伤心桥下春波绿,曾是惊鸿照影来。

【全职高手同人】【叶黄】君莫笑 48

*武侠paro

*给自己加油_(:з」∠)_不要再说多少章完结了,总觉得是在给自己立FLAG





48

 

-武林联盟大会前一晚上-

 

熟门熟路到来到了约定的小偏厅,叶修站在门前的时候,还特意先停下来一会,给自己再理了理衣衫,之后才推开门。

不出所料,他一开门就有掌风迎面扑来。

估计是地方太小不好施展,怕殃及无辜,所以这团花花粉粉的才这么难得地直接动手跟他打贴身的。

想必也是气急了吧,这么不理智,跟他动起手脚来。

 

他心里暗笑,轻轻侧身一让,出手一格一挡,把对方掌势卸去,接着反手贴上对方的手腕,顺势一卷,就缠上对方的手臂,直取对方咽喉。

对方反应不慢,另一手已经攻来,只可惜是比他还是要慢了一点,他依然出指成爪扣上对方的咽喉,一开始错开的肩膀索性直接装上对方挥来的第二掌,生生把对方震回去,并且迅速出手扣住了那手腕使力往外一拧。

 

“何必呢,张佳乐。”叶修看着因为关心则乱而被自己一招制住的百花谷谷主笑说。

张佳乐一拧眉,居然还没放弃,下盘也出招了,腿风猎猎。

可惜叶修只是轻轻抬腿,正面硬接下他这一脚,保持着制住他的架式,身形一牵一引,直接将人带起,一个轮转回身,二人的位置互换的同时,他脚下一转,荡开了张佳乐的,脚踝一转反而踩住对方的压了下去。

张佳乐顿时身形不稳,差一点点都被带着给压着跪了下去。这下,可算是完全被压制了。

所以他也终于忍不住:“叶修你这混蛋玩意!放开我!你把大孙忽悠到哪去了!他可是百花谷的另一位谷主!!!!”

叶修轻叹:“什么叫做是我忽悠的啊,你知道他是京城人士的吧,他来自何处,你跟他那么亲总该知道一点吧?出来混是要还的!”

说罢,他也松开了手脚往后退了一步。

 

张佳乐一得回了自由,眼看还是要继续的,这时作为东道主的一方就有人开了口了。

 

“住手吧。私人恩怨,容后再解决,谈完正事,你高兴怎么跟他打就怎么跟他打。”韩文清说得很冷静,可惜他天生就是凶相面容,光这么坐着在那儿一说,都极具震慑力。

“哎呀……”叶修回头瞅了韩文清一眼,一声感叹,也不知是何意。

倒是张佳乐即便还是满脸不情愿,却还是很给面子地住了手。

 

叶修目光回转过来,见那原先还似烈焰明火的秀丽面容一瞬间暗淡郁结起来,总觉得心有戚戚然,也不知道算不算是由己及他,让他忍不住开口多说了几句:“他身上的旧患已然成了病根,再下去也拖不了多少年,趁势而去,不也是迫不得已么?一是怕自己舍不得,二是怕你舍不得。”

直面张佳乐那藏满了酸楚苦涩的目光,叶修也只是抬手拍了拍他的肩膀,就回身面对着这偏厅里一屋子的八派掌门人。

 

见张佳乐总算是冷静下来,韩文清的目光再次落到了老对手叶修身上:“林敬言该不会也是你动的手脚吧?”

站在韩文清身后张新杰顺道补充道:“正好方锐目前是在兴欣。”

言下之意就是你的嫌疑无比大。

 

“喂喂……”叶修可要抗议了,“不要什么锅都往哥身上甩好吧?对,方锐是在我那儿,可是老林那码子事情跟我真的没有关系。我只是刚好给方锐提供了一个藏身之处而已,再多的我就不知道了,人家的私事,我也不会刻意去八卦的好吧。”

 

这话落到了在座个人耳中,也只能自由心证了。

 

喻文州尝试作出了试探性的猜测:“林前辈……是为了方副庄主离开的?”

只是方锐本人似乎并不领情。

楚云秀单手撑在桌案上托着腮叹气:“怎么都看不开呢?我逍遥了那么多年了,还要赶着我上来顶这个位置干活,又没人给我加钱。呼啸不会就这么散下去吧?跟嘉世一样?”

那她不得变成劳碌的命了?她不要啊。

“放心好啦,云秀。理由我是不知道,但是呼啸不会倒下去的,有那么些人还是做好了安排才消失的。”叶修朝着那空出来的位置就坐了下来,一脸的正色:“都干嘛呢,说好的先谈正事呢?”

 

闻言,张佳乐突然一怔,他想起了百花谷里还有一个弟子随着孙哲平不见了的,这个跟那个有关系么?

 

他这一开口,所有人的目光都落在他身上去了。

可他也只是耸了耸肩,轻轻地环视了一圈,朝还沾着的张佳乐撇了撇头示意他也别再站着了。

见人收整了神色,恢复了一派之主的气度回到座位上后,才和喻文州不经意地交换了个眼神,最后取过桌上摆着的茶水,借着喝茶的掩饰看了一直坐着沉默不语的王杰希一眼。

那只剩一只眼露在外面的中草堂堂主也只是淡然地瞥了他一眼。

 

-“大孙那痼疾……有找你看过吗?”

-“数年以前有过一次,他一个人悄然而来的。”

-“连你都束手无策?”

-“来晚了。”

-“还有补救的方法么?”

-“或许……现在的话,还有一个法子可以一试。”

-“刚好了吧,就拜托你啦。”

 

目光一触即离,一切尽在不言中。

 

这时,张新杰朝韩文清示意后,适时开了口:“两年前那次联盟大会上,把叫做芹泽的人带走的那一位,据情报所示,叫做鸟饲诚一。上年的联盟大会,人是失约了,没露面,但是我相信在座各位在这一年之间,暗中和他的交手也不少。当然也包括我们霸图。”

“可以肯定的是,这些东瀛人的势力还没深入到内陆,我百花谷辖内几乎没有,那些打前哨做试探的也全部除掉了。”张佳乐说。

喻文州搁在桌上的手循着一定的节奏用手指轻敲着桌面:“那看来果然还是集中在沿海,以及……”

他的话尾意有所指,王杰希倒是似是会意,轻轻转头,直接看向了他:“京城,的确渗透了不少……也算他们厉害。”

“在江南一带,他们倒是讨不了好,毕竟好几大门派都杵在那儿。所以当年才会弄了个什么杀手组织,偷偷摸摸的,暗地里排除异己。”叶修接过了话头,他靠上了椅背,撩起衣摆翘起一腿搁膝盖上,双手合十搁在唇畔,“不过这一年来,有劳大家了,所谓团结就是力量,众志成城没有办不成的事儿。这不,眼看着,就是要把人给逼出来。”

 

“东瀛人,不应该。我们,应该的。”一向寡言的轮回坊大当家周泽楷倒是挺稀奇地主动开了口。

不过他的话语没头没尾,也过于简洁了,所以随来的副手江波涛紧接着就给他补充完整:“我们当家的意思,是东瀛人本就不该在我们华夏的土地上作恶,外敌当前,我们应该摈弃门派之别,为中原武林谋平和。”

 

“虽然我们是暗中互通有无,让对方多年经营功亏一篑,但是万一他背后的人还是继续支持的话……怕且会死而不僵啊。”雷霆坞的坞主肖时钦虽然看起来挺低调的,但是雷霆能在江南一带站稳阵脚多年,都是跟他分不开的,这不一开口,就是一针见血。

 

撇开只是武林事宜说到这外来掺一脚的人的背后势力……那可就是庙堂的事情了。

在座众人不约而同地将目光或多或少地转移到叶修身上。

 

这人离开嘉世沉寂了半年左右,举起旗号重出江湖之后,行事作风都跟以前大不一样。

加上他们暗中联手对付东瀛人,也少不了互相刺探,加上叶修也没有刻意隐瞒,大体上众人都大约知晓他出身不凡,来历上绝对跟庙堂扯得上关系。

此次重出,显然有着有别以往的目的。

 

“是啊……死而不僵的话是挺麻烦的……那到时还得望在座诸位能继续惦念咱们都是炎黄子孙的份上,继续一致对外咯。”叶修并没有应对肖时钦的意有所指,反而就顺着他的话面意思接下去,“对了,老韩啊,这一届是你们霸图做东,那要是那个鸟饲来了,是你出手还是怎样啊?”

 

虽然他用的是假设的说法,但是所有人都知道,那个鸟饲是肯定会来的。

 

“哼,人家指名道姓是要揍你,我凑什么热闹啊?”韩文清倒是答得很快。

叶修瞧向他:“可是你才是东主啊,哥可要给你点面子的好吧。”

 

张新杰此时却是悄悄地打量了王杰希和喻文州一会,见二人都是神态自若得毫无破绽,不由得心里感慨,还真是滴水不漏。

 

蓝溪阁在岭南盘根错节、根深蒂固,而且与南越王关系匪浅。

中草堂就在皇城脚下崛起,多年来也是和宫中有着千丝万缕的牵系。

八派之中也就他们这两家和庙堂也有牵连的,如果说关系到东瀛人会不会死而不僵,那就肯定要关联到海的那边的形势,有什么风吹草动,怕且这两家会知道得最快。

究竟是不是死而不僵,他们都还得后知后觉。

 

先不说叶修和各派的私交,就客观来说,雷霆和烟雨,一个是有心无力,一个是心不在此,结果都只是守成之势,不求拓展,继续稳固自己的势力就很好。

百花地处西南,远离中原,一向也不太有心朝中原发展,况且现在被去了一主,以张佳乐的性格,怕且短期内都还要振作,没有别的心思。

呼啸更是陷入了混乱之中,但是哪怕能及时重整,昔日的副庄主可是在兴欣……那还不是知根知底?

剩下他们霸图和轮回,都不会是结盟联手的主,独力的话,也恐难敌。

只因……叶修跟黄少天的关系,注定兴欣和蓝溪阁会连成一气。

至于中草堂……恐怕只会选择中立。

 

如果再有一年,打着除外敌的旗号给叶修去经营,那么武林之首的位置肯定跑不了了。

难道这真的是他的目的?所以重出以来才会一改作风?变得如此积极和具有侵略性?

 

想到此,他不由得看向叶修。

却看到叶修忙着和在座众人闲扯起别的来了,此时都问到了周泽楷头上去了,居然还是问孙翔的事情?

 

——

叶修举着手中的千机伞:“我得蒙江湖众人赏脸,被叫了一声斗神的时候,使的还不是千机伞呢,现在跟你用千机伞交手,好像欺负了你一样。”

鸟饲倒是不为所动,完全不受影响似的,反而顺着他的话说:“那要不,叶神就赤手空拳?毕竟……现在却邪可不是在你的手上。”

 

他这么一说,就把众人的目光都引到了现在手执却邪的人身上去了。


 
评论(4)
热度(251)
© 马紫紫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