伤心桥下春波绿,曾是惊鸿照影来。

【全职高手同人】【叶黄】君莫笑 44

*武侠paro

*大姨妈咸鱼了几天_(:з」∠)_

*啊……突然看到了在50章完结的希望!!!!




44

 

叶修十年没回家,这次主动回去,被家法伺候了一顿,还没好透,就又走了。

一如当初他离家出走,走得悄无声息。

又正如他这次回来,那么突如其来。

 

叶母当然不舍得了,可是当年这大儿子才那么一点点大的时候,她都没能留得住,别说现在这么大了。

自然免不了一番长嗟短叹,她心里多少知道大儿子这来去匆匆为的是什么,可是她舍不得怪责儿子,至于老的那个,她更是敢怒不敢言了。

叶秋知道母亲这些心思,免不了就是卖了一番乖,好好地贴心哄了一番。

心底却也不无感叹,他那个混蛋哥哥啊……

 

叶父虽然很严厉,但是终究是自己儿子,十年没见,就算得知其安好有出息,也肯定比不上在家好好瞧上一瞧。

然而这不还真的没好好瞧上一瞧,谈上一谈,人就又走了。

纵然他是知道他这个大儿子这次一走,就是为叶家做事去了。

终归还是心底一声叹息。

看着这个随自己经商的小儿子还仔细着哄着亲娘开心,就更是多叹息一声了。

 

叶修走就这么走了,叶家上下没一个人有机会送一送。

一大家子上上下下的,似乎也习惯了又少了一个大少爷,该干嘛还是干嘛。

 

叶秋提着食盒,里面装的都是他爷爷爱吃的东西,他特别吩咐厨房做的,另一手则拎着两壶陈年桃花酿——他爷爷特别好这口花酿。

他到了叶鸣的院落,往屋里看了看,没见到人,又喊了声:“爷爷?”

“这儿。”声音从他身后传来,声音清晰洪亮。

 

叶秋两手提着东西,就循声而去了。

绕过建筑,就有更开阔的院落,那儿栽了一棵老海棠,他家爷爷,真是这么大年纪了,还喜欢有事没事就挂树上。

叶秋默默腹诽着,却还是恭恭敬敬地走到树下,抬头再喊了声“爷爷”。

 

叶鸣下来之后,就翘着腿坐石凳上,看他的小孙子给他布菜摆酒。

那泥封一开,他就眉头一动,手一个勾就直接把其中一壶抄走了,凑到鼻端仔细嗅了起来:“不错不错,哎,哪儿找到的啊?”

叶秋笑了笑:“有心找,总能找到。”

叶鸣轻抿了一口,满意地“嗯”了一声:“也是,有心嘛……那你今天为了什么‘心’而来啊?你哥不是才走?”

“呵呵……”叶秋陪了陪笑,也坐了下来,这语气就有点儿软了,“爷爷……”

 

叶鸣看向了这个小孙子,心里觉得有意思极了。

他这对双生的孙子,无论身高模样,就算分开十年,都像得分毫不差,面对面就跟照镜子似的,但是那气质真是差了十万八千里,打小就很难弄错。

正如眼前的叶秋,明明是同样的一张脸,却温良如玉,文质彬彬,端的是一派儒商风范,比他爹更风雅。

哪像叶修混迹江湖十年,身上那股子江湖之气撇都撇不掉,浪荡也好潇洒也好不羁也罢全都藏在那云淡风轻之下了,不显山不露水,却缠绕在举手投足之间。

 

转眼一瞬,又是十年了。

叶鸣突然就觉得自己老了,岁月不饶人。

 

“怎么了?十年没见,还是手足情深啊?想来知道我怎么把你哥忽悠走的?”叶鸣开口就调侃他孙子。

叶秋轻咳了一声:“哪儿跟哪儿啊爷爷,不就……就是那啥……那密函的事情我也知道点,不本来就是点了他的名的……”

他说着,却仔细留意叶鸣的神色。

叶鸣知道他在瞧着自己呢,也不说穿,就开始动筷子了:“这事,你有告诉他吗?”

叶秋摆手:“哪有时间啊,光是把十年间的事情精简地说一遍都累死了。”

 

叶鸣停了筷,抬眼瞅了过去。

叶秋特别纯良地坐着了,眨了眨眼。

 

叶鸣就笑了,挥着筷子晃点了他一下:“你这小子……好啊,君子报仇十年未晚,坑你哥呢?”

叶秋也跟着笑了笑,也特别坦荡了:“这不,机会难得嘛……那爷爷您坑了吗?”

“坑了。正如你所说,机会难得嘛。”

“哥他……真被坑了?”

“他走得早,家里的事,那会儿他能知道多少,算他有通天彻地的本事,也架不住他亲爷爷和亲兄弟一起坑他。”

“您说的是。”叶秋真是不得不服,姜还是老的辣啊。

“再说了,就算他有所察觉又怎么样,就算是坑,他也得照跳。”叶鸣晃了晃酒壶,就着壶口喝了一大口,“按照叶家祖上跟那一位的约定,终归还是躲不掉的。”

 

叶家祖上是开国元勋,功成就解权身退,可是当人上人的那心都是多疑,真走掉,怕出乱子,于是才有了这“你知道我在哪,方便你盯着”的大隐隐于市。

因着这层关系,人家给予叶家经商方便,多开通道,叶家也不得不回馈一二,虽然他们不再是庙堂人家,但是沉淀沉淀,还能伸手一下这江湖事务。

随着钱权和江湖势力的结合,朝廷那方想要整治的心就更强烈了,多年来一直希望叶家能统辖平衡。

当年,喻凤池率蓝溪阁几乎势不可挡,朝廷方面联系了叶家,才有了叶鸣这个无缘无故而来的独行客。

本着鸡蛋不放一篮子的想法,朝廷还扶植了中草堂,当时倒是希望借着叶鸣压下喻凤池的风头的风势,联合中草堂趁势而上的,结果叶鸣自己躲掉了。

所幸中草堂的发展还不错,叶鸣还能耍耍太极,一躲就是这么多年,直至现在东瀛方面换了人,居然有不安分的举动了,再次挑起了朝廷方面想要一劳永逸的心。

最终,蜡封密函盖着大印再次到了叶家头上。

 

叶秋也陪他爷爷喝了起来,不过桃花酿他就没碰,他们爷爷是海量,结果打下三个男丁都扛不住酒这个东西:“其实,爷爷你是不是从十年前就开始想着坑他了?所以十年来都随他在外面浪。那如果那时候跑掉的是我呢?”

“你就算了吧,哪有如果,你小时候那老实劲,斗得过你哥?再说了,叶修他的确是天资过人啊……别埋没咯。就是没想到他出息成这样,靶子竖得那么大,人家不盯上他就有鬼了!反正都是姓叶的,当是爷债孙还吧……”叶鸣径自说着,忽然拍了一下桌子,“但是我也没亏他啊,他这事干成了,我就帮他把心上人谈回来啊!”

 

“咦……那他真是一统江湖去啦……”说到心上人这个问题,叶秋又忍不住好奇了,“那爷爷你真有把握啊?就算你能解决蓝溪阁那边的恩怨,爹娘也肯定接受不了,这也不算光明正大啊。”

“娶回来呗,只要他有办法把人娶回来,你和我帮衬着瞒好,等拜了堂行了礼成了亲,以你爹娘的性格肯定也不能强硬不认,我再说两句,这不就结了。”

叶秋忍不住侧目,坑完孙子不说,还都算计好准备坑儿子和儿媳妇了……欸?等等,他是不是也在同谋的名单上?噫……

 

叶鸣知道他的小孙子又在腹诽他,不过他才没空管。

好酒好菜的,他才不要浪费。

 

桃花酿……上好的桃花酿……

当年让他迷上了这酒的,还是喻凤池呢。

南越王?当年那个老瞪他的小不点?都当上南越王啦……

真是人不认老都不行啦,那就趁死之前,好歹还为当年的好对手、自己那出色能干的孙子再做点什么吧。

想想也挺有意思的,他的孙子和人家的传人好上啦……

哈。

 

——

叶修在回去兴欣客栈的路上,那里有等着他的人呢。

一路上,他走得随性,想走就走,想停就停。

有时候他一天都不赶路,有时候,他一走就不停歇,走到大半夜都还在赶路。

 

现下,他就属于后者。

这大晚上还下着雨,大街上一个人都没有,沿街商铺都关门,偶尔漏出些温馨的光亮来。

都快过年了,凛冬夜雨,寒彻心肺了,大伙儿自然都向往着热乎乎的床铺了,就算围着炉闲谈也是好的。

 

叶修背上的伤还没好透,这寒风夜雨的,他撑着千机伞挡一挡,人是觉得阵阵发寒,背上却是火辣辣的,他兀自浑然不觉似的。

 

-“我不管你从哪里得知我和喻凤池的渊源,但是和岭南那边儿的矛盾,我的确能说得上点话。可是你离经背道成这样,该不会想着磕个头,服个软,张口就来就算了吧?”

-“好,有你这一句‘任凭差遣‘就行。不过本来嘛,你就是叶家的长子嫡孙,该是你抗的。叶家跟朝廷的关系你也是知道的,如今东瀛先行居然是从江湖渗透,上边的意思是想我们叶家能把握江湖的局面和势力。你应该挺熟练的,不是武林第一人的斗神嘛……”

-“总之,你做得到的那一天,我就如你所愿,如你所求。”

 

-“另外有一点,是我作为叶家家主对你提的要求。不知者不罪这套,在我这里不通,你既是姓叶,就不能丢了叶家的份。嘉世山庄对你的所作所为,你必须回馈一二,不为你自己,为叶家。”

-“最后,你既是为叶家办事,你自能驱使叶家的力量,别死倔着。”

 

在这样萧索寒冷的夜晚,叶修脑海里总是不由自主地会重复着他爷爷对他说的话。

现在的他,跟当初年少离家出走的时候想必,不再是孑然一身,他有所求,家里也对他有要求。

为了所求,他甘愿做了交换。

可是这些日子,每到这样夜里,他又总是反反复复地把这些话拎出来。

心底总有一个声音在说:叶修啊叶修,你真的甘愿就此被束缚一生么?

这会儿,又会有另一个声音自行回答:世间安得双全法,再说,这本也该是你的责任。

这时候,第三个声音会出现:为了所求之人,有什么是不能割舍,又有什么是不能承担的?

 

纷纷扰扰。

 

他连个包袱都没有,就只有手中的千机伞了,每一步都踏进了浅浅的积水里,鞋袜也早就湿透了。

 

这样的雨夜,他还真想不到会看到自己之外的活人,还在大街上。

那人躲在某家商铺的屋檐下,衣衫也不见得有多厚实,抱臂蹲着,还搓着手臂的,抬头看着屋檐珠串一样落下的雨水,似乎还在碎语着什么。

 

叶修走到他跟前,停了步,那人也看向了他,居然露出了灿烂的笑容来了。

 

“兄台,好巧啊,这样的夜里,你也错过了投宿吗?”

 

这人就算这么抱蹲着,都看得出还挺高大健硕的。

冷雨夜里,这灿烂的笑容显得真诚,丝毫不做作,就连声音都透着一股干燥的气息来,和现下的天气和境况都截然相反。

叶修不禁起了兴味。

 

“你错过了投宿?”

“其实不是,我是丢了钱包,没钱,哈哈哈哈哈……”

 

叶修挑了挑眉:“我有啊。”

那人还是仰着脸:“可我没有啊。”

 

叶修盯着他看了一会,居然不知不觉地笑了出来:“那你也不用蹲人家屋檐下啊,到附近找个什么有瓦遮头的地儿也好过蹲在这里横竖都是风雨。”

“咦,你说得对哦!那你要一起去吗?我们一起走吧?”

“可以啊,你过来。”说着,叶修伸了伸手,将千机伞稍微挪了点过去。

 

“其实我蹲那里可冷了,哎,这么说你还算得上是我恩公啊。”

“这么一点儿算什么恩惠啊?”

“大小恩都是恩啊!一样一样的!恩公你高姓大名啊?我叫包荣兴,你可以叫我包子啊!”

“叶修。”

“叶修恩公!”

“……这叫法有点好笑……”


 
评论(5)
热度(204)
© 马紫紫 | Powered by LOFTER