,还得替他们遮掩。

叶父一脸郁卒,见到自己亲爹还有点胃痛。

叶秋都怕老父这郁郁寡欢的不利健康,只好牺牲自己,多陪着说话,还很大方地说让亲娘替他无色媳妇人选,毕竟大哥已经……

 

掉转头他就跑去跟叶修唉声叹气了一番仿若地里黄的小白菜,最后幽幽怨怨地说:“哥……你看我对你多好,你是不是……”

叶修特感动啊,一把握住了他的手,模仿了一下方锐的真诚目光:“秋,你对哥的心,哥收到了。你放心!叶家的家业我一分都不会要的,全给你。你好好的,把叶家继续发扬光大。”

 

然而叶秋并高兴不起来,他心塞。他明明是想他回来多少带点业务走的,混蛋哥哥!

 

——

黄少天曾经听叶修说过,他的启蒙者其实就是他爷爷叶鸣,也听他大致说过叶鸣和蓝溪阁初代剑圣喻凤池之间的恩怨情仇,听着听着就有点神往。

 

他忍不住问叶修:“你现在还有和你爷爷切磋么?”

叶修揽着他的肩膀,沉思了一下:“真的好久都没有了……”

黄少天就兴奋了:“那我们……”

“好。”叶修想都没想就答应了。

 

隔天,看着两个娃娃来找自己说切磋切磋的时候,叶鸣直接无视了自己的孙子叶修,目光一个劲地打量他的“孙媳妇”,更多的是流连在他的佩剑之上。

 

叶鸣啪嗒啪嗒地抽着烟,施施然地应了:“好啊,让我瞅瞅你这个小家伙算不算得上剑圣。”

黄少天的目光一下子就变了。

 

被打得满头包连同叶修一起猫在角落的时候,黄少天满脸的不可置信:“输了?输了?就这么输了?不啊,输了就输了?我们两个联手都输了??这什么状况?艾玛他还专敲人脑袋???你爷爷这什么癖好!!!不是,他这算什么?怪物吗?!”

叶修倒是满脸习以为常,还伸手去揉了揉他脑门上的小包:“就是这样子的老怪物,慢慢你就习惯了。”

“你敢情很习惯??”黄少天惊恐。

叶修微微一笑:“我都说是他教我武艺的了,你以为我被他敲得少?现在有你陪我一起,我可窝心了。”

 

就在他们猫在一旁嘀嘀咕咕的时候,叶鸣拎着从黄少天那收缴来的冰雨剑左看看右看看,最后高高地举了起来。

他抬着头,逆着光,顺着剑身看往剑尖,喃喃低语起来:“好久不见了啊……你还很好嘛……”

 

叶鸣把剑收了回来,反手磕了嗑烟灰:“哎哟,小剑圣,还来不来啊?”

 

“来!!!”黄少天猛然站了起来,还带把叶修一起拉起来,拽着他的手又凑过去咬耳朵,“刚才说的那个试试看!”

叶修点了点头:“有点意思,不错,可以一试。”

 

跟着叶修回了趟叶家,获得了叶父叶母的认可和谅解的同时,黄少天还见识到人外有人、天外有天,摸着脑袋上的包包的时候,他都忍不住想喻前辈据说能和他战个痛快的啊……如果喻前辈没有那么早死的话……

 

甩甩头,不想了!不如想想怎么才能打败叶鸣这个老妖怪!

他爬到床上去拍叶修:“喂,我们来讨论一下战术!!!”


 
评论(6)
热度(402)
© 马紫紫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