伤心桥下春波绿,曾是惊鸿照影来。

【王喻24H/02:10】愿

*一方死亡(喻文州),微架空【总之结局是美好的!

*额……求不讨论细节【。

*老王生日快乐啊

 

 

“你是副队长,我是队长,你我的责任就是保证好队员和受困人员的安全的。当初你猜拳输给我的,队长现在是我,你就有义务听从我的命令、我的指挥。我现在作出的判断就是你要指挥队员们把已经救出来的人们先转移到安全的地方!立刻!“

 

”眼下这位由我来做最后的努力。”

 

“没听到中心的催促了吗!走啊王杰希!“

 

——

王杰希倏然睁开了眼。

 

清晨的阳光从窗外透入,在地上洒下斑驳的光点。

昨儿个没有关窗,微风吹起了窗帘,扬起了一个弧度又落下,随着晨光一起钻了进室内,带来丝丝清凉。

 

王杰希的目光落在的床脚那块被晨光铺开来的地上,慢慢才缓过神来。

他推开了被子,坐了起来,略微呆了一阵,才反手摸了一把额际鬓角——全是冷汗。

他扭头看向窗外,等待自己的心静下来,慢慢他就能听到小区里各种各样的声音了。

 

大爷大妈们的晨早闲谈,偶尔掠过的飞鸟虫鸣之声,甚至是繁盛的树木被风吹压的婆娑之音……

都充满了活着的气息。

 

王杰希揉了揉眉心,然后下床往浴室走去。

 

他又梦见了那时候的喻文州了。

 

——

三年前,在一次搜救任务中,作为队长的喻文州为了尽最后的努力而殉职。

 

二次灾害比预测的来得还要快。

当时王杰希听从了作为队长的喻文州的判断,带领着队员将已经救出的人转移。而因为临撤退的时候,听到了隐约的求救声响,喻文州决定自己留下再确认。他深信着以喻文州的冷静和本事,一定可以……

可是没有“可以“了。

 

他们一出了判定危险区,才刚和医疗队汇合上,就传来一阵轰隆声。

 

二次塌方让现场再度进入了一片混乱,可是王杰希整个人都更冷静了,他作为副队,接过小队的指挥权,迅速反应。

直到……挖出了喻文州的尸体。

 

那次任务结束之后,他们整支队伍都接受了心理疏导。

尤其是他。

 

-你是职责所在,你也是专业人士,相信当初如果换成你是队长,你也会作出一样的判断。

-所以不要过于苛责自己,喻队的事情是意外,没有人想的。

 

很多人都跟他说了差不多意思的话。

他也顺利通过了心理评测,但是他还是选择了提前退役。

 

没有人比他更清楚自己是什么状况了。

喻文州一直都是很冷静的人,他总能以最快的速度做出最好的判断。

在二人最后的那一面里,喻文州无论是语速语气,都是不曾有的急促。

 

最后那一幕一直在他的梦境里反复出现,他甚至没有告诉心理医生。

 

几乎没人知道,喻文州不止是他的同期,他的队长,更是他的恋人。

 

——

这个海岛城市总是充满了朝气,连空气都是热烈又潮湿的。

 

从梦中惊醒之后,王杰希给自己冲了个澡,在清凉的水流中再冷静冷静。

之后才重复着退役后的每一天。

 

退役之后,他才搬到了这里。

早年投资下的一些物业还有其他股票债券让他的生活能相对轻松,所以他也没有特别再重新工作,除却积极参与了一些义工活动,他简直跟提前进入了退休没什么分别。

他甚至领养了一只同样退役的搜救犬,是一条米色的拉布拉多。

 

平日里没事,他一早起来会先准备好一人一狗的食物,然后晨跑,回来休整一下,之后去附近的市场或者超市补充一下物资和食材。午饭过后,他会小憩一会,下午会到去惯的咖啡书吧里看看书,通常都能消磨掉一个下午。晚饭过后,会带着爱犬去散步。结束之后到睡觉之前,他会上一会儿网,浏览一下最新的资讯。

 

除却有活动日子,日复一日,规律得没有一点起伏。

 

只是,他退役搬到这里之后,和昔日的队友联络就变得越来越少,渐渐几乎可以说是没有了。

他也从来没特意告知过任何人自己的行踪。

就一人一狗,这么平静到无聊地过着一天又一天。

 

——

王杰希日常泡在书吧看书的时候遇到了一只猫。

 

他眼角余光扫到了一团橘黄色,然后就感觉自己的脚背被踩住了。

一低头,就看到一只橘猫前面两只爪子都踩在了他的鞋子上,仰着头,一见自己看向它,就“喵喵喵“地叫了起来。

 

王杰希垂着眼看了它一会儿,它就这么一直喵着,让他禁不住溢出了点笑意。

他以为这是来讨娇的猫儿,正伸出手去想摸摸,那橘猫就灵活地闪开了。接着身子一扭,掉转头,踩着轻盈的步伐往对面的桌子走去了。

 

王杰希的目光一直跟着它,看它竖着尾巴,微弓着身子,走到对面的时候,熟练地跳到了一个男人的膝盖上,转瞬就被那男人给抱了起来,那橘猫就用脑袋蹭到男人的颈窝处磨蹭了一会儿。

似乎是它的主人的样子。

 

很自然地,他的目光和那猫的主人对上了。

 

那男人看上去和自己差不多岁数,肤色很是苍白,透着一股宅过头的不健康,不过眼睛倒是很有神,抱着猫撸了一把猫背之后,朝自己笑了笑,居然就抱着猫端着咖啡朝自己走过来了。

 

王杰希看着他在自己对面坐下,橘猫在他松了手后,自然地在他大腿上蜷成一个猫饼的形状,打了个哈欠就伏下去了。

 

“抱歉啊,我的猫打扰你了。“男人伸手轻柔地揉了揉橘猫的肚子,率先开了口。

王杰希不得不暂时先放下了书:“不妨事,你家的猫很可爱。“

“谢谢。“男人又是笑了笑,橘猫被他摸得舒服得低呜了一声,慢慢舒展开身体,从猫饼变成猫虫了,”不过我不是为了这事跟你搭讪的。“

 

王杰希挑了挑眉,原来这男人还有自己是搭讪的自觉。

 

男人的目光越过了他的肩膀,落在了他身后,笑意慢慢收敛了起来,眼神甚至透出几分严肃来,似乎那里有什么不得了的东西。

王杰希疑惑地顺着他的目光扭头,却没发现有什么特别的人事物。

 

男人说:“你天生异相,却倒很正常,我乍一眼还以为你至少会有个阴阳眼呢。“他这么说着,还轻抬着手指,稍微比划了一下,”原来你真看不到他。“

“什么?“王杰希疑惑地皱了皱眉,甚至开始思考自己是不是遇到什么新型诈骗。

“哎,我不是骗子,别想多了,是我的猫先看到你背后那个……人吧,虽然现在不是了。“男人说着又摆了摆手,然后躺在他大腿上的橘猫忽然弹起,就跳到了桌上。

 

王杰希看着这橘猫仿佛真看到了什么,眼睛一直盯着自己身后,然后喵喵地叫了起来,偶尔还有停顿的,竟然似乎是在和什么对话。

情况略诡异起来,他不禁看向这个抱着猫来搭讪的男人。

而男人却只是惬意地往前倾身,手肘撑在桌子上,托着腮看着自己的猫,嘴角带着笑意,还啜了口咖啡。

 

一会儿之后,橘猫没再叫了,又跳回到男人身上。

男人赶紧坐好给它腾位置,摸了摸它的脑袋:“原来如此。“

 

王杰希觉得眼前是套路也好,是其他的也罢,他都觉得略诡异,并且不想再奉陪下去了。

男人却抢在他起身之前开了口。

 

“你有朋友过世了吧。你的朋友一直跟在你身边,跟个背后灵一样。我的猫先发现了他,才过来踩你的。刚才它和他聊了会,才发现他居然还不算是完整的魂魄,最多算是带着执念的灵识,但毕竟还是从他自己的魂魄中出来的,对他本体肯定有影响。你这朋友过世多久了呀?“

 

王杰希愣了愣,听完这一段话,感觉有点跟听天书似的。

现在的诈骗套路已经进化成这样了吗?

 

男人轻叹了口气:“看你的样子肯定还是不信我说的话,也是啊,换成是我,突然有个人这么跟我说,我都准备要报警的。不过,既然是我的猫先看到的,也是缘分啊,算我多管闲事好啦。这样吧,眼见为实……“他这么说着的时候,右手捏成剑诀在自己的咖啡上飞快地画着什么图案,随即飞快地伸出二指沾上了咖啡,倏然朝王杰希出了手。

 

王杰希自认为自己的反应已经比一般人要快的,可是愣是没躲开,就这么被人沾着咖啡点在眼睛上,害得他条件反射地闭了眼。

他连忙凭感觉摸索桌上摆的纸巾去擦。

 

“这个呢,暂时能帮你开眼,你别太惊吓就是了哈。桌上有我的名片,你信了之后,想帮你朋友的话,就赶紧联系我。“

 

“你……“王杰希又愣了,从他被点了点眼睛到他找了纸巾擦干净睁开眼,这不过是几秒内的事情,可是他这一睁开眼,对面却已经空无一物了。

如果不是对面还残留的一杯咖啡,他都快怀疑自己有没有见过那一人一猫。

 

桌上真的多了一张名片。

方方正正的,没什么花哨的设计,简简单单的白底黑字,居然也只有一个名字和一个联系电话而已。

 

叶修。

 

什么鬼?

饶是王杰希这样不容易动怒的男人都禁不住起了这种想法。

他手里捻着这张名片,正准备扔掉。

 

然而在他偏过身要找垃圾桶的时候,他的视野里多了什么。

 

那个身影熟悉得他光凭一个模糊的影子都能认得出来。

多少个日夜,反复出现在梦中。

 

那个虚虚淡淡的身影就在他身后,在光影之间呈现半透明状,影影绰绰,安安静静,就这么站在他身后,看着自己。

 

手中的名片不知不觉掉落了,轻轻地落在地上,没发出一点声响。

王杰希不能自己地极其缓慢地扭着身子从座位里站了起来,不可置信、匪夷所思、自我否定、激动不已、惊慌无措……这些复杂的情绪在他眼底飞快掠过,扭成了极其复杂而又难以辨认的目光。

他一直盯着那个突然出现的虚幻的身影,甚至不敢伸出手去证实一下,唯恐自己终于出现了幻觉。

他的唇瓣轻轻颤抖了起来,几不可闻地吐出了一个名字——

 

文州。

 

——

一直到彻底的日落西山,王杰希都这么独坐在屋里,直到他的拉布拉多过来讨食,他才终于有了别的反应。

这会儿他才发现,天已经全黑了,屋内连盏灯都没开。

 

他将目光从这个突然出现的“喻文州“身上收回,在拉布拉多的缠绕下,尝试让自己跟平常一般准备晚饭。

可是他的目光却总是禁不住去捕捉对方。

 

入夜之后,喻文州的身姿变得清晰了一点,虽然没再那么虚幻,却还是一眼能看得出不是活人。

 

见自己进了厨房,喻文州也跟着飘过来了。

 

他尝试过,的确触碰不到对方,伸出手去,只会直接穿过,仿佛那里本来就是一团空气,别人也看不到他。

一路上,跟那个叫做叶修的男人说的一样,自己走到哪,他就会跟到哪。

自己尝试跟他说话,他也没有开口,就只是浅浅地笑了笑,和他生前一模一样。

无论自己跟他说什么,他都只有这个反应。

 

给拉布拉多送上晚餐之后,它就乖巧地在自己的窝前吃得欢,没有再过来叨扰了。

只是偶尔会抬头看一看,仿佛也很有灵性,知道自己的主人现在需要安静。

 

王杰希坐在餐桌前,筷子拨弄着晚饭,没两下就搁下筷子了,他根本没心情吃饭。

 

喻文州也安静地坐在他旁边的位置,目光凝在他身上,一瞬也不瞬的。

王杰希观察过,他的目光是跟着自己转的,只是他一直都很安静,无论自己跟他说什么他都没开口,也没有其他太大的反应,仿佛听不见他说的话似的,最多就是偶尔露出一个浅笑。

 

眼前的喻文州干净清爽,跟自己记忆中,在假日里和自己一起懒在家里的喻文州一模一样,根本看不出他死在何处。

 

“文州……“他再次忍不住开口叫唤他的名字,可是那个依旧虚淡的身影却始终没开口,就只是用那双温柔的眼睛静静看着他。

 

-“他居然还不算是完整的魂魄……“

 

王杰希想起那个叫做叶修的男人说的话,他从裤袋掏出那种已经被自己捏的皱巴巴的名片,他低头盯着那名字和联系电话好一阵,然后又忍不住抬头看向眼前的喻文州。

而这个安静的喻文州就这么看着他,见他看向自己了,再次露出了清浅的笑意,依旧温柔宁谧,令人舒心。

 

他终于还是循着名片上的号码拨通了电话。

 

“我是叶修,哪位啊?“

 

——

叶修告诉他,跟着他的“喻文州“不能算是”喻文州“。

 

“我趁着等你联系的空档,正好向我那些鬼差朋友打听了一下。奈何桥边滞留着一个‘人’,因为魂魄不完整,所以走不上奈何桥,那他就没办法轮回投胎了。不巧,跟你提供给我的时辰八字吻合,那就的确是你的朋友喻文州了。那就能联系得上了。跟你身边的那一缕,甚至不能算是一魂或者一魄,像我之前说过的,他只能算是执念,但是他确实是从本体分裂出来的,所以依旧影响了本体的完整性,所以喻文州滞留在奈何桥边。“

 

“我可以怎么帮他?“

 

“既然他的执念是跟着你的,那就是说那一缕执着源自于你,释除他的执念,他自然会回归本体。解铃还须系铃人,要怎么帮他,只有你自己知道。“

 

叶修告诉他,因为他眼前的喻文州只是一缕执念,所以不具备完整的魂魄的能力,所以他是没办法和他交流的。

他的猫比较特别,当初也只是用意念尝试和这执念接触,能得到的信息不会更多。

 

从王杰希见到喻文州那天开始,他无趣而规律的生活就彻底被打破了。

从那过去已经七天,除了维持一个人类生存需要出门补充物资和遛狗之外,其余时间都呆在家里对着喻文州。

就连一直和他合作的义工组织有活动,他也婉拒了。

 

在家里的时候,只要他静下来呆在某一处,喻文州就会在他旁边或者对面呆着,安静地看着自己。

而现在的王杰希,除了和他对望之后,束手无策。

 

他尝试着,跟他说过很多话。

 

“文州你回去吧,别耽误投胎了。“

“别担心我,我过得很好呢。“

“我退役……好吧,我退役是因为你过世的影响,这个我不否认,但是你应该很了解,正因为自己知道自己的情况,更不能勉强,我们干的活都是人命的活,不是吗?“

“如果因为这个,你真的不用担心,你都看了这么久了,我不还是过得很好?“

……

 

可是无论他说什么,眼前的喻文州都只是温柔恬淡地注视着他,眼波流转着柔情,却终究不发一语。

饶是王杰希都禁不住感到颓丧,他垂下头将双眼埋在掌心之中,感到深深的无力。

 

叶修说解铃还须系铃人,能帮到喻文州的只有自己。

可是自己应该怎么样?

 

文州,你源自我的执念究竟是什么?还是……

其实是我对你的执念?

 

——

又是七天过去。

 

王杰希觉得有很多东西都到达了自己所不能掌控的临界点了。

后面这七天,他尝试着忽略喻文州,重新过回自己的生活,恢复步调,就当他不存在,自己也没什么奇遇能见到他。

 

只是,喻文州他毕竟在,毕竟一直这么安静地跟着他、看着他。

 

自己做的梦越来越多。

不再只是重复喻文州死前那一幕了,有更多的东西出现了。

从相遇、相识、相恋、相知……到二人相处的点点滴滴……巨细无遗地在他的梦境中再现,那么的真实、那么的甜蜜……

然后他醒来的时候,看到的,就只有这个虚虚淡淡、安静温柔、不发一语的喻文州。

 

仿佛是在逼迫他,去面对一直以来自己都没察觉的、下意识去逃避的现实。

 

他发现自己竟然开始害怕入睡了。

第一次彻夜睁着眼和喻文州相对而坐的时候,王杰希才知道自己的神经居然已经绷得这么紧了,而这样……早晚有一天会断的。

并且他有预感,那一刻很快就会到来。

 

在这一刻到来之前,趁着自己还挺清醒理智的时候,王杰希给叶修打了电话,头一次发现自己也有语无伦次的时候,但是终归还是将意思表达出来了。

希望他和他的猫,再来一次。

 

近在眼前的这个喻文州,渐渐就变成巨大的压力源似的。

王杰希讨厌这种感觉,但是他身不由己。

 

决堤的那天来得如此之快,甚至超出了他的预料,他原以为自己至少能撑到叶修到来。

 

——

盛夏的海岛城市多台风,通常都来势凶猛。

今天也不例外,小区里出现了局部断电,物业在紧急检修,其中就包括了王杰希住的这一栋。

 

拉布拉多安静地躺在自己的窝里,睁着在黑暗中泛着绿光的眼睛静静地注视着。

 

外面狂风暴雨,夹杂着电闪雷鸣,小区内的树木被吹压得极低极低。

 

王杰希站在景幕墙之前,透过玻璃看着外面的暴风雨。

喻文州还是那样,呆在他旁边,侧抬着头,静静地看着他。

 

王杰希看着刚刚撕裂夜空的闪电,轻轻扭头看向了身边在玻璃上没有倒影的存在。

而这个时候,一直安静注视着他的喻文州,在他看过来的一瞬展露了微笑。

笑得那么眉眼弯弯的,刹那之间,就和过去那么多个瞬间重叠到一块,让王杰希恍然之间,觉得站在面前的就是那个喻文州,而不只是一缕虚无缥缈的执念。

 

“就算你变成了鬼,我也希望你能完完整整地站在我面前跟我说说话,总好过是这样一个幻影……“王杰希看着这熟悉到让他心痛的笑容,哑着声音开了口,“既然你记挂着我,要跟着我,又为何不是整个都跟过来,而只是分了这么一丝执念出来?我连和你说说话都不行?“

 

王杰希朝着面前除了神色温柔地注视着自己就再无别的反应的喻文州露出了苦笑:“为什么要跟着我?“

明知道对方不会回答,他还是忍不住问了。

“你的执念究竟是什么?为什么跟在我身边?我究竟是怎么做才能帮你?“

 

从能见到眼前的喻文州开始堆积起来的情感,终于在这个暴风雨的夜晚里,在一个熟悉得不能在熟悉的浅笑里,彻底决堤而出了。

 

喉头的哽咽感,还有眼眶的酸胀涩然,都没阻止他顺着自己心意说下去的冲动。

 

“我一直想跟你说对不起,但是我知道你一定会笑我,甚至会佯装生气,所以我忍住,不向你道歉。“

“所有人都跟我说,那没有人想的,别过于苛责自己,可是我怎么能不苛责自己?无论理智上如何开解自己,我心里想的始终是当初能和你一起留下就好……“

 

他的声音很平实,带着黯哑,语调却没有太大起伏,仿佛只是普通的陈述。

 

“这些天我甚至在想,为什么要让我见到你。是你的执念,还是我的执念?其实将你牵扯在奈何桥边的,可能不是你自己的执念,而是我对你的执念?是我还想再见你……哪怕阴阳两隔,人鬼殊途……“

 

双眼阖起的一刹那,温热的液体也顺着脸颊的曲线徐徐流下,拉出一道清晰的泪痕。

 

“文州,我很想你,这三年来,无时无刻,都在思念着,想至少,能再见你一面。“

 

他抬手朝那个安静的身影伸了过去,就算明知道触摸不到,他还是伸出了手。

而此刻的喻文州虽然安静如昔,却似有所觉,他目光没有挪开,却转过身来,面对着王杰希。

 

王杰希的手隔空搁在他的脸颊侧,拇指悬空着描摹着他的眼梢。

 

“总算……见到了。“

 

一道惊雷劈空而落。

有一把熟悉的声音仿佛直接在他脑海里呼唤了起来。

 

“杰希……“

 

——

再次醒过来的时候,王杰希只见到坐在他床边的叶修。

他四周看了看,除了叶修那只橘猫在和他的拉布拉多打闹之外,再无其他。

顿时,只觉得熟悉的家居摆设透出一股陌生来。

 

橘猫似乎烦了拉布拉多了,转头走了过来,又跳到叶修膝盖上。

 

王杰希只觉得一阵阵的头痛:“你怎么进来的?“

“这个我觉得你不要深究比较好。“叶修抚摸着自己的猫,这么答道。

王杰希也真不深究了:“我看不到了,是你的施法到时间了么?你那时候说过是暂时的。“

“不是,是真不在了。所以,恭喜你,你朋友已经放下执念,能顺利投胎去了。“

 

听到叶修这么说的王杰希没有太大反应,只是“嗯“了一声,就翻过身去了,重新闭上了眼。

 

叶修也抱着自己的猫站了起来:“那我不打扰你休息了,后续有什么问题,欢迎随时咨询。“

“你为什么……“

没等对方问完,叶修就答了:“缘分吧。“

 

“对了。“叶修搭上门把的时候,才一副才记起来的模样,”我和我的猫赶到的时候,还能get你朋友给你的留言,多亏我家厉害的猫。“

橘猫这时候也嘚瑟地喵呜了一声。

叶修摸了摸它的头,回眸看去,就见那隆起的一团似乎僵了僵。

 

“似乎是因为执念解除,在回归本体之前,能将执愿说出来了。“

 

“你朋友说,‘王杰希你至少得给我好好上次坟啊’。“

 

“好了,我转达完毕了,真走了,别躲在被窝里哭鼻子了,给人家上坟去吧。“

 

——

结果就是王杰希在鬼月去给喻文州扫墓。

他还很认真地选了个相对好的日子,出门之前见到风和日丽,热浪扑面的,居然还挺满意。

 

这种月份,墓园都静得不行,除了蝉鸣的聒噪,什么都没有。

 

盛夏热浪袭来,日头毒辣,晒下来一片,连道路都被扭曲了似的。

 

迎面来了个抱着一大束蓝色妖姬的高个男人,这种天气这种月份这种时候,带着这样的花,说不出的诡异。

 

喻文州葬在哪里,王杰希那是烂熟于心,只是……

 

他将带来的蓝色花束放到了目前,然后转身提着带来的小桶和抹布去附近的水龙头盛水。

拧着抹布的王杰希,居然还给自己扣了顶遮阳草帽,显得更加诡异了。

 

他给喻文州擦拭起墓碑来,擦过那黑白照的时候,目光柔和了下来:“对不起,我现在才来看你。“

接着,他居然开始絮叨起来了。

“最近有在想我接下来干什么,你说大龄转行会不会有点那个啥?我记得以前你跟我说过,你想退休的时候搞个农庄。不如我去试试?弄多大的合适呢?选址在哪比较好?不能离你太远,不方便我过来……“

 

-完-


 
评论(4)
热度(81)
© 马紫紫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