伤心桥下春波绿,曾是惊鸿照影来。

【全职高手同人】【叶黄】君莫笑 49

*武侠paro

*差点忘了有一带而过的周翔

*抓虫完了_(:з」∠)_




49

 

此时手执却邪的人却是站在轮回的当家身旁。

孙翔丝毫不在意自己成为目光的焦点,只是蹙起了眉头,一脸的愤恨不平,一声不发地盯着叶修,悄然地握紧了手中的神兵。

周泽楷还是坐着,他抬起头看向了孙翔,目光在他脸上逡巡了一圈,之后也循着他的视线看向了叶修。

至于在另一边的江波涛只好装自己没察觉他们的当家搁在那边扶手的手伸出了一根手指去轻轻勾住孙翔的衣袖。

 

鸟饲也只是看了孙翔一眼,目光率先回到叶修身上,含着浅笑安静地等待他的回应。

叶修回头看着,先是朝孙翔笑了笑,最后目光却是看着周泽楷说道:“却邪现在的主人是小孙,我就不好随随便便又借来用一下,又不是什么很必要的事情。”说着,他就转回去朝鸟饲笑说,“那我们不要那么血腥的了,就空手切磋切磋吧。”

 

小孙?!

这个称呼无论怎么听都好有内涵故事的样子啊?!

然而没等众人再细思观察,就有人又开了口了。

 

“我靠!!!什么叫做‘又’借来用?什么叫做随随便便!老叶你这混账东西给本剑圣把话都说清楚了!你这是什么意思?几个意思?你也不想想我当年为什么要借却邪!!”黄少天跳起来就是一通说,说到最后突然戛然而止,他自己也瞪圆了双眼。

 

蓝溪阁的,以喻文州为首都只能装我们什么都没听见,各自看天的看天看地的看地,而喻文州自己只好举杯喝茶,意图装什么事都没发生过。

 

“哎……”倒是叶修先截断了他住口后的这诡异的沉默,“既然都说起你当年怎么欺负人了,那边那位小兄弟,你有没有兴趣来打一场复仇战啊?”

 

芹泽神色一变,当即就是上前一步,却被鸟饲及时抬手拦下。

 

叶修看他们一瞬间的目光相接,笑了笑,扭头去黄少天说:“哥还想给你捞个下场活动筋骨的机会,看来不行了,你还是乖乖坐着看吧。”

原本意识到自己口太快说了什么不得了的事情的黄少天还有点僵在原地,此刻也被重新激活了,索性顺杆爬了:“闭你的嘴打去吧!”

然后果断就装作刚才什么事都没发生地坐下来了。

 

小插曲过后,叶修朝鸟饲比出“请”的手势,扬手将千机伞往苏沐橙的方向一抛,苏沐橙双手划圆推出,把千机伞稳当地接回来了。

 

八派分列两侧,中间空出来的地儿也足够大,于是叶修就只是缓缓往后退,将地方让给对方下场来。

差不多距离之后,他一手负在身后,轻轻撩开衣摆跨出一步,摆出了一个用入门级别来衡量都不能算是合格的架式,然后一掌平推而出,朝对方晃了晃:“来吧,海那边的英雄。”

 

比拼一触即发,就见鸟饲也是毫不客气,转瞬就出手直取叶修门面。

 

冯宪君甚至有点紧张,即便他从来没怀疑过叶修的实力,甚至忍不住偷瞄了一旁的白面具人。

可是那人的神色全都藏在面具之后,也看不出个所以然来。

 

转眼之间,二人已经过了数十招,在场就没有人的眼睛能从那交手的二人身上挪开哪怕半分。

 

张新杰一边看着,一边兀自沉思着。

没有却邪,没有千机伞……他有点捉摸不透叶修的路数。他居然先开口,大有托大避用千机伞的意思,对方也不觉恼怒,干脆顺势给他下套,让他赤手空拳下场。

原本叶修明明还能再借却邪,可是他却没有,就真的空手就去了。

他可不信叶修会不知道对方能这样提自然是有把握的。

这让他不由得想起江湖上的一些风言风语,都说叶修一半厉害是厉害在却邪之上。却邪是当世难觅的神兵,就算是普通人能得却邪都能上一个档次……诸如此类的。他复出之后,却邪是没有了,却也不知道从哪儿弄来的一柄更加奇巧的千机伞。

一年前的联盟大会,虽然兴欣还没列席,但是这一年多来,暗中都和他有过交手,那千机伞在他手中真的是无比棘手。

这下可让这些流言更加言之凿凿地甚嚣尘上,大有直接判定叶修就是靠武器取胜。

 

可是……叶修会是在意这种流言蜚语的人吗?

 

“你大可以就这么看着。”韩文清这会儿开了口,似乎是察觉到张新杰的心思走偏了,不在这场比斗之上,所以他才开口似的,他甚至目不斜视,“你这么聪慧,看着不就知道了?叶修,始终如一都是那个叶修。”

 

——

走岔了心思的,不只是张新杰一个。

 

“却邪现在的主人是小孙”——一句话就将孙翔的思绪带回了一年之前。

 

——

叶修在兴欣落脚,开始招兵买马之后,他就开始觉得兴欣客栈的地儿有点儿不太够了。

恰好兴欣所在是个城外交通要枢,周围也都是空旷之地,他就开始寻思要弄个什么了。

于是回了趟家不缺钱的叶少爷就给扩建了起来。

也没弄得很富丽堂皇,乍一看似乎就是扩建了兴欣客栈似的,就在后面延伸出一片地儿辟出新的建筑来,还取了个叫做“上林苑”的名字。

虽然后来的上林苑是扩建又扩建了。

 

这天阴雨连绵,连投宿落脚的人都少了,原先投宿的人见此都不由得想要多住一天,大部分都呆在自己房间里了。

整个兴欣客栈都有股难得静谧。

 

叶修横着挨坐在二楼临街的栏杆上,啪嗒啪嗒抽着烟,目光幽幽地远眺,穿过了重重雨帘也不知道落在何处。

 

一阵凌乱而急促的脚步声从楼梯处传来,转瞬间就到了叶修身后。

 

“老大老大,你要不要吃包子啊,新鲜出炉哦,我刚在厨房捞的!”包荣兴说着就献宝似的将怀里抱着的那笼包子推了出去,自己还不忘先拿一个。

叶修回过头来看了眼那笼包子:“等下老板娘要揍你的话,记得站得稳一点,不要躲。”

“啊……老——大——”包荣兴楞了一下,然后三两口把拳头那么大的包子吃完后,一脸做错事的慌张,求救似的看向了叶修。

 

叶修只是一阵好笑,也没再搭他的话,就朝着潮湿的空中吐出了一口白烟。

包荣兴抱着一笼包子,见都拿出来了,叶修也没兴趣的样子,他就径自自己继续吃起来。

一边吃着还一边靠到叶修身边去,突然他又开口了:“老大老大,有人啊!”

“有人有那么惊奇吗?”叶修应着,目光穿过雨幕看去,只见一人形单只影地在这种潮湿阴冷的天气里沿着官道由远而近。

他慢慢地眯了眯眼,只因他就算认不出人,也不会认不出那柄长矛——却邪。

 

叶修下来的时候,明明打开门做生意的门口,此刻却围了一圈人,将访客拦在门外了。

不过那访客似乎也不想进来,连上前一步到屋檐下躲一下雨都不愿意。

 

听到脚步声,半圆围着的人都回过头来,从中间开始给来者让出了一个位置。

 

叶修端着杆烟枪环视了众人一圈,目光落在了站在中间的苏沐橙身上:“你也来凑热闹。”

苏沐橙只是抿嘴轻笑,然后耸了耸肩,她身旁的莫凡朝她又挨得近了点儿。

 

“喂,仇家找上门来了!你行不行啊?”另一旁,一个戴着兜帽的男子也开了口。

叶修瞥了他一眼:“管好你自己吧,成天都套着个兜帽,鬼鬼祟祟的都不知道吓跑多少客人。”

“靠靠靠靠……你这人还会不会说话?懂不懂聊天?”兜帽男子顿时不满了,“再说我哪儿鬼祟了!我只不过是稍作修饰!藏起我这张英俊不凡的脸。”

“是是是……随你啦。”叶修随口就敷衍了两句,然后对其他人开口道,“没事的,都散了吧,搞得我们像欺负人一样,多不好?”

 

众人于是都各归各位去了,各自都给叶修投去了关心的目光。

叶修也只是朝他们展现了让他们安心的笑意。

 

陈果在他身边经过的时候还是忍不住问:“真没问题?”

“真没问题。”叶修轻轻点头,“顺便把老魏带走吧,看他那样子,八卦得……”

于是陈果回身就逮住那兜帽男子给拖走了,兜帽男子也只是呱呱叫,却没有认真反抗。

 

苏沐橙还留着,就站在叶修身边,她没离去,莫凡也不远离,只是稍微让出了位置。

对她的留下,叶修也认为理所当然,毕竟那可是却邪的事情。

 

这么只身而来的不是别人,正是孙翔。

这个被嘉世找回去取代自己,连却邪都接收了的,相当厉害的年轻人。

如今,嘉世已经是名存实亡了。

 

孙翔浑身都湿透,手里紧紧地握着却邪,雨水顺着他耷拉下的发丝流下,沿着他那带着少年意气的隽秀面容而下,目光烁烁地看着叶修,彷如一只凶悍的狼崽。

对此,叶修只是歪了歪头,喷出了一口烟:“有何贵干啊?”

 

就见孙翔脸颊微动,隐见他咬了咬后槽牙,握着却邪的手用力得都能见到青白的脉络,半晌后,他横着举起却邪,呈现在双方中间。

 

“嘉世和你的恩恩怨怨我是不知道,也没兴趣。我自觉不比任何人差,也不觉得会输给你,什么武林第一人,我不放在眼内,只是你被逐出没机会交手……”

 

“还被韩文清教训了一通?”叶修挑了挑眉,打断了他的话。

 

孙翔猛然抬眼:“你!!!”

叶修摆了摆手:“好了,你能直入主题么?诚如你所说,嘉世和我的恩怨与你无关,现在嘉世这样……你还孤身来找我是为了什么?”

闻言,孙翔似乎感到了难堪,又垂眸了,顿时一串串雨水顺着他的眼睑落下:“我决定离开嘉世,陶庄主说我可以带走却邪。只是我思来想去,这矛本来就不属于我,我拿着免不了被说占便宜!他日我扬名天下之时,可容不下这种说辞。所以……”他倏然抬眼,目光坚定而锐利,“还你。”

 

叶修站在门槛之内的,隔着数级石阶淡淡地垂眼看着雨中的年轻人,一时之间也不知道怎么形容自己此刻的心情。

他轻轻地瞥向了身边的苏沐橙:“却邪……说起来,你才是正统的继承人,你看怎么办吧。”

 

苏沐橙看了他一眼,点了点头,步伐轻快地跨出去,伸手接过孙翔这个姿态递过来的却邪,然后拄在身边,从头到脚,又从脚到头地仔细打量了一遍。

这才笑嘻嘻地双手捧过朝叶修递去:“哥哥说过,每一把名器面世,都会选择自己的主人,它跟了你这么多年,还是看你吧。”

 

“哎呀,你这丫头,净会把麻烦甩给我。”叶修说着,伸手接过了却邪。

再次握住这位老伙计,他的心情也是有着说不出的复杂和感慨。

他曾经手握却邪为嘉世打下江山,如今……

 

熟悉的温度,熟悉的触感,一如既往。

叶修仿佛也感觉到自己血液里对却邪的熟悉。

 

见却邪已经还回去,孙翔一言不发,只是稍微低下头,就准备离去。

 

“喂,等等啊。”

 

比听到这句挽留反应更快的是他先回身出手了,因为他感觉到风流。

下意识地伸手一抓,结果却是却邪回到了他的手上,孙翔不由得一愣。

 

“你拿去吧,我已经另有武器了。”

 

看着叶修带笑的眼眸,孙翔愣了一会之后就是暴怒:“你这是什么意思!!!”

“你在误会个什么劲啊。”叶修倒是完全不在意,反而又抽了一口烟,“你来还,我不收,只是因为我现在不需要,还是你认为自己配不上却邪?”

孙翔咬着牙沉默了一阵,手腕一翻将却邪在雨帘中一划,撕裂了一层层的雨幕:“你等着,从今以后,却邪之后再也不会是你叶修的名字!”

 

目送着人走远了,苏沐橙才开口:“真的就给他了?”

“怎么?不是说看我的吗?要是你不高兴,我也可以去把却邪取回来的。”叶修也说得却很随意。

苏沐橙摇了摇头:“为什么选择他?”

叶修也顺着孙翔离去的方向眺望而去:“你没看出来么?他啊,算是当今年轻一辈中万中无一的了,天赋好,机缘好,肯下决心。你哥不是跟你说过,神兵名器会自己选择主人么?却邪还挺喜欢他的。”

苏沐橙眨眨眼:“却邪成精了还是你还有能跟兵器聊天的天赋?我怎么都不知道啊?不过我觉得却邪肯定还是更喜欢你的吧。”

叶修不由笑了出声,伸手轻轻拍了拍她的头:“可是,却邪纯粹,以后跟着他,会更自由自在。这波可不亏,放心吧。”

 

——

那之后,自己只有却邪,却不知何去何从,然后还是在下雨天,他遇到了周泽楷……

 

“你,要跟我走么?”

“你……有毛病吗?我为什么要跟你走?还有?走去哪啊?!”

“轮回啊,需要你。”

 

雨天,伞下,他为自己的前路彷徨之时,周泽楷出现把他领走了。

甚至曾有过的“为什么他刚好会在哪里出现““他一直有派人盯着嘉世还是自己”等等的疑问都在他去了轮回之后都消去无踪了。

 

他分神只是一瞬,可是叶修和那个东瀛人却已经过了近百招了,居然还是不分上下,势均力敌?!

 

——

再一次互相拆解了对方的杀招,一直贴身缠斗着不给对方任何机会的人却默契地暂时错身拉开了距离,顿成对峙之势。

 

鸟饲朝叶修笑说:“果然,当初就不应该采取那么迂回的方法,应该要直接下手,确认你死透了才是。”

叶修也笑了:“你现在突然这么直白,我该给你什么反应呢?说真的,当初你也是够狠毒了,我可是真的差一点就死了,但是你架不住我们中原武林还有那么两个各修医毒,堪称一绝,又能双剑合璧的家伙,更架不住……有人对我至情至深,甚至不惜性命。“


 
评论(7)
热度(239)
© 马紫紫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