伤心桥下春波绿,曾是惊鸿照影来。

【全职高手同人】【叶黄】君莫笑 54 (完结)

*武侠paro

*我终于写完了!!!!!万万没想到自己会写这么长_(:з」∠)_

*一时之间感动得不知道说什么好_(:з」∠)_

*感谢一直以来喜欢这篇文的姑娘们,最喜欢看你们的评论了!

*我再也不要写这么长的了_(:з」∠)_




54

 

蓝溪阁在办喜事。

当今武林第一人斗神叶修亲率部下上门求亲,但求成全他和剑圣之妹的一段刻骨姻缘。

这事几乎传遍整个岭南,百姓们才知道原来那天那么大排场进城的,是去蓝溪阁求亲的啊!

一时之间大街小巷都在谈论此事,彼此之间津津乐道,都乐此不疲了。

 

只是,原来我们的剑圣有妹妹的呀?

哎呀,不重要啦,重要的是要佳偶天成嘛!

不是说都惊动了南越王,连王爷都被感动了,还特意给蓝溪阁下了意旨,都要比照郡主出嫁的仪仗去置办这喜事呢!

可喜可贺、可喜可贺啊!

 

蓝溪阁内到处都是张灯结彩,眼看这良辰吉日就到,可是要给“黄姑娘”出阁了,上上下下都忙碌得不行。

 

“黄姑娘”的“闺房”外站了一排人,他们闲得跟左右这忙碌格格不入,就只好看着大家忙前忙后,然后他们杵在廊下闲聊。

 

“话说啊……你们有谁见过黄少的妹妹啊?”宋晓看着一个小碎步跑过的侍女这么问。

“是说这么多年,我们也不知道黄少有个妹妹的啊。”李远跟着他的目光看了过去。

“就是啊,黄少有妹妹都不给我们知道,反而肥水外流了啊,不厚道啊。”徐景熙也循着隔壁两个的目光扭过了头。

郑轩听着,禁不住嘴角一抽:“那人现在就在里面,你们要不要进去打个招呼?”

 

另外三个几乎是立马、同时转过头来看他,然后用力地摇了摇头。

开玩笑,谁知道里面那个究竟是谁?被灭口了怎么办?

 

郑轩觉得喻文州一定是坑他的!

 

“阿轩,今天少天就要嫁出去了,毕竟出嫁的是‘黄姑娘’,你要盯紧一点。”

 

我一点都不想知道这个真相好不好!!!求不要告诉我啊!!!我必须和隔壁那三个一样装傻当不知道!我一辈子都不知道!!!

被如此吩咐下来的郑轩内心是崩溃的,他多想拍桌子撩衣袖跟他们阁主说他不干。

然而……他并不敢。

当时他只是怂怂地应了,好的,阁主,替我恭喜黄少啊阁主。

 

现在后悔都来不及了。

郑轩心里默默握拳,泪流满面。

他开始怀疑于锋是不是一早就知道会发展成这样的,这个一定是早有预谋的,所以他才早早就跑路了!

不然今天哪轮得到他被“委以重任”!

 

屋里,黄少天身穿大红嫁衣,霞帔满身,黑着一张脸僵硬地坐在了梳妆台前,看得替他整理衣妆的侍女们又想笑又要忍住,那手都忍得有点抖了。

 

喻文州坐在他斜对方向的隔壁,细细地瞧着他此时的模样,唇边的笑容越发深邃。

 

黄少天忍不住瞪了过去:“你看够了就好出去了啊。”

“哎呀,我还以为少天其实还有事情要问我,我才进来坐这么久的啊。”喻文州满脸无辜了。

黄少天顿时就激动了,他身后的两位侍女也立时发声了:“黄少你别乱动啊!”

只见他浑身一僵,半晌,默默地僵直地给坐好回去了。

 

喻文州忍俊不禁,未免刺激到好友,都稍微垂下了头,好歹叫遮挡一下笑意:“少天你就问吧。”

黄少天撇了撇嘴,一打眼看到镜子里的自己禁不住翻了个白眼就撇开了视线,死死地盯着喻文州:“联盟大会下来你就药了我,是和叶修约好的吗?”

喻文州大方地承认了:“是啊,怕你路上真给跑了,那可不好办。”

“那么那晚上,以你的谨慎居然让药效过了,也是故意的啦,所以叶修刚好就在那里堵我!”黄少天想想就好气啊。

“是啊,总要让你们说个清楚嘛。要平时你肯定会先察觉不妥,不过那会儿的你肯定不多想,先落跑再说的。”喻文州就一直笑着。

 

黄少天瞪了一会,才终于挪开了眼,改为瞪镜子中的自己:“那留着鸟饲不不杀,没选择斩草除根,就是为了留着个名目由头,好方便接下来你们联合起来推举联盟盟主?”

他才严肃着脸说完这些话,就被准备在他脸上涂抹的侍女们弄得直接破功。

“喂喂喂!!脸是挡住的吧!要不要连妆面都画了?!我跟你们说你们别乱来!!!我是拒绝的!我拒绝拒绝拒绝!!!”

 

侍女们双手半摊在空中,一脸无奈中有点为难地看着喻文州。

喻文州摆了摆手,让她们出去了。然后他接手了敷粉,一副准备自己来的样子。

黄少天差点没直接跳起来,可是现在他这身装扮还真不适合,于是他忍住了:“干嘛啊,你还会这个?我不信!我跟你说你别乱来!就算盖住了看不到你也不能画花我的脸!”

“不给你怎么弄啦,不过做戏做全套嘛,还是稍微妆点一下。你想想,叶神应该会挺高兴的。”喻文州说着还晃了晃手上的东西。

黄少天一下子就想到那次在烟雨楼自己也是这般那般被摆弄,然后叶修还亲自给他上了妆点。于是一下子也没了声音。

 

喻文州看着,当然是觉得机不可失,起身上前就接替了先前侍女们的位置,开始在黄少天脸上轻扑涂抹起来。

 

“的确如你所说,留着鸟饲,是为了他朝合作,好方便将叶神推上盟主之位的。横竖他故乡已经将他抛弃,叶神对他有恩,到时候合计一下,应该不是问题。”喻文州一边在黄少天脸上轻拍,一边说着,“所以在这之前,蓝溪阁和兴欣要完成结盟。顺其自然而又不被侧目的结盟方式当然就是联姻了,而联姻又比任何一种结盟方式都来得更让双方放心。我和叶神都想过,要符合双方的预期的话,那就是要让京城那位大老板不起疑,又要别让咱们这位王爷有别的太大想法,果然还是要以叶神的兴欣为主,那就只好是蓝溪阁这边将人嫁出去。横竖你们两情相悦,就顺势而为吧,反正‘黄姑娘’和‘黄少天’不冲突,咱们蓝溪阁扛得住,就是能让二者共存。至多,就是你当了‘叶夫人’之后,在身份切换上,要花点功夫。”

说罢,他也放下了敷粉,执起了眉黛,挽了衣袖在黄少天眉上位置比了比位置。

 

黄少天突然抬手就抓住了喻文州的手腕,扣着拉了下来搁在自己大腿上越收越紧。

喻文州也不说话,就算被抓得有点生痛也只是神色温柔地随他。

 

“你跟我说过,蓝溪阁不要是谁的蓝溪阁,要是我们两个的蓝溪阁,可是……你却背着我自己一个偷偷做了这么多……你们一个二个怎么都这样?非要用实际行动抽着我的脸,让我知道自己多么没用么?”

 

喻文州轻轻拍了拍他的手背,挣了挣手腕示意他放开。

黄少天垂着眼帘,没有作声,终于还是徐缓地松开了手。

喻文州再次挽袖举起了手,这次就已经是给轻轻扫上去了。

 

“少天在说什么傻话?现在要为了蓝溪阁嫁出去的人又不是我,平时还挺聪明的,关键时候老犯糊涂,这个坏习惯以后得好好注意啊。”喻文州说着,目光还打量着他两边的眉峰,“今日之后,你才是蓝溪阁和兴欣这个联盟的联结点,能不能平稳地走下去,全都在你。蓝溪阁是阁主和剑圣各担一半,我只是做好我的那一半,剩下的那一半可全都要看你了呀。而且……叶神要当武林盟主,真正难的日子还是在当上之后,你名分上嫁了给他的,那这个盟主夫人也不是好当的啊,哪儿有空给你胡思乱想自己是不是没用?”

 

喻文州总算是满意地收了手,搁下了手中的眉黛,拍了拍他的手:“一起努力才是。”

 

——

斗神迎亲可谓轰动全城,里里外外一路围观的百姓可不少,迎亲的队伍也相当壮观。

喜乐一路鸣奏,一派欢乐喜庆,不过新郎官本人倒是相当的气定神闲。

 

将近吉时,迎亲的队伍可算是到了蓝溪阁山门前。

 

叶修自己倒是一身朴实的喜服,乍一看,还不是玄红二色,和他平时穿得也没两样嘛,最多就是多了很多金丝绣线。

最罕见的也不过是一改平时总是有些懒散的江湖散人那披头散发似的发型,此刻可是全数整齐梳拢了起来,规规矩矩地束在了喜冠里,两侧还有喜珠纽带结下,顺着耳后绑在了下巴之下。

 

从欢脱的人群中窜了过来,苏沐橙蹭到了他的身边,侧着头瞅了好几眼:“真是没见过你这么俊朗的时候啊。”

“废话,哥今天小登科,此时不帅何时帅,今天有人敢说比我帅,我就揍谁。”叶修张口就来,脸不红气不喘的。

 

“……看在今天是你和我宝贝徒儿……的妹妹的大喜日子的份上,老夫忍了!”魏琛在另一侧真的觉得手好痒,真想给这个新郎官来上一拳。

“呵呵,等下你忍住,别哭,触我俩霉头。”

 

都这样,叶修居然还给他开嘲讽,魏琛真的有点忍不住,吓得乔一帆扑上去就从背后先将人拉住。

方锐挡了半张脸还在旁边围观得愉悦无比,就差没再添一把柴火。

 

苏沐橙挽着唐柔看的忍俊不禁,不由得回头看了眼一直沉默跟在她身后的莫凡,笑得更甜美了。

她看着身边的唐柔,甚为感慨:“他总有本事能找到你们这些各不一样的好玩的人。”

唐柔也笑了:“可不是,跟着他总能有不一样的乐趣。”

 

安静在待在一边不掺和的安文逸此刻抬头看着蓝溪阁的大门,说了句:“时辰到了。”

 

蓝溪阁大门两侧挂着的长长的鞭炮顿时烧了起来,炸响了一片,漫天飞舞开来的都是鲜红的纸屑,乍一看仿佛是喜乐的红雨飘洒。

 

看着蓝溪阁众人逐一现身,包荣兴“啊”了一声:“没有那个剑圣!”

“噗……”方锐忍不住笑了出来,“是啊是啊……哎,这个要怎么解释?”

魏琛一脸深沉:“应该是相依为命的妹妹出嫁,太舍不得,哭着起不来。”

 

叶修倒是已经没将这些纷繁复杂的声响听进耳里了,那个嫁衣身影一出现,他的目光、他的所有感官,就只装得下他一个了。

 

——

“你觉得我要娶黄少天,荒唐吗?”

“你叶修也会问这种问题?”

“就问一下嘛。”

“荒唐肯定是荒唐的了,不过你叶修干这种事情,就不会有人觉得很荒唐。”

“大眼你这么说话就没被打过吗?”

“有也打不过我。”

 

叶修盘腿坐在石栏上,双手垫着自己的下巴,侧目看了下身旁站在身边迎风峭立的王杰希。

在他的计划里,王杰希率着的中草堂也是很重要的一环,就冲着他和喻文州的关系,他相信就肯定能拉拢进来形成三足鼎立。

中草堂才是那位人上人台面上扶植的门派,叶家完成任务统辖江湖,那位人上人也肯定不乐意看着叶家一家独大,更何况还是拉着蓝溪阁结盟而上位。

那为了大家的日子都能舒坦点,没那么多幺蛾子,那必然还得再有一个能微妙牵制的角色,简直是非中草堂莫属。

一个表面上绝对中立的,属于“自己的”的门派势力,但是凭借着暗地里不为人知的千丝万缕的关系,能横插入蓝溪阁和叶家之间,随时能倾轧局面的、一颗绝妙的暗棋。

至少,让那位京城里最大的老板能这么舒心地认为着,那就大家都过得安乐。

 

“你觉得我是不是有些强求?”叶修又问。

“你今天是不是脑抽风,我给你开服药怎么样?”王杰希答。

“不是啊大眼……我这些个心情,怕不就只有你才懂,我才问的。”

王杰希沉默了。

 

察觉到身边的人动了动,叶修扭头看了过去,就见王杰希双手揣在袖里转过半个身子来,脸上平淡如水,特别是在这种月夜里,那眼罩都显得有点阴森了。

 

“强求又如何,不强求又如何,只是各自的选择不一样罢了。非得要相濡以沫才叫相守么?天涯共此时就不算么?”

 

叶修看着,神色有一瞬的落寞,然后他垂下了目光,又撑着下巴扭开了头:“可是我不行啊,都那般生死相许过,要我和他分开,我忍不了,少一分少一刻都不行,我就想他在我身边。”

他说的声音很轻,并且是越来越轻,最后悄然消散在夜风之中。

 

王杰希收回了目光,唇边逸出了一抹浅笑:“所以我不是你,你也不是我,而且……喻文州也不是黄少天。”

 

——

叶修注视着那个被喜娘背着下来的鲜红身影,禁不住抬手按在了自己胸前。

没错,少一分少一刻都不行……

 

在要将新娘迎上喜轿的时候,无论是蓝溪阁的人还是兴欣这边的人都忽然侧耳了一下,叶修和郑轩几乎是同时举手示意所有奏乐停下。

然后一道铮亮的琴音就这么窜入众人耳中。

 

起承之间胸怀壮阔,一派洒脱飘扬,曲调音韵飘扬交织出纵情恣意的意境。

 

本来应该闷声不响的黄少天忍不住从喜娘身上迅速下来,他带着凤冠盖着红盖头,被挡得一点都看不见脸,却禁不住侧耳聆听。

叶修就在他身边,也跟着细细倾听,当然也耳尖地捕捉到他的低声慨叹。

 

“是文州……”

 

蓝溪阁的人群里,那位阁主却是不知何时已经悄然不见了踪影。

 

可让人想不到的是,在第二遍奏起的时候,忽然多了一道嘹亮的箫声毫无间隙地合奏到琴声之中,就像是从一开始这一曲就该是琴箫合奏。

多了箫声的交织,曲子更加壮丽,壮丽之中却不失婉约柔情。

 

在场这么多人不知不觉间都听得有点痴了,各自均有万千感慨涌上心头,点点滴滴,唯有自己知晓。

 

就在正殿前架琴起奏的喻文州在听到那箫声之后禁不住敛眉轻笑,恰似那春水柔波。

他的手指在琴弦之上飞舞中,眼角余光扫到了自己腰间一直挂着的药囊,心里却是一片暖融。

 

你果然还是有来。

 

如喻文州所料,王杰希此刻就藏身在蓝溪阁某个暗处,只是专心一致地抚弄着他的白玉洞箫。

 

叶修首先回过神来,轻轻扶住黄少天的手臂,轻声说道:“是王大眼,亏他真是有这份心。”

见对方凤冠上的珠珞轻轻颤动,他还轻推了一下示意:“上轿吧,要启程了,别浪费他俩这番美意,这番祝福。”

 

被推着弯腰的人又抬起了头来,隔着红盖头都能感受到他的视线。

 

叶修笑着俯身帮他:“听不出来么?送尔一曲,日后万里,笑傲江湖啊。”

 

——

秋意正浓,嘉世山庄内种满的枫树飘落下漫天红枫。

 

黄少天迈开自己还没长开的小短腿在人家的地盘上横冲直撞。

 

“可恶!可恶!可恶!不就是一个叶修有什么了不起的?!”少天冲到了一棵枫树下,忍不住泄愤似的用力踹了树干一脚,结果反而震得自己有点麻。

他嘶了一声晃了晃脚踝。

 

魏琛带着他来参加联盟大会,不过他也只是混在一般弟子里,还因为身高的缘故,看都看得有点艰难。

 

回想起在擂台上,那个叫叶修的家伙舞着一柄却邪把众人扫落……连魏老大都输了!

那利落、那锋锐!那难掩光芒的锐利意气!简直晃花了他的眼,让他内心震撼不已,一眼都没办法挪开。

明明看上去也不比自己大上个几岁……

 

黄少天忽然被自己惊醒,怎么回事?!又沉浸进去了是怎么回事?!

这可让他震惊了,禁不住又踹了一脚,仿佛还是对谁确认一般大喊了出来:“可恶!!!!叶修你等着!!!我早晚会提着冰雨来打败你的!!!!!”

 

“哈哈哈哈哈……好啊,哥等你啊。小朋友,你是蓝溪阁的?叫什么名字啊?”

 

突如其来的回答让黄少天吓了一大跳,他下意识循声抬头望去——

 

透过纷纷扬扬的艳丽枫红,他看到了穿着同样是枫红衣服的叶修窝在树冠靠近树干的一支粗壮的树丫上,却邪被他抱在怀里,现下他挪起了身子,扶着树干坐了起来,带着十成的笑意看了下来。

 

这情景可是鲜明得灼了他的眼,让他半晌回不过神来。

 

“怎么了?哥太帅?看呆了?自己叫什么都忘了?”

 

想到自己刚才都说了什么做了什么,更加想不到这人能嘲讽成这样!黄少天禁不住涨红了脸,也分不清是羞的还是气得!

但是!输人不输阵啊!

 

他仰着头,举起了手,用力地指向了居高临下俯视下来的叶修。

 

“黄少天!!我的名字!!你注定一辈子都忘不了!!!”

 

-完-

 




             平地一声惹风云,谁是结局谁是因。

                                                                    ——《风云》 郑伊健 


 
评论(27)
热度(455)
© 马紫紫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