伤心桥下春波绿,曾是惊鸿照影来。

【全职高手同人】【叶黄】君莫笑 51

*武侠paro

*好了,这些真的可以开始倒数了,嗷嗷大哭,之前一定是在坑自己!

PS——

*那个通贩的话,或者要等729之后,看 @-司马瑞煞 这个人能怎么办【喂






51

 

今年的联盟大会,兴欣是新晋,可是他们不紧张,从头到尾都淡定过头,仿佛是来游玩的。

即便是他们的领头叶修下场和人家生死相拼,他们也都仿佛只是来围观的。

就算是和叶修亲近如苏沐橙,似乎都没那么紧张,就只是含着浅笑一直看着。

 

徒让其他人觉得心里越发有种被坑惨了的感觉。

 

鸟饲的事完了之后,似乎也没有什么事是需要他们谈的了。

毕竟该怎么处理该怎么干,一早就达成共识了。

现下最大的事件圆满落幕,剩下的时间都仿佛在联谊。

 

“只要有叶修在的联盟大会,都别指望能严肃得起来,以前在嘉世的时候都按不住,何况现在他都能上天了。”张佳乐这么狠狠地说道。

 

剩下的,如果还能算是大事的,那就是冯宪君给大家郑重地引见了白面具人,告知大家,他年事已高,早晚都要退隐不问世事享清福的,所以就先将接班人带来给大家认识认识。并且,他不会马上就隐退,还会多待几年,让大家能和白面具人建立信任。

 

除却兴欣之外,其余各大派对此的态度都只能算是不置可否。

毕竟这人连真面目都不示于人前,谈何信任?

 

不过这个也不在冯宪君考虑的范畴了,他从头到尾都只是按章办事罢了,以后的事情……就再也轮不到他来理了。

 

而此刻分给兴欣们落脚的院落则是一派闲适悠游。

能看到闲不下来,如果没有乔一帆拉住就要到处串门的包荣兴。

还有蹲坐在屋顶一言不发眯着眼晒太阳的莫凡,虽然他看上去跟只懒洋洋不管事的猫咪似的,可实际上他却时不时留意着院子里坐在花坛边上和唐柔在说话的苏沐橙。

 

这时,白面具人出现在院门,朝里看了看,又看了看,再看了看。

 

包荣兴一伸臂就搂住了乔一帆指着他:“那人时不时在偷瞧我们?鬼鬼祟祟的。”

其他人也都发现了,都看了过去。

那白面具人似乎不太好意思了,下意识抬手摸了摸鼻子,结果忘记自己正戴着面具,顿时更尴尬了。

 

苏沐橙站了起身朝他走了过去:“既然来了,为什么不进来啊?找他的话,往里走吧,他好像在里面打盹,毕竟前一天是挺累了。”

白面具人拱手让了让,说了句“谢谢”,就一路朝众人示意,直挺挺往里走了,也没人拦他。

 

包荣兴看着他跨进屋里的背影,不禁转头问苏沐橙:“哎,他的声音是不是跟老大很像啊?”

苏沐橙笑得双眼都成一弯月牙:“简直一模一样啊。”

 

——

白面具人一走进内堂,就见到叶修坐在躺椅上看着窗外伸着懒腰,察觉他的到来也没看一眼,只是懒洋洋地说了句“来啦?”

“我来啦。”白面具人应了一句,自动自发地搬了张凳子在他跟前坐下,一边摘下自己的面具,“苏姑娘不是说你在打盹儿么?”

 

叶修在躺椅上盘腿而坐,一脸没精打采地用手肘撑着膝盖托着腮,眼睛都还是向下耷拉着的:“这不是被你吵醒了嘛。怎么样,去见过大眼儿了吗?”

 

见到他这副惫懒的模样,来者似乎也听习惯了,丝毫不以为意。令人吃惊的反而是这张藏在白色的面具之下的脸竟然和叶修一模一样,分毫不差,二人面对面就仿佛是照镜子一样。

赫然就是他的双生弟弟,叶秋。

 

叶秋点了点头:“见过了。那位王堂主瞅着真有点吓人。”

叶修笑了两声:“这就吓人了?不就是一个眼睛大一点而已。”

“他见到我的样子似乎也不吃惊啊。”

“我事先跟他打过招呼了,横竖日后你都要和他打交道的,等冯宪君真的退了之后,有的是你们打交道的时候。先混熟一个对你有好处。”

说着,叶秋就禁不住有些愁眉苦脸:“你不都弄妥了嘛,爷爷居然还让我出来,你说他是不是坑我?”

叶修打了个哈欠,干脆重新躺下了:“是老冯找上老爷子,说想要卸任的。也是那会儿我才知道,原来武林联盟都是他暗地里牵头成立的……当时的喻阁主似乎也帮着出了不少力。所以从那之后,似乎都是老爷子给找的中间人,中间人是一人带一人传下去。至于老爷子为什么要让你滚出来干这活儿嘛……你可以回家的时候问个够。”

叶秋瑟缩了一下:“我才不要,反正也就是一年出来打个酱油,随便对付过去就是了,犯不着为此跟他老人家较真。”他又甩了甩头,伸手去拍了拍叶修的大腿,“我真不用也去跟现在这位喻阁主打个招呼?你也真不去瞧瞧?你不是心心念念了这么久?”

叶修闷闷地笑了一下:“这你就不懂了吧?我得给他时间跑路啊,不然我怎么能大模大样地去岭南提亲?”

 

——

鸟饲那事件落幕之后,后续自有东道主来收拾。

当时黄少天被叶修看着,忍不住笑意,可是转头他就反应过来了。

靠!差点被糊弄过去!开打之前的事情都还没搞清楚呢!

 

于是他狠狠地瞪了叶修一眼之后,掉头就走了。

蓝溪阁众人也只好麻溜地跟着他退场了。

 

于是有了现在众人退避三舍,留出空间给他们阁主和剑圣,好方便一言不合就动手的情景。

 

“少天喝茶吗?”喻文州慢悠悠地泡好了茶,给他倒了一杯推了过去,才抬头笑吟吟地看着。

 

如果可以,黄少天觉得自己还蛮想试试拿茶泼喻文州是种怎样的感觉,不过,当然了,他最多就是想想。

于是这会儿他只能拍个卓聊表心意:“废话就不多说了!我跟你从小一起长大,怎么你知道我有个妹妹,我自己都不知道自己有个妹妹?!谁是甜儿啊!!!!”

 

喻文州一脸无辜地眨了眨眼,端着茶悠游地轻抿着:“你当然没有妹妹啊。你自己怎么可能不知道嘛。”

黄少天顿觉被噎了一下,一时居然不知道怎么接话,旋即又觉得自己的节奏不能被他带偏,只好再拍桌给自己重整旗鼓:“那叶修那混账东西当着整个武林联盟说的都是谁?!你应声接话又说的是谁?!”

“不都是你吗?”喻文州反而一副“你怎么这么奇怪”的样子抬眼扫了过去,然后又看向他的手,“手……都不痛吗?”

“废话,当然痛啊!”

“是吗?来,手递过来一下,我给你揉揉。”

 

下意识就给喻文州递了手给揉了两下之后,黄少天才又震惊着缩回了手:“不!你!别给我岔开话题!既然都是我,我没有妹妹,那又是谁要嫁人啊!叶修那心脏鬼又是跟谁求亲啊?!”

“你啊。”喻文州还是一副只是在陈述事实的模样,依然因为黄少天这怒气冲冲的模样而显出三分无辜。

 

黄少天气得都被自己的口水给呛到了,顿时一通狂咳。

喻文州连忙起来走到他身旁给他拍着背顺顺气:“看你啊,有话好好说嘛,急什么呢?”

黄少天听他一开口说话,原本有平复下来的趋势的咳嗽又剧烈了起来,直把泪水都要咳出来了才勉强停下来了,他睁着一双红了眼眶的眼眸看向近在眼前的喻文州:“叶修向我求亲?还是你要我嫁出去?是你没睡醒还是我没睡醒?!”

喻文州抬手给他拭去眼角的湿润:“什么睡醒没睡醒?这不是青天白日的么?哪里是睡觉的时候?时机成熟了,你就嫁人吧。”

 

“这就是你说的会跟我说清……楚……你……喻……文……”他连最后一个字都来不及说就彻底失去意识了,真是万万没想到时隔这么多年他居然又被喻文州药了!

昏过去之前,黄少天的内心只是充满了一个“日”字。

 

喻文州顺手就将昏过去的人给圈进怀里,扭头看向围观的一溜人,示意过来搭把手。

 

众人禁不住都往后退了一步,郑轩当然也要往后退啊,可是这些死没良心的居然齐心协力将他推了出去!

郑轩心想自己怎么这么命苦呢?却还是认命,硬着头皮走了上去。

 

“阁主,你把黄少给药了……为啥啊?”代表群众问出来的郑轩觉得自己一脑门都是冷汗。

喻文州伸手将黄少天垂落下来扫到眼睑的刘海拂开,郑轩眼看他满脸都是温柔的神色,但是细看却似乎透着一丝暧昧不明的、会让人心脏一抽的……

 

“当然是怕他跑了啊,不然哪儿找个人从蓝溪阁嫁出去?”

 

——

叶修很难得地将自己拾掇得光彩照人。

金冠高束,一身玄色轻甲,身披血色斗篷,千机伞被装配在马身上,他夹着马肚,拉着缰绳,一骑领头在队伍前方,踩着不紧不慢的节奏,徐徐前行。

难得地一扫平时的慵懒颓废之气,都透出些不掩饰的意气来,甚至都到了刻意的地步。

原本就颇为英俊的面容,此刻都能称得上丰神俊朗了。

 

他身后跟着长长的队伍,兴欣大部分的人都来了。各自有人护在两侧的,是一箱又一箱的聘礼,金银绸缎不在话下,还有很多稀奇古怪的珍宝。

临近城门,引得来来往往的民众都忍不住停步围观,窃窃私语着,嗡嗡地讨论了起来。

 

从兴欣的队伍过了秦岭,岭南王就派了亲信去迎,此刻也都只是勒马堕在叶修身后,全因叶修那周身的锐气分明不愿人靠近。

鉴于已经能看到城门口了,他不得不甩着缰绳,驱赶着马儿上前:“叶神,已经到了,你看……”

“就这么进城往蓝溪阁去吧,不然怎么显出我的诚意,和黄姑娘的金贵呢?”叶修笑着瞥了他一眼之后,兀自继续前行。

 

来到那熟悉的城门之前的时候,他还特意抬头看了一眼。

一年半以前,他迫不得已地从这个城门离开,一点办法都没有,只能屈从现实……

当时的心中还残留在心底深处,时不时都让他有些难受。

 

叶修情不自禁地抬手抚上了胸口,随即溢出一丝浅笑。

 

叶家家训之一,从哪里跌倒,就从哪里爬起来。

自己没有丢叶家的脸。

 

以叶修为首,一眼看不到尽头的队伍就这样堂而皇之地在百姓好奇不已的目光中穿门而过。

有守门侍卫要上前来盘查,都被那亲信拦下了。

他自己也只好继续堕在叶修身后,默默地跟着。

 

来到蓝溪阁的山门之前,叶修终于勒停了马儿,那马儿似乎还有点不满,扭着头喷着气息,轻轻地刨着蹄。

叶修顺着山道长阶看去,才隐约看到了那写着“蓝溪阁”三字的匾额。

他抚了抚马儿的鬃毛就翻身下马,顺手就抽下了千机伞。

 

兴欣其他人也都下马上前,在他身后一字排开来。

从左至右分别是包荣兴、乔一帆、唐柔、魏琛、苏沐橙、莫凡、安文逸,就连明明不方便露面的方锐也将脸面包一包,偏要跟着来凑热闹了。

他有些感慨地仰头看着:“现在咱们老巢就只剩下老板娘和小罗了,真的好脆弱啊,被一锅端怎么办?”

魏琛忍不住呛他:“所以你跟来干什么?!老夫是媒人,是一定要来的!你这个都见不得光的来干什么?!”

方锐拉了拉自己脸上的遮脸步:“你管我?!我偏要来,你还能咬我啊?我这是故地重游不行啊?!”

“欸?你故地重游个啥?”包荣兴立马就问了。

 

“包子!”看着大家一副围观的样子,而叶修却还只是留给众人一个背影,乔一帆就禁不住有些着急,“两位前辈……”

明明就还有另外两位前辈暂时住在了兴欣客栈,他们才会这么顺当地出来的嘛。

 

“不用管他们,一帆。”叶修总算是开了口,却始终没回头。

 

见叶修开了口,那吵吵闹闹的三个也总算暂时安静了一下。

 

叶修长长地舒出一口气,又深深地吸入,随即气运丹田,用内里催动传音:“我说过我一定会再来的!现在我如约而至了!”

 

他的声音,响彻整个蓝溪阁,久久不散。


 
评论(9)
热度(225)
© 马紫紫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