伤心桥下春波绿,曾是惊鸿照影来。

【全职高手同人】【叶黄】君莫笑 52

*武侠paro

*我活着!!!赶完了出小料的稿子,又病了一下,所以这篇更迟了!

*没事,很快大结局了!

*小料的稿子已经完成了,就看 @-司马瑞煞 这位还能不能活着弄出来了




52

 

我一定要跑路!

黄少天这么跟自己说。

 

今晚,月黑风高,乌云蔽月,很好,非常适合跑路,此时不走更待何时?

叶修那混蛋都上门来了!!!!

 

黄少天就差没气得咬碎一口银牙。

这可不关他和叶修是不是两情相悦的问题了,他堂堂一剑圣,让他出嫁?开什么玩笑?!

而且!!!

喻文州!这个和他从小一起长大,情谊非凡,都说得上是患难与共的好兄弟!居然说卖就将他卖了!

可恶!他就知道这些心脏的没一个能信的!

一个二个说会跟他说清楚,结果连个屁都没放就联手一起来坑他忽悠他!

外面那些道听途说的,他知道得再多又有什么用?他要知道的是从他们口里说出来的“内幕”啊!

 

哼!他绝对不会让他们如愿的!

 

况且……

当初那个混账老爹那样子逼着他赶走了叶修,还关了他这么久就为斩断这孽缘,为什么现在居然会让他大摇大摆地来岭南提亲?

这些还没搞清楚之前,他……

不!!!就算搞清楚了!!!他都不会嫁出去的!!!!

 

“哎呀,跑路居然就穿这么蓝蓝白白的一身,真是好风骚啊,不愧是我娘子呢。”

 

刚刚落在墙头的黄少天听到了这么一句,仿佛是贴在他耳畔的轻声细语,顿时被吓了一跳,猛然环顾四周,除却下面没被他惊动的蓝溪阁的守卫,哪还有其他人?!

可这明明是叶修的声音?!

 

“看哪啊?这边,这边啦。”

 

黄少天眉头一皱,知道他用的是传音入密,声源根本不可寻。他敛下了刚才猝不及防的被惊吓,沉下心绪,细细地感受周围的气息流动。

忽然他就挥出一掌,掌风直扫与墙头并高的大树。

 

一阵扑簌窸窣的声响之后,在他袭击的那地方的隔壁,忽然就倒吊下一个身影来了。

 

叶修双腿勾在树丫上,倒垂了下来,从繁茂的枝叶里现了身,满脸都是笑容:“没打中呢,少天果然是心疼相公,我真是内心暗自高兴。”

黄少天那叫一个一撩就炸:“谁心疼哪个不知所谓的相公了!谁要嫁你了!!没看我现在在跑路吗?!”

叶修又说:“可是我已经完成下聘了啊,我们现在是名正言顺的婚约在身,就差拜堂完婚了。”

“我是绝对不会向包办婚姻屈服的!!!!”说完,黄少天反而冷静了下来,冷笑了起来,“不对,我说啥呢?和你有婚约的又不是我,是那位‘黄姑娘’啊,我跑我的,你自去让那位‘黄姑娘’嫁你!”

叶修笑了:“是呢,那不正在我眼前么,还女扮男装,装成自己哥哥的模样跑路呢,差点就骗过大家了啦。”

 

我——靠!!!还能这样子颠倒过来???

 

不行,在这里和他车轱辘根本一点意义都没有。

黄少天收了声,相当张扬地站在墙头伺机而动。

 

叶修还倒挂在树上,这会儿还带晃荡起来了。

 

“为什么宁愿跑路都不嫁给我啊?”叶修简直一副拉家常的样子。

黄少天阴沉一笑:“你说呢,你带着嫁妆嫁到蓝溪阁来的话,我还可以考虑考虑。”

“哎呀,不行,如果可以,你嫁给我还是我嫁给你,有什么所谓呢,你说是吧?可是有些不可抗拒的因素,现在必须是你嫁过来。”叶修真的都有点悠游了。

“我听你胡扯!让开,我要走了!”

“自己娘子要逃婚,我会让开吗?”

“我不管!谁是你娘子啊!我绝对不会嫁给你的!”

“别这样嘛,嫁我嘛。”

 

说到最后,叶修最后那个语气助词都让黄少天起了一层鸡皮疙瘩,他不禁搓了搓脸,稍微正色起来:“这一笔先不说,从联盟大会到现在,你答应告诉我的事情一件都没说过,还跟文州合起来把我给卖了!这口气我能咽得下吗?!”

叶修真的倒挂在树上晃起来了,还一副挺好玩的样子:“嗯……那我把来龙去脉都告诉你的话……你就嫁给我吗?”

“靠!一单归一单好吗?!”

“我不,你先答应嫁给我先。”

 

黄少天都有点抓狂了,可是听他最后这口音,真是气笑了:“卧槽!你学什么口音啊!”

叶修也笑了:“这不是你的口水吃多了,难免被传染啊,你说是不是?”

 

他们这么不合时宜地扯了起来,遮天蔽月的乌云散开了都没察觉。

清朗明月高挂,银辉洒落,顿时照亮了眼前。

 

墙下巡逻的蓝溪阁弟子只觉眼角余光被什么闪亮的东西反射了一下,下意识就抬头看去。

 

咦,不好!

黄少天心头才浮上这么一句,就听到了树响,他顿时反应过来,小退一步就要跃走,可是还是迟了。

 

叶修一手撑着千机伞轻飘飘落到了他眼前,同时上手就抄住了他的腰。

黄少天没有防备,就这么被他圈着,跌入他怀里去,一时半会都愣了,眼睁睁看着他噙着笑一侧头就吻了过来。

 

巡逻的弟子抬头就只看到了眼熟的衣摆们贴在一起,还有那把巨大的伞,其他就什么都看不到了。

三人一组的巡逻弟子们甚至忍不住往左挪动,看之,看不到,再往右挪动,看之,还是什么都看不到。

身为小组长的那个觉得今天肯定没看黄历,不然怎么这么倒霉,他还是有点眼力见的好吧,况且斗神来提亲下聘这件事,整个蓝溪阁谁不知道啊,这么明显的一把伞,就很能说明身份了吧!何况还有那蓝白二色的衣服怎么看怎么眼熟……

 

可是他还是不得不用力地咳嗽了几下,刷刷自己的存在感。

真是的,谁知道那被伞挡住的两位,在后面都干什么来着。

 

围观的三位弟子,只见突然那贴合着的衣摆就少了一个人的。

哦……被横抱起来了……嗯……

 

“没事儿,我送你们家小姐回房,都干你们的事情去吧。”

 

这声音,的确是叶神的。

小组长认得,下意识就点了点头。

 

可是叶修根本就没等他们的反应,径自抱着黄少天就窜身出去了,在明朗的月色之下,光明正大地在蓝溪阁的上空起伏飞跃着。

 

黄少天双手拽进了被他塞进手里的千机伞的伞柄,缩在他怀里一动都不敢动,满心翻滚着“卧槽”二字。

他觉得自己双颊滚烫滚烫的,思绪都有点凌乱了。

卧槽?!叶修这个混蛋刚才在他蓝溪阁的弟子们面前亲他了??亲他了???还有没有王法了??

不是,他们没看到吧?他们应该没看到?不,必须没看到,肯定没看到,千机伞的伞面这么大,肯定全部遮住了!

冷静冷静,肯定没看到的,那自己只要死口不认,那堂堂剑圣的英名还是能保住的!

 

叶修垂眸看了他一眼,笑意藏都藏不住:“怎么样?想明白过来要嫁给我了吗?”

黄少天在他怀里顿时僵直了一下,从风中凌乱的状态中回复过来,左右四处一望:“你带我去哪?”

“长风阁啊。”

 

才说完,速度极快的叶修已经将他带到了目的地了。

他抱着黄少天洛在了长风阁的屋顶上,踏在瓦面上,却愣是无声无息的。

 

长风阁是蓝溪阁地势最高的建筑物,在这里,可以趁着大好月色,将整个蓝溪阁尽览于眼底。

 

这个黄少天当然知道了。

这一年半来他可是经常坐在这里,看着整个蓝溪阁,一看就是一宿。

长风阁……对他来说,已经是蓝溪阁里最特别的一个地方了……

 

他被叶修放了下来,手里还握着千机伞,情不自禁地就扭头看了下去,看着他深爱着的蓝溪阁。

这里……不啻于就是他的家啊……

 

叶修循着他的视线也看向这一大片建筑,静静地陪着他看了一阵。

 

黄少天这才垂下了眼帘,低声问道:“你带我来这里做什么?”

叶修伸手拨开了他垂落下来的鬓发,用手背轻轻地蹭了蹭他的脸颊,然后轻轻地捏住了他的下巴:“这里景色好,方便谈心啊。”

黄少天抬眼看向了他,疑惑的目光代替了语言。

 

叶修柔和地浅笑了开来,禁不住凑过去轻轻地吻在了他的眉心。

黄少天这会儿倒是安安静静的,只是用力地拽紧了手中的伞柄。

 

叶修轻轻拍了拍他的背心,搂着他的肩膀,让他和自己一起坐下来。

 

“不是说会告诉你的吗,不是说,你都听明白了,就嫁给我吗?这可就有点说来话长了,所以哥就选个景色风光好的地方和你坐下来,一五一十地、清清楚楚地全都告诉你。”


 
评论(12)
热度(252)
© 马紫紫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