伤心桥下春波绿,曾是惊鸿照影来。

【全职高手同人】【叶黄】君莫笑 45

*武侠paro

*啊,终于可以放少天上线啦!

*给自己加油,在50章完结【握拳




45

 

——一年半后——

 

-武林联盟大会、霸气雄图-

 

终于将要搬的东西都搬好之后,弟子甲长长舒出一口气,松弛着肩膀手臂就在箱子上坐下来。

和他一组搭档干活的弟子乙这会儿刚好打了水回来,就给他递过去了。

好兄弟不言谢,弟子甲接过之后也只是扬了扬手示意就大口大口喝起来,这才总算觉得缓过来了,又是长叹一声:“啊……总算觉得活过来了。”

弟子乙坐在他旁边也喝着水,却笑着摇了摇头:“不就是多干了点活嘛?至于么?”

“哎哟,真不是我想抱怨,不就是个联盟大会嘛,又不是第一次,还这么折腾。”

“你这话小心给听去了没好果子。谁让咱们张副是精益求精的性格啊,你还不服气啊?”

“不……服气,服气得很!”弟子甲连忙摆手,他们霸图上下哪有人不服气张新杰啊,说出来不怕被揍啊?

弟子乙心里好笑,也没说破他,反而聊起了江湖八卦:“不过啊,都说十年河东十年河西,哪有十年,这不才一年多的时间,出席联盟大会的又换了人咯。”

“那是……唉,又要见到那个姓叶的……”

“有你什么事了,那都是咱们当家的事好吗?”

“我不是替我们当家的觉得碍眼吗?!还不给了啊?!”

 

两位霸图弟子口中所说的,正是轮到霸图主办的这场联盟大会里,比起上一年,居然已经有两个门派被替换下去了。

其一是嘉世山庄,其二是呼啸山庄。

 

上一年的联盟大会之后,呼啸的大庄主林敬言突然宣布退隐江湖,离去得相当突然,崮中因由引起了多方猜测,却因为都未经证实,到最后也只是猜测。

紧接着,二庄主方锐也突然失踪,没有任何人知道缘由和去向。

呼啸上下顿时就乱作一团了,自己都拾掇不过来了,还要防着趁火打劫和落井下石的,自保都尚且嫌狼狈,自然就是弱肉强食,被人给挤下去了。

今年联盟发出的请帖,就没到他们手上了,落到了长年来一直很稳固但是也不见有太大发展的烟雨楼手上。

 

因此,江湖上充斥着各种言语,有说烟雨楼是凑数的,有说烟雨楼会趁势崛起的,也有看好呼啸乱过之后就没烟雨什么事的……

各种各样的流言漫天飞舞。

 

至于嘉世山庄……

 

要让跑江湖的说书人讲起这段,开头都是固定的叹气了,然后肯定得说上一句,雄霸多年抵不过一朝败落,成也斗神败也斗神。

 

世人皆说,不是谁手执却邪都能被称为“斗神”,孙翔固然天资不俗,身手和实力不凡,但是始终无办法称为嘉世的主心骨。

缺了主心骨的嘉世,居然就这么分崩离析了。

然后,又传颂起真正的“斗神”,那可是就算孑然一身,白手起家,依然能打出一片天下。

以上种种,你一言我一语,都是说得好不愉快,仿佛只有自己掌握了真相。

 

外行看热闹,内行看门道。

 

嘉世将叶修“清理”出门的真相,联盟八派乃至其他势力较为雄厚的如烟雨楼之类的,都估摸得差不多。

有人是亲证,有人是旁敲侧击,有人是自行推敲,总之都知道得八九不离十。

有了这么一茬,嘉世的所作所为就难免被江湖同道瞧不上,虽然不至于联手打击,但是冷眼旁观的有,顺应机会踩一脚的也有。

此其一。

 

其二,陶轩其人身为庄主其实明显不够实力,以前有叶修在的时候,就算再多嫌隙和不服,也都是暗地里的事情,表面上依旧一团和气,上下行事也总算尚且能保持一致。

可赶走叶修之后,这龙头之位就从缺了,那么嫌隙和不服就都浮上水面了。

孙翔是陶轩挖来的,虽然实力过人,但是年少气盛,不通人情世故,更不懂管辖手段,他自己都是状况外的,上下更是没人将他放在眼内。

加上陶轩自己根本压不住人,自然就是你争我夺,明争暗斗,窝里乱了。

渐渐就分了派系各自站了队,斗得越发厉害,有些人瞧不过眼,索性撂担子出走的也有。

 

最后,在这个时候,叶修居然重新在江湖亮相了。

从他被嘉世以那样的名义逐出之后,大半年内他都消息全无,正当诸多猜测甚嚣尘上的时候,他就这么大咧咧地重新出现了,还莫名其妙地背靠着一间兴欣客栈。

他甚至连被嘉世逐出的事情都不解释,就这么明目张胆地以“兴欣”的名义,招摇过市,美其名是广结善缘。

虽然看不惯他的人有很多,但是卖他面子的人更多。

 

叶修本人就是一面充满了号召力的旗帜。

 

这可顿时把嘉世刺激得不轻。

然而已经太迟了,嘉世已然人心涣散,分崩离析,叶修率着兴欣出现,大张旗鼓地拓展势力也似乎只不过恰巧成了那最后一根稻草。

 

嘉世昔日引以为傲的大总管,正是他们今日最大的心病。

慢慢,底下就有人禁不住率众投奔叶修了。

有一就有二,嘉世余下的人里,可再没有一个能像叶修那样人物,连半个都没有,于是轰然坍塌得那么理所当然,索性连所有地盘,都那么顺理成章地被兴欣接手了。

 

辉煌一时的嘉世山庄,最终也只是落得了个封山闭庄的结局。

 

每一天,都多大大小小的门派帮派突然出现,但是并不是每一个都能成为一方江湖势力。

而像兴欣这样只用了短短一年半时间就全部吃下了嘉世昔日的势力的,甚至接收得很好的,简直像个奇迹。

甚至都没再正经地改过一个名字,就一直叫“兴欣”。

因此才备受江湖说书人热捧,也是听客们最喜欢听的剧目之一。

 

然而,只要稍微清醒一点的都知道,兴欣的崛起不可复制,因为不是每一个人都是叶修。

兴欣吞并嘉世的地盘的时候,联盟八派之中就这么袖手旁观的已经算好了,暗中帮衬的也只分帮得多还是帮得少了。

再者,以叶修为首的所谓兴欣客栈,可绝不是就这么简单普通的一间客栈,倒不如说是一个合作的代名词。

要成为一方势力,除却武力,更多的是人手和财力,不巧这些兴欣都具备了。

武力先不说,人手在接纳了不少从原嘉世投奔来的,也可说是迅速壮大起来。

更重要的就是财力了。

就目前可知的,经营漕运生意的唐家,其掌上明珠居然就在兴欣名下。

 

天时地利人和,才造就出一个兴欣。

 

联盟八派早就对兴欣好奇得不行了,却直至到今时今日才终于将联盟大会的请帖送到了“久违”的叶修手上。

 

——

关于兴欣、关于叶修的种种,黄少天在来路上可算是听够了。

这次随来的,知根知底的兄弟们都忧心他,可是他就跟他没事人似的,仿佛那个叫“叶修”的人跟他没关系。

 

这一年半以来,黄少天真的就一直呆在长风阁。

喻文州刚刚执掌了阁主之外,此外,他还正式以喻家本宗家主的身份打理起整个家族。

他俩有着各自的默契,所以喻文州忙着将所有东西都迅速握在手里,黄少天自己就忙着安份。

他就踏踏实实地被人盯着,半相软禁在阁中。

闲着也是闲着,他索性将闭关清修的借口坐实,真的闭关潜修去了。

期间,除了喻文州,所有人都不见。

 

时隔一年半,武林联盟大会再次召开,喻文州却跟他说,他得跟着他一起上路前往霸图了。

 

闭关的时候,他没有主动问过关于叶修的事情,既然是闭关嘛,何必扰乱己心。

而喻文州也很少提,每次提起,都掐在他快要忍不住想问的时候,反而生生噎得他有点难受。

 

现在,他这个阔别江湖一年半的剑圣,也能跑出来了。

喻文州能开得了口,带得了他出来,就说明他那个混账老爹那边肯定改变了主意,又或者是叶修他……

 

偏偏现在他想知道了,喻文州就不说了,只是笑吟吟地跟他说,你一路上自然会听到许许多多的,我就不多说一遍。

他都开始怀疑喻文州是故意让他难受的了。

 

所以现在的黄少天其实浑身难受,可是他不说,他忍住,他要保持一副毫不在意的样子,省得顺了某些人的意!

至于这些个某些人,连他自己都说不清。

 

蓝溪阁这次是走海路来。

时隔一年半,自喻文州正式成为阁主之后,剑圣再次出现。

 

再次随行的郑轩依然觉得压力很大,特别是靠岸下船之后,霸图那边来接人的居然是张新杰的时候,他就觉得压力更大了。

与此同时,他老忍不住瞟向自家剑圣,就想知道他什么时候装不下去。

 

张新杰上来就是和喻文州一通寒暄,然后目光落到了黄少天身上。

黄少天轻轻撇开了头,装看不见,装自己很高冷。

 

喻文州开了口:“难得让张副亲自相迎,这次我们蓝溪阁不会又是最迟吧。”

张新杰可没在意黄少天的反应,径自说道:“不会,倒数第二吧,兴欣还没到。”

 

郑轩发誓他见到黄少天的背影僵直了一下,虽然是一瞬间的事情可是他还是看到了。

 

相当难得地,张新杰居然主动和黄少天打起了招呼:“好久没见。”

 

黄少天的目光在喻文州那含蓄的笑容和张新杰那波澜不惊的面容之间来回,他总觉得有什么大家都知道偏偏只有他不知道的事情暗地里发生了……不然张新杰这……他分明从他眼里看到了可疑的……那啥应该怎么形容?

张新杰你变了!!韩文清知道吗?!黄少天真想这么吼他一句。

 

不过他还是忍住了,他微微扬起下巴:“咳,是啊,我闭关嘛。”

 

他居然忍住了!话这么少!!!!

没等霸图的弟子准备八卦,蓝溪阁自己的弟子就先拆台了,左右都在扭头掩嘴低笑。

 

靠……黄少天简直想杀人。

他目光一厉,好啊,尽管笑啊,君子报仇十年未晚!

 

喻文州和张新杰兀自说着话,黄少天刻意躲开了他们径自生闷气。

就这么一路被接回了霸图,顺便就被安置好了。

 

他气呼呼地推门而入,嘴唇没动,声音含在了嘴巴里,已经开始了一长串的嘀咕。

然而在他回身关门的时候,他感觉到了第二个人的气息。

几乎是同时,他握着剑柄回身就要拔剑。

 

他已经很快了,可是对方居然比他更快。

 

一掌直接推上他的剑柄,把出鞘了一小半的冰雨给推回去了。

 

对方相当熟悉他会有什么反应,甚至他出手的习惯!

 

对方一掌送上来,将冰雨推回鞘,顺着掌势趁人一瞬分神之际将人推到了门扉上。

突然承受了中立的门板发出了抗议的声响。

 

“原本还想赞你一下反应变快了,可是现在呆愣得这么快,哥又赞不出口了。”

 

黄少天的手还握在冰雨上,看着眼前这个将自己半困在怀里的男人,瞪圆了一双眼睛:“兴欣不是还没到吗?!张新杰驴我?!”

叶修笑了:“兴欣是还没到啊,可是我到了啊。”

“哈?!”

 

那句“我听你胡说八道”还没出口就被堵回去了。

 

叶修顺势就抄过他的腰,一手按在门扉上,倾身过去就堵上了那明显准备喋喋不休的嘴。

黄少天顿时挣扎了起来,叶修迅速制服。

被按着亲了一会,黄少天就软了下来了,双手徒然地抓住了对方的衣襟。

见此,叶修稍微拉开了点距离,用嘴唇亲昵地厮磨着他的下唇,用着低沉的声音,叹息的语调轻言:“现在稍微安静会儿,好吗?”

 

察觉到黄少天放松了下来,也真的没再作声之后,叶修终于放过了他的唇瓣,抱着人,低头贴上他的颈窝。

 

“想你……”


 
评论(16)
热度(249)
© 马紫紫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