伤心桥下春波绿,曾是惊鸿照影来。

【全职高手同人】Wonder Land 03

*都市爱情喜剧

*叶黄、王喻、周翔

*副西皮出现有双花、韩张

*叶and王表兄弟设定,来自我喜欢的声优梗【喂



03

 

黄少天每天都在午后才会醒来,在中午12点之前,他很少有清醒的时候,除非前天晚上他根本没睡,又或者…………

这会儿,他像是诈尸一样地突然翻身坐了起来,无意识地伸了伸手,然后又倒了回去。

在床上卷着被子再缠绵了大概十分钟之后,他终于能半睁开眼,再滚个五分钟,就姑且算是醒了。

打着哈欠裹着他的小被子,顶着一头乱发,赤着脚就从二楼踩着金属材质的楼梯下来店面的时候,他连牙都没刷、脸都没洗。

 

“啊!早安,黄少!”似乎任何时候都元气十足的少年给他来了个朝气蓬勃的问早。

可是裹着小被子窝在水吧台后的黄少天却只是回了一个绵长的哈欠,最后抬手揉着眼,把哈欠出来的泪水给抹走:“早啊,瀚文。”

 

卢瀚文是附近福利院的孤儿,很小就在蓝雨这边玩耍了,不只是和黄少天很熟,和上一任的店主魏琛也熟得很。也是上一任店主特别允许他在这里打下手,还给算工资的,算是另类的资助了。而这样子的资助方式,也被黄少天延续了下来。

现在十六岁的卢瀚文可已经是蓝雨的老店员了,而且非常能干。一般情况下,都是由他来开店顺便叫醒黄少天的,即便是非假期,他都尽量利用午休的时间过来。

 

卢瀚文一边做着开店的准备,一边还要看着黄少天是什么情况,就见他应了声之后头一低,贴上吧台就没抬起来过了。

卢瀚文看了看时间,也快到正式员工的上班时间了,只好开口催促:“黄少别睡了!赶紧儿起来洗漱啊!大伙很快就要来啦!”

“啊…………嗯………………”额头贴在冰凉的吧台上的黄少天把自己缩成一团发出意味不明的单音节。

 

卢瀚文看着都觉得有点哭笑不得,摆好台之后,他就要走过去把人给摇晃清醒一点,然而他走到一半就听到门口传来清脆的风铃声。

少年连看都不用看,扭头就是甜甜地叫了声:“新杰哥!”

 

推门而进的男子一身西装革履,正装都是最传统和严谨的穿法,很是斯文秀气,正是蓝雨雷打不动的每天营业第一个光临的熟客张新杰。

张新杰推了推眼镜点了点头,就往自己的固定位置走去了。

 

卢瀚文不需要他下单,就知道他需要什么了,赶忙绕到吧台后面去,正想着要怎么把黄少天挪开,却见黄少天居然已经重新抬起头,挪着身子让出了位置。

 

“早啊,新杰。”他开口打起招呼。

张新杰坐下之后就掏出了书本自顾自地看着,闻言头也不抬:“早,你应该要去梳洗了,你会妨碍小卢的。”

 

张新杰的职业是律师,也不知道他怎么发现蓝雨的,似乎相当满意蓝雨这种藏在闹市区里的幽静氛围,从第一次来过之后,就定时定点地过来,也不多做什么,就是坐下喝上一杯咖啡,看一会书,在固定的时间点就会离开。

而且他还是个非常规律的人,午后到蓝雨一杯咖啡这种行为似乎已经成为了他规律中的一部分,遇上蓝雨有什么特殊情况在固定时间点还没开门的话,他似乎会因为规律被打乱而整个人都不太好。

 

黄少天自己就住在蓝雨楼上,有次下雨天,他自己懒睡,其他人似乎因为天气缘故也来迟了,结果没有跟平时那个时间开门。

他突然醒来的时候,抓抓头发,就给开了条窗缝拎着烟灰缸先来上一根醒神烟,不经意一瞥,就见到楼下站在蓝雨门口露天座位的地儿上打着伞一动都不动的张新杰。

 

他翻了翻身趴到窗台上,托着下巴,一边抽着烟一边瞅着楼下的张新杰。

在雨中,打着一把黑色的伞的张新杰,仿佛瞬间钝化成石,他不动,黄少天的目光也转不开,就这样目不转睛地盯着。

一支烟的时间都还没过完,他就见到匆匆赶来的店员们,见到了张新杰之后一个二个都咋咋呼呼的,赶紧赶忙地将人迎入店内。

 

打那之后,他就给店员们开了个小会,主旨是要及时开店,然后被群攻他这个店主驻店都爬不起来开门。

脸不红气不喘地舌战群雄之后,黄少天摆了摆手,决定还是你们谁去跟那个张新杰要个联系方式,就算有个万一真的迟开或者临时休息,你们要先通知他。

 

就这样,张新杰一来就来了两年,现在熟客的身份之外,都称得上是蓝雨的朋友了。

 

没一会,店内蔓延开咖啡的香气,卢瀚文端着香气四溢的摩卡给张新杰送了过去,还附送了一小碟手工曲奇。

张新杰朝卢瀚文点头示意,很是满足似的端起了摩卡轻抿了一口。

 

无论看多少次,卢瀚文都觉得光看外表真是猜不到张新杰会喜欢这种偏甜的口味,而每次看到张新杰喝着他调的咖啡露出满足的表情他都有股子幸福感。

虽然他知道张新杰最满意的其实还是他们店主黄少天亲手调的,不过没办法呀,黄少他老人家不轻易动手。

 

卢瀚文转身的时候就想着这会儿另一位常客也应该要来了,果然他就听到了门口再次传来风铃声。

 

一个看上去面容略带凶相,气场凶悍,让人情不自禁想要退避三舍的男人进来之后目不斜视,径直走向了自己的固定位置——张新杰背后那个。

来者不是别人,恰好就是黄少天喜欢去玩的酒吧“霸图”的老板韩文清。

 

卢瀚文抱着托盘遮住半张脸,也挡住了自己的忍俊不禁,乖觉地回到水吧给这另一位常客准备。

 

而黄少天还是那么略蓬头垢面地窝在水吧一角,托着下巴、歪着头看着这两个人。

 

他和韩文清很早就认识了,算是小有交情吧。

一年前,也不知道韩文清是脑抽风还是突然心血来潮,居然在午后这个时间来到了蓝雨,于是就遇到了张新杰。

打那之后,韩文清就风雨无阻地在相同时间来到蓝雨。

一年了,他还是不开口搭讪,甚至连眼神交流都没有,就踩着张新杰的点,每天来这么一段背靠背喝着同一种咖啡的沉默时光。

 

真是看着就好急啊!韩文清你究竟想怎么样嘛?!

把他蓝雨当成什么地方了嘛!!!那就不要怪他在霸图横着走啊!!!

 

沉默地看着卢瀚文给韩文清也端上一杯摩卡之后,那两个人就这么你喝你的,我喝我的,各自背对着对方,默然无语地享受着这一杯咖啡的时间。

黄少天自问都看无语了,干脆没眼看,抬手朝卢瀚文招呼了一下,就拖着他的小被子回楼上梳洗去了。

 

蓝雨在白天时分是一股镇静之雨,而随着夜幕降临,它会慢慢变成狂风暴雨。

 

太阳开始下山了,黄少天的精神头就开始勃发了。

于是他跟惯常那样,踩着略骚气的步伐准备出门去了。

 

一下楼,他就看到卢瀚文在和一个眼熟的小伙子说话,二人躲在角落的绿化植物后面。

卢瀚文抱着托盘仰着头,两片嘴皮子上下翻飞着,一直在说,而对方则是一脸认真地听着,偶尔点个头,插上一两句。

那不就是韩文清那边那个叫做宋奇英的小伙子么?之前倒是经常有事跑来蓝雨找韩文清,怎么这会儿一个人跑过来了?

 

出于对卢瀚文的关心,黄少天状若无意地绕到了他们附近,听到了如下对话。

 

“你上次说的,我把弹壳拾掇了一下,串了个链子,给你。”

“哇!谢谢宋哥!你弄得好漂亮啊!可以帮我戴上么?我不好弄。”

 

黄少天差点没忍住直接冲过去问他们在干什么!所幸还有一点理智,想着应该要先弄清楚,不就是小孩儿交个朋友嘛!!!

结果脚步一转准备找郑轩给盯着点的时候和匆匆进来的孙翔撞了个正着。

 

“我靠!哪个不长眼啊?!”

 

二人难得异口同声,一打照面看到是对方之后同时露出了嫌弃的神色。

 

黄少天相当刻意地上下打量了孙翔一下,扯着嘴角就笑了:“怎么了?居然跑到我这里来了?还穿得这么朴素??戴着个帽子这么一拉下来都能遮掉半张脸了吧?鬼鬼祟祟的,做贼吗?还是终于得罪人太多被仇家追杀?我说你可不要连累我的蓝雨!喂——”

孙翔翻了个白眼,没等他说完就越过他了,还回手比了个中指:“有种别打开门做生意啊!”

 

黄少天“嘶”了一声,终于见到郑轩在他面前路过,他想也不想就把人给抓住了,勾着对方的脖子就拖到一旁,压低了声音:“孙翔好像昨天也有来?”

郑轩瞄了孙翔的方向一眼,对方已经熟门熟路地钻到了里面去了,他也学着黄少天压低了声音:“听说他好像是惹了什么人,家里、学校全被堵了,他迫不得已才躲来这里。”

“居然有这种事?这么有趣的我还不知道?我现在以店长的身份命令去赶紧去八卦个详细回来给我做个书面报告,好方便我将事迹熟练描述去唱他孙翔个三百回!”黄少天一边说着一边瞄了眼自己的手表,拍了拍郑轩的背就松开了手,“另外给我盯着点瀚文,小孩子家家的别玩儿什么早恋!早恋也……别弯啊!”

 

郑轩看着自家老板脚下生风地跑掉,决定无视他刚才说的所有。

是说,这个点了,蓝雨的灯光音乐都要换了。

晚上的蓝雨和白天的可不是一个样。

 

——

回家的路上,黄少天发现有人在闪自己。

他先是从后视镜看看,发现对方瞬间卡线到了左边,他又看向了左方倒后镜,这下子可算看清楚了。

这骚包的宝蓝色的R8……啧啧、啧啧啧!

 

他才刚确定了这台居然闪他的车究竟是何方神圣,对方就突然开始加速从他旁边超车了。

靠!!!这么嚣张!!!能忍吗?!当然不能!!!

 

顿时在夜深寂静的快速路上,两台奥迪占着两条车道互不相让,一路飞扬着轰鸣的引擎声,留下一道道尾灯折光,齐头并进地驰骋着。

远看就只看到一蓝一黄两道光影了。

 

在最近的出口匝道之处,黄少天知道是分出胜负的时候了,他抢先占了内弯位,觉得自己肯定万无一失!

对方似乎看得出他的想法,紧追了上来,一路贴近压了过来,在要转入匝道前的500米,突然再提速,光是听引擎声音都听得出转速在急速提升。

 

黄少天低骂了一声,抢在内弯位跟着提速,油门一脚下去就是猛踩。

 

在转入匝道的时候两车贴得非常近,完全就是狭路相逢!

黄少天不得不注意着在这种车速之下,和对方的距离,结果发现对方真的……勇者胜啊!!!!

因为在匝道位置对方再一次抢油扭着方向盘压了过来,黄少天一瞬间来不及多想,下意识就踩了刹车,终是让对方吃住了位置超了过去。

 

疯子!!!!

眼看对方就这么绝尘而去,气得他怒砸方向盘!

 

憋了一肚子气慢了下来的黄少天驾着车鼓着一张脸,缓缓地下了快速转入普通道路,一路慢吞吞地都有种跟自己赌气的感觉。

然而没走一会,他就见到停在路旁让车位的那辆骚包蓝的R8,正开着危险等,一眨一眨的。

车旁还有个人,一个很眼熟的人,挨着车头边上在抽烟,见到他居然挥了挥手。

 

黄少天就这么鬼使神差地也将车停泊了过去。

离得近了,他才看到对方穿着休闲款的外套搭九分裤,脚踝上居然还骚包到戴着脚链?然而却穿着帆布鞋……要不要这么混搭??

 

叶修叼着烟,一边摸索着自己的烟盒,一边盯着人从车里下来,来人满脸不忿,恨恨地盯着自己。

叶修忍不住笑了出来,朝他招了招手:“黄少天?”

黄少天皱眉了,一声不吭。

叶修朝他掂了掂手里的烟:“来一根吗?”

 

说罢,他没等黄少天应声,就把烟扔了过去。

黄少天条件反射地接过,就见对方扬着手里的火柴盒。

居然是火柴?!

 

“别这么看着我啊,过来嘛。”叶修朝他又是招了招手,兀自说了下去,“上次,你遇到的是我弟,这车本来就是他的。”

黄少天挑了挑眉,果真还是走到他身边去,伸手摸着那顺滑的车漆,目光不由得流露出些许爱恋,最终还是挨着靠在了叶修旁边:“双胞胎?长得一模一样啊。不对啊,我怎么知道你说的是不是真的?说不定你其实人格分裂呢?”

说着,他还是将叶修抛过来的烟给叼进嘴里。

 

见状,叶修主动凑上去,翻出了火柴比好了手势,好整以暇地看向对方。

黄少天的舌尖不禁轻轻抵上烟嘴,目光对上了对方的,而叶修却是一直隐含笑意。他不由得还是微侧着头低了下去。

 

“刺啦”一声,火柴滑过,橘色的火光一瞬腾升,很快又变小了。

叶修连忙抬起另一手将火光围了起来。

 

二人在这一瞬凑得极近,这会儿的目光都集中在那明明灭灭的火星之上,散落下的刘海都触碰到对方的了,发梢在互相撩拨。

黄少天还嗅到了叶修身上那股烟味。

 

给黄少天点上烟,看着他给抽上一口之后,叶修收起了火柴才开口:“那你要是不信,我也没办法啊,不过时间长了,你还是会知道的我没说谎。”

“时间长了是什么意思?”黄少天一下子就捕捉了重点。

 

叶修稍微歪下了身子,朝黄少天那边靠近了过去,抽着烟斜睨了过去,也没答他的问题:“是说你知道我叫什么名字吗?”

 

黄少天也吞云吐雾着,近距离随意一瞥,就被他的手完全吸引住。

叶修的手真的很漂亮,适当的肉感,厚薄适中,手指纤长白皙,骨节分明,从他这距离看去,还能看到手背上淡青色的脉络。

这会儿夹着香烟,淡淡的烟雾缭绕,任何一个细微动作之下,都宛如艺术品一样,美得让人无法移开目光。

 

他看得甚至禁不住吞咽了一下,好不容易收敛了心神,目光还是挪不开,只是努力地想了想,那晚那个泊车小弟跟他说过的:“叶……叶秋?”

 

“错了。”叶修伸出手去弹了弹烟灰,扭过头去索性贴到了他耳畔,另一手直接按在了对方的皮带扣上,边说着边沿着他的衬衣扣子一个一个地往上,“叶秋是我弟的名字,我叫叶修,别弄错了。”

黄少天一动也不动,就垂着目光看着他的手指,最后按在了顺数第三颗扣子上:“叶修?”

叶修在他耳畔低笑了起来:“对,叶修。本来我想迟点去找你,想不到这么有缘分,你会撞上我弟……也罢……”

他倾着身,轻轻地吻在了黄少天的脸颊上,用着暧昧的气音撩拨着对方的鼓膜:“等我去找你嘛。”

 

直到叶修驱车离开,夹在指间的香烟滚落了一大截烟灰,黄少天都还是面无表情地站在原地。

终于,他抬手摸了摸被亲的地方,把剩下的烟一口气抽到了底,掉头往自己的车走去,不禁有些咬牙切齿:“混蛋。”

 
评论(12)
热度(294)
© 马紫紫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